Categories
other

《大佬他不會追人怎麼辦》第一百七十六章這世界那麼多人黑貓站起來抻了抻身子,輕輕一躍躍到林逾靜肩上,對著那黑衣人打了個長長的哈欠。

那黑衣人眯起眼睛輕輕笑道:「你是只貓,可千萬別把自己當成了老虎!」

話聲一落,身上散發出一道清風一樣的氣息。那清風拂過冰劍,猶如吹開了一樹繁花。那無數冰劍猶如漫天飛舞的花瓣一樣鋪天蓋地卷了過去。

他在這世上行走了數百年的時間,見過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神獸。像御鼎山雷陣裡面的那隻雷獸,輔佐過兩位妖王的那隻黃眉老祖,離明海中的那隻海……

《御鼎記》第二卷北地飛雪第一八七章御龍 酒店房間中。

白雲飛和朱文卿分別站在茶几兩側,當看到彼此手機上的內容之後,兩個人都是臉色大變。

朱文卿倒吸一口涼氣,眼珠子死死的盯著白雲飛的手機屏幕,然後猛地抬起頭,不可思議道:「雲飛,這…這也太猛了吧?」

白雲飛在五線藝人榜單上的排名,居然一口氣衝到了前一千名,而且還不是八九百名,而是七百九十八名!

昨天睡覺之前,朱文卿還在想著這次白雲飛參加邊伊寧演唱會能有多大的收穫?

今天一大早醒來,被另一件事給吸引了注意力,還沒來得及查看,沒想到啊!

對於朱文卿的問話,對面的白雲飛根本沒聽到。

白雲飛此刻心中的波濤,絲毫不比朱文卿來的小。

朱文卿遞給他的手機上,是一條新聞報道——《音樂新星白雲飛半夜幽會神秘美女。》

在這篇新聞報道中,報紙上已經很明顯查到了吳珊妮的身份,而且了解的還很仔細。

影蕊 比如和白雲飛在大學時期有一段兩年的戀情。

比如吳珊妮是京城電影學院那一屆的系花。

比如某某師弟的爆料。

甚至,這篇新聞報道連吳珊妮的家庭情況都有提及到,吳珊妮出身貧寒,單親家庭,自小被母親撫養長大。

白雲飛有點上頭,看了一眼朱文卿,捂了一下腦袋,向後一趟,靠在了沙發上。

朱文卿也從剛才的震驚中回過神來,放下手機,看向白雲飛。白雲飛這一次在五線藝人排名榜單上名次大幅度提高讓他很興奮,但這件事可以以後再問,現在要緊的還是這個深夜幽會的事情。

「雲飛,你得給我好好解釋一下吧?」朱文卿哼了一聲,口氣已經沒剛才那麼沖了。

早上看到這個新聞的時候,朱文卿的心情是真的不好,所以才一大早就跑來白雲飛這裡砸門。但現在看到白雲飛進步這麼大的好消息,再壞的心情也都好了一大半。

白雲飛聽了朱文卿的問話,有些哭笑的搖了搖頭。

這個,還真不太好解釋。

昨天晚上朱文卿問他去了哪裡,他還信誓旦旦的說見了男性朋友,而且還說什麼肯定不會被偷拍,好了吧,這下打臉了吧?

朱文卿挑了挑眉,「你別光搖頭啊,怎麼回事趕緊說,你沒瞧見剛才這條新聞有多少網友評論嗎?」

白雲飛掃了一眼手機上的新聞,此刻這條新聞評論已經999+了,白雲飛咂舌,這還是他第一次這麼直觀的感受到什麼叫流量,什麼叫熱度!

比較難受的就是這不是什麼好事啊。

白雲飛輕吸一口氣,調整了一下心情,才向朱文卿具體的說了吳珊妮的情況,以及昨天晚上和吳珊妮見面的過程。

朱文卿聽了之後,瞥了一眼白雲飛,「你沒騙我吧?」

之前他也知道白雲飛的情況,聽說過吳珊妮這麼一個人,但是了解的不多,畢竟藝人也有自己的私生活,況且還是個前女友。

沒想到,這次居然出了這麼一件事。

白雲飛瞪眼道:「就是這麼一個事,我騙你幹什麼?」

朱文卿呵呵笑了笑,惋惜道:「真可惜,《風雨情》可是一個大製作,你居然這麼有骨氣的拒絕了,真不像你啊。」

白雲飛沒好氣道:「行了,別說那些有的沒的了,你說說到底怎麼解決吧?要不要在微博上發個聲明?」

朱文卿想了想,搖頭道:「這個不至於,現在這麼多人關注你,只不過是因為邊伊寧演唱會剛過,熱度還在,過幾天邊伊寧魔都演唱會的熱度下去了,這件事自然也就沒多少人在乎了,至於會不會有衍生出其他的麻煩,以後等你咖位上來了,再說也可以。」

頓了一下,朱文卿繼續道:「微博上可以先不用發聲明,但是貼吧里得給粉絲們解釋一下。」

白雲飛點了點頭,說到底,還是他咖位太小,網上每天都有大明星爆出來的各種事情,用不了幾天,他的這個緋聞熱度就自己下去了,現在去解釋,反而起不到什麼作用。

白雲飛嘆了口氣,早知道碰上這事兒,昨天說什麼也不去見吳珊妮啊。

突然,朱文卿一抬頭,道:「哎,雲飛,你說這事兒會不會是吳珊妮安排的?你剛剛在邊伊寧演唱會上唱了一首《一生所愛》,她這不會是想蹭你熱度吧?」

白雲飛愣了一下,應該…不會吧?

要是這記者真是吳珊妮安排的,白雲飛真的要對吳珊妮刮目相看了,這女人,也太綠茶了吧?

搖了搖頭,白雲飛道:「昨天我跟她聊了聊,她態度挺真誠的,應該不是她安排的。」

朱文卿嘖嘖道:「雲飛,你可別小看這些外表柔弱的女藝人啊,能在這個圈子裡混的,沒幾個善茬,要麼有背景,要麼有手段,你說吳珊妮有背景嗎?」

白雲飛搖了搖頭,吳珊妮肯定沒什麼背景,上次聽孫亮說,她母親也去世了,都能稱得上孤家寡人了。

既然沒背景,那就是有手段了?

白雲飛有些頭疼,因為原主的關係,他不想和吳珊妮牽涉太多,所以腦子裡雖然有許多關於吳珊妮的記憶,但白雲飛都下意識的不去想關於她的事,此刻想起來吳珊妮,都有些頭疼了。

白雲飛擺了擺手,道「老朱,就按你說的辦,微博上就不公開發聲了,粉絲那邊解釋闢謠。」

朱文卿點頭道:「好,我先去起個稿子,等會兒你再看看。」

白雲飛和璀璨娛樂簽的合同裡面,是有關於當白雲飛出現輿論危機的時候,公司的公關部門會介入保護白雲飛,不過白雲飛現在的咖位還是太小,公關部門不一定會給予太大的重視,等公關部那邊通稿寫出來,白雲飛的粉絲早就炸鍋了。

所以,還是得朱文卿按照自己的經驗,去一份,然後兩個人再酌情修改。

朱文卿拿起手機回了他自己的房間,等寫好初稿之後,再回來找白雲飛商量。

朱文卿出去之後,白雲飛又拿起手機看了一下。

這篇報道是來自《魔都娛樂周刊》的一篇文章,作為藝人,對圈裡許多頗有實力的報刊都有了解,這是算是一種另類的藝人基本功了。

而這家報紙,白雲飛也有所耳聞,在魔都的影響力還是挺強的。

白雲飛揉了揉額角,真是想不明白,這家報紙怎麼拍到了他和吳珊妮見面的照片?

難不成真像朱文卿說的那樣?

這女人,真是——

一時間,白雲飛對吳珊妮的印象又差了不少。

心中打定主意,以後無論如何,都離這個女人遠遠的。

……..

網上,

在《魔都娛樂周刊》報道白雲飛夜會吳珊妮的新聞之後,許多媒體都跟在後面紛紛轉載。

有的是簡單的修改一下部分內容,就直接報道出去。有的則下了功夫,聯繫一些京城電影學院的學生尋找新的話題點。

【《一生所愛》原來是唱給她的?】

【白雲飛最愛的女人,永遠忘不掉的白月光!】

【白雲飛在魔都夜會前女友,兩人曾有兩年戀情,為京城電影學院公認的金童玉女!】

【白雲飛和吳珊妮之間不得不說的故事,一個普通小子是如何追求到學院系花的?】

【白雲飛演唱會後幽會前女友,小編給你揭秘兩個人恩怨情仇。】

一些小有名氣的媒體報社報道的還算中規中矩,起碼都有據可查,但近些年來興起了自媒體,為了吸引流量,自媒體的小編們那叫一個添油加醋!

什麼白雲飛事業有成拋棄舊愛,什麼吳珊妮娛樂圈另覓新歡,什麼第三者插足。

還有相當一部分媒體聲稱,白雲飛的《一生所愛》、《你的答案》、《大城小愛》、《起風了》都是為吳珊妮而寫的。

更狗血的是,有一部分網友,居然還特么相信了。

這就很尷尬了,網上關於白雲飛的節奏飛起啊。

「哈哈,我查了一下這個吳珊妮,她是個五線女演員,長得還挺漂亮的白雲飛真有眼光。」

「還用說嘛?這可是京城電影學院的系花?網上的很多照片都是素顏,這要是化了妝,顏值還得漲上一截,在娛樂圈眾多小花裡面,那也是能排在前列的。」

「嘖嘖,想成為大明星,光有臉可遠遠不夠,娛樂圈的花瓶還少嗎?得需要實力!」

「嗚嗚嗚,聽了《一生所愛》開始注意到雲飛哥,然後就搜到了雲飛哥的貼吧,一夜沒睡,把雲飛哥的音樂來回聽,還申請加入了紅袍軍,沒想到天剛亮,就看到了雲飛哥的新聞,媽媽呀,我感覺我失戀了。」

「樓上的妹妹,你沒有失戀,這是前女友啊。」

「白雲飛能給這個吳珊妮寫出這麼多首精品的歌曲,可以看出白雲飛對吳珊妮的愛是刻骨銘心了,看了一些新聞,基本可以確定就是吳珊妮甩了白雲飛,我估摸著,只要吳珊妮勾一勾手指頭,白雲飛就得求複合,唉,這年頭啊,舔狗就是多。」

「不了解吳珊妮,但是看了看白雲飛的履歷,這是一個很有才華的男藝人。」

「我發現娛樂圈真有些亂啊,原來他們之間還談過兩年呢?」

「不關心,兩個五線小咖的戀情而已,如果不是邊伊寧的演唱會,我都不知道這兩個人。」

「我之前聽說過白雲飛,我哥是個美術生,當時跟我大夸特誇白雲飛,我也是昨晚上才知道他說的白雲飛跟這個白雲飛是一個人,哈哈,這個藝人真的挺有才的。」

……..

京城,

西郊,機場。

人潮擁擠的機場大廳中。

李曼秋坐在休息椅上,帶著一副咖啡色墨鏡,栗色波浪長發紮成馬尾,乾淨利落。

李曼秋翹著腿,右腳搭在左腳上,膝蓋上放著一本線裝藍皮古籍,書頁都發黃了,不知道她從哪裡淘來的,此刻正看的認真。

李曼秋旁邊,是看著手機的秘書江珊。

江珊抿了抿嘴,覺得喉嚨有些干,收起手機站起身,道:「李總,我去買瓶水。」

李曼秋嗯了一聲。

江珊走出兩步遠,李曼秋突然喊住她,「阿姍,我看那裡好像賣報紙,你問問有沒有報道白雲飛的,有的話就買一份。」

江珊詫異的點了點頭,心說李總怎麼突然想起白雲飛來了?

好像上次和白雲飛從四合院畫展回來之後,李總都沒怎麼說過白雲飛了吧?

江珊只是隨便想了想,說不定就是李總那些古籍看多了,腦子一熱,想起來昨天白雲飛給邊伊寧在演唱會上做助唱嘉賓的事兒,才有了這麼一問。

白雲飛這傢伙還真有兩把刷子,邊伊寧可是當紅一線歌手,她演唱會上的助唱嘉賓名額,不知道多少藝人盯著呢,最後居然被白雲飛一個五線藝人給拿下了,當時可是在公司里驚掉了一地眼球啊。

又想起白雲飛昨天唱的那首《一生所愛》,江珊也不禁為白雲飛豎起大拇指,這首歌唱的是真好啊!說不定還真能買到白雲飛的報紙呢。

走到超市,江珊拿了一瓶飲料,就走到門口擺著的一堆報紙前,這麼多報紙,她是肯定找不到,直接問了老闆。

沒想到,還真有報道白雲飛的報紙。

直接買了一張,江珊就交了錢往回走,李總還沒看,她當然也不敢看。

回到座位處,江珊把報紙遞給李曼秋,「李總,還真有報道白雲飛的報紙。」

李曼秋笑了笑,接過江珊遞過來的報紙,對於報道白雲飛的新聞,李曼秋也能猜到一些。

昨天白雲飛唱的那首《一生所愛》堪稱驚艷,即使昨晚是邊伊寧的主場,但白雲飛卻仍舊綻放了他的輝煌,李曼秋當時看了直播間的網友評論,幾乎都是一片震驚。

李曼秋輕笑著打開報紙,臉色柔和淡然。

報紙上的內容,她基本都已經心中清楚,現在只是翻看解乏罷了。

然而,當看到報紙上的標題和那顯眼的配圖之後,李曼秋臉色頓時變了。

旁邊,一直關注著李曼秋的江珊懵了,李總….這是生氣了?

報紙上說了什麼?

江珊正好奇著呢,只見李曼秋嘴角微勾,因為墨鏡遮擋,江珊看不到李曼秋的整體表情,但卻能感受到,這冷笑中的惡意。

啪!

一個瀟洒的姿勢。

報紙被李曼秋扔進了垃圾桶。。 即然確定了要拍這支廣告了,李方回到房間,就從網上找了些影像資料看了起來,雖然不一定有用,但是學些東西總是好的,起碼拍攝的時候不會只知道傻愣愣的站在那裏。

晚上和諾諾聊天的時候,諾諾上來就問:「聽秦銘說你要拍醬料的廣告。」

「對啊,他都那麼求我了,我還能不答應嗎。」

「既然這樣,明天我就過來,你第一次拍廣告,我要過來給你捧個場。」

「我看你不是想過來捧場,是想來看我笑話吧。」

「嘻嘻,被你看出來了,不過我可是你女朋友啊,那有男朋友第一次拍廣告女朋友不在身邊的,你說是不是。」

「不在邊上的多的是,那有你說的那麼肯定。不過你要來就來吧,一段時間沒見,都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