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不會出事吧?陸晚初就這麼被帶走了?謝雲澤靠不靠譜啊!」

趙曼開始擔心起陸晚初的人身安全,畢竟自己從來沒有聽說過謝大影帝還會開飛機啊。

「放心吧,澤爺來直升飛機已經不是一年兩年了,那些年他是操作最優秀的標兵,比這更加複雜的路況還有天氣狀況他都能平穩安全的飛行。」

趙曼看了郁孤風一眼,原來他的生活並不像自己想像的簡單輕鬆。趙曼以為郁孤風只是謝雲澤的一個助理,卻不知道郁孤風那些年在非洲的所有遭遇。而那些經歷讓他也變得越來越優秀,能夠一直作為謝雲澤最信任的人存在。

「上次的事,謝謝你!」

海风温柔吹 郁孤風聽到之後愣了一下,這是一句時隔很久的道謝。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他反問了一句:「謝什麼?」

「當然是謝謝你替我趕走了壞人。那天晚上要不是你,我不知道會在哪裏。」

郁孤風的嘴角上揚,這是趙曼第一次近距離看到他笑。平時郁孤風也會因為工作和周圍的人搞好人際關係。但是趙曼總覺的他的笑容帶着疏離。

這樣看到他真心的笑容,還是挺珍貴的。趙曼一時間看入了迷。

「怎麼,我臉上有東西嗎?」

郁孤風的手粗暴的摸了一把自己的臉龐,然後看着趙曼。趙曼被他直接的目光盯到慌了神,眼神四下逃竄。

這一刻,趙曼感受到了劇烈的心動的感覺。正在她低下頭盯着自己的高跟鞋的時候,身旁的人影突然靠近,然後郁孤風的大手扣上她腦袋,下一秒趙曼感覺自己的嘴唇上有了濕潤的感覺。

郁孤風一直不停地逼近,趙曼只能被迫後退,直到身子撞到身後的車身上,郁孤風一刻不停地認真接吻,趙曼也徹底拋卻一切想法和他熱烈的擁吻著。

這個時候直升飛機已經升上了高空,陸晚初感受到飛機平穩了下來,終於敢睜開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燈火輝煌的海城,所有人家的星星點點的燈光此刻就像是漫天的星辰一樣在發着光。陸晚初趴在直升機的玻璃窗上俯視着整個海城,這些新奇的景色讓她不停地讚歎。

「雲澤,你看那裏,是海城最高的樓,現在就像一個小不點一樣。真是太神奇了!還有那裏,那是海城最大的商貿中心!從上面看就像一個巨大的愛心一樣,好好看!」

謝雲澤聽着陸晚初的聲音,露出了笑意。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助手從來沒有見過這個號稱叢林殺手的人這樣笑過。不經開始感嘆陸晚初的魅力。

謝雲澤把一切參數調到正常,然後交由助手操控。謝雲澤回過頭對着陸晚初示意,陸晚初感興趣的看着謝雲澤,想讀懂他的手勢。

陸晚初跟着他做,結果做完之後發現這就是啞語的我愛你。陸晚初不好意思的看着謝雲澤,一時間臉紅了起來。

謝雲澤又指了指一個地方,陸晚初看了過去,那個地方有很多的發光二極管,多的數都數不清,聚在一起竟然發出了很亮的光芒。從高處看起來竟然是一串字母,陸晚初認認真真的拼了起來。

「XYZLOVELWC」

聯想到剛才謝雲澤給自己做的手勢,陸晚初很快就猜到這句話的意思,陸晚初也大聲的喊了出來:「陸晚初也永遠愛謝雲澤!」

兩個人就這樣隔着玻璃望着對方甜甜的笑了起來。陸晚初又仔仔細細的看了眼那個地方,發現那裏就是她和謝雲澤的家。

不過她絲毫不知道謝雲澤是什麼時候準備的這些。但是從心底來說,陸晚初是很感動的,從來還有人對自己那麼好過,謝雲澤是第一個。

郁孤風盯着滿臉通紅的趙曼然後主動出擊:「今晚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趙曼想了想,然後勇敢的點了點頭,快樂就是跟隨自己的心意去行動。這是趙曼的行動準則。

「可是,晚初還沒……」

郁孤風拉着趙曼上車,邊關門邊說:「沒關係,有澤爺你不用擔心。我們明天正常去接他們就好!」

趙曼聽了這句話也就放下了心,開開心心的和郁孤風喝酒去了。

陸晚初還不知道趙曼就這樣輕易的為了男人放棄了自己,真的是見色忘友啊! 幻翎像個局外人似的,親眼見兩個馭靈師你一言我一語地爭執所謂的真愛一說,於它看來,不過是滄海一粟最不起眼的東西罷了。

浮生這麼綿長,它並不懂為什麼人類那麼執著愛情。

身經百戰的厲沅沅當然不會這麼輕易就被白非墨俘虜了芳心,她笑嘻嘻繞開話題,」白非墨,我喜歡誰你自然更清楚吶。何必單戀一枝花,天涯還有那麼多芳草可以摘。」

厲沅沅單純的眼神,白非墨剎那間竟無法逃開。

【Di

g!友情提示:請宿主時刻保持高度的事業心,不要變成戀愛腦。】

“哥們兒,我沒有。白非墨這樣的頂多算個優質備胎,你想啥呢?「

」厲沅沅,我勸你不要再和那聲音做交易了。「白非墨自聽不見唇語后,周遭情況觀察得愈發細緻入微,早就猜到和索隆十有八九也是這個不能說出口的名字所致。

莫名的心疼湧上,厲沅沅攥緊拳頭,指甲摳進肉里漸漸滲出了血跡,洛的心也揪了起來。

」白非墨,少管閑事。「幻翎與生俱來對厲沅沅的保護欲,不想讓他再干涉厲沅沅的決定。

幻翎兒時就曾聽聞過神鵰俠侶系統,在一本落滿灰塵的古冊上面,一筆一劃地寫著:

遠古神祇,崑崙神鵰,失落凡間,遇女白氏,一見鍾情,生死相依,化為絹帛。

相傳,這無形的絹帛就是系統的雛形;滄海桑田,時過境遷,絹帛皆都碾碎在泥土中,升華進空氣的塵埃里,永世長存。

是以,久而久之,絹帛在世人的印象中也都淡去;可桃花島白氏的祖訓恰有提及,絹帛本是神鵰俠侶留下的寶物,因保管不當,只能製成無形無色無味的系統,有生之年擇一優質俠侶,靈力方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此系統全名正是——神鵰俠侶系統。

但桃花島這麼久來,竟沒有一人得過青睞,尋得優質俠侶,以保靈力無限。

」臭鳥,憑什麼凶我家主人!「努努不知道什麼時候從門縫偷偷溜了進來,剛好聽到幻翎的怒喝。

「是前任了,你個猢猻還惦記呢……」幻翎淬了努努一臉唾沫星子。

「洛,不然你幫我和他說清楚。」既然系統不讓她說出口,那麼重任自然而然會落在靈寵幻翎的頭上。

幻翎洛對神鵰俠侶最多也就了解個大概,具體是代表什麼,藏著怎樣的陰謀都不得而知。

「我的小姑奶奶,我一個靈寵能知道多少,你自己說。」幻翎不是不想幫忙,是真的愛莫能助。

要是說錯了讓白非墨會錯意,它肯定吃不了兜著走;要是說對了讓厲沅沅遭了罪,它也確定結局不大美好。

「算了算了,你又怎麼會知道。」厲沅沅打定主意要一個人完成系統的光榮任務,難於上青天也是不能回頭。

只因為,她想在這個世界好好活著。

」厲沅沅,如果是系統的話,我可以幫你試試。「

到白非墨這一代的時候,白家的人丁已經很稀少,旁系的血親加上上兩輩的也不過四人而已;英年早逝一直成為白家諱莫如深的不幸,也不是身體底子差,也不是誤食毒藥;反正而立之年的當月,必會某日再也見不得明日的太陽。

這是祖輩往後幾十代人都逃不開的宿命,無一倖免。縱然白非墨自小就天賦異稟,出生時五彩祥雲滿天,五歲成功馴養第一隻靈寵,十歲進京趕考一舉奪魁,十二歲孤身殺入敵營擊潰百萬大軍,才十八歲便已經是家喻戶曉的子虛國皇帝旭恆親封的金牌馭靈師了。

」白非墨,你怎麼會知道系統?」厲沅沅萬萬沒料到白非墨會這麼聰明,一個不存在於古代時空的名詞概念,桃花島島主莫非也是穿越來的?

「那都是我家祖輩的事了。」白非墨猶豫了將近三日,還是願意搏一搏,萬一厲沅沅就是內定的優質俠侶呢。如果不是,能和愛慕多年的姑娘相伴,也是不錯。

「廢話,那是他的家事啊。」幻翎鬆了口大氣,白非墨既然都把家底都掏給厲沅沅看,想來她以後的每一步都更加坦蕩。

「可,你的系統有發派任務嗎?」

就像同樣是玩遊戲,有的玩家選擇排位上分的模式,而有的玩家會偏愛匹配娛樂的模式。如果系統不全都一樣,白非墨還是幫不了她。

「任務?」白非墨一時語塞,尋找優質的內定伴侶固然是畢生使命,可他從沒有把這件事當稱一項必須完成的任務看待。

「神鵰俠侶系統竟然沒給你下達任務?」厲沅沅再度覺得不是系統有問題就是她有毛病,這哪個王八蛋弄得編程,還搞個性別區分對待。

【Di

g!恭喜宿主解鎖隱藏任務,下面可隨機選擇一項技能:1、瞬步;2、爆頭;3、堅韌;4、傾泄。】

厲沅沅仔細回想對應的遊戲英雄,位置分別是刺客、射手、戰士和法師,捨棄哪一個都於心不忍,於是撿起笑臉商量道”哥們兒你都扣了我4勝點,是不是技能我可以多選?「

【Di

g!四選一,其他技能會在宿主選擇完畢后徹底消失在這個世界。如果宿主無法在五秒內做出選擇,本系統會默認宿主棄權,所有技能立即消失。】

厲沅沅只能一個人在心中生悶氣,看著聽完全程的幻翎,咬牙選擇了刺客之魂」瞬步「。

」笨蛋沅沅,’瞬步’有個鎚子用!「幻翎雖然壓根兒聽不懂系統說的什麼技能,但沒出過錯的直覺告訴它四個裡面最沒用的就是第一個了。

」你再瞎BB,我真不客氣了。「厲沅沅威脅道,幻翎真是個不識趣的靈寵,不僅穿到的系統不正經,連撿來的靈寵都沒個正形。

」瞬步?」一個熟悉的字眼被白非墨聽了去,只覺得自己的輕功和騰空突然不受待見了。

「是,要試試嗎?」厲沅沅鮮少再他面前炫耀什麼,直接未候到他的應允,手指微動一個施法,二人眨眼就挪去了別處。。 「來!把人帶過來!」

溜須拍馬,是司徒岳的強項。

看雷凌沒有開口,司徒岳抬手一揮,叫手下把半死不活的雷嘯天帶到了雷凌面前。

噗通!

此刻,雷嘯天如同一條死狗似的,直接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但他睜着眼睛,一副有氣無力的看着面前的雷凌。

雷凌抬手摸了摸鼻子,看雷嘯天全身濕淋淋,身上還散發腐爛的腥臭氣味,他到有些同情。

「雷嘯天,兩天了,你都還能活着,看來你的命真夠硬的?」

海风温柔吹 雷凌連挖苦,帶諷刺。

面對自己父母在天之靈,他沒有直接殺了雷嘯天,也算是仁至義盡。

「有種……殺了我。」雷嘯天求死之心以定。

苟且偷生卻還要面對這種折磨與羞辱,他萬念俱灰,已經不期盼自己能夠活着了。

「想要痛快?」

「可以!告訴我曹罡是你從什麼地方找來的?」

「只要你說出來,我就可以給你一個痛快!」

雷凌很樂於助人。

但前提必須要滿足他的需求才行。

要不是李父李庭雲那邊,他此生根本不會再看到雷嘯天。

所以,這這就是冥冥中註定好的一切。

聽到雷凌提起曹罡,雷嘯天神情突然變得複雜。

他做夢也想不到,雷凌這次見他竟然是為了曹罡的事情。

「曹罡是誰?」司徒岳皺眉,他沒聽過這號人物,所以好奇的問了雷凌一聲。

「曹罡?他是異人,是雷嘯天找來對付我的。」

雷凌眉頭皺起,瞥視一旁司徒岳到沒有隱瞞,因為他不確定司徒岳會不會對他有幫助。

「哦?」

「那雷嘯天真是該死。」

「異人?那可是鳳毛麟角,這個老東西這麼會找得到異人幫忙?」

司徒岳得知,到替雷凌感到十分氣憤,而心裏卻在驚訝,這麼大的事情,自己居然不知道。

『幸好雷嘯天找到異人是對付雷凌,如果是對付我,我豈不是廢了?』

司徒岳暗暗慶幸。

雷嘯天的確了得,能請得動異人出手,他還是低估了雷嘯天。

「老東西,快說!」

惯他不傲 「曹罡到底是你從哪裏找來的?」

司徒岳裝腔作勢,故意發飆怒問雷嘯天,一副為雷凌賣力的樣子,來掩蓋內心的膽怯。

而地上雷嘯天,咬着牙,心裏卻在思考,要不要告訴雷凌這個題?

因為,他不甘心這樣死在荒郊野外,所以在想如果透露出寧天雄,會不會有人幫他對付凌?

可萬一說了,他還是要死,那豈不是真的無路可走了嗎?

面對司徒岳的當頭棒喝,雷嘯天不動於衷,反而抬頭看着對面雷凌道:「想要知道答案,你答應我放我走!」

「唉?你個老東西!剛才還在求個痛快,這麼一會功夫居然還想討價還價?」

未等雷凌開口,司徒岳卻惱了。

雷嘯天說反悔就反悔,果真是老奸巨猾,見空子就鑽。

「我樂意!有本事,現在就殺了我!」雷嘯天到很硬氣,沖着司徒岳就是一聲吼叫。

司徒岳被氣的咬牙切齒,真想捅他雷嘯天幾刀。

但雷凌沒有發話,他也不敢輕舉妄動。

雷凌皺眉,神情冷漠無常。

面對雷嘯天討價還價,他反而沒有在意,只是邁步上前,突然抬腳踩在雷嘯天的頭頂。

咔嚓!

清脆的聲音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