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到底是沒胃口還是你小子在這飯菜裏面做手腳了?」楊傾城一臉懷疑的盯着他。

聞言,陳玄眯着眼睛說道;「對,我在裏面放葯了,而且還是藥性很猛的春/葯,楊教授,你看這天馬上就快黑了,這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如果不發生點什麼是不是有些太無趣了呢?」

楊傾城不溫不火的說道;「我即便躺在床上,讓你上,你敢上嗎?」

靠,這娘們啥意思?懷疑他不敢還是懷疑他不行?

「看來你是不敢上了,不會是舉不起來吧?」楊傾城的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笑意。

陳玄忍不了了,拍著桌子瞪着眼睛說道;「誰說我不敢上?」

楊傾城說道;「如果你真敢上,那就吃吧,你自己不說在裏面放了葯嗎?正好給你壯壯膽,助助興。」

陳玄一臉僵硬,這娘們到底啥意思啊?真想讓自己上?她看着也不像是那種開放的女人啊!

「吃,如果你不想在我這裏減分的話。」楊傾城繼續說道,語氣依舊是那般不溫不火。

聞言,陳玄只能在心裏投降了,無比鬱悶的抓起筷子開始扒飯。

見此,楊傾城笑了,一邊給陳玄夾菜一邊說道;「多吃點吧,萬一真不行,還得靠藥物來維持了,我可不想某些人還沒有正式提槍上陣就已經鳴金收兵了。」

聽見這話,陳玄差點從凳子上摔下去。

天殺的,老天爺,你趕緊降個雷把這娘們劈死吧!

再這麼被她玩下去,小爺非得被她玩死不可!

一頓飯,就在楊傾城的調侃中,陳玄的鬱悶中結束了。

陳玄把碗洗了后朝着客廳裏面正在看書的楊傾城沒好氣的說道;「楊教授,我先走了。」

「走?」楊傾城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說道;「你不是說自己敢上嗎?這大晚上的為什麼要走?」

陳玄嘴角抽了抽,說道;「我還有事兒,等下次吧。」

「下次?」楊傾城似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說道;「看來你是真的不行,你走吧!」

。 楚橋拿起一塊便便,無人機飛了過來拉進拍攝。

楚橋把便便扒開,指著裡面:「大象每天要吃很多植物,同時喝很多的水,他們會很快的把經過咀嚼的食物通過胃部排出體外。」

「大家在鏡頭裡可以看到,這裡面其實只是草和樹枝,當然還有大象的胃裡的黏液。」

楚橋這話同時也是說給陸展聽的。

陸展的臉頰上因為太高,有了白色的皮屑,嘴唇一道道豎著的裂口,異常鮮紅,隨時有出血的可能性。

雖然他儘力在提起精神,但臉上完全沒有在醫院的意氣奮發,透著脫水帶來的萎靡感。

楚橋知道讓一個強迫症的人接受這個,的確是件難事。

她拿起糞球,纖細的手捏著糞球,綠色的液體隨著她的用力,慢慢流了出來,楚橋張開嘴巴,讓液體流入嘴裡。

陸展的轉過臉,瞪大眼睛,彆扭的轉開,不想去看,但又忍不住去關心楚橋的情況,眼睛偷偷的瞟著。

楚橋將只剩殘渣的便便渣滓扔在地上,揮揮沾滿綠色液體的手:「別矯情了,死亡和噁心,你要哪個?」

「死亡。」

楚橋翻著白眼,一把從地上抓起一個糞球,走向陸展。

陸展搖著頭,一步步的後退。

楚橋緊走了幾步,哭笑不得:「是男人不是,快點兒。」

陸展不情願的定住身,男人不能說自己不行,尤其是陸展這種死要面子的男人。

楚橋見他停下來,一屁股坐在一旁,也不逼他。

陸展深吸一口氣,一步步的走近。

「這是無菌的,你是醫生,你知道的,只是味道難以接受而已。」楚橋一邊看著一旁大象的動靜,一邊鼓勵著。

陸展用樹枝戳戳糞球,眉頭緊皺,左手捏住自己的鼻子,咬咬后牙槽,抓起糞球。

他的手很大,一隻手幾乎就能將糞球全包起來,手輕輕一使勁,些許粘稠的液體流進嘴裡。

網友們突然興奮起來。

「我去,陸醫生真喝了。」

「味道好嗎,陸醫生。」

「這得鼓勵鼓勵吧。」

「風哥贈送楚橋一架飛機——陸醫生加油。」

「小丸子贈送楚橋1000瓶可樂——真漢子。」

「陳奧贈送楚橋一架飛機——還是楚橋引導的好。」

「馬里奧贈送楚橋100瓶可樂——雖然你臭臭的,但我喜歡你,陸醫生。」

楚橋看著這滿屏的打賞,撓撓頭,這錢要不要和陸展分?

不分?這錢好多都是給陸展的。

分?真是我的直播間,憑什麼和他分。

財迷楚橋腦子在神遊,思考著金錢大事。

陸展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眉頭漸漸舒展開。

「味道,真噁心。」陸展一邊說,一邊吐掉嘴巴里的植物殘渣。

到時候給他包個紅包算了,楚橋打定主意,看向嘴角殘留綠色液體的陸展,忍著笑意:「比起死亡來,噁心更容易讓人接受。」

陸展點點頭,噁心的感覺過了以後,水分的攝入讓口舌都舒服了很多。

陸展突然為難的看看地上殘留著新鮮糞球,看向楚橋:「有點浪費。」

楚橋:「我們可以再來一點。剩下的裝水壺裡。」

陸展贊同的比起大拇指。

風哥從凳子上突然彈起:

「同志們,我聽錯了嗎?剛才那話是陸醫生說的?」

熊貓盼盼:「陸醫生這是被楚橋帶壞了吧。」

小雞仔:「不,是被我家楚爺打開了任督二脈。」

小丸子:「楚橋,你還我乾乾淨淨的陸醫生。」

「沒有了,陸醫生已經被楚爺地玷污了。」

楚橋翻著白眼:「陸醫生,你解釋解釋,是你自願的,還我沒關係。」

陸展嘴角翹起:「是我自願被玷污的,謝謝大家關心。」

「我去,這是解釋嗎?」

「我是默認,」

「秀我一臉……」

楚橋看著他們越來越沒兩句正經話,趕緊轉移話題:「打住,快點著,我們還要繼續尋找水源,總不能一路都靠著大象糞便來解渴吧,而且,我們還需要尋找食物。」

陸展點頭,不再開玩笑。

兩人迅速的將糞球的水分擠到水壺中,繼續上路。

「熬——」

醫生犀利的叫聲響起,楚橋猛地抬起頭,這是大象受到驚嚇時發出的聲音。

他和陸展是非小心,並沒有弄出什麼動靜,不應該驚到大象啊。

楚橋正納悶著,陸展突然大叫一聲:「小心。」

只見一頭小象猛地朝著楚橋這邊跑來,眼看它就要撞向楚橋。

楚橋眉頭一皺,瞬間向一側打滾兒,躲過了小象的撞擊。

雖然只是一直象寶寶,卻也有兩三百斤的重量,再上衝刺的衝擊力,

一旦被撞一下,身體就是粉碎性骨折。

楚橋剛剛躲過小姜,一個黑影從頭上越過,楚橋定睛一看,頭上跳過去的動物毛髮雜亂,顏色混亂。

黑色,黃色,灰色,褐色的毛摻雜在一起,像野草一樣胡亂的長著,他們身上的斑點也異常的醜陋,完全沒有梅花鹿,豹子,老虎身上那些斑點一樣吸引人。

無人機拍攝的鏡頭中,鬣狗在陽光的照射下,丑的更加明顯。

「我去,這丑東西是什麼?」

「又丑,又恐怖?」

「這傢伙速度還挺快。」

楚橋厲聲道:「這是鬣狗。」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鬣狗的丑足以讓每一個見過他的人,都搖頭拒絕第二次遇見,即便是動物園,也很少圈養鬣狗,實在有礙觀瞻。

楚橋對鬣狗的長相一樣不太喜歡,但出於對生命的敬畏,她不會主動傷害鬣狗。

陸展趁機會走到楚橋旁邊:「按理說,鬣狗是成群結隊行動,怎麼會這麼單獨行動。」

楚橋看著不斷追擊小象的鬣狗,側著頭:「估計小象剛剛貪玩掉隊了,否則鬣狗不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周邊的咆哮聲越來越大,十幾頭母像瘋狂朝著這邊跑來,象群腳踏著草地,草地震動起來,楚橋和陸展不敢亂動,生怕就驚動了大象,被包圍起來。

楚橋開口:「你看到大象的鼻子了嗎,地上的小一點的石子被吹得到處飛,這說明他們現在很生氣。」

陸展:「他們靠近我們了。」

楚橋:「別說話。」 黑市,玉珍的住處。

這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庭院,玉珍平時就居住在此處,此刻她站在大門口,口袋裏的手機不斷震動着但是沒有接通,佝僂的身材看着眼前的那位老頭子,既熟悉又陌生。

玉珍失神良久,剛回過神來,那老頭子便已經走到跟前,聲音沙啞的說道:「玉珍,我們又見面了。」

「真的是你,唐博……」玉珍面露吃驚之色,不過卻猛地把頭撇到一旁,不滿的說道:「你來做什麼,我不想見到你,你走!」

「玉珍,你我已經有三十多年沒見面了,你當真見到我就趕我走么?」唐博聲音沙啞,再次走到了玉珍的跟前,開口說道:「想當初,你我在一起的時候,快活自由,每每回憶起來,我心裏都是無比的懷念啊。」

「哼,我對你可沒什麼懷念的!」玉珍大步走進了院落里,提起這件事情,她就十分不快。

這個看上去道貌岸然的唐門長老,曾經就是為了自己的前途而拋棄了她,現在居然還好意思找上門來。

「玉珍!」唐博大叫了一聲,看着玉珍的背影說道:「你我都老了,已經不是當年了。」

「那又如何?」玉珍停下腳步問道。

「既然你不想和我說話,那就把我當年送給你的東西,還給我吧。」

玉珍微微一愣,側目看了唐博一眼,她還以為唐博今日前來是為了當年的事情道歉呢,其實時間過去了那麼久,唐博道歉的話,她玉珍也不是小氣的人,一定會原諒。

可是,這個傢伙居然不是道歉,而是來要回當年的東西,還真的是狗!

「什麼東西?」

「七星珠。」

「哈哈……」玉珍仰頭髮笑,轉身看着唐博冷道:「唐博,你可真有意思,當年送我的定情信物要回去,意思就是你我從此就結束了是么?」

「其實你我三十多年未見,早就結束了,不是么。」唐博背負着雙手說道:「你該不會是不願意把七星珠還給我吧?」

玉珍想不到唐博會如此絕情,剛才說的和現在表達的完全不一樣,她對眼前這個男人已經失望透頂了,開口說道:「老婆子可我不稀罕你的破玩意兒!」

說着,玉珍抬起右手,七顆顏色不一的珠子從體內飛出,流轉而出,盤旋在了玉珍的身體左右。

唐博見到七星珠,雙眼放出了亮光,露出了一副貪婪之色。

「唐博,你還記得你是為什麼把七星珠給我的么?」玉珍淡定問道。

「當然記得,那個時候你我之間你儂我儂,七星珠又本就是我師父煉製出來的法寶,自然是我給你的定情信物,如今這東西要回來,你我之間也就到此為止了。」

聽此,玉珍心頭惱怒,也不再多說什麼,立刻驅散了自身與七星珠的認主關係,直接一揮手,七顆珠子便朝着唐博飛了上去。

見此,唐博露出興奮之色,隔空一抓,七顆珠子在真氣的吸引下,落入了掌心之中,而後他嘴角勾起了一絲陰笑,森森笑道:「好啊,好啊,真不愧是七星珠,不愧是七星珠!」

瞬間,唐博甩手而出,七顆珠子隔空飛起,他咬破舌尖,一口血箭便化為血霧噴灑而出,七星珠即刻與唐博進行認主,成為了唐博的法寶。

「哼,老婆子我的眼睛是真的瞎,曾經居然會愛上你這樣的負心漢!馬上滾出我的視線!」玉珍頭也不回的低吼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