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吵什麼吵,都會不會打遊戲?你們倒是支援上路啊!」

李橋打開陽台門,發現步新東手裏夾着煙,翹著二郎腿,拿着個手機玩遊戲,生活好不愜意。

看見李橋,步新東的語氣稍微平靜了點,「老李,你們王者榮耀的匹配機制要改啊,你看看和我們一隊的兩個路人,玩的是個什麼玩意兒?」

李橋笑了笑,隨口說道,「愛玩不玩,不玩滾蛋。」

李橋自然知道王者榮耀的匹配機制坑,但正是這樣的匹配機製為王者榮耀的發展帶來了很大的貢獻。

雖然不少人喊著王者榮耀坑,但退游的人卻不多。

步新東沒脾氣的擺了擺手,無語道,「坑就坑吧,反正沒什麼遊戲好玩的。」

李橋貼心的幫步新東關上了陽台門,他收拾了一下東西,將一個假期沒見過陽光的被子抱出去曬了曬太陽。

做完這些,李橋才坐在椅子上,喝了口水緩解疲勞。

沒幾分鐘,宿舍里的兩名舍友同時捶胸頓足起來。

「卧槽!」只見姚立仁大喊了一聲,將鍵盤拍在了桌面上。

李橋知道,這三人多半是打遊戲打輸了,打個遊戲居然打的這麼激動,何必呢?

步新東掐滅煙后從陽台走了進來,他找到了李橋,似乎有什麼話想說,但他張了張嘴,卻又將嘴閉上了。

轉過身,步新東走進了洗手間。

「步哥,來開黑了。」緩了沒有五分鐘,剛剛還哭爹喊娘的姚立仁似乎又再次恢復了精神,喊步新東打遊戲。

「你們玩吧,我在洗頭。」步新東的聲音通過衛生間的門傳出來,顯得悶聲悶氣的。

「好吧。」姚立仁應了一聲,既然步新東也不玩了,他只好喊上陶司晨繼續了。

李橋在一旁冷眼旁觀,過了沒幾分鐘,他又接到了一個電話,時蘇溪在向他彙報工作。

通過電話,蘇溪說有問題要向他反饋,希望他趕緊去聯絡遊戲公司一趟。

李橋躺在床上,尋思著該去公司一趟處理一下公司事務了,據說短音積累了不少問題在等着他出主意。

眼看着身體不願意動,李橋放棄了這個想法,還是明天再去吧,休息一天應該也沒什麼事。

但轉念一想,商場如戰場,瞬息萬變。

时光盗走了什么 他強忍着疲憊起身,穿好了衣服,準備下樓。

突然,步新東發神經似的從衛生間里出來,擋在了李橋面前。

他肩膀上搭著條毛巾,頭髮上的水還沒幹,能看見水珠順着頭髮滴落。

「李橋,你幫我個忙唄。」步新東又用毛巾擦了擦頭,說道。

「什麼忙?」李橋下意識的想溜,他可不認為步新東找他幫忙的事簡單。

總不會又是舒雨琪吧?這忙絕對不能幫,身體會撐不住的。

「你幫我問問沈睿,她對我這個人觀感怎麼樣?你是咱們社團的社長,肯定有辦法。」

聽說是沈睿,李橋鬆了口氣。

同時,他也有些無語,咂了咂嘴,李橋反問道,「你還沒搞定沈睿?」

「沒搞定,要是搞定了,我要你幫忙幹什麼?」步新東回答也很直接。

李橋覺得也是,步新東也不像能搞定沈睿的人,沈睿這個姑娘表面上看着簡單,實際上她可不簡單。

「那好,要是有機會我就幫你問問,不過你也別抱太大希望。」李橋答應道。。 莫柳月眸光流轉:「太子殿下,這次真的太狠了,之前非要讓我陪葬,在之後我發覺他沒死就要對我趕盡殺絕,我……不想死。」

言語到這裡的時候,她看向了夜臨宸:「姐夫,我知道太子殿下這次假死是為了對付你的,所以與其讓他繼續在暗處,不如讓我幫忙把他暴露出來,我只求……一個機會活命,好不好?」

夜臨宸冷冷一笑。

他隨手便接過了那杯茶水:「只要一個活命機會?」

莫柳月抖了抖!

現在她有點後悔自己的決定,可夜臨宸顯然是不給她後悔的機會了,竟直接接過了那茶杯並將其一飲而盡。

莫柒柒:「……」

這是直接喝了?真的喝了?!

當然同樣震驚的還有莫柳月。

不過她畢竟是個高手,這種情況下表情轉換的極為快速,她連忙跪地行了一個大禮:「那柳月提前多謝姐姐和姐夫的救命之恩。」說完她便看向了莫柒柒:「姐姐,我這邊有點東西要給你,你能不能和我來一下?」

莫柒柒想要拒絕的。

不過待觸及到莫柳月眼底的時候,到嘴邊的話卻改成了:「那好,我陪你一起走。」

接著二人便出去了。

不過莫柳月所謂的有事,不過是強拼硬搜的事情罷了。

莫柒柒暫時也不想和她計較,隨便找了個人少的地方便把她打暈了。

待回到了夜臨宸身邊后,她抬手就是一拳打了過去:「夜臨宸,你這個混蛋,你明知道茶里有毒,你竟然還敢喝下去!你特么的是不是瘋了!」

夜臨宸看向了莫柒柒,他眉梢微微上揚:「王妃這是心疼本王了?」

莫柒柒揪住了他的衣領:「你個混蛋,趕快把嘴裡的吐出來!」

可夜臨宸不但沒有吐的意思,反倒是似笑非笑:「之前也不知道是誰說的,本王若是死了要去找七八個新的呢?」

「……你可以閉嘴了。」

莫柒柒眼中滿是惱火:「夜臨宸,沒想到你竟然也是那種看到人家姑娘哭唧唧的,然後就自己命都不要了的禽獸!你想死那你就去死好了。」

她真的是生氣了,異常異常的生氣!

可以說莫柳月的演技極為的拙劣,正常人都能看出來她的不對勁。

再加上她之前就知道夜子炎指使下毒的事情,在這種本來就知道的情況下竟然夜臨宸這個傢伙還能那麼痛快的喝了。

她簡直是想揍!

看到莫柒柒這個樣子,夜臨宸一把便把她拉入了懷中:「不錯不錯,現在這樣越來越有王妃的樣子,還知道關心你的夫君了。」

莫柒柒咬牙切齒:「馬上就是亡夫了。」

「……哈哈。」

夜臨宸忽然笑了。

那笑聲充斥著濃濃的喜悅。

那一瞬,他加重了幾分禁錮的力道,接著低聲道:「其實,這次就算是這次沒有喝下去,之後還會有各種各樣的事情發生,達不到目的是不可能會罷休的。」

莫柒柒推開了夜臨宸:「所以,你就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放心。」

夜臨宸笑著點了點莫柒柒的鼻頭:「本王對中毒的這件事情來說,可是非常有經驗的,所以不要擔心。」

「……」

莫柒柒懶得搭理他了。

索性一把拉住了他的手,直接為其把脈。

待過了一會兒之後,她才鬆開了手,繼而用一種鄙夷的眼神看著夜臨宸:「你既然知道這個是什麼毒,那想來你應該也是解得了的吧?」

夜臨宸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解不解都沒事,左右不過是痛苦一下罷了。」

「……」

這話說的真的是無所謂的樣子。

以至於讓莫柒柒後退了一步,接著並與其拉開了距離:「這話可是你說的,你自己選的路,哭著也要走完。」

夜臨宸聽出了莫柒柒話里的不對勁:「你這話是看出了本王中了什麼毒?」

「……當然。」

莫柒柒看了一眼外面的月色。

接著才繼續道:「等你毒發了的時候,估計這個宸王府就熱鬧了,估計到時候來殺你的人會很多。」

夜臨宸問:「你別岔開話題,本王到底中的什麼毒。」

可莫柒柒卻一點回答的意思也沒有,她目光在屋裡不斷的找尋著,可惜找了許久也沒找到什麼趁手用的東西。

思來想去,她想起之前開盲盒好像開出了一條繩子讓她丟角落了。

接著她連忙將其拿了出來。

看到繩子的時候,夜臨宸一臉的詫異:「你這是要做什麼?」

「幫你解毒呀。」

莫柒柒說這話的時候,唇角不自覺的上揚了些許:「來來來,讓我給你綁上,我就告訴你,你到底中了什麼毒。」

夜臨宸雖然不解。

不過對於莫柒柒要做的事情,他完全是一副縱容的態度。

甚至是自己被綁成了粽子之後,他看著莫柒柒的眼神依舊是如水般輕柔,甚至其中還蘊含著無奈的笑意:「這下可以說了吧?」

「對,可以說了。」

莫柒柒說這話的時候,雙手叉腰:「一會兒你就會發熱,還會渾身的難受,甚至還會無法自控的。」

夜臨宸收起了臉上的情緒。

那一瞬,他明顯是覺得情況有點不對勁了。

忽然,外面傳進來了一道道的女聲:「宸王在裡面?」

「肯定在裡面呀!」

「姐姐快看看我現在這個樣子好看嘛?」

「好看,非常好看了,一會兒看到宸王的時候,估計他肯定要被你迷暈了。」

「宸王不宸王的,你們真的不怕?」說這話的女子聲音極為的輕柔,那言語充斥著恐慌的氣息:「我可是聽說了,宸王妃可凶了呢!」

「怕什麼呀?我們可是奉旨前來伺候宸王的,沒看到剛才那些人都不敢攔著我們嘛?」

「……那倒也是,那我就放心了。」

聽到這裡的時候,夜臨宸也感覺自己身子異常的燥熱起來,他瞪著眸子看向了莫柒柒:「本王是中了媚毒?!」

原本以為不過是像是以前一樣的慢性毒,所以他才大膽的喝了的。

現如今真的是越來越感覺不對勁,同時整個人的臉色都變得不好了。

。 「你,你別亂動啊,不然我手滑了,可不保證你會如何。」

陸玖玖也沒想到自己竟然這麼輕鬆就來到男人身邊了,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聽到男人還在笑,她凝眉冷聲道。

Samso

低低咳嗽了一聲。

嘴唇彎起了愉悅的弧度。

「陸小姐是想要殺了我么?」

「也行,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陸玖玖:「……」

不按常理出牌的人,還真的是麻煩啊!

男人的瞳仁太好看了,彷彿帶著某種特殊的魔力,有那麼一瞬間陸玖玖差點就把針給收回去了。

但擔心大過了一切,不過瞬間她便又找回了理智。

「Samso

先生,我不喜歡開玩笑。」

「我也不喜歡,而且不喜歡被人用針戳著,所以,如果陸小姐現在再不鬆手的話,可能你的傅先生真的有事了。」

他一語雙關的說道,冷冷的掃了一眼子啊旁邊吃瓜吃的開心傅星辰。

感受到死亡凝視,傅星辰立刻走上前快走幾步,笑著解釋道:「我們家先生知道傅先生腦子不好,所以專門請了幾位腦科專家給傅先生做檢查,這幾天,傅先生都會在醫院。」

似乎是為了證明他的話一般,陸玖玖的手機也跟著響了,是傅老夫人,讓她周末不用回去了,有事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