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吼吼吼!!!」

瞬息間,原本安靜的星斗大森林喧鬧起來。

幾乎所有魂獸都不約而同地瘋狂嘶吼起來,吼聲中竟充滿了興奮的情緒!

星斗大森林,是斗羅大陸最大的魂獸聚居地,是魂獸們的家園,也是這個世界上最危險的地方。

而今天的星斗大森林註定不會平靜,因為伴隨著那道貫穿天地的金光出現的時候,整片森林的魂獸都停下了動作,朝著金光出現的地方跪俯下身!

所有魂獸通過血脈傳承的本能,都十分清楚那道金光的意義,同時四周越來越濃郁的天地靈氣也讓它們深刻的感受到了它們最尊貴的帝皇——瑞獸!誕生在了星斗大森林!

所謂的瑞獸並不是特指某一種族,而是一種命中注定氣運所鐘的生命,會隨機到某一個個體上。假若用人類的方式來說,那就是能夠影響人類興衰成敗的氣運之子!

而瑞獸,毫無疑問就是魂獸一方的氣運之子!其天生附帶有一種強大的命運屬性,一旦達到萬年修為,它所攜帶的氣運便足以輻射整片星斗大森林,令魂獸們的修鍊速度增快一倍!

可以說只要有瑞獸存在,魂獸們的實力都將大幅度提升!

「果然是你……王秋兒。」

雲川看著一下子就從幼年體,成長到有些許自保之力的三眼金猊,眼神有些複雜。同時也明白,為什麼自己會有那種奇怪的感應了。

因為自己與這隻瑞獸有緣。

自己強大的氣運指引著自己,找到了這隻未孵化的瑞獸。

瑞獸代表魂獸一方的氣運,當自己決定和魂獸一方合作的時候,命運就會指引著自己找到瑞獸,締結真正的契約!

「算了,雖然有種命中注定一樣的感覺。但總歸對我沒壞處,有好處的事情為什麼拒絕?」想著,雲川釋然了。

接下來,他所需要做的,毫無疑問就是和原著霍雨浩一樣的事情了。

「小傢伙,借你的命運之力一用。」

雲川望著正眨著天真無邪的大眼睛,親昵地望著自己的三眼金猊,直接將手按在它的腦袋上,閉上眼睛,與這隻瑞獸進行屬性對接,瞬間一股懵懵懂懂的記憶浮現腦海。

他知道這是這隻小狻猊的記憶,畢竟才剛出生,記憶的量並不多。甚至可以說少的可憐。只有在蛋殼中孕育時候的本能記憶,還有破殼而出后短暫的記憶。

一般而言,進行屬性對接后,雙方會互相交換記憶。

不過雲川並不打算將自己的記憶傳輸給這隻小狻猊,畢竟他的記憶實在是太多太龐雜了,這隻剛出生的小狻猊可想而知根本無法接受他的全部記憶。就算勉強接受了,也會受到他記憶的影響,導致認不清自己是誰。

所以他有意的封鎖了自己的記憶,只將自己的一些常識方面的記憶開放給了小狻猊,避免她受到自己記憶的影響。

很快,屬性對接完畢。

雲川的額頭上也多出了一隻虛幻的豎眼,這就是瑞獸可以操縱命運之力的命運之眼!

一定規則內,倘若有什麼不順心的事情。想要改變,那麼就只需要消耗命運之力就可以辦到。簡單來說就是可以扭轉控制命運,例如讓一個本來會克妻克子克父母的天煞孤星,命運徹底改變,成為一個子孫滿堂的老壽星。異常的玄奧神奇!

這時小狻猊也是清醒了過來,此刻它的眼神不再懵懂,而是擁有了一定的智慧。接收了自己一些常識性記憶后,雲川估計她的智慧現在初步就相當於一個七八歲小孩子。該懂的都懂了。

只是小狻猊面對這些知識,大都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所以才只有七八歲的智慧,等以後伴隨著年歲增長,將記憶中的知識與現實相互印證后,小狻猊的智慧自然會飛速增長。 這個時候,那位東邊小木掙扎了一下。

他用不太熟練的國語說道:「胡,胡先生,我,我要跟你決鬥!」

聽到這個傢伙這麼說,胡天心裡也有些驚訝。

「原來你會說國語啊,我還以為你只會嘰里呱啦說鳥語呢。」胡天笑著說道。

「胡天,你成功惹惱了我,你要是個男人,那就跟我決鬥!」東邊小木憤怒的說道。

「別動不動就決鬥,你覺得你能打的過我嗎?」胡天淡淡的說道。

東邊小木牛比哄哄的說道:「我從小練武,已經取得了空手道的黑帶。」

「你要是怕死,你可以拒絕的。」

「哦,空手道是吧?」胡天冷冷的說道:「如果你執意要挨揍,那就來跟我打吧,我保證不會打死你的。」

「啊,八嘎!」

東邊小木非常惱怒的說道:「我要殺了你!」

說著,他就掙脫了兩個保安,然後雙手向胡天的脖子掐了過來。

但是他的手,還沒有碰到胡天。

胡天就直接一腳踹在了他肚子上。

只聽見砰的一聲悶響,這個傢伙被胡天一腳直接給踹飛了。

這傢伙直接倒飛了出去,最後摔在了走廊上,直接沒了聲響。

旁邊的東邊大木和那位美女翻譯都嚇呆了。

過了好幾秒,東邊大木才反應過來。

他整個非常抓狂的說道:「你這個混蛋,對我弟弟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你不是看清楚了嗎?」胡天冷冷的說道:「這怪不了我,因為這是他自己自找的。」

「你,你!我要跟你決鬥!」東邊大木語氣有些顫抖的說道。

聽到東邊大木這麼說,胡天也有些意外。

這個傢伙是沒腦子嗎?為什麼動不動就要找人決鬥?

既然他想挨揍,胡天也不忍心拒絕他這個真誠的請求了。

於是胡天點了點頭,說道:「來吧,來跟我決鬥吧。」

東邊大木的眼神,頓時變的陰冷起來了。

他就像一隻下山的雄獅,直接朝胡天撲了過來。

麒凯 尤其是,他手上竟然還抓著一把匕首。

也不知道,他這把匕首是從哪裡掏出來的。

看到這一幕,胡天也很驚訝了。

看來這個傢伙有點東西啊,竟然還隨身帶著兇器的。

想到這裡,胡天也不打算太保留實力了。

東邊大木抓著匕首,朝胡天的脖子割了過來。

他這個時候已經喪失了理智,只想用匕首把胡天的喉嚨給劃破。

但是他手上的匕首,還沒有碰到胡天的喉嚨,就被胡天直接用兩根手指頭夾住了。

胡天夾住那把精鋼鍛造的匕首,只是輕輕的用了點力。

只聽見啪嗒一聲。

這把匕首竟然化成碎片,噼里啪啦的掉在了地上。

「你……」東邊大木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胡天冷冷的說道:「你什麼你。」

說完,胡天就在他臉上打了一巴掌。

這一巴掌下去,直接把東邊大木的腦袋頭給打歪了。

整個人看起來歪頭歪腦的,跟傻子差不多了。

旁邊的美女翻譯,已經嚇的身子都有點顫抖了。

她用手指著胡天,不可思議的說道:「你,你竟然敢打外賓!」

「這樣的傢伙也算是外賓嗎?」胡天淡淡的說道。

「我要報警,你就準備坐牢吧!」美女翻譯有些慌張的說道。

說著,她就從口袋裡拿出了手機,準備報警了。

這個時候,胡天對門口的保安說道:「把這三個傢伙丟到樓下的清潔桶里。」

「是,老闆。」

門口的保安點了點頭,然後跑過來,把地上的東邊大木和東邊小木抬起來了。

幾人像是抬豬一樣,把這兩個傢伙抬走了。

那位美女翻譯,也被兩個保安抓著離開了。

這個時候,冷霜走進來了。

她紅著臉說道:「少爺。」

「怎麼了?」胡天笑著說道。

「要不要我把那三個傢伙給做掉?」冷霜小聲的說道。

「不用了,我們是遵紀守法的好市民,不能做犯法的事的。」胡天笑著說道。

「好吧。」冷霜點了點頭說道。

其實在冷霜心裡,已經對那個扶桑人恨之入骨了。

要不是胡天不同意,她肯定會安排人把兩個傢伙給做掉。

畢竟對於冷霜來說,這就跟殺兩頭豬差不多的。

胡天笑著說道:「霜霜,你幫忙去處理一下吧。」

「動用關係,把這三個傢伙趕回小島,叫他們永遠都不能再踏進我們國家半步了,因為這三個傢伙實在是太噁心了。」

聽到胡天這麼說,冷霜恭敬的點了點頭。

「好的,我立刻去辦。」

冷霜說完后,就趕緊去處理了。

胡天躺在沙發上,揉了揉太陽穴。

其實胡天也沒有想到,今天竟然會碰到這樣的事。

簡直太離譜了。

不過胡天也沒有太在意這個事,像這樣的傢伙,胡天壓根就不屑一顧了。

快中午的時候,冷霜就回來了。

她笑著對胡天說道:「少爺,處理好了,那兩個傢伙今天下午就會被遣送回國。」

「那個女翻譯呢?」胡天笑著說道。

「那個女翻譯畢竟還是國人,驅逐出境還需要點時間。」

冷霜笑著說道:「這個月內就會辦好的。」

「好。」胡天點了點頭。

「少爺,我知道市中心有一家不錯的餐廳,我中午請您去吃吧。」冷霜說道。

胡天點了點頭,說道:「還是我請你吧,畢竟我是你的老闆呀。」

「好吧,謝謝少爺。」冷霜微微紅著臉說道。

「走吧。」胡天笑著說道。

於是胡天跟冷霜下樓取了車,然後往市中心去了。

其實市中心也沒有多遠,只有幾公里的距離。

兩人開的車,是一輛普通的寶馬六系。

冷霜坐在駕駛位上開車,胡天坐在後面看報紙。

以前胡天還沒有看報紙的習慣,但是最近發現多看看新聞也不錯。

可以拓展視野,可以多了解一些事情。

等紅綠燈的時候,一輛經過改裝的悍馬停在了冷霜的旁邊。

車窗被搖了下來,悍馬的車內伸出來了一個腦袋。

這是一個染著綠毛的傢伙,也不知道這傢伙是怎麼想的,竟然把頭髮給染綠了。

這個綠毛對冷霜吹了一聲口哨。

「美女,長的挺漂亮啊,多少錢一晚呀?」這個綠毛看著寶馬車內的冷霜,非常輕佻的說道。。 「怎麼了,誰的電話?」

看着慕斯爵本來春風得意的臉,忽然變成黑炭,宋九月好奇道。

「一個煩人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