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哦!」江宿不戳破她,畢竟長時間對着電腦後,發紅的眼睛和略微浮腫的臉可騙不了人。

江薇坐下來,她不知道江宿也曾回房間去,還以為他在客廳看了一中午的電視:「你中午吃飯了嗎?」

「沒有,我也餓了,還是點外賣吧。」江宿一臉淡定。

兩人點好外賣,在等外賣的時間裏,江薇歪倒在沙發上睡著了……

江宿憋著笑,拿手機拍下江薇睡的憨憨的樣子——不是說睡了一中午嗎?

現在他知道江薇網絡寫手的馬甲,但江薇卻不知道他繪畫up主的身份。

不僅江薇不知道,就連吳志博他們也不知道。

嗯……想想以前畫過的那些本子,江宿抿了抿唇——還是不要讓他們知道為好。

爭取永遠都別讓他們知道……

悠閑的一天很快過去,兄妹倆約定好,明天互換日還像今天這樣鹹魚就好。

周三沒有懸念的身體互換,兄妹倆沒有懸念的開啟鹹魚模式。

直到中午,江薇難以忍受肚子咕嚕嚕叫,朝江宿抱怨:「你的身體也太容易餓了,快給它點個外賣把它餵飽。」

江宿晃悠着兩隻小短腿,白了她一眼:「你以為我一米八的個子是白長的?」

說着,拿手機打開餘額看了一眼,心裏頓時涼了一截。

表面不動聲色,又把手機放下:「要點外賣你自己點去,我又不餓。」

江薇不服氣:「這可是你的身體!」

江宿理直氣壯:「我的身體那我就讓它餓一天!」

話音剛落,肚子發出一串羞恥的咕嚕聲……

來自江薇的身體……

雖然是江薇的身體,但飢餓傳遞給大腦的信號卻是江宿在接收啊!

此時他感覺胃裏空空如也,本來之前不覺得餓,江薇非要挑起這個話題,現在肚子一聲一聲的咕嚕,彷彿在說:餓啊~餓啊~~

江宿瞪了江薇一眼:「你看你,個子不高,還巨能吃!」

江薇大聲辯駁:「是人都會餓,會餓不代表能吃!」

兄妹倆拌了幾句嘴,不得不面對殘酷的現實——誰點外賣。

昨天還能和和氣氣的AA,今天雙方掰出各種理由想要白嫖一頓飯。

幾番爭論后,兄妹倆一齊走進廚房,親自下廚!

江宿淘米,江薇蒸飯;江宿洗菜,江薇切菜……

最後再由江薇炒菜,江宿負責打下手。

起初江薇忿忿不平:「為什麼炒菜這種至關生死的環節要我來做!」

結果江宿滿臉無辜的眨眨眼:「我個子矮,夠的著案板夠不著鍋,夠的著鍋又拿不起炒勺……」

江薇羞憤難當,恨不得把江宿塞進洗菜池裏沖走……

「那我炒的不好吃別怪我。」江薇不得不接受炒菜的工作。

江宿迷一樣的自信:「有我在旁邊指導,不會太難吃!」

兄妹倆叮叮咣咣的開始炒菜,準備來一個西紅柿炒雞蛋,再來一個土豆片炒肉。

二十分鐘后,兩盤菜出鍋,不說味道,至少顏值上還是不錯的。

江薇超有成就感,小心翼翼地清理著盤子邊上的油漬:「我覺得味道一定不錯!對了,土豆炒肉上面灑點孜然是不是會更好吃啊?」

「也行,孜然呢?」

「不知道,你找找。」

「沒在調料台上。」

「那可能在上面這個櫥櫃里,媽媽經常把不常用的或者沒開封的調料放上面。」

「哦!那你拿吧。」江宿對自己現如今的身高很有逼數。

江薇卻有不滿:「你拿一下啊,沒見我正擺盤呢!」

江宿撇嘴:「就這還用得着擺什麼盤。」

話雖這樣說着,但江宿看到江薇認真的神情,念在她炒菜有功,很自覺地搬來一隻凳子,踩上去找調料。

「在這。」江宿找到孜然,伸手遞給江薇。

而江薇心思全在自己親手炒出來的兩盤菜上,好像生怕它們長腿跑了一樣緊緊盯着,越看心裏越得意,代入感很強,覺得自己已經是五星級大廚了。

她一邊看着菜,一邊伸手去拿孜然。

也不知怎麼回事,江薇這邊剛接過孜然,江宿腳下的凳子突然一晃,整個人瞬間失去重心,伴隨着「啊!」的一聲尖叫朝江薇倒過去。

江薇眼睛都瞪直了,眼睜睜看着自己那具嬌小的身體此刻像只撲棱蛾子一樣朝她撲過來。

然後——

噗通!

咚!

啪嘰!

江薇墊底,江宿摔在她身上,她手裏端著的土豆片炒肉已經灑了一地。

江薇顧不上后脊背的疼痛,哀嚎一聲:「啊!我的大餐!」

叫完之後,和趴在她身上的江宿大眼瞪小眼。

此刻擁有男性身體的江薇,突然察覺到女孩子摔倒在男性軀體上的柔軟……

胸膛那個地方,柔軟的妙不可言……

以至於,她幾乎能感覺到自己作為男性身體的某種荒唐想法和反應……

江薇頓時一個激靈,眼睛瞪圓,用力推開江宿:「你滾開啊!你占我便宜!」

江宿張大嘴巴:「我?占你便宜?」

江薇羞憤不已,指著自己:「我,你的身體!」

又指著江宿:「你,我的身體!」

「我的身體壓在你的身體上面,難道不是你佔便宜嘛!」

江薇一張臉黑紅黑紅的,這該死的生理反應!

江宿目瞪口呆:「話可不能這樣說,剛才掉下來的時候,是我的精神受到了驚嚇。掉下來之後,又是我的身體墊底承受傷害。所以不管從精神方面還是身體方面,我都是受害者!」

「你……!」見江宿這般振振有詞,江薇一時語塞。

紅著臉咬緊牙關,腦海中那柔軟美妙的觸感揮之不去,這種陌生而又羞恥、卻無論如何都壓抑不住的生理反應,讓江薇一口咬定——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男人都是大豬蹄子!」江薇吼出來,惱羞成怒,「你就是千年的老狐狸,在這裝什麼紅燒兔頭!」

江宿一愣,被江薇這翻控訴聽笑了:「你罵人就罵人唄,念什麼菜譜啊,說的我更餓了。」

「無恥!流氓!」江薇氣急敗壞,可江宿用的是自己的身體,她對他無計可施,總不能上去撓一頓吧!

菜只剩下一盤西紅柿炒雞蛋,江宿自顧自盛了米飯,還故意挑逗江薇:「你不吃啊?不吃我可都吃了。」

江薇冷哼一聲,別過臉去。

然而她卻用餘光偷偷觀察江宿的反應。

畢竟這是自己為數不多的下廚,心裏還是既緊張又期待的。

只見江宿神態自若的夾起一塊雞蛋,放進嘴裏,嚼了兩下,愣住。

表情漸漸變得扭曲……

氣氛有一絲詭異……

三秒鐘過後,江宿放下碗筷,轉身走出家門……

江薇一顆小心臟怦怦亂跳,腦袋裏冒出許許多多小問號——這是怎麼了?出門幹什麼?難道我做的不好吃嗎?

這樣想着,江薇做賊似的溜到餐桌旁,迅速夾了一大塊番茄炒蛋塞進嘴裏。

嚼了兩口——

嘔!

好特么咸!

這是把賣鹽的打死了吧!

她明明……

腦海中電光火石的一閃,江薇忽然想起來,她似乎在要放糖的時候,又從鹽罐里挖了一勺鹽出來……

。 唐妺將其拿出來放到一旁,又看向裏面的東西,而後眼尖地發現了一個紙條,上面寫着:「妺姐,這是我送你的新年禮物,提前祝你生日快樂!」

一看這字體唐妺就認出來是誰了。

怪我没她好 沒想到這小妮子居然心裏還想着她呢。

她嘴角含笑將裏面的東西都取了出來,發現其中一個是代步車,她將其拿出來,又去拆別的箱子,除了一些零碎的東西之外居然還有個電暖爐。

這時她的手機響了,正是收到物流到達通知的謝清韻。

「妺姐,我寄給你的禮物你看到了嗎?」

唐妺笑着回應:「都看到了,謝謝你小妹妹。不過你怎麼會想到送我這些東西?」

謝清韻笑着道:「代步車很方便的,我想着你很久沒回去了,想要到處走走逛逛,到時候可以用代步車邊走邊看,若是累了,還能提着它做計程車,也不佔地兒。

我聽我媽說你們那邊也挺冷,你房間里也沒有個空調地暖什麼的,這個電暖爐挺好用的,你就放在房間里就好,至少讓你半夜不會覺得冷。

至於那些小玩意兒都是我看到的挺有意思的東西,就一併給你寄過去了。」

唐妺說:「我很喜歡,我家小妹妹越來越有心了。」

謝清韻乾咳一聲,「你什麼時候回來?」

唐妺道:「還說不準,挺久沒回來了,家裏也還有什麼多事需要我處理,可能會晚一些。」

謝清韻嗯了一聲,「有什麼要幫忙的就跟我說一聲。」

「那姐姐也提前祝你新年快樂了。」

唐妺將那些給自己的東西都提回房間,心裏卻默默有了打算。

這電暖爐倒是提醒了她,家裏現在也不缺錢,白天去看看有沒有安裝暖氣的吧,沒有的話,就裝幾台空調回來。

唐國慶也起來了,唐妺將藥膏遞給他道:「葯已經到了,你試試吧。」

唐國慶拿出一面鏡子和一根棉簽開始自己給自己上藥。

剛將葯上完,他的電話就響了起來,是校長打過來的。

唐國慶接起來后兩人就在說批文的事,就見原本還面帶笑意的人突然斂了笑容,神色憂鬱。

等掛完電話后,唐妺才開口:「事情不順利?」

唐國慶嘆了口氣,「時代終歸不像之前了。」

唐妺疑惑地看着他。

唐國慶了扯了扯嘴角勉強笑道:「以前我高中畢業之後還能考到教師資格證去教小學,但現在……高中的學歷已經不夠看了。」

「哪怕你有教師資格證和教學經歷也不行?」

唐國慶搖搖頭,面色有一瞬間的陰鬱,「教師資格證在我受傷不能痊癒的時候就已經被吊銷了,現在即便是有教學經歷,沒有高學歷,沒有人際關係,這個批文就不好下。」

唐妺眯了眯眼睛,「那若是用我的呢?」

唐國慶無奈搖頭,「你沒有大學畢業證,如何去申辦?」

唐妺道:「這件事交給我。」

她上樓去直接一個電話打給了尹正。

接到自己學生的電話,尹正很驚訝,「這年還沒到呢,你現在就來拜年是不是有些太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