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唉,別說了,二妞。」

大姐勸說二姐道,又一次感慨道:「早知道我們也被扔在戰家就好了,現在人戰家的兒子戰東耀都能休了公主,戰家更是如日中天,富可流油阿,別說是饅頭阿,只要你能吃,山珍海味都能吃吐了……」

什麼?

老爹不可置信。

戰家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

「怎麼會?當年的戰家還是不起眼的商賈,買賣出身的。」

老爹說道。

幾年前。

他記得,戰家的男人特別擅長商場,商人重利輕離別,經常外出,那些年是有些小錢不錯,生活過得也是瀟洒,據說那個戰家的夫人是出了名的好心腸,他當年才把自己的老三姑娘棄養在戰家的門口。

他看著老夫人在門口等了很久,也一種派人打聽孩子的生母生父,見無人要這個孩子,她才抱走了孩子。

當初老三又是個姑娘可是把他給氣個半死。

本來想著餓不死就行了,沒想到這傢伙這麼有福氣,竟然麻雀變鳳凰了?!

「老爹!你可是天天下地幹活都不知道現在的情況!你都不知道人戰家多豪橫,都休了公主,還是堂堂長公主!當初公主給她們的金銀可是價值不菲的,現在的戰家可是香餑餑,整個京城的人誰不想嫁給戰公子,只是嘖嘖無奈阿,人名草有主了,真的是人比人氣死人阿。」

大姐不滿地說道。

是啊。

憑什麼阿!

憑什麼都是李家的女兒,她和二姐天天吃窩窩頭,倒是她們那個被拋棄的三妞卻是過上了那麼富裕的生活? 「姐姐姐姐。」溫明華逮著機會頑劣一笑,挽著宋玉棋的手道,「姐姐別生氣,生氣長皺紋,蘇姐姐這是在意太子殿下呢,這人常說,頭腦一熱,就容易衝動,她是衝動了。」

宋玉棋忽然覺得自己又被溫明華耍了,當即想擰她的臉,他憋屈啊,大老爺們跟女人稱姐道妹!傳出去他可以去投江自盡了!而且溫明華剛剛在說什麼?給蘇吟婉這個一看就是小婊砸的女人開脫?開什麼玩笑!這種會插足情侶破壞家庭的玩意兒,該打!

「妹妹這話是做什麼?本公主還能容忍自己的姐妹被人欺負不成?」宋玉棋大大咧咧的往哪兒一橫,隨後就對上了宋譽揚的視線,「太子皇兄,您要管這閑事兒?」

溫明華朝着身後推了推,不虧是他看上的男人,頂天立地誰也不怕,這麼一比較,太子又算什麼東西,還是她家親愛的好。

蘇吟婉頓時梨花帶雨,眸中含淚望向了太子跟二皇子,一副柔弱無助的模樣,宋譽宸當即心軟了,太子頓時猶豫了一下,若是重罰了,只怕是也不好,到底是蘇家的小姐。

「我這還沒發話的,就瞅着你兩個眼珠子時不時往太子皇兄跟二皇兄身上飄,怎麼?看一個還不夠要看兩個?」宋玉棋納悶了,這擱在現代講究一夫一妻,人家沒對象的平時瞅兩眼帥哥就算了,怎麼這古代的女人這麼大膽?一個人對兩個大老爺們暗送秋波,那將來可還得了?

這一句話不打緊,那可是給蘇吟婉扣了老大一頂帽子在頭上,嚇得當場蘇吟婉就跪了,苦着喊著道:「臣女沒有,臣女是冤枉的,請公主殿下不要血口噴人污人清白!」

她喜歡太子,可也知道二皇子喜歡自己啊,她註定是要當未來皇后的,總不能現在就孤注一擲吧?何況八字還沒一撇呢,怎麼就能說她水性楊花腳踏兩隻船?那將來她就是嫁入了皇室,是不是也要被提防紅杏出牆?這樣的羞辱蘇吟婉可從來沒遇見過!

「好了,皇妹。」宋譽揚覺得自己要是再不開口,這個皇妹可以把天捅個窟窿出來,更何況父皇還無端寵他寵得厲害,自己就是當朝太子,也不得不退半步讓人,「此事便這麼過去吧,選秀在即,不宜鬧出太大動靜,蘇小姐,既是蘇小姐好心做了糊塗事,便給皇妹道個歉吧,這件事也算兩清了。」

宋玉棋輕輕哼了一聲,他不高興,可是沒辦法,得饒人過且饒人,尤其是這個時代,如果一味的杠下去,只怕就要不死不休,他還不至於拿命跟人開玩笑。

「長公主殿下恕罪,臣女是無心之失,在這裏給殿下請罪,還請殿下原諒臣女。」蘇吟婉立刻順着台階下去,跪着給宋玉棋請罪,可是心中卻不禁恨上了宋玉棋,這長公主不過是個沒了娘的公主,他娘連個封號都沒有,憑什麼太子哥哥要這麼讓着她?

偏偏,偏偏這個長公主又跟溫明華這麼要好!

蘇吟婉不甘心,若是她也能成了公主的閨中好友,是不是太子殿下也會因此對她另眼相看?

道歉走了個過長,蘇吟婉起來之後,又忽然換了一張臉笑着朝着溫明華走去,溫明華正與顧珏兩人在荷花池邊上站着,她立刻朝着溫明華道:「溫妹妹,之前是姐姐太魯莽了,還望妹妹海涵,千萬不要怪罪,更不要與我生了嫌隙才好。」

說着,拉着溫明華的手不知不覺兩人調換了一個位置。

蘇吟婉已經站在了池子邊上。

「怎麼會呢,蘇姐姐,生你氣的是公主殿下,不是我呀,我不會生姐姐的氣的。」溫明華笑的單純,「只是……蘇姐姐還沒有跟顧姐姐道歉吧?方才你可是誤會了顧姐姐呢。」

顧珏忽然眼疾手快,悄然身手抓住了蘇吟婉的手腕子,目光犀利看向了蘇吟婉的下身,愣是攔着她沒讓她掉水裏去!

蘇吟婉頓時惱了!這兩個賤人竟然是聯手了!

溫明華忽然朝着顧珏笑了笑,隨後側着身子擋住了宋譽揚幾人的實現,伸出手猛地推了蘇吟婉下水,這一連帶反應,當即把顧珏也給拽下了水!

「啊!」溫明華頓時驚呼了一聲,後退幾步道,「落水了!落水了!」

溫明華身影閃開的及時,很清楚的能讓人看見,是蘇吟婉拉着顧珏的手,兩個人才雙雙落水!

「婉兒!」二皇子作勢就要往下跳!

「二皇兄這是做什麼?你就是擔心,也要在乎人家姑娘家的清白吧?」宋玉棋當即伸出手,牢牢的抓住了宋譽宸的手不放,「女子清白比命重要啊!」

宋玉棋當然看到了,溫明華那一雙使壞的小手。

好歹他跟溫明華站在一線上,不能讓盟友落單作戰,隨後道:「還不快叫幾個太監下去救人!」

蘇吟婉在下面聽着這話,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堂堂蘇家大小姐,憑什麼要被那些閹人碰!長公主這個長得五大三粗的賤人!憑什麼攔著太子哥哥跟二皇子下來救自己!

溫明華當即跪下了,道:「殿下,求求殿下快叫人將兩位姐姐救上來吧!」

說着,溫明華面上露出慌張的神色來,顫顫巍巍的道:「原本還站在那兒好好的呢,怎麼就掉下去了呢?我明明看着顧姐姐拉住了蘇姐姐啊……」

顧珏拉着蘇吟婉的胳膊,眾人都看得清楚,可是蘇吟婉但是被溫明華狠狠的推了一把,哪裏還想得到別的,慌慌張張的就拉住了顧珏另一隻手,這才讓兩個人都栽了進去!

小太監趕緊把人都救了上來,顧珏是會水的,但是被蘇吟婉狠狠抓着愣是浮不上來,嗆了幾口水倒是還算鎮定,可是蘇吟婉就不一樣了,頭髮也散了妝也化了,兩個落水的人一對比,顧珏那副模樣才是真的叫人我見猶憐。

太子當即將外衣脫下來披在了顧珏身上,道:「先送兩位小姐回去換衣裳。」

。 「你怎麼了?」

譚晚晚看她臉色白的可怕,有些擔心。

「我……我請個假,有事情出去一趟。」

她行色匆匆,彷彿後面有狗追一樣。

她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了封氏集團,可她上不去!

她被前台攔住,詢問她是否有預約。

她搖頭說沒有。

她甚至都沒有封晏的私人號碼。

「那抱歉,你不能見封總。」

「那你能幫我聯繫一下路秘書嗎?告訴他我姓唐,他就會……」

「抱歉,總裁的私人秘書不是專門為你服務的,如果你真的認識他們,還需要我通傳嗎?」

前台堵得她啞口無言。

她認識啊。

而且很熟。

可沒人信,估計她拿着喇叭喊,自己和封晏是夫妻,估計別人都會笑罵她是瘋子,而不是相信。

薄荷茶靡梨花白 她沒辦法,只好坐在集團門口等待。

保安還不准她坐的太近,來來往往的要不是公司員工,就是談合作的人,看到唐柒柒坐在那兒影響不好。

她就坐在馬路邊上,烈日當空,曬得她小臉紅撲撲的。

小小的太陽傘根本擋不住這麼強的日晒。

汗流了一層又一層,衣服濕了又干。

倒不是她注意到了封晏,而是封晏看到了她。

「你看那個蘑菇,像不像柒柒?」

馬路邊的綠化帶,舉著傘的,特別像是個蘑菇。

「好像有點……」

「什麼有點,就是她。」

封晏原本冷淡平靜的臉,揚起了一抹笑意。

媳婦來看自己。

路遙嘴角抽抽。

真是寒冬臘月秒變陽春三月!

誰不知道封晏為人冷淡,喜怒不形於色,城府極深,心思難猜。

可現在眼前這個,分明只是個單純被老婆探班的男人啊!

還是個……老男人。

路遙默默吐槽自己的上司。

封晏快步走到唐柒柒面前。

她都要熱的中暑了。

突然眼前出現了一雙皮鞋,她視線上移,看到熟悉的那張臉開心壞了。

她快速起身,但沒想到起得太快有些低血糖,整個人眼前一黑,朝前栽了一下。

封晏穩穩接住。

他可不可以理解為,媳婦主動投懷送抱?

她好一會兒才看清周圍,急忙起身,拉開距離。

她窘迫的看着他的胸口,被她的汗水打濕了一塊,怪難看的。

「對、對不起……」

她趕緊拿出紙巾擦拭。

他倒是不在意,一把握住她的手:「衣服而已,沒關係的,也不臟。」

「先進去,外面太熱了。你怎麼不進去等我?也不給我個電話?」

「我沒你號碼……」

她的聲音小的蚊子都聽不到。

好在封晏聽力過人。

他也是一怔,他倒是忘記給了。

也怪他疏忽大意。

他帶她進去,而且是牽着手,前台看着傻了眼。

什麼情況?

這是唐柒柒第一次來封晏的辦公室,黑白灰簡約的冷色調,落地窗,另一面牆是大書櫃,裏面放滿了書籍。

屋內寬敞明亮,旁邊就是他的個人休息室。

他打電話讓女員工採購一套新衣服。

「尺寸?胸衣就要最小的尺寸吧。」

他測量過,小的可以。

唐柒柒面色瞬間漲紅,腦袋嗡嗡的。

「還……還可以長長的。」

。。 「答應什麼?」華曉萌一時間沒有想起來。

蕭謹言緩緩在她面前蹲下,湊近那肖想已久的唇畔,道:「我幫你拿回懷錶,你要付給我……」

最後報酬兩個字,消散在兩人的唇畔之間。

華曉萌不是沒有想過要躲,可蕭謹言根本就沒有給她躲避的機會。

口中的空氣被霸道的掠奪殆盡,華曉萌的腦袋一片空白,整個人都出於缺氧的狀態,感覺自己下一秒就能升仙了。

瞅著她眼睛有些翻白的跡象,蕭謹言不得不停下自己的動作,一隻手托住小女人的腰身,一隻手掐她的人中。

長出一口氣,緩過神來,華曉萌目瞪口呆的盯著蕭謹言看,「」哥,你是我親哥,咱能別玩了嗎?」

她身上依舊沒有多少的力氣,只能扶著蕭謹言的手臂借力,有些崩潰的說:「你剛剛是想送我上西天嗎?我還沒活夠!」

蕭謹言沉沉的盯著小女人看,有些搞不懂,為什麼華曉萌總有一種技能,可以生生的將他好不容易營造的氣氛破壞殆盡。

剛剛這周圍還冒著粉紅泡泡,下一秒就扯上了西天。

注意到蕭謹言的臉色陰鬱的很是不好看,華曉萌警惕的捂住自己的嘴,生怕某人再突然啃上來。

蕭謹言那萬年不變的表情終於是寸寸崩裂,鬆開華曉萌,看著她倒在沙發上,額上的青筋突突直跳,咬牙切齒的開口說:

「對於這次的報酬,我不是很滿意,記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