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多行不義必自斃。」

雲傾綰輕嘆一聲繼續走下斗靈台,沒再去看近乎癲狂的秦嘉妍。

受不了自己蒼白的頭髮披散在肩膀上,秦嘉妍急的直接抽出腰間的匕首將其攬腰斬斷,一揮手銀白的髮絲便隨風亂舞。

「哈哈哈……我贏了!是我贏了!」

就像是怒火攻心得了失心瘋一般,秦嘉妍失去了理智,從斗靈台上直接滾落下來,跌跌撞撞站起身躥進人群里。

所有人都對她避之不及,生怕沾染了她半分邪氣。

明眼人一看都知道秦嘉妍這是練了邪功或者吃了邪葯,否則怎麼可能短短几日突飛猛進,又在靈力消散后變成七老八十的模樣?

在人世間,修鍊者但凡使用旁門左道都被所有人看不起,何況是貴為一城之主秦鴻的愛女?

原本走回觀看席的秦鴻聽見動靜迴轉身,看到女兒發瘋的那一幕,好半晌才回過神來。

「我宣布!從即日起秦嘉妍被逐出秦家,永世不得再踏入西城半步!我秦鴻從現在起和她再無半點父女關係!」

「嘩……」

秦鴻洪亮的聲音讓人群頓時炸開了鍋!

「沒想到秦小姐最後落得個這樣的下場,簡直太慘了……」

「那又能怎麼辦?她自己不走正途要煉邪魔歪道,這輩子算是廢了……」

「可不是,秦城主現在斷絕關係是怕引火燒身啊,真要是被風家追究起來,秦嘉妍一個人可以禍害整個秦家……」

所有人都在議論著秦鴻的決定,唯有雲傾綰走回到觀看席像個沒事人一樣坐下喝了口茶。

當初她不也是這樣被雲昌逼出雲府的么?

秦嘉妍不過是嘗了她當初的苦,走過她走過眾叛親離的路,而且追根究底都是咎由自取,沒什麼值得可憐的。

「阿綰,你的傷勢如何了?」

御天凜快步上前想要將雲傾綰攬在懷裡查看傷勢,卻被她抬手婉拒。

「無妨,不是什麼大事兒。後面的比賽還要繼續呢,我去換一身衣服便好。」

雲傾綰站起身雲淡風輕地說道,御天凜聞言便不再阻攔,他知曉雲傾綰從來都有自己的決定,他不能干涉太多。

「阿淵真的沒事嗎?她的鞭子可不是尋常鞭子,你受了三鞭,我怕……」

秦俊譽也有些擔憂地看向雲傾綰,卻見她眉眼含笑全然不放在眼裡,連忙收回了後半句話。

是啊,雲傾綰從來就不是普通女子,即使再重的傷,她心中自有分寸。

秦嘉妍的身影逐漸消失,越走越遠,最後使用瞬移術也不知道去了哪裡,看起來瘋瘋癲癲,所有人的關注點又回到斗靈台。

為了不影響比武大會,秦鴻強壓住心中怒火和對秦嘉妍的擔憂命令秦福繼續比武。

倒是馮翠蘭的身影一早消失在觀看席上,從秦鴻回到席位后就沒再看到她的蹤跡。

「比武繼續!風澤對戰陳初雪!」

秦福一聲高喊,頓時將所有人的注意力拉到了風澤和陳初雪身上。

二人的席位毗鄰,對視一眼后,風澤禮貌地作出了請的手勢。

雖然他一心擔憂雲傾綰的傷勢,但是比武大會還在繼續,他也不能這麼貿然過去將雲傾綰帶走療傷。

「風大少爺,想不到你我多年未見,這剛一見面就要打架。」

斗靈台上,陳初雪雙手環胸婷婷玉立,手腕上綁著一個小小鈴鐺隨著她的晃動清脆作響。

「是多年未見了,陳小姐,斗靈台上刀劍無眼,還請多加小心。」 就是自己有點大題小做了。

兩個上位神境界的傢伙,自己一個念頭就可以把他們碾死。

不過李傑還是感覺謹慎一點比較好,要不然撒時候自己突然翻船了,怎麼辦?

畢竟這諸天萬界氣運無雙的人比比皆是,自己可不以為自己就是一個主角。

所以對什麼都要保持警戒,哪怕是力量比自己弱這麼多的。

想到這些李傑又是搖了搖頭,這諸天萬界又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多氣運無雙的人呢?就算是有。

自己隨便出來溜達一下,運氣也不可能這麼背,隨隨便便的就是碰到了。

至於他們會不會有後台,李傑這就不關心了。

哪怕是有後台,自己到時候往至高神界裏面一躲,他們也不可能進入至高神界。

畢竟至高神界和那兩個至高世界的關係,那可不是什麼友善的關係,見面沒有生死相向已經算是謝天謝地了。

至於為什麼關係這麼不好,當然是因為主神空間為了快速發展起來,他們會直接就是把世界上的東西全部給收割掉。

留下來的只不過就是一個世界的空殼,隨時隨地還會被混沌吞噬。

這對於神明來說,那就是難以想像的挑釁。

本來一塊韭菜田,你可以割了一茬又一茬,現在突然來了一個人,直接把你的韭菜連根帶苗的一起打包帶走,你難道能夠忍受嗎?

所以神明見到主神的第一反應,那就是生死之戰。

系統製造者也是一樣,對於神明來說那就是敵人,他們也是會把整個世界掠奪一空。

這兩個至高世界,不但是至高神界的敵人,還是其他修鍊信仰成神的至高世界的敵人。

甚至於修鍊世界的人,更加仇視這兩個至高世界,就連深淵這種以毀滅世界吞噬世界成長的至高世界,與這兩個至高世界,利益衝突不怎麼大的至高世界,也是不待見這兩個至高世界。

最暖的伴 如果要是說那個至高世界最讓其他世界厭惡,那還是屬至高主神世界了,畢竟諸天萬界蝗蟲的稱號,那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就在這兩人即將從星空中到達海賊世界中的時候,突然一股恐怖的神力就是把他們拘束在了這裏。

兩人在被神力拘束住動彈不得后,就是明白自己完了。

星空中一隻眼睛突然出現,兩人在看到這一隻眼睛的時候,就是從這眼睛中看到無盡的宇宙,還有那浩瀚無盡的力量。

兩人看着那隻眼睛,最終從中看到了無窮無盡的緯度,還有那一道道如神似魔的身影。

兩人的身體也是無聲無息間化為一道道粒子,最終在原地留下來了兩道晶核。

「上位神級別的,都不能承受住,我這一道投影顯化出來的一點緯度本質嗎。」

李傑收起這兩個晶核,自言自語的說道。

接下來李傑,就是開始煉化這兩個晶核,收取自己的戰利品了。

以李傑現在的力量,幾乎是一瞬間,就煉化了主神空間還有系統製造面板。

從中也是得到很多好東西,世界坐標李傑也是得到了十幾個,不過這些世界都是一些中等位面,李傑也並不稀罕。

但是這也僅勝於無了,到時候讓自己的屬神們直接征服這個世界就行了。

至於那些輪迴者還有穿越者,李傑就是直接一個念頭降臨過去,以絕對的力量,瞬間讓他們直接如那兩個人一樣化道而去。

做完這些后,李傑就是開始準備回去了,不過李傑還是從主神的遺物中拿出來了一件中等神器的長劍魔兵賜給了菲爾德。

畢竟總不能讓菲爾德白白忙活吧,雖然說哪怕李傑不賜予菲爾德任何東西,菲爾德也不會有任何不滿。

但李傑可不會這樣子做,他還要靠菲爾德他們征服其他世界的。

菲爾德在聽到李傑的聲音后,就是一劍把鷹眼擊飛出去,然後在虛空中一握,一把渾身漆黑,散發着道道魔氣的魔兵就是出現在了菲爾德手中。

在魔兵出現的一瞬間,一股恐怖的威壓瞬間籠罩了整個海賊王這一顆星球。

這股恐怖的威壓甚至於波及到了其他星球。

在離海賊世界這顆星球幾億光年的其他星球上,那些有着高度文明存在的星球。

其中的強者在感受到了這一股力量,瞬間就是跪倒在地,而普通人著是瞬間暈倒。

握住魔兵的菲爾德,此時已經感受到了,自己的神力在沸騰著。

「呼……」

菲爾德穩定了自己體內的神力后,就是收起來了這把魔兵的威壓,整個海賊世界幾乎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生物,都已經在這股威壓下暈倒了下來。

「多謝吾神的賞賜!」菲爾德對着虛空就是行禮道,然後就是繼續看着鷹眼。

現在的鷹眼已經是滿臉的蒼白無力,此時握住黑刀夜的雙手都是在顫抖。

這並不是鷹眼在恐懼菲爾德剛剛爆發的力量,而是在一開始不斷的戰鬥中,鷹眼的雙手已經是堅持不住,開始拿不穩黑刀夜了。

「鷹眼你很不錯,我很欣賞你,現在我給你一個信奉吾神的機會。」菲爾德看着哪怕手臂肌肉已經是拉傷,骨骼錯位,依然是面無表情眼神如鷹隼一般的鷹眼,還在那裏死死的握住黑刀夜。

「你說的吾神,難道就是讓你變這麼強大的傢伙嗎?」鷹眼死死的盯着菲爾德,想要知道是不是自己心中想要的結果。

畢竟大海上從來沒有出現過菲爾德這麼強大的強者。

如果說菲爾德以前就這麼強大,那麼他根本不可能被海軍抓到。

所以鷹眼相信一定有人幫助菲爾德,他才會變得這麼強大。

「只要你信奉了吾神,你什麼都會明白的,怎麼樣,願不願意。」菲爾德看着鷹眼說道。

「如果能讓我變得像你一樣強大,信奉他為神明又有什麼,我答應你了。」鷹眼收起手中的黑刀夜說道。

菲爾德看着鷹眼答應下來,也是點了點頭,說道:「到時候你就會明白吾神的力量。」

然後菲爾德就看向了巴雷特。

此時的巴雷特握著另一個五老星的頭顱,戰國和卡普著是被巴雷特,一拳打到了幾公里處的海中。

黃猿還有青雉,他們兩個海軍大將,也是在遠處渾身是傷,尤其是黃猿一直胳膊都已經是沒有了。

「巴雷特解決掉它吧,然後我們就要離開了。」菲爾德對着巴雷特淡淡的說道。

巴雷特聽了之後,手掌輕輕用力,這個五老星的腦袋直接就被捏爆了。

「該死的,這下只沒有辦法和世界政府交代了!」青雉捂著胸膛,咬牙切齒的說道。 唐銀自然不會再門口傻等,等裏面敘敘舊什麼的,少說也得半個小時,自己沒事在這等幹啥呢。

唐銀開始在村子裏逛了起來,這地方不大,十來分鐘就逛了一圈了,這裏的房子都是按照特殊位置建造的,中間那棟大的就是陣眼,恐怕也是詭物鎮壓之所。

這裏大多是一些老人或者年紀不大的,很少看到一些青年人,唐銀在逛的時候又不少人投來思索的目光,但是也沒人來阻攔他,首先就是這裏只是外圍,不是家族的核心,然後就是他是朱竹清帶回來的,村子就這麼大,基本上沒什麼秘密。

那些老人大多神態安詳的在曬太陽,他們的任務已經完成,,後半生要對得起自己,還是享受生活吧,所以這些小輩怎麼樣他們也懶得管,而且既然朱竹清回來了,那麼她終究是要執行宿命的,曾經他們給族長施壓,但是族長堅持,他們雖然不爽,但是也就這樣吧,不過如今小丫頭回來了,這就怪不得他們了。

而那些年輕的孩子,雖然好奇,但是也不敢靠前,他們從出生就在這裏,對於外來之人還是非常好奇的,但唐銀一看就不像好惹的,還是不要惹麻煩吧。

唐銀能夠很明顯的感受到,這些老人雖然看着很大,但其實應該不大,而且他們魂力都不錯,幾十個人最差的都是魂聖,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他們的靈魂被什麼腐蝕了,不僅無法發揮實力,而且估計壽命無多了。

唐銀猜測這可能和這裏關着的東西有關,這叫他就有些好奇了,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可以直接侵蝕靈魂,而且這東西是怎麼被關起來的,很有趣的樣子。

唐銀逛了一會就會門口等著了,要是等會開門他不在,會很尷尬的。

剛來到門口,唐銀就聽到裏面激烈的戰鬥聲音,其中一方肯定是清清,另一方是誰就不知道了。小貓咪平時唯唯諾諾的,沒想到這次竟然這麼霸氣。

唐銀不認為朱竹清會輸,要是能把那把劍用好了,基本無敵好吧,就算是現在,在這片家族之中,除了封印的那個傢伙跑出來,否則也沒人攔得住小清清。

很快裏面的戰鬥就結束了,門開了,是朱竹清,她的衣服上面有一些灰塵,但是整體很好,也沒有受傷。

http://首發

她非常開心的拉着唐銀就進去了,屋子裏比唐銀想像的要大,還有一個大院子,估計剛剛就是在這裏戰鬥的,唐銀看到兩個衣着破舊的男女,嘴上還有血跡,一人正是清清的姐姐,另一個估計就是戴維斯了。

院子裏還有一對中年夫婦,估計就是清清的父母了,他們對於小女兒的實力非常的吃驚,緊緊憑藉一己之力就打敗了云云和戴維斯的武魂融合技,而且自己一點事情都沒有,自己的小女兒在外面這兩年究竟經歷了什麼。

「銀,我我姐姐受傷了。」朱竹清可憐兮兮的看着唐銀,唐銀有些無語,合著我就是來給人治療的吧,感受着周圍低了幾度的溫度,還有兩人傷口上的冰塊,如果不及時救治,估計會烙下病根。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你自己也不知道往這個方面靠攏一下,水療術也不弱好吧,天天就知道戰鬥。」唐銀無奈,明明是一種比較全能的元素,被清清用成這樣,他也是挺無語的。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人不能不救,唐銀扇子一揮,兩個綠色的光球進入兩人的身體,兩人甚至發出了呻吟的聲音,實在是太舒服了,等光芒散去,兩人恢復如初,朱竹雲看着自己的雙手,這也太神奇了,感覺皮膚都變得滑嫩了。

朱竹清的父親眯着眼睛看着進來的男人,對於女兒能夠找到自己的幸福,他還是很開心的,對於戴沐白,他非常的看不起,僅僅因為困難就放棄,去逃避,這樣的人怎麼能配得上自己的女兒。

看這個年輕人同自己女兒很般配的樣字,而且好像是輔助系魂師啊,他從來沒有見過治療能力這麼強的魂師,而且他和自己女兒差不多大,他能有多少級?

「伯父好。」唐銀還是很有禮貌的,同朱竹清的父親打着招呼。

「嗯。」朱蘭熊點了點頭,這個男生看着還不錯,但是既然清清回來了,那些長老又怎麼能善罷甘休呢,終究還是要去一個的。

本來如果雙方比拼,贏得那個當家主的話,清清是留下的那一個,但是如果清清不願意同戴沐白結婚,考慮到星羅皇室的因素,清清還是要被送到那裏,這就是命,也是他們一族和星羅皇室共同的命運。

「清清你真的不願意和戴沐白結婚?」朱蘭熊有些不忍,再次問道。

「我確定,父親,我已經找到了我心愛的人,還請父親成全。」朱竹清握著唐銀的手,第一次這麼同父親說話。

「你,你要知道,如果你不同意,哪怕你打敗了竹雲,你也無法逃脫命運。」朱蘭熊有些不忍。

「家主,要不算了,我那侄子不也沒回來,要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算了吧。」朱竹清的母親有些不忍心,對於家族的秘密她還是清楚的,那個地方簡直如同煉獄,這也是星羅皇帝還有他們放任小兒子小女兒離開的緣故。

「糊塗,她要是沒有回來也就算了,但是她現在回來了,你覺得那些長老會善罷甘休嗎?如果我再放她離開,你覺得下面的人怎麼想,憑什麼你的女兒可以逃避,而我們的子女卻不行?」朱蘭熊訓斥道,倒是后家族離心離德,他這個家主又如何自處。

「唉,你既然回來了,又不願意同戴沐白成親,那就留下吧,有你的小男友陪你,或許會好一些,我會去找皇帝的,到時候叫他把戴沐白抓回來,我的女兒要去,他的兒子也跑不了。」朱蘭熊臉上閃過一絲猙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