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好,好的喔。」大魚兒看向封筱筱,「媽媽,我們很快就回來。」

「好。」

封筱筱咬著天婦羅,極自然的點點頭。

一旁,翁千歌看著,不免驚訝,「你不跟著啊?」

「跟什麼?」

封筱筱笑笑,「這兒不是能看見洗手間門口嗎?沒事,大魚兒雖然才三歲,能幹著呢。」

。「喲呵,這不是黃總嗎,這可太巧了呀?」

「沒想到在這裡還能遇到黃董你!」

徐晨轉過身來,看著站在不遠處的黃福林,嘴角閃過了一絲笑意。

「瞧您這話說的,再忙也得陪陪家裡人啊,介紹一下,這是我的髮妻,柳……

《重生:最強寵妻系統》第七十九章黃福林 因為白日睡得足,這夜常小九是真的沒有睡意了。

找了本醫書看了起來,她發覺自己竟然能看得進去了。

半夜的時候,她強迫自己躺在榻上去,就算睡不著也要閉目養神,畢竟現在開始要做的事,應該不會那麼容易。

人是徹底冷靜下來了,想的也就多起來,二哥絕對不會通敵叛國,這次糧草之事後面的人物,絕對不是小魚小蝦,自然也不是自己這個小女子,平靠一身醫術就能與其抗衡的。

想到濮元聿也在,她忽然的就覺得自己有了主心骨,也踏實了不少。

只不過,不管濮元聿怎麼說這件事就算跟她沒關係,他也還是要參與進來,常小九都知道,他之所以一定要來親自查,跟她是有關係的。

他之所以會那麼說,不過是不想讓她有心理負擔而已。

翻來覆去的幾趟后,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當她睡醒的時候,發現天色已經大亮,趕緊起來穿衣洗漱。

「不好意思。」推門出去,看到站在外面過道上的濮元聿,常小九很是不好意思的說。

濮元聿轉過身,看著她不自在的表情就笑了:「這有什麼難為情的,現在又不是什麼行軍趕路,遲點早點有什麼干係。」

話是這麼說,可常小九就是覺得不好意思,尤其出來看到頭頂太陽的位置。

不是她起晚耽擱的話,這會兒應該在城裡了。

「走吧,可有什麼想吃的?」濮元聿又開口問道。

「那什麼,門口有賣燒餅的攤子吧,買兩個我在車上吃就行了。」常小九一邊跟上,一邊回應到。

自己已經起晚了,還要因為用早飯而耽誤大家的時間,那就更難為情了。

走在前面的濮元聿聞言笑了笑:「我也還沒吃呢,可是我不想在馬車上啃燒餅。」

啊?這樣啊!常小九一聽就只好說:「那你想吃什麼,我就跟你吃一樣的吧。」

「聽聞此處的溫面不錯,既然來了,不如去嘗嘗。」濮元聿見她不說吃什麼,就提了個建議。

常小九應聲好,跟著出了客棧,往旁邊走出大概兩百多米,就到了一個麵館。

麵館不大,也很簡陋,生意卻好的很,這個時辰了裡面還是坐滿了食客,小夥計看見他們幾個過來,趕緊迎上來,帶著歉意說裡面沒位置了。

外面倒是有一張空桌,可是現在是冬季,沒人願意坐在外面挨凍吃東西。

「要不,咱稍微等一會兒?」看著濮元聿的反應,應該是很想吃這裡的面,常小九小聲的說到。

這時,麵館裡面竄出個人來:「主子。」

濮元聿點點頭示意常小九跟自己進去,夥計猶豫了一下,趕緊的跟了進去。

進了麵館,那隨從就引著二人到了一張桌那,坐在那的另一個隨從也站了起來:「夥計,還愣著幹嘛,趕緊收拾了啊。」

夥計這才明白,感情剛剛自己還在心裡吐槽的這倆吃面太磨嘰,看著惱火卻也不敢催人家走,原來人家是在這裡給他們的主子佔位置啊!

隨從到外面去等著了,常小九二人坐下,夥計邊麻溜的收拾桌面,邊介紹除了溫面之外的幾個小菜。

濮元聿就說來兩碗溫面,再來幾個特色小菜。

「小九你看他們家麵館的生意這麼好,應該也不缺銀子的,卻怎麼不知道把鋪子裝修的好點呢?這麵館老闆咋想的啊。」濮元聿很是不解的說到。

聽了他的話,常小九也往四周看了看,是啊,生意這麼好,麵館老闆怎麼不把麵館的環境提高一下呢?

見她果然開始思考這個問題,濮元聿心裡稍微的鬆了口氣。

最開始跟她和阿順同行的時候,途中吃東西,她和阿順對食物的興緻很高的。坐著等菜的時候,會往邊的桌面上看別人吃的什麼。

後來,阿順出事了,她就開始變了,話變得更少了,對於吃食也是點什麼就吃什麼,不會好奇別桌的客人吃什麼。

再就是這次,得知她二哥常勇的事之後,她就變得更沉默了。

自己提到吃溫面的時候,很明顯她也是沒吃過的,但是進了這麵館后,就這麼靜靜的坐著。

濮元聿當然知道,她是在擔心常勇,沒心思在意其他。

可是,看著這樣的她,濮元聿就是忍不住的會心疼,總想著能做點什麼改變一下。

「可能麵館老闆覺得,麵館簡陋也不影響生意?也許,是有別的什麼原因?」常小九想了想,回應到。

這時,夥計端著托盤過來,把面和小菜放在桌上。

面是細面,上面澆了濃鹵。

常小九拿起筷子看了看碗中的面和鹵,這溫面其實不就是打滷麵么?

「看著還不錯,吃吃看味道如何。」濮元聿也拿起筷子道。

二人把面和鹵攪拌了一下,常小九先嘗了一口,點了點頭道:「嗯,好吃。」

濮元聿也吃了一筷子面,品了品:「雞肉和香蕈做的鹵,難怪這麼蘚。」

聽到他這麼說,常小九怔了怔,自己怎麼就沒留意什麼打的鹵呢?

香蕈其實就是香菇啊,這個她知道的。

「喜歡吃的話,回去讓咱府里的廚子琢磨著做,應該也做得出這個味道的。」濮元聿又說道。

常小九聞言看向他,最近,他的話變得多起來了!

忽然的,常小九就想到了什麼,鼻子有些發酸,心裡卻暖暖的。

哪裡是他變得碎嘴多言啊,分明是看出自己心事重重,才這般的。

「小九你嘗嘗這個酸蘿蔔,又脆又開胃,我覺得吃蹄髈的時候,吃點這個更好。」濮元聿先品嘗了一個小菜后,立馬跟她推薦。

常小九立馬就夾了一小塊酸蘿蔔送入口中:「嗯,的確好吃。」

「是吧,那等下這個咱買點帶著,也不知道別的地方有沒有,有的話味道如何。」濮元聿說完,又品嘗另一碟小菜。

「這個醬瓜太咸,你還是別吃了。」

常小九點頭:「好,我不吃這個。」

就邊吃面,邊看著他把幾個小菜都品嘗了個遍,他說好吃的,她就去夾來吃。

二人吃好,結賬離開的時候,濮元聿果真吩咐隨從買了酸蘿蔔帶著。

看著常小九上了馬車,濮元聿轉身朝那麵館又看了看,琢磨了一下,就覺得小九吃了這裡的面之後,好像哪裡變得有點不一樣了……

。 「啊,嗚嗚……!」

突然客廳里傳來一聲尖叫聲。

龍庭急忙往客廳跑,沒看到鶴城的人,聽到聲音從洗手間傳來。

他忙走過去。

李安安拉住他。

「鶴城是女的,你去做什麼?」

龍庭停下腳步「你去。」

李安安往前走去,突然回頭,一臉地懷疑「你是不是在蛋炒飯里下毒?」

因為鶴城要和司文鄲表白,龍庭就想下毒,一定是這樣的。

「你才下毒。」

龍庭沒好氣地罵「我會幹那種事!」

剛說完,就看到鶴城有氣無力地出來了,臉頰邊還有水,抬頭無辜看着他們。

兩人震驚,只見他的兩片嘴唇腫得像香腸一樣。

龍庭細長的桃花眼裏滿是錯愕。

李安安獃滯「你還說沒有下毒,把他弄成這樣!」她指責龍庭。

鶴城捂著嘴唇,一臉的哀怨,他只是吃了一個蛋炒飯,怎麼就成了這樣,嘴巴好辣好疼。

他眼淚汪汪的,因為眼睛漂亮,格外地讓人心疼。

李安安急忙跑去看鶴城吃得光光的蛋炒飯,又去看桌子邊全部喝光的水。

看着龍庭怒火更甚。

「還不承認。」

龍庭生氣走到她身邊「這份蛋炒飯全程都是我做的,我自己也吃了,能有什麼問題。」

雖然吃過後是感覺有點辣,但那一定是錯覺,因為他全程沒有放辣椒,都是按著配方調料來的。

李安安一臉堅持「你說謊!」

之後壓低聲音「你一定是想把鶴城毒住院,之後在醫院殷勤照顧他,讓他愛上你對吧,無恥。」

龍庭冒火「李安安你屬狗的,亂咬人,這配方還是從李程那裏來的!」

李安安瞪大眼睛,一臉難以置信,竟然是……這樣!

龍庭眼眸一眯「你該不會……」

李安安低頭「我只是怕李程爭寵來着,做了點小動作。」

暖话 龍庭氣得胸口都疼。

不遠處鶴城眼淚汪汪的,還不停地喝水。

一分鐘后,三人坐在餐桌邊,李安安和龍庭都盯着那份吃光光的蛋炒飯。

經過詢問后,龍庭說配方是從李程那裏要來的,李安安卻知道是自己給的!

龍庭心虛,李安安心虛一點也沒少。

崩潰,她明明說讓鶴城不要吃李程做的蛋炒飯,但沒想到最後還是中招了。

「嗚嗚!」

鶴城嘴巴疼,一邊照鏡子,眼淚泛濫,現在嘴巴腫得老高。

讓他怎麼錄製新歌。

「以後……再不吃……你的蛋炒飯。」

鶴城忍着難受責怪龍庭。

龍庭冷眼去看李安安,李安安咳嗽「鶴城,我覺得和龍庭無關,可能你對什麼過敏了,像小蟲子,花粉之類的過敏。」

「有道理。」

龍庭附和。

兩人絕口不提配方有問題,李安安怕鶴城怪自己,龍庭卻擔心鶴城以後不吃自己做的蛋炒飯。

鶴城嘟著嘴吧「是……嗎?」

「是!」

兩人重重點頭,必須是!

「那……原諒你了,嗚嗚。」

鶴城還是很疼,難受,疼!現在像個香腸嘴了,讓他怎麼出去見人,嗚嗚。

李安安心疼,但又莫名覺得好笑。

偷香從西醫的思維來看,什麼病就怎麼治,而中醫的思維則是,你病了,那肯定是身體偏了,是體內脾胃不和,還是肝氣鬱結?找到原因,把體內的氣平衡了,病,自然就好了。

人如此,社會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