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小夏總,我願意來您身邊工作。」先說話的還是蘇西漠,她比夏天大了三歲,上學的時候卻比夏天矮了兩級,對她來說,夏天真的就是神的傳說,能跟在對方的身邊,她只有開心的份兒。

「小夏總,我也願意來您的身邊工作。」左靖也趕緊表態,「雲副總先前就徵詢過我們的意見了,名單上所有的人,都是特別願意來您身邊工作的,得知我們倆被入選,他們幾個可羨慕了呢!」

「對對對。」蘇西漠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我就有一種中了彩票的感覺,小夏總,謝謝您願意給我們倆這個機會。」

倆人既然這麼說了,夏天自是不會再多說,當即找了王健過來,對倆人介紹道:「這是王副總,你們跟他去辦一下入職手續。」想想,她又對王健道,「還有哪些職位適合他們,你跟他們介紹一下,讓他們自己選擇。」

「好的。」王健禮貌的看向倆人,「二位跟我來。」

王健帶着倆人剛離開,周聰過來了,看到對方略顯烏青的眼眶,夏天愣了愣:「周導這是怎麼了?」上午的時候還好好的,所以,這是被人揍了?

「對。」周聰一臉的無語,「小老闆你看看我這長相,是會破壞別人家庭的樣子?」

「誰誤會周導了?」夏天放下手裏的文件,滿是興味的看着對方。

「你先說,你看着我象是多大年紀的?」說完,周聰又補一句,「就你如果不認識我,第一眼看到我的時候,會覺得我多大?」

實事求是的說,周聰還是有點兒顯年紀的。

論年齡,對方只比自家大姐大兩歲,可視覺上,說大十歲,也是有人信的。

冲冠一怒为红颜 「三十齣頭吧。」猶豫了一下,夏天還是選擇實話實說,對方既然問出來,就一定有他問的緣由,她也就別為了安慰他說些虛的了。

「喬君婭的兒子來了,然後,一見了我,就橫眉立目的一拳頭過來,我半點兒防備沒有,可不就中招了。」說着,周聰恨恨的咬牙,「他打完了,喬君婭急呼呼的竄過來了,說什麼他兒子誤會了,讓我多多諒解。

我就問誤會啥了,她說她老公誤會她來這邊,是因為惦記着第一場的情份,然後,她兒子就信了,生怕她會和她老公離婚。

第一,我和程育長的不像吧?第二,程哥好歹也比我大了十多歲,以不成我就老相成那樣了?小夏總,你說她們娘倆是不是故意的?

就因為不給她調宿舍,她鬧騰來鬧騰去,沒鬧騰出結果來,乾脆就把她兒子給召過來了,十五六歲,正是叛逆的時候,借口可好找了,是吧?」

周聰話音剛落下,房門叩響,喬君婭帶着兒子連賀過來了。

少年雖說才十五六歲,可身高已經竄到了一米八多,又壯實,也難怪周聰會中了他的招,看到夏天的剎那,少年的眸子剎時亮了,扭頭看向喬君婭:「媽媽,這位漂亮姐姐是你的新老闆?」

「是的。」自知理虧,喬君婭這會兒自然不敢擺什麼臉色,討好的沖夏天和周聰笑着,「對不起,小夏總,是我沒管好我兒子,讓他不小心傷了周導。

我剛才已經訓過他了,他也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想要真心的跟周導道個歉,這孩子,真的是讓他爺爺奶奶和他爸給寵壞了。

平時我說的話,他基本都不聽,可他們說什麼,了就信什麼,這些年,他真的是沒少給我惹禍,他爸那人,也是矛盾。

一方面吧,希望我能所自己的事業做好,做獨立的女人,綻放自己的光采,另一方面吧,又總害怕我被迷花了眼,做出對不起他的事兒。

這不,原本我來江市是他同意的,而且還挺支持我的,也不知道誰和他說,我的前夫現在和我在一家以司,這就開始作騰開了。

他也不是想讓我辭職,就是希望,能讓我有一個相對安全的環境,如果小夏總答應,他願意也參一份子,這樣他也能放心的讓我待在這兒。」

連賀立馬附和:「對,我爸就是這個意思。」

呵,這是鬧騰不成,開始琢磨些有的沒的了?還參一份子,臉可真夠大的。

夏天神色淡淡的看着娘倆:「抱歉,公司既不缺投資也不缺股東。」

爱你难眠 喬君婭的臉我就沉了沉,隨之笑盈盈的道:「小夏總的男朋友是宋二少嗎?」

「這好像不關喬女士的事兒。」

「宋二少是我以前的老闆,他願意把宋氏併到夏氏,就說明了小夏總在了心裏的位置,如果不是男女朋友,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

我說這些,也是好心,畢竟,我也是過來人,嫁給門不當戶不對的,將來的生活中,避不了的會有一些不如意,那麼,不如提前給自己多找幾個底氣。

男人吧,都差不多,希望女人有拿得出手的本事,讓他臉上有光,然後,你真比他強了,他又不舒服,而你發展的不如他的意,他又瞧不上你。

還有他家裏人,無論你多強,在他們眼裏,都是高攀了他們的兒子,恨不得,你把他們兒子時時捧在手心裏,且對方不能對你有一點兒的好。

想不讓他們這樣對待你,就是讓自己的位置足夠的高,小夏總是聰明人,我相信,我說的這些是什麼意思,小夏總應該明白的。」

說着,她又嘆口氣,「我丈夫那個人吧,性子挺倔的,他認淮的事兒,沒人能給他更改了,順其自然做不到,就一定會去想拐著彎的法兒。

連家的實力,如果小夏總不太了解,可以問問周總,或者,問問宋二少,他這段時間,和宋二爺鬧成那個樣子,雖說最後權力落到了他的手裏,但,股東們對他都是有些意見的。

小夏總還沒嫁到宋家呢,就讓對方因小夏總受累,那麼,到時候還有沒有機會嫁到宋家,小夏總還真得好好琢磨琢磨了,是吧?」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穀苗兒:「圖紙畫好了,這是我簡單搭配的一些顏色,花草可以讓綉娘自己選擇,我畫了三幅小動物的繡花,幫我做出來,下裙都用純色的布料就行。」

女掌柜結果圖紙,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小貓戲蝶的綉樣,很是可愛,第二幅是兔抱白菜,第三幅是麋鹿踏春,這些樣式與日常的花鳥魚蟲完全不同,但是女掌柜只一眼便確定這要是綉出來,絕對能夠讓未婚女子們愛不釋手。

女掌柜:「林夫人,這三幅畫樣子只能自用嗎?」

穀苗兒:「倒也不是,不過最好還是限量吧,太多了就不稀罕了。」

女掌柜聞言連連點頭:「那我親自給您量尺寸,這三套裙子只要三天便可讓人送到府上。」

穀苗兒點點頭:「順便給我拿五套便於行動的衣裙,要耐髒的,有沒有繡花都可以,還有鞋襪。」

女掌柜聞言拿著量尺的動作稍微停頓了一下:「林夫人,只怕想要找與您合身的衣裳只能拿男裝了,您的身高在女子里極少有,店鋪中的衣裳都略短。」

穀苗兒倒是沒想到這個問題,之前的衣裳大部分都是買的,誰知道這出門半個月自己為什麼突然長高這麼多,有三四公分,一下衣服就短了。

穀苗兒:「那男裝便男裝吧,幫我修改一下。」

女掌柜:「好的,我先幫您量尺寸,一會出去親自挑選幾套給您送過來試試,讓綉娘給您當場改。」

穀苗兒:「一會還是我親自去看吧,順便挑選一些布匹,做幾套男裝。」

女掌柜親自給穀苗兒量完了尺寸,然後陪同這穀苗兒一起去前院,路上正好碰上試好了衣裳的谷菲兒。

一連試了六套衣裳,不是胸太擠了,就是腰不合適,要不就是顯自己粗胖,谷菲兒很是不滿,但是衣服別人穿都沒問題,有問題的是自己的身材。

爱你难眠 谷菲兒挑選的都是一些年輕女子喜歡的樣式,顏色鮮艷,偏偏現在的谷菲兒才出月子沒多久,又一路顛簸回京城,氣色有些暗沉,若不是好吃好喝的養著,只怕臉色更加不好。

但是吃得多就容易胖,生育之後胸圍漲了太多,體態豐滿了,少女樣式的衣裙便不太合適了,店員倒是有推薦兩套比較合身的,卻因為顏色不夠鮮艷,谷菲兒連試試都不試。

不想面對自己身材的改變,出門又撞上穀苗兒,谷菲兒的臉色頓時就黑了。

谷菲兒:「你怎麼會在這裡?還有你,不是說要忙,原來是忙著接待她去了。」

穀苗兒也沒想到會碰到谷菲兒,對於不想搭理的人,穀苗兒抬步就準備離開,偏偏谷菲兒看著穀苗兒的臉更來氣,直接將路堵住。

迴廊本就不算很寬,谷菲兒帶著丫鬟,又故意堵路,穀苗兒與掌柜一起便過不去。

女掌柜一看形勢不對,正準備站出來緩和氣氛,就看到谷菲兒抬手要打穀苗兒,這怎麼行。

穀苗兒一把抓住了谷菲兒的手,居高臨下的看著谷菲兒:「你當我還是當年那個任你欺負的小孩子,你做的那些事情我還沒找你算賬呢。」

。 鬼域籠罩住那座橋后,張青才稍微安心了一點,這時候唐浩立刻舉針,想要擊殺我。

可那位大叔身手很快,立刻捏爆了一張灰色的符,然後突然就湧出來了一陣大霧,將這辦面橋全部給籠罩住了,視野馬上全丟,誰都看不見誰。

嗖嗖嗖幾聲,幾枚紋身針擦我頭皮而過,釘在了橋面上,差點就要了我的命,不過他打偏了,幸虧這霧。

「灰色的符?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有這種符?」一個聲音響起,好像是唐浩在發問。

「是霧符,只有方士會煉,他們專門煉符和丹藥的,不過方士早就沒落了,秦始皇當年焚書坑儒就是坑的方士,到現在估計已經沒幾個方士了,沒想到你哥還認識這種人。」母親答道。

「主人,小心了,這霧不是普通的霧,不止視野,連氣味都消失了,根本完全不知道人在哪裏?」妖僧提醒張青道。

張青冷哼一聲:「不用看得到,直接把橋都毀了,人和橋一起炸成渣就好。」

「可那對母子不是還在橋上嗎?」妖僧愕然,有些不解,這麼快就翻臉不認人了?

「管他那麼多,殺唐浩最重要,其他的都放在第二位。」張青毫不留情,直接仰頭噴起了一股龐大的屍炎。

「九陰之女呢?」妖僧又問道。

「不管,唐浩不死,我寢食難安。」張青一口屍炎噴了出去,然後回答道。

「媽,這傢伙,不會連我們也殺吧?」唐浩好像感覺到了什麼,連忙躲在了母親身後。

「張青,這傢伙……」突然出現的大叔,讓母親也很束手無策,但令她更沒有想到的是,張青為了殺我,連她都不顧了。

「可真狠,明明有鬼域,你哥根本跑不掉,但他還是下這樣的狠手,看來他也早把我視為眼中釘了。」母親說道。

「那怎麼辦?」唐浩嚇得瑟瑟發抖,張青的力量勢不可擋,非常恐怖。

「你不要怕,我交代你的事情,記得做,我護你一次,然後等你爸和爺爺下山,千萬別跟張青來硬的,你不是他的對手。」母親說完,手掐咒語,然後身體化為了一灘黑墨。

黑墨燃燒了起來,慢慢的,一隻黑色的九頭鳳凰從黑炎中重生,然後飛起來張開翅膀,擋在了唐浩的面前。

大叔這時候也擋在了我的面前,然後捏爆了十幾張白色的符,這符我從來沒有見過,很是稀奇。

符破后,立刻形成了一堵堵厚厚的冰牆,將我們包裹起來。

砰……

張青的屍炎將這半面橋轟成了渣塊,然後一片一片的掉落於水中,半座橋瞬間垮掉,消失……

我們都掉入了江中,鮮血染紅了江水,那冰只能讓我們活下來,但根本擋不住張青的屍炎,太恐怖了,他的力量一直在增長,不出一段時間,可能會完全接近煌元,至少也會擁有其一半的力量。

大叔好像也受了重傷,他夾着周月婷,不過周月婷一直都是昏迷狀態,身上也全是血,剛才張青那一下,我們都受不住。

這時候大叔遊了過來,往我和周月婷的嘴裏塞進一顆珠子,應該是避水珠之類的,含在嘴裏后,就沒有溺水的感覺了。

唐浩也跟着我們一起掉了下來,不過他安然無恙,母親不見了。

橋雖然消失了,但鬼域一樣在,那片區域都是,我們根本出不去。

唐浩為了逃命,也顧不得我了,連忙逃跑。

大叔也沒管他,掏出了幾張綠色的符咒,然後捏破后,形成了一個水牢之類的東西,他將我和周月婷都放了進去。

他雙指掐在嘴前,然後默念著咒語,水牢變小,最後居然縮小成了一顆水滴,神不知鬼不覺的混入了江水之中。

這時候張青帶着眾妖魔鬼怪追了上來,唐浩一看,指了指方向,示意我們沒死,就在那裏。

我不知道大叔怎麼做到的,可我跟周月婷確實被縮小在了一顆水滴裏面,而且我還能透過水滴看見外面的情況,只是畫面很小。

張青在唐浩的示意下,立刻追了上來,他知道我們走不了,因為有典獄長的鬼域。

大叔已經無處可逃,但是張青卻找不到我們。

「你到底是誰?唐浩呢?」張青問道。

大叔沒有說話,他在水裏也沒法說,只是嘴角上揚,露出了一絲微笑。

「笑,笑,笑個屁,老子宰了你。」人魔有些忍不住了,連忙一拳轟了過去。

大叔立刻掏出幾顆藥丸,跟徐晝的一模一樣,然後咬碎吞了進去。

這時候大叔的肌肉立刻爆裂了起來,青筋凸起,眼睛發紅,身體變大變高了三分之一左右。

轟……

兩拳相撞,大叔的力量居然更大,將人魔在水裏直接震退了。

要只是人魔是力量最大和軀體最強悍的魔,大叔居然用人類之軀,將人魔給震退了,實屬有些牛。

「這什麼玩意,這是人嗎?」人魔驚了,罵了一句,估計單純人的力量,不可能跟人魔對抗。

「把唐浩交出來,不然我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張青極其憤怒,直接沖了過去,他的速度快如閃電,跟剛才判若兩人,簡直力量在不停的增長,越來越像煌元。

大叔自知不是張青的對手,可他不是逃,而是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不解的舉動,他居然自爆了。

他捏破幾張黃符,然後砰的一聲,巨大的烈焰將他吞噬,然後炸起了無數的浪花,張青都沒來得及殺他,他就融化在水裏,一大片猩紅的血液染紅了江水,被炸得連渣都不剩了。

張青懵了,我不見,逼問這個大叔是唯一的出路,可是,大叔自爆了,這……可怎麼辦?

「這到底是什麼人?」張青氣急了,捏緊了拳頭。

「方士,快要滅絕的方士,他會煉符,所以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符。」黑狐解答了張青的疑問。

「方士?唐浩為什麼會認識這種人?」張青不解,然後突然掐住了弟弟的脖子問道:「你哥呢?嗯?你哥在哪?」

唐浩拚命搖著頭,臉色極其難看,他很怕張青,現在母親不在,就更加怕了,沒人給他撐腰了,他怕張青殺了他,但他確實不知道我在哪裏。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因為她一時失控,打擾到琉璃療傷,心中只餘下愧疚,什麼熱愛之情,那已經是過去。

琉璃察覺自家主人不願多說,正躊躇怎樣讓主人移情,掃到案几旁幾棵藤蔓植物,眉眼頓時舒展開來,「主人,先天一氣藤的情況不妙!」

他想,有事可做,主人便不會胡思亂想。

如他所料,白瑧身上的氣勢一變,扭頭看向焉嗒嗒的藤蔓。

當時她共挖了七顆,因為在葯囊里放了太久,其中四棵在靈盆中就化成虛無,活下來的只有眼下這三棵。

這三棵雖然沒死,但離死也不遠了,葉子沒了一半,還有一半葉片只剩下半截,她廢了許多功夫才勉強救活。

好在這裏的長老每旬只講一天課,不用每日都將先天一氣藤塞進葯囊里,它們得以有喘息的時間,否則連維持如今這半死不活的狀態都難。

打眼一瞧,好像與昨日沒什麼變化,她俯身盯着三棵先天一氣藤細細打量,六個果子還是皺巴巴的,癟下去的紋路還是那樣,又點了點葉片,數量沒少,尺寸也沒見小。

跟昨日相比,沒什麼變化的吧?琉璃的感知是不是出了問題?

不管是昨天,還是今天,都不怎麼樣就是了,她沒糾結多久,抬手掐訣,幾個妙手回春術打出,瑩瑩翠光落下,對先天一氣藤起作用的,只有最為純粹的那一部分生機,其餘能量散溢到空中。

白瑧一點都不浪費,全數吸收,一身疲憊頓消,連頭腦都清明起來。

可惜對神識沒什麼作用!

做完這些,她又給琉璃輸送一縷先天之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