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就是他!大家上!」

「靠!你特么別推我!」

「……」

看着混亂不堪的王家追兵,楊凡眼神中一絲厲芒閃過。

他可不會因為這些人是普通人就下不去手。

明明深知王家罪惡深重,還繼續幫着助紂為虐的人……

可都不是什麼好人啊!

咻!!!

長耳兔和利歐路化作兩道白光,一前一後的朝王家追兵撞去。

而因為沒有進化的圓陸鯊,兩隻小短腿在帶上不停的跳動着,隨後在王家追兵的前方地面上,青石板頓時化成了黃色的細細流沙!

「啊!救命!救命!」

「誰來拉我一把!」

「救救我!」

無數的求救聲在巷道中響起,但楊凡和他的三隻精靈充耳不聞。

只是看着這一幕,身後的沈言默不作聲的抿抿嘴將視線轉到別處,而陳千重卻是一臉叫好之色。

甚至不同於兩人的表現,姜華月的臉上沒有任何色彩,眼中看着被楊凡撞飛的一個個王家追兵,閃爍著莫名的色彩。

「就是這樣!」

「繼續!」

「電光一閃!」

「佯攻!」

「潑沙!」

「……」

一個又一個的技能從楊凡最終喊出。

一波又一波的王家追兵倒在了圍攻的路上。

此時的天已經大亮!

但街上除卻穿着王家傳統服飾的護衛外,再無其他普通人!

而楊凡自然也發現了王家宅邸距離此處也沒有多遠。

看着站在遠處不敢隨意靠近的王家眾人,喚回了三隻精靈。

從剛剛戰鬥情況表現來看,長耳兔的速度優勢展現得很明顯,電光一閃經過不停的使用,速度相較最開始也已經有了肉眼可見的進步。

但楊凡知道這可能只是訓練最開始的效果比較明顯而已,到了之後再像這樣訓練,可能就不會有這麼大的提升。

同樣對於圓陸鯊和利歐路來說,它們一個對於流沙的控制,一個對於力道的把控都讓楊凡感到意外。

甚至讓他有些羞愧!

僅僅只是經過如此粗糙並且沒有經過仔細斟酌的戰鬥訓練,它們的進步就如此明顯!

龙洋 那自己之前對於暴鯉龍和沙奈朵完全就是放養式的培育,浪費了多少寶貴的時間?

而且系統給出的訓練家入門答案中也記載過,當精靈的實力越發強大的時候,也就越不好訓練實力進展也就越慢。

所以之後沙奈朵和暴鯉龍的恢復訓練,也是刻不容緩的事情!

「長耳兔、利歐路、圓陸鯊回來吧!」

「你們很棒!」

「接下來就好好休息吧!」

楊凡收回三隻精靈並且表揚道。

現在已經到了距離王家宅邸不足二十米的距離。

它們此時也差不多到極限了,本來實力還沒有多強大,體力自然也跟不上如此的消耗。

「接下來!美納斯!」

「求雨!」

「之後淹沒這片宅院吧!」

「最大規模的衝浪!!!」

隨着精靈球的白光消失,蛇形身軀展示在天空之下!

魅力十足的美納斯重現出現!

「嚶!」

簡單的叫聲響起。

可天空中卻頓時狂風大作!

黑壓壓的烏雲將這片王家宅邸全然覆蓋!

在這一刻!

末日場景一般的景象出現在王家護衛們的眼前。

鋪天蓋地的巨浪夾雜着絲絲冰涼的水花,拍打在這座古老而又腐朽的建築上!

可爱担当 啪嗒!啪嗒!

轟——!!!

天空中本來一兩顆細小的雨點,突然之間變成傾盆大雨一樣。

從天而降!

「嗯?」

此刻。

楊凡在傾盆大雨中,卻注意到了美納斯微微有些氣踹的身軀。

兩個全力發出的技能,消耗竟然這麼大?

看來此事之後,針對自己精靈的訓練真的是刻不容緩啊! 猴哥總不能每天窺探自己妹妹們穿什麼衣服吧?那仙衣又是可以隨意調整樣式的,他哪裡會關注這個?

猴哥只能感嘆:「你還真是晏小慫啊。瞧你那輕身術練的,我本來以為你要贏了那武士,至少也得血拚一場,結果……」

七尋對此很不服氣:「打架也要靠腦子的,我靠的全是輕身術嗎?」

猴哥一笑:「還不錯,戰鬥意識很好。我本以為你頭一次真正拼殺,最後還得由我出手相助呢,沒想到結果還不錯。果然不愧是我齊天大聖的妹妹!」

「那是!」

「行了,為了獎勵你,早點突破鍊氣中期,我便教你五行遁術,這可比輕身術強多了。逃命必備。練好了,大你一個大境界的人想殺你也難。」

反正筋斗雲是指望不上了,能修學五行遁術也不錯啊。

七尋眼睛一亮:「真的?」

猴哥點頭,七尋笑道:「等我消化消化今天的這場戰鬥,我應該很快就有突破了。」

最近為了突破后修學四級符,她修行的十分勤奮,再加上這場戰鬥,七尋是真的觸摸到了鍊氣四層的邊緣。

對此猴哥倒不意外,如果不是看出來七尋的修為在突破的臨界點,他還真沒想起來,讓七尋去實戰練手。

修為的突破還在其次,經過這一次的爆發,七尋的刀意,顯然也凝鍊了很多。

對於妹妹的戰鬥天賦,猴哥其實也是驚喜的。

不過,如果沒有這樣的天賦,也不至於能練出刀意。

劍意刀意,有些人練了一輩子,都未必能煉出來。

只是如果想進步,沒有實戰很難提升,但大夏是個講究律法的地方,朝廷對地方的控制極嚴,修士又很難在民間見到,所以想打架都找不到對手啊。

他不是不能陪練,但陪練和實戰,在意上有著天然的區別,有用,但刺激不了真正的潛力。

猴哥覺得,等有空,得帶上兄長和妹妹們去趟東海域了。

那是離他們最近的歷練之地。

相比其它幾處地方,也更適合修為還低的兄長和妹妹們。

「行,你爭取這幾天就突破。剛好在路上,也便於你修學五行遁術。」

「小五已經鍊氣中期了,二哥你教她遁術了嗎?」

猴哥白了她一眼:「這還要你提醒?」

「可一路上也沒見小五修鍊啊?」

「她學的是木遁術,這大冬天的,越往北,路上越光禿禿的,練什麼練?」

好吧,輔助類法術尤其是遁術,本來就得得受自然環境的影響啊。

所以神仙也不是萬能的。

七尋問猴哥:「二哥覺得,那五個武士是哪方的人?」

猴哥冷道:「肯定不是大夏軍方的人,如果沒猜錯的話,要麼是散修,要麼是門派之人。希望不是門派之人吧,否則還真有點麻煩。」

「呦呦現在已經被人惦記上了,真的要讓她在忠德侯府長大?」

猴哥想了想,道:「忠德侯府在京城,也不是無名無姓的人家,只要不是大夏軍方的人想搶呦呦,其它的人,還不至於敢在京城放肆。再說有我在呢,總不會讓人害了我徒兒。如果真有人敢繼續這麼干,我一定會叫他知道,得罪我的下場!」

一行人到了晚間,也沒再進城修整,而是繼續在野外挑了個地方過夜。

有陸夫人在,猴哥這次倒沒再拿出玻璃房,而是弄出了兩個小木屋,一個給陸夫人和妹妹們休息,一個他們兄弟幾個休息。

陸夫人雖然擔心陸沉詞,但有女兒在,她又受了傷,這擔憂也只能壓在心底。好在靈素的葯極好,雖然斷腿處不可能這麼快長好,卻也不再疼的厲害,且女兒的病經過一天一夜,現在也明顯變好,總算還有點安慰。

吃過晚飯後,陸夫人和小丫鬟帶著呦呦休息,晏家兄妹和李初卻開始了修鍊。到了半夜時分,七尋順理成章的突破到了鍊氣四層。

好在猴哥一直關注著她,見她成功突破后,扔出一個木屋,讓她進去洗了個澡。

把身上的一層黑灰清洗乾淨后,七尋出來,其它兄妹此時早修鍊完睡了,寂靜的野外,只有兄妹兩人,坐在小木屋的頂上,看著月色下的雪景,分享突破后的喜悅。

「二哥,咱們還能有多久到京城?」

「咱們走的快,路上不停的話,二十天左右吧。怎麼,想爹和娘了?」

她又不是真的女童,還在離不開父母的年紀。

就是上輩子,她老爸也沒陪過她幾天。

「就是隨口問問。」

「對了二哥,仙界是什麼樣子?神仙們長的都好嗎?二郎神楊戩真的是三界第一帥?他娘真的是因為凡俗相戀所以才被玉帝關禁閉的?」

七尋還沒八卦完,猴哥黑臉:「楊戩能有我美猴王帥?」

自家的妹妹,總問別人家的哥哥帥不帥,像話么?

七尋立馬舔狗上線,用她做實驗時的嚴謹認真回道:「不,必須是我親愛的大聖哥哥最帥!」

可爱担当 但說真的,近距離的舔,總沒有遠距離的舔有意境那麼億一點點啊。

審美,它也是有疲勞的!

但這樣的事實,就沒必要讓她親愛的大聖哥哥知道了。

畢竟有點傷兄妹感情!

話說,為啥她大聖哥哥在對於二郎神帥不帥的問題上反應總是這麼強烈?

這就是吊絲對於高富帥的羨慕嫉妒恨最真實的詮釋嗎?

原來她那欲與天比肩的猴哥也畢竟走不出世俗對顏值追求的局限啊。

不同之處只在於,她猴哥對別人的顏值不感興趣,他只在意自己的顏值是不是NO.1。

感覺在這個話題上繼續下去有點危險的七尋趕緊轉移話題,但天知道,她其實只是想八卦八卦啊,真不是對三界第一帥的二郎神他有什麼想法。

就是有想法,這隔著時與空的距離,那也只能是想法啊。

「二哥你什麼時候教我五行遁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