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弟子盂拜見老師。」一走到葉辰的近前,盂便是跪了下來,朝葉辰拜道。

锦宏 「好了,不用如此,起來吧!」說着葉辰便將他扶了起來。

看着眼前的盂,葉辰臉上不有露出一副滿意的笑容來。

不為別的,就之前他傳授盂的武技,有了長足的進步,已然達到了圓滿之境。自然葉辰的臉色很是不錯。

「老師請!」

盂引著葉辰幾人往城內而去,圍在一邊的眾多民眾們,倒也是並未追着去,他們可不敢逾越首領。

走近炎黃城,葉辰被周圍的一切給震驚到了,沒想到這才幾天沒來,這裏就發展到了這樣的地步。

「小盂啊,看來你們發展的很不錯啊!這裏完全可以稱得上是一片繁華了!」葉辰很是感慨的看着周遭風景色,對盂道。

「哈哈哈~老師,沒有您,弟子也沒可能會做到這樣的,這一切都是老師的功勞啊!」盂摸著腦袋,露出憨厚的笑容,對葉辰道。

見他這麼謙虛,葉辰笑着搖搖頭,道:「你也不用謙虛,能將這裏搞得如此繁榮,是和你的努力分不開的。」

聽葉辰這麼說,盂不由得撓了撓頭,臉上露出憨憨的笑容。

很快,他們一行人就到了盂的住處,這裏還是和葉辰之前來的時候一般,沒有什麼大的變化。

一如之前的那座古樸的茅屋!

「老師,弟子住所簡陋,怠慢了!」盂請葉辰坐上位子,后一臉慚愧的執弟子禮,向葉辰道。

「為師可不在乎這些。」葉辰擺擺手,一臉的不在乎,隨後眼神驀地一凝,望向盂滿臉的欲言又止之樣,臉上陡然笑了起來。

「為師自然知曉你心裏的想法,之前與你說的,自然作數!」

聽得葉辰之話后,盂頓時大喜,連忙朝葉辰拜倒下去。

「師尊在上,請受徒兒一拜!」盂高聲叫着,隨即便是整個人跪在地上,給葉辰磕起了頭來。

「可以了,為師不在意這些虛禮,起來吧!」葉辰伸手一抬,盂頓時被一股大力給扶了起來。

「即日起,盂便是我武聖仙宮的正式弟子了,老於老董你倆做個見證。」葉辰朝身旁的董建和於徵曇說道。

「好!」

兩人同時點頭。

隨後葉辰又看向眼前的盂,對他道:「對了,寅他在何處?」

「回師尊話,寅師兄現在就在我炎黃城內,弟子這就讓人去將師兄叫來。」

「嗯,去吧!」

「是!」

……

半晌,寅急匆匆的進入了茅屋,見到葉辰真的來了之後,頓時大喜趕忙拜倒在地,大呼道:「弟子寅,恭迎師尊回歸!」

「好了,不要做這些虛禮了。」見到這傢伙居然也是如此,葉辰不由得苦笑,揮揮手示意他起來。

「師尊,您回來怎麼也不通知一聲,我好去迎接您啊!」

葉辰白了他一眼,語氣略帶不滿,道:「我有什麼好迎接的,有這個功夫,趕緊將自己實力提上去再說,你看看你盂師弟!」

顯然,葉辰是看出了寅現在一身實力,竟然還是停留在之前。

要知道,寅可是在盂之前就得到《莽牛勁》的基礎鍛體之法的,但卻是被盂後來居上,自然是讓葉辰大為不滿意。

葉辰說完,也不得他開口,便對站着的兩人,說道:「你們都收拾一下,隨我一同宗門。」

「是,師尊!」

很快,一行五人就到了聖武山山腳下。

「上去吧!」葉辰說了一句,腳下一點地,身形陡然直射而上,朝着聖武山山頂而去。

其他幾人自然不敢怠慢,一個個的提氣向著山上縱去。

而這一段距離,對於剛入葉辰門牆的兩人來說,是一個不小的考驗。

雖然兩人都有修鍊《莽牛勁》,但因為僅僅是增長了他們身軀的耐力力量等,至於他們能不能順利到達山頂,還要看他們自己的本事。

當然,作為他們的師尊,自是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徒弟陷入危險。

不說盂和寅倆如何的上山,此刻葉辰和於徵曇董建三人已然到了山頂。

望着那金碧輝煌且大氣堂皇的建築,於徵曇一時間也反應不過來了。

就在葉辰幾人剛來沒一會兒,從武聖仙宮大門內,陡然走出了一道道身影來。

望着出來的這些身影,葉辰嘴角不由得翹了起來。

「小辰你們來的可夠慢的啊!」說話之人,赫然是籟玉漱!

「玉漱姐來的倒是挺快,我本以為你還沒回來呢!」葉辰搖搖頭,笑着道。

隨後轉首看向籟玉漱身旁的安纖忻姐妹倆,以及之前所收的八個弟子,葉辰笑道:「很好,大家的實力都提了嗎?」

籟玉漱望着一邊的於徵曇,笑着朝葉辰說道:「小辰你難道不介紹一下那位嗎?」

籟玉漱見到於徵曇后,就知道這一位也是葉辰所看重的,不然葉辰是絕不會將他帶到這裏來的。

「好,這一位是於徵曇,擁有大日神體。」葉辰笑着給眾人做了個介紹。

「至於他在宮內的職位,則是大日堂堂主!」

當葉辰說出這個職位的瞬間,武聖仙宮內,頓時生出一股顫鳴來,頃刻間於徵曇的心神就被勾連,與武聖仙宮的大日堂緊密的聯繫在了一起。

「大日堂堂主於徵曇,拜見宮主!」

當下,於徵曇就是一臉嚴肅鄭重的朝葉辰拜倒。

「好了,起來吧。」

將於徵曇扶起后,目光直接看向了那站在一邊的八位弟子,對他們道:「此次我來就是要給你等考核來的。」

「這段時間,想必爾等也沒有放鬆,你們之中實力最強的都已經到了先天二層通脈境,已經可以去歷練了。」

「歷練?」

眾人都有些不解。

「小辰,你要帶他們去哪裏歷練?」籟玉漱忍不住問道。

「自然是外界那廣闊的星空!」

所有人聞言,均是不由得身軀一震。

。 李安安和孩子們聊很久,掛斷電話。

韓毅的電話又打來。

「妹妹啊,今晚怎麼還不會回家,是不是沈俊為難你了,這個混蛋,我來接你。」

韓毅在外面,他在查一個人,叫湯義,這個人和祝小珍走得很近,孟成的事可能和他有關係。

但今天沒有查出什麼,他打算回去。

結果接到家裡的電話,說妹妹沒有回家,二老把她罵一頓,說他不是一個好哥哥,有工作就不要妹妹了。

於是他急忙打電話。

李安安說「哥,俞柯死了,今晚我不回來了,要陪著沈修然。」

韓毅意外「俞柯是誰?」

「沈修然的情人,在醫院去世的,反正你不要管,我今天不能回去、。」

她不方便說太多,說了他哥又會追問。

「情人?沈家可真是亂,哥哥不放心,你還是回去住。」

「哥,我沒事,我已經長大了,而且現在的我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

韓毅感嘆,果然妹妹已經不需要他的呵護了難過,但還是叮囑。

「妹妹,可不能做違法的事啊」

韓毅難過,他不是懷疑妹妹,只是叮囑妹妹一下而已,這真不是懷疑。

他只是擔心妹妹誤入歧途。

李安安不高興「哥,你什麼意思,我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怎麼可能做出違法的事!你以後不要在我面前說這樣的話,我會生氣!」

「我知道了,以後不會了。」

韓毅心虛,自己的心思可不能讓妹妹知道,她可是最好的妹妹,無敵好的妹妹。

「哥,你也早點下班回家,我掛了。」

「好。」

李安安掛斷電話,出了別墅上了一輛車,後面還跟著一輛,兩輛車子離開別墅區,往郊外開去。

今晚她不回去,不是要陪著沈修然,而是有別的事做。

韓毅見妹妹很聽話,放心地上車。

最後看了看湯義住的地方,啟動車子。

沒辦法,他們辦案要證據,雖然懷疑,但沒有證據,他們就不能把對方怎麼樣。

半小時后,一個路口,兩輛黑色車子和擦身而過,往相反的方向開去。

他不由得多看一眼,發現沒什麼異樣,回家。

郊區。

獨立房子外的馬路上,車子停下,聲音不小,湯義在房間里吃著泡麵冷笑。

又是那個警察吧,就是懷疑又怎麼樣,沒有證據就拿他沒有任何的辦法。

剛這麼想,透過玻璃,他看到一個穿著黑色長裙的女人下車,戴著一頂小巧的黑色禮帽。

對方還戴著墨鏡,讓他一時間認不出是誰。

但這個時候,女人突然抬頭,45度的弧度,讓他看到她漂亮的紅唇,精緻小巧的下巴。

他一眼認出了是誰。

李安安!他心裡一驚。

怎麼辦,這個時候要不要叫小姐來,如果叫過來,是李安安的陰謀怎麼辦?

他猶豫。

樓下幾個高大的男人,已經越過圍牆,打開鐵門。

一群人簇擁著李安安往裡走來。

他知道這些高大的男人是沈家人,身手厲害,而這些人現在聽命李安安。

他反應過來立馬逃跑。

偷香 第一批參與考核的10名學生,齊齊跪在了起跑線。

考核系統冰冷的電子音響起:「考核不通過,下一批。」

這麼高的失敗率,宛如兜頭而來的涼水,潑在了學生們火熱的心頭。

要糟!

這絕對要糟糕啊。

系統出聲后,穆劍靈抱著兩隻胳膊肘,跟看戲人似的,慢悠悠丟了一句:「很好,第一組跪倒的姿勢很整齊,下一組再接再厲。」

學生們:「……」

第二批學生,依次出列。

10人登錄機甲后,全都站在起跑線上,聽著號角響起,但從每個學生的臉上,還是可以很清楚的看見他們內心的緊張與忐忑。

系統:「開始——」

第二批學生很警惕,倒也沒像第一批這麼莽撞,10個人都選擇了小心翼翼地試探著,先邁出腳步。

然而——

剛跟機甲連接的學生們,與機甲的匹配度很低,體質與精神力都受不了機甲帶來的強大符合,縱然再小心,依舊是撲街一枚。

轟隆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