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怎麼可能?」

老者聽后頓時凝眸反駁道。

「人族三皇五帝、三清六御,都擁有著尊境實力!」

「假象!」上官拓跋搖頭,「我有調查,三皇確實擁有著尊境實力,可是燧人氏和神農氏都已經消失了許久,我懷疑他們都已經隕落。五帝,就是半步尊級而已,這些人根本就不足為慮。還有六御,中央帝尊之外其他五御,都在域外鎮守,無法回到藍星,伯伯……咱們真的有機會博一下!」

「你不是掌權人!」

老者突然搖頭,卻不想上官拓跋竟是突然笑了出來冷哼道。

「對啊,所以……我想奪權!」

。火焰在熊熊燃燒,哪怕此時天空中的太陽已經被密布的烏雲徹底遮住,哪怕雪花已經開始四處飛揚,可是在呼嘯的北風中,那火焰依然在熊熊燃燒。

安坐於馬背之上的劉平,看著這火焰若有所思,他知道,這燃燒的火源一定會將這個部落的一切都燒成灰燼。

哪怕燒成灰燼,這北風也不會停歇。

《三國從招攬趙雲開始》第一百九十五章風雪行軍,昭姬命懸 我沒有動容。

因為,此時此刻,我必須擺明自己的意志。

「我是個人。」我深深地看著他,用極盡平淡的語氣回應他的冷酷,「你有你的立場,我有我的底線。」

「你會叛國?」冷酷的蘇原那是明亮的眸子微眯,以致殺意如同寒光迸射。

我顧不得發怵,因為被他的話逗笑,我嗤聲道:「什麼邏輯。」

但我並未解釋。

蘇原亦沒有停止逼視。

空氣逐漸凝固,一雙眼神能殺神滅佛的蘇原卻敗給了尷尬(我猜的),他很快收斂起了自己凌厲的氣勢,語氣恢復了最開始的平淡,留下一句話就一口悶了剩下的面,起身離開。

「雷鷹,蝻蛇影子大隊,希望你記住自己的話。」

我看他吃得這麼香,才想起泡麵還沒泡。

至於他最後留下的這句話,我只記住了前半部分。

蝻蛇組織的真實身份被他直接道破,明顯是對方清楚,於我隱瞞已經無益。

別忘了,我們還在談合作。

他們會釋放善意,也不稀奇。

蝻蛇影子大隊。

「蝻蛇」是精神圖騰,「影子」則是部隊性質。

雙重代號的特殊部隊。

是特殊,不是「特種」。

沒有冠以「特種兵」這樣太過於彰顯性質的軍事組織,必然口銜「特殊任務」降生。

簡而言之,他們的任務與特種兵差不多,但是,更加無底線。

他們更是無處不在。

僅僅一個「0802特大案」,從他們的多角色出演中,便可見一斑。

然而,在官方層面,甚至於任何可追溯的檔案中,他們又從不存在。

比如這個代號「雷鷹」的男人,他根本就沒有社會身份,也沒有部隊身份,「蘇原」也好,「上校」也好,使用時都是有效的,事後追查,絕對查無此人。

所以,「蝻蛇」不是番號,甚至不是代號,而是一面旗幟。

那麼,什麼人能成為蝻蛇的影子?

答案只能是「什麼人」。

最後一個問題,葉笑只給了我這麼一個不知道帶著什麼雙關的答案。

他在醒來后得知我與蝻蛇組織的恩怨,便將後者的情報送到了我的手中。

毋庸置疑,這些都是經過對方首肯的。

這就是我剛才說的「善意」。

端著兩碗泡好的速食麵,剛走到常務副廳長的辦公室門口,緊閉的大門就應聲打開。

佟彤臉色難看地露出了身影,見到遲到的我居然也不發飆,轉身又回到了角落的座位上坐下,翻開本子隨時準備記錄。

我在她旁邊坐下,幫她把面放好,揭開蓋紙。

辦公室里擠了不少人。

除了端坐在主位上的許江城和他對面的李維民之外,還有陳喜、金不換以及另外一男一女兩個中央來人。

中年女人坐在李維民旁邊的位置,肩上扛著和後者一樣的一枝雙花,二級警監張國英。

男的三十多歲,坐在另外一個角落,看著我的目光似乎有些不善。

這樣獐頭鼠目的傢伙,居然比我家的霹靂女警花多了一個杠。

我鄙夷地回了他一眼,心中盤算著要不要找人查一下,這多半也是個腐敗分子。

聽說中央的小官油水特別足,一科長都能受賄幾個億,這人就是打個折,也夠判死刑。

我不由惡意地想,突然被佟彤踢了一腳。

回過神來,發現所有人都在看著我。

「許廳問你,鬼市裡的事情具體辦得如何了。」佟彤低聲傳話。

這些事自然不適合當著專案組所有成員的面細說,所以才會在這裡提起。

我看了角落裡的那個猥瑣男一眼,欲言又止。

許江城頓時一臉黑線。

李維民則和陳喜面面相覷。

金不換則從始至終都擺著一副眼觀鼻鼻觀心的禪定姿態。

佟彤板著臉,狠狠瞪過來的目光里有隱藏不住的笑意。

看來她剛才就是受了這個鳥人的氣了。

「黃延,你先回去將今日會議的內容整理出來。」張國英面色平靜,就像沒看出任何不尋常似的。

黃延不情不願地起身,領命出去,從始至終居然目不斜視。

果然京城根下的官兒就是不一樣,臉皮忒厚。

我還沒開口,金不換突然說道:「這人有問題。」

我下意識摸了一下嘴巴,心想難道今天嘴巴開光了?不對,我話都沒說出口。

「金教授,願聞其詳。」張國英看向金不換,目光很是凌厲。

許江城沒有說話,顯然是認定金不換從不會無的放矢。

「他心虛。」金不換機械地說道。

然後呢?

聽戲剛聽了個開頭的我,被他這個操作整懵在了那裡。

張國英卻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算是致謝,然後對許江城道:「許廳,繼續吧。」

她雖然測對著我,中間還隔了個李維民,但我總覺得她在偷偷地觀察我。

許江城給了我一個嚴厲的眼神,示意我別再節外生枝,趕緊說完滾蛋。

我也是這麼想的,於是,我吃了兩口面,開始說了起來。

我之前在鬼市下的餌很多,比如那個至今昏迷不醒的劉鎧,鬼樓里的獵商柳三變,又比如我的老鄉游師們,被我拉出來后又重新灑入鬼市的風氏一族力量。

劉鎧如今在鬼市裡牽引的脈絡已經很清楚,他和那個我通過柳三變進行交易的「佝僂老人」一樣,來自「那個組織」。

並不少偶然,「那個組織」的領袖,就是昨天落馬的大老虎。

李維民讓我加快速度,便是擔心陷害他的「那個組織」,會由於領袖被抓而徹底沉入鬼市深處,再也打撈不到。

「這個李局且放心,武斌已經將他們在鬼市裡的觸手都摸查清楚了,隨時可以收網。這一點,陳隊應該也十分清楚。」

「他可靠?」問這句話的自然是空降下來的張國英,而口中的「他」,則是已經離開警察隊伍的武斌。

「我可靠就行。」我微微一笑。

張國英點頭,示意我繼續。

「當時為了換取李局被栽贓的罪證,我用那尊海洛因觀音像的胎模——一尊玉觀音像與那個組織的街頭人進行交易,而後又令人跟蹤到鬼市深處,最終確認,那個代號『白色天堂』的高純度高烈度海洛因的配方,其實就在玉觀音像之內。」

「配方的解讀方式,和我跟佟彤發現的痕都斯坦玉春瓶上的地圖幾乎一樣,這也是為什麼那尊用料珍貴的玉觀音像會被掏膛處理。」

「此外,由此可以推斷,痕玉春瓶和白玉觀音像上的手筆,出自同一個人。」

「而這個人,極有可能就是此案幕後的最終推手。」

說到這裡,我差點沒有忍住,將自己的最終猜測給透露出來。

。唐玉兒一時語塞,好像卻是這麼回事,同房睡確實沒有什麼奇怪的。

這時唐玉兒才回想起來,當時還是因為沈千秋身份地位,整日不學無術,沒有一個人看得起他,才從來沒同房睡的。

「媽媽你醒啦。」

這時團團也揉著眼睛醒來,唐玉兒見到……

《長生帝婿》第一百八十二章讓林家謝罪 話音剛落。

容影倏忽從葉湛身上冒出半截黑氣。

黑氣繞著葉湛繞了兩圈,葉湛聽到了憤怒磨牙的聲音。

葉湛微蹙了下眉:「你不願意。」

不是疑問,而是篤定的陳述。

「對,老子不願意!」容影對著葉湛的臉,吼道,「誰要你帶,老子不稀罕你這具破爛身體。」

自尊心作祟,他不想事事都要依靠葉湛,這讓他覺得無比恥辱。

這次,離傾難得和容影站在同一戰線之上。

「我也不同意,再想想其他辦法。」

雖然容影這些日子老實了,但此魔詭計多端,在葉湛身體里,不知又會做出什麼事來。

畢竟魔性難尋。

離傾不敢和一個魔物賭人性。

葉湛張了張嘴,正要說話,離傾做了個手勢阻止了。

「什麼都別說,都聽為師的。」

隨後,她又轉頭,盯著容影,冷道:「容影,你給我滾出來,你不是說看不上我徒弟身體嗎。」

容影:「我當然看不上,你把那碗葯倒了,老子就出來。」

離傾看了眼自己花了心思配比的葯,一陣心痛,但是比起讓容影纏著她徒兒,離傾沉默了一息,說起了並沒有什麼威懾力的狠話:

「如果我倒了,你還不出來,休要怪我對你不客氣。」

容影嗤笑一聲,「我在你徒弟身體里,你還能怎麼對我不客氣,殺了你這個蠢徒弟?哼,仙君,不論你殺不殺的了,就說你捨得嗎?」

離傾被容影的囂張態度,搞得火冒三丈。

但是她也知道,容影所說不虛,師徒一場幾載,她確實捨不得。

「你徒弟,又不是香餑餑,你以為我真的稀罕啊,快倒了,我就出來,我說話算話,我才不想在他身體里多待著。」

離傾此刻也拿容影沒辦法,手一翻,就將熬了一整日的葯汁倒入了土上。

見狀,容影還算遵守信諾,立刻從葉湛身體里溢出,還嫌棄地撣了撣身上的魔氣。

離傾懶得理他,立刻搭上葉湛的脈息,發現此刻他體內沒用半分魔氣,但依然不放心,容影此人一向最擅長藏匿。

「沒事吧。」

葉湛搖頭:「沒有,他未曾在我身體里留下半點魔氣,師尊放心。」頓了頓,他又道:「師尊,你再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