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爾等受死!」

楚帝浩蕩雄渾之聲傳開,百道身影同時狂殺出去,勢如破竹,摧枯拉朽。

一百位三品武聖境巔峰強者,你就說怕不怕?

恐怖如斯!

駭然欲絕!

沒有人想到楚帝居然掌握如此逆天禁忌之術,叢林中局勢瞬息萬變,寒冰落,朱元璋,沈浪三人臉上惆悵擔憂之色消失,一樣錯愕震驚的注視著楚帝的背影。

「不愧是我妹妹喜歡的男人,很強,很霸道!」

沈浪出言說道,突然感覺到一股凌厲的目光襲來,側目看去,只見寒冰落俏臉含煞,靈眸閃爍,顯然心有不悅。

「雷武女帝,怎麼動怒了,那有皇帝不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的。」

沈浪感覺寒冰落倩影森寒之氣愈發濃烈,移步快速躲在朱元璋另一邊,抬首視線再次向楚帝看去。

「唰!」

「唰!」

「唰!」

劍影縱橫如飛,所過之處皆知鮮血飈濺,支離破碎的殘肢滴落在地面上,一時間,惡魔之森變成了修羅煉獄。

劉錕和一道楚帝身影交戰在一起,分身乏術,完全無法顧忌到苟延殘喘的蓋衍。

就在此時。

楚帝手握三尺青鋒劍,身影出現在深坑邊緣,瞥了眼血肉模糊,痛苦掙扎的蓋衍,手腕微轉,劍鋒翻飛。

彈指之間,馭獸師蓋衍,隕!

縱使過往如何風光無限,對戰楚帝他卻根本沒有出手的機會。

不識時務,楚帝只能讓他變成死人。

「滴,恭喜宿主成功斬殺一品帝國蓋衍,獲得系統獎勵抽獎機會一次。」

「滴,恭喜宿主獲得新的職業,馭獸師!」

小賤提示音響起,楚帝面露笑意,沒想到斬殺蓋衍還有意外之喜,蓋衍隕落身死,只要將劉錕斬殺,其他人將不足為患。

大衍生術釋放,此番激斗之後,惡魔之森里各國勢力將會大幅度削弱,將再無一人可以於他匹敵。

念及於此。

楚帝大步行風而動,腳掌輕踏,身影凌空飛出,萬道劍光縈繞周身之上,瞥了眼劉錕,冷笑一聲。

「劉錕,朕來殺人了,你準備好了?」

楚帝踏空而行,快速向前暴掠而去,各國君王和各大勢力強者,此時已開始潰退,面對楚帝的霸道襲殺,他們根本無力回天。

「青公子,雷公子,楚帝霸道無匹,非我等可以抗衡,必須馬上撤退,要是在如此激戰下去,所有人都要隕落於此。」

李世民目之所及殘屍遍地,他開始慌了,真正的忌憚楚帝,顫抖聲響起,身影快速向後暴退出去。

「撤退?」

「二殿下難道想成為眾矢之的,眼下同仇敵愾,尚有一戰之力,如果此時撤退,楚帝逐一擊破時,誰能擋下他雷霆之怒?」

青封怒聲叱責,雙掌翻飛,霸道攻擊殺出,四周草木搖曳,似狂風呼嘯而來,試圖將面前楚帝擊退。

「萬木束縛,鎖!」

「雷霆斬!」

雷擎手握巨錘,狂暴舞動,一道道雷電之力碎天擊出,合力將青封束縛的楚帝擊殺。

青封青族後裔,掌天地萬木之力,在他的催動之下,草木暴漲,似一道道玄鐵鏈子,不斷將虛空楚帝身影束縛。

一時間。

青封,雷霆兩人合力擊殺楚帝身影高達五道,而李世民早已帶著曇宗,程咬金等人向惡魔之森里逃走。

李世民逃了,楊廣,樓蘭王,羅馬皇,大理王,南遼帝亦是望風而去,叢林里和楚帝鏖戰者,只剩下各大勢力強者。

「哈哈~」

「哈哈~」

「爾等還不如螻蟻,螻蟻尚且懂得同仇敵愾,不拋棄,不放棄,你們…………呵呵!」

「一盤散沙而已!」

楚帝看著消失在叢林里諸位君王,仰天狂笑,心裡覺得如此之人,和他一起爭奪天下,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無能之輩,真不知道族中強者為什麼要選擇他!」

青封看著李世民離開的背影,怒不可遏的聲音響起,對其失望之極,在他心裡像李世民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成就一番偉業?

要是讓他選擇,寧願選擇楚帝,霸道彪悍,不屈天下任何人。

這樣的人,註定成為天下王者,傲視蒼穹,睥睨寰宇。 「陸總來了!」

老楊好心提醒,喬音站在原地都石化了,然後到處找人。

「老楊,你騙我的吧?」喬音心裏直打鼓,手機怎麼沒動靜,她家老公的性格要是找不到她,肯定把電話打爆了的。

但現在……沒打的!

「老大,陸總來了,但有件事更嚴重,你要有心理準備。」

老楊慢吞吞,的喬音想打人:「你少廢話。」

「沈星辰出事了,生死未卜。」

「在那裏?」喬音嚴肅起來,陰陽宅果然吃人,出事了。

「在搶救室那邊,剛剛手術,不知道出來沒有。」

「帶我去。」

喬音轉身就走,老楊了解喬音的脾氣,急忙快速出門,出了門帶喬音去看沈星辰。

沈星辰也剛剛從手術室出來,正送去病房,陸景深跟在一邊。

看到喬音沒事,陸景深凝重的臉卻沒有一點緩解,反倒更擔憂。

這次是沈星辰,下次呢?

喬音停頓了一下,有點擔憂:「我沒事的。」

「嗯。」

陸景深完全變了一個人,答應得很冷漠,但他走到喬音身邊忽然把她抱到了懷裏,緊緊抱住,吸取她身上的味道。

他真是被嚇死了!

喬音有點想哭的感覺,鼻子都酸了:「老公,我沒事。」

「我知道。」

陸景深放開喬音,看向病床上的沈星辰,這麼大的事情,必須要通知沈家才行。

兩人送沈星辰去病房,沈家的人很快就來了。

沈老爺子和沈父沒帶人,直接趕來醫院。

見了面沈老爺子看了眼陸景深,不免愣住:「你是陸正天的什麼人?」

「我是他孫子。」

陸景深有些意外,沒想到沈老爺子認識他家老爺子。

「你們祖孫很像,都那麼不著調的樣子!」

敬一杯温柔的酒 沈老爺子說完看向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沈星辰,走去看他孫子了。

喬音走到陸景深身邊,拉了他一下。

陸景深也有點茫然,不著調?

難道他家老爺子年輕的時候也和他一樣?

但不著調能看出來怎麼?

寫在他臉上了?

喬音仔細看陸景深的臉,要是仔細看的話,陸景深和陸老爺子確實有像的地方,但陸老爺子畢竟老了,所以面容和輪廓都不像是年輕人那樣飽滿了,也看不出那些褶皺下面更像誰!

但聽沈老爺子的意思,陸景深和陸老爺子很像,要不然怎麼會一眼就認出來了?

陸景深看向沈老爺子,沈老爺子看了看沈星辰,轉身看向陸景深,然後很認真地打量了起來。

很久他才說:「這件事肯定是你們要算計我們星辰才會這樣,你說怎麼辦吧?」

「……」

陸景深好笑:「你想怎麼辦?」

「要你去坐牢!」

「那你起訴吧。」陸景深倒是無所謂。

「果然是陸正天的孫子,不光長得像,就連德行都一樣,你爺爺還好吧?」

沈老爺子畫風一轉化干戈為玉帛了。

陸景深看了一眼沈星辰才說:「身體還好,不過不過不如您保養得好。」

「那是當然,他比我大兩歲呢,要死也是他先死,當年他坑了我一筆錢,如今你又害了我孫子,你們祖孫可真是叫人討厭。」

沈老爺子說了許多,喬音聽出來他的意思了,老朋友了,想見一面。

「老爺子身體不是很好,但我可以打電話問他,如果他想見面的話,我來安排。」

陸景深也看出沈老爺子和他家老爺子的關係不一般了。

不然不可能一見面就認出他是老爺子的孫子。

沈老爺子點點頭:「那你問問吧,你就說姓沈,他要不記得我就算。」

陸景深去打電話,喬音留在病房。

沈老爺子坐下看着喬音,衣服都還沒換,一眼就認出來了。

「你叫什麼?」沈老爺子莫名的有一種回到當年的錯覺。

這可真是冤家路窄啊!

「喬音!」

「你是剛剛那個人的什麼人?」

「我是他媳婦。」喬音察覺到點什麼。

沈老爺子笑了笑:「是么?」

喬音很尷尬,看不出來沈老爺子是什麼意思,但她總感覺,不太對勁的樣子!

「你怎麼騙我們?」沈老爺子有點不太高興的樣子。

「我本來不想騙你們,但這種事我也不想被人知道,所以才化妝去見你們,但你們跟蹤我,也不光彩吧。」

「呵呵……」沈老爺子忽然一笑:「你這麼說是想告訴我,你我半斤八兩,誰也別說誰?」

「我沒那麼說,是您說的。」

喬音去坐下,她現在這樣,還不知道找誰去。

沈老爺子笑意更濃:「你是之前幫我們的那個喬音吧?」

「……」喬音沒說話,總覺得這老頭要比沈星辰難對付,眼睛裏都是算計。

「我聽星辰說喜歡你,為了你放棄了在國外的很多事情,您說的這些我不清楚。」

「你清不清楚無所謂,但我也很贊同星辰追求你。」

喬音看了一眼還昏迷不醒的沈星辰,「您開玩笑吧,我現在已經結婚了,我有合法的丈夫,何況您孫子現在這樣你不擔心他,反倒談論追不追求的事情,您不覺得很不該么?」

「該不該的也是就事論事,那別墅群的地方是不是你看的,看完是不是就出事了?」

「您是想倒打一耙?」

「就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