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那又如何?」王虎蠻橫的往江岳身前一站:「江少幫過我,欺負他就是不給我面子。杜少,你要不給我面子?」

王虎知道江岳不願意在眾人面前顯露自己的本事,所以主動出頭。

杜威冷哼一聲:「王虎,你這是找死。」

王虎獰笑一聲:「你老子杜晨明也許有資格說這種話,你,沒有。」

啪!

清脆的聲音響起。

王虎一耳光抽在杜威臉上,把他打的一個趔趄,直接懵了。

不光杜威,周圍的人除了江岳和鄭耀輝,都懵了。

王虎為了給一個醫生出頭,竟然打了杜威!

他瘋了嗎?

不知道杜家也不好惹嗎?

「王虎,你找死!」

杜威暴跳如雷。

「嗯?」王虎臉一沉,露出殺氣。

區區一個杜威,竟敢對他說這話?

王虎是真的怒了。

猶如一盆冷水兜頭澆下,杜威猛地一個激靈。

要么了断 他真是氣瘋了,竟敢對王虎說這種話。

杜家確實不怕王虎,但真要鬥起來,能弄死王虎,杜家也不好過。

而且杜威可代表不了杜家,杜家內部對杜威這個位置虎視眈眈的人可有不少。

想到這裏,杜威立刻變了語氣:「王老闆,你我兩家關係也不錯,何必為了一個外人翻臉。」

周圍的人有些失望,杜威不愧是豪門子弟,果然能屈能伸,知道如何把利益最大化。

真要跟王虎鬥起來,那些落井下石的人絕對不少,說不定杜家就是下一個陳家。

遠處和鄭發祥王衛站在一起的杜威的老子杜晨明也微笑點頭,認為杜威做得對。

「少給自己臉上貼金,我們能有什麼不錯的關係。」王虎呵斥道:「給江少道歉。」

「你?」杜威大怒:「王虎,你找死。」

啪!

又是一個大嘴巴子,王虎冷冷盯着杜威,氣勢十足。

「咳!」一個老成持重的人開口道:「王老闆,為了一個大夫,沒必要吧?」

王虎冷冷盯了他一眼:「想死?」

那人一下被噎的不敢吭聲了。

王虎可不傻,知道江岳非同一般,好不容易有這個機會能表現一下忠心,要是能再賞賜給一本功法,那就更好了。

「王虎,你真要跟我杜家作對?」杜晨明陰沉說道。

「杜家,算什麼東西。」王虎不屑道。

他有江岳當靠山,可不怕什麼狗屁杜家。

。 希巴撓了撓頭,看來好像是沒能阻攔成功。

但是他也沒有很擔心。

科技的實力是有限的,精靈的能力是無限的。

雖然他也承認有的科技是真的很厲害而且很好用,但是基礎依舊是精靈的能力開發。

否則,為什麼世界上精靈會成為主流呢。

「希望雅典娜大人平安無事出來,否則阿波羅大人鐵定要幹掉我。」

被獨眼龍叫打開三號儀器的小弟在內心中瘋狂的祈禱著。

阿波羅和雅典娜的關係到底如何,作為小弟的他實際上不是很了解。

但是依照組織里瘋傳的不論是兄妹還是情侶關係來看,阿波羅肯定會解決他這個製造問題的人。

他可不覺得以獨眼龍的個性,會把他從阿波羅手底下保下來。

一時之間,除了山谷外面哲也一行人還在戰鬥以外,山谷內,一片寂靜。

聯盟特戰隊的人在白木摩耶的帶領下站到了希巴的身後,和對面以獨眼龍為首的火箭隊面面相覷。

「這該死的東西要多久才能起效。」

獨眼龍覺得自己擺姿勢擺的都快抽搐了,但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他的表情不變,從嘴裡擠出了微不可聞的話語。

氣勢不能輸,對面不動他也不能動。

「東波博士說得有十來分鐘才行。」

手下的話語讓他的心涼了半截,十幾分鐘,有這個時間都夠他們被對面埋進去挖出來再埋進去了。

一時之間,他都忘記了去糾正手下叫錯了南駁博士的名字這一問題。

「對面那東西,是幹什麼的?」

聯盟特戰隊的隊員們也在竊竊私語著。

按照火箭隊的尿性,這種科技儀器都是只有開始鍵沒有停止鍵的。

只能事後聯盟的科技人員研究透徹琢磨出關閉方法才行。

至於第一次嘛,就只能讓它去了。

既然抓到對方都沒用,那還不如趁機休息一下。

「發射到地底,應該是震動之類的?大概率是針對洞穴內部的。」

白木摩耶也在和希巴交流。

儘管實力差距有點大,但是好歹是個特戰隊隊長,這點面子還是有的。

「嗯。」希巴點了點頭,隨即一笑。

白木摩耶自然知道他在笑什麼,他也覺得很有趣。

在見識到了希巴的實力之後,火箭隊是如何相信齊名乃至實力更強的科拿,沒法對付他們的科技手段的。

「擊敗冠軍的,只能是冠軍。」

白木摩耶低聲說道。

或許黑暗組織或者一般的訓練家對這句話認知不夠深刻,但是作為在聯盟里達到一定級別的他,很清楚這就是明明白白的世界規則。

光是天王級精靈或者天王級訓練家,就已經不是簡單的人海戰術能解決的事情了。

更別提實力遠在其之上的冠軍級精靈和冠軍級訓練家。

放在古代王國的概念里,這些精靈和人,就是守護圖騰一般的存在,僅次於神獸。

在神獸不出世的大部分時間裡,他們的地位不比祭司和國王低。

身為聯盟的死忠,他從來不覺得,有人類組織能夠推翻聯盟的統治。

哪怕是聯盟內部各有分歧也不行。

君不見古代王國也是這樣的嗎,起義暴動的平民幾乎沒有成功的。

基本上,所有的古代王國滅亡,都是因為當權者覬覦神獸的力量,引來了神獸的怒火,降下所謂的「天罰」。

現在聯盟里有這種想法的人很少了,不是每個人在這麼多活生生的例子面前都能繼續保持態度的。

也只有黑暗組織的人,才妄想通過掌控神獸的力量來改變乃至毀滅世界。

白木摩耶表示,要是神獸這麼容易控制,那可就太離譜了。

誒,也就是他這話沒說給哲也聽,否則哲也多少要教育他一下,少見多怪。

時間一點點過去。

怪力在某一時刻,突然拍了拍希巴的肩膀。

「怎麼?地底有反應了?」希巴問道。

怪力點了點頭。

還是實力的差距,儘管只是單一的格鬥系精靈,它對於其他屬性能量的感知能力,依舊比在場的其餘精靈高一些。

希巴再次撓了撓頭,他又一次覺得自己該收服些別的屬性的精靈了。

這不知道是他第幾次冒出來這種想法了,但是礙於時間,一直沒空去做。

格鬥系精靈因為自身的特點,在戰鬥上是很好沒有錯,但是功能性方面就差了其他屬性的精靈不止一籌。

比如說現在,如果他有個地面或者岩石系的精靈,還能針對地底的情況做些改變。

現在就只能幹等。

「嗯?月亮怎麼沒了。」

一個特戰隊隊員閑的無聊,抬起頭望天,愕然發現天空中烏黑一片。

整個山谷被人工探照燈照的異常明亮,沒有人察覺到天色是什麼時候改變的。

「有點意思。」

希巴抬頭望著天,感覺到了不一樣的意味,這是那隻急凍鳥的能力導致的?

「呼——呼——」

風聲穿過山谷,更加刺耳了。

山谷兩旁,碎石不斷下落。

火箭隊也很快發現了氛圍的不對勁,畢竟對面聯盟的人動作實在是太大了。

「西冷博士沒說過這儀器會還有這種情況啊。」

小弟的第一反應是這個。

獨眼龍一巴掌拍在了他的後腦勺上,「蠢貨,我們的儀器能量是往地底放的,怎麼可能到天上去。」

他覺得,回去一定要換個聰明點的小弟了。

這個沒救了。

「老大,你有沒有覺得雪越來越大了。」小弟一臉憨笑,沒在意獨眼龍用力的擊打,而是繼續諂媚的上報自己的發現。

大了嗎?獨眼龍一愣。

雙子島常年飄雪,哪怕是剛剛對戰的時候也沒停過,自己這小弟這麼一說,好像是比來的時候大了一些。

「隊長,海平面也不大對勁。」

聯盟那邊則是有更多的發現。

「漩渦,好多的漩渦,還有大的過分的浪。」報告的情報人員語氣很是急促。

看樣子,在海上的他們狀況不是很妙。

「暫時撤離,遠離雙子島周邊。」希巴直接下達了命令。

「看來,地底的那位朋友,很不高興啊。」

即便是在如此惡劣的天氣條件下,希巴依舊是笑呵呵的。

山谷外。

「比雕,鋼翼。」

哲也指揮著比雕持續向對面的精靈發起了攻擊。

眼前這兩個火箭隊的配合出人意料的完美,他算不上擅長多線指揮,哪怕實力佔優,短時間也拿不下他們。

其餘人的狀況大多與他類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