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那好,天雲過來的幾個人還行吧?」陳宇問。

「挺好,直接頂了另外的幾個人。」嚴柔謹笑道。

「柔謹,你在家嗎?」就在這時候,門鈴響了,監控顯示張海。

「張海?」嚴柔謹微微一愣,按下按鈕,大門自動開了。

「柔謹,你……」張海匆匆走來,他剛張口,就發現了室內的陳宇,他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他為什麼在這裡?」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裡?」陳宇反問。

張海臉上的肌肉抽動著,然後憤憤的回頭:「柔謹。」

「我說了,叫我嚴總。」嚴柔謹道:「有事說事。」

「好,嚴總。」張海壓住胸口的怒火,他甩出一份資料道:「傾顏養生是新公司嗎?為什麼我不知道?」

「這份文件是在我私人伺服器上的,為什麼你會有?」嚴柔謹抬頭盯著張海:「我私人的東西你為什麼要動?」

「我這是關心你,你需要給我一個解釋。」張海道。

「沒什麼好解釋的,傾顏國際是我和陳總一起合作成立的。」嚴柔謹站起來道:「你如果敢再干涉我私人事情,我對你不客氣。」

張海死死的盯著嚴柔謹,良久,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柔謹,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你父母對如同親生一般,可是為什麼現在我們的關係越來越遠了?」

「我們現在是在談工作,沒有什麼事情你就回吧。」嚴柔謹皺了皺眉頭。

「他們在的時候,是有意讓我娶你的。」

張海終於吐出了胸口的那股濁氣:「這些年我也在努力,努力的把公司做好,努力的讓你喜歡上我,可是為什麼我們這麼多年的感情,比不上他一個垃圾?」

張海向陳宇一指,他怒道:「我查過他的底細,他有老婆,而且吃喝玩樂不務正業,這麼一個垃圾有什麼好的?你為什麼對他這麼看重?」

「張海你閉嘴。」嚴柔謹鎖著眉頭:「以後不準說陳宇任何壞話,我也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和你不可能。」

「就真的沒有一點挽回的餘地了嗎?」張海的神色逐漸變冷。

「一點都不可能。」嚴柔謹冷冷的說。

「那好,既然這樣我也就沒有必要和你客氣了。」張海臉上露出一絲陰冷的笑意:「傾顏以後是我的,以後你和這個公司沒有半點關係。」

「張海,你沒瘋吧。」嚴柔謹瞥了他一眼:「你在傾顏的乾股我隨時都可以收回,你要記著你的身份,你只是一名管理者。」

「呵呵,我只是一名管理者?這些年我為公司嘔心瀝血你都看不到?沒有我,就沒有現在的傾顏。」張海冷笑道:「這是我應該得的。」

「如果二十年前沒有我爸媽,你或許就被人販子砍斷手腳去乞討。」嚴柔謹冷冷的說:「所以別說你為公司付出了多少,你是為公司付出了很多,我也從來沒有虧待過你。」

「呵呵,可是,我要的不是這些。」張海面目猙獰:「我要的是你,和傾顏。」

「你怕是瘋了吧。」嚴柔謹冷冷的瞥了張海一眼。

「我知道你不會同意,但是你現在沒覺的自己頭重腳輕嗎?」張海笑了。

「你…」嚴柔謹眉頭一皺,她猛的站起來,但是兩腿一軟,她重新坐倒在椅子上。

「你下了毒?」嚴柔謹吃了一驚,她看了一眼沏茶的紫砂壺,瞬間明白了過來,剛才她除了喝幾口茶之外,沒有碰過任何東西。

「呵呵,是啊,我知道你的習慣,每天黃昏都會沏一壺茶,我找了高人,弄來葯,放在茶葉中,這種毒無色無味,服用之後頭重腳輕任由擺布。」張海哈哈大笑,他瞥了陳宇一眼,然後向嚴柔謹走去。

「你不要過來,陳宇,你沒事吧?」嚴柔謹回頭看著陳宇。

「我沒事。」陳宇搖搖頭。

「哈哈,沒事?」張海冷笑道:「不要再強裝鎮定了,這葯能讓一頭牛倒地不起,我加了量,你不可能沒事。」

「嚴柔謹,本來我可以下些春藥讓你主動投懷送抱的,但我沒那麼做,因為我就是要在你清醒的狀態玩你,當著陳宇這混蛋的面干你。」張海面目猙獰,他上前一步。

「為什麼要當著我的面?」陳宇有些無語。

「你閉嘴,如果不是你,柔謹也不可能對我這樣。」張海怒道:「老子一會兒一點點折磨你,讓你在痛苦中死去。」

「相信我,就算是沒我,她也不會喜歡你的。」陳宇一本正經的說。

「你放屁,我們青梅竹馬,她爸媽都有意讓她嫁給我,她怎麼可能會不喜歡我?」張海怒吼道。

「我真的不想打擊你。」陳宇無奈的說:「但事實就是這樣,她就是不會喜歡你,你內心陰暗,心機很重,我相信沒哪個女孩會喜歡你這樣的人。」

「閉嘴,你閉嘴啊,你再廢話我弄死你。」張海大怒,他猛的轉身,伸手向嚴柔謹抓去:「你和傾顏都是我的。」

。 李安安心裏帶着小激動,褚逸辰要穿白色西裝啊,得多好看啊,那她今晚也要把自己打扮得漂亮一點。

韓毅問「妹妹,蛋糕是褚逸辰送的吧。」

他很懷疑,褚逸辰到底搞什麼,不要他妹妹了,現在又來獻殷勤,關鍵自己的妹妹還放不下他,讓人生氣。

「嗯,他送的。」李安安承認,不想欺騙他。

韓毅氣「妹妹啊,我告訴你,他有事欺騙你,很嚴重!」

李安安不明所以看着韓毅「什麼事?」褚逸辰會欺騙她嗎?她不相信。

韓毅想把褚逸辰的腿其實沒事,一直在裝的事,說出來,想要報復一下褚逸辰,把打架的事告訴鶴城。

於是吞吞吐吐地「你不覺得他的腿好得太快了嗎?」

這麼說,妹妹應該會懷疑吧,正常人都會懷疑。

才多久,已經好得差不多了,他猜如果褚逸辰不是怕妹妹發覺,現在已經丟下拐杖能跑了。

李安安不高興「他腿好得快,不是一件讓人高興的事嗎?」

「哥,你應該祝福他,看他多堅強,身殘志堅!」

韓毅簡直無話可說。

突然手機收到信息。

裏面是一段視頻,是他和褚逸辰比賽的視頻,但視頻把他英勇不屈的一面都剪輯了,只有他被褚逸辰狠揍的畫面,他突然覺得天塌地陷。

之後又有消息發過來。

【韓少,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還有答應總裁的事,請你遵守約定,不然這視頻,明天就會成為娛樂版頭條,讓所有人知道你輸給我們總裁,還被揍得毫無還手之力。】

韓毅覺得腦子暈眩,他是倒了什麼霉,才有褚逸辰這種妹夫。

「哥,你怎麼了,一副想哭的樣子。」

韓毅狠狠地抹了一把眼睛「沒,哥哥很開心,無比的開心,你說對了,褚逸辰就是身殘志堅!」

李安安很高興哥哥贊同自己的說法,褚逸辰真的很堅強,是她見過的最有毅力的男人

「哥,我們先去一趟幼兒園,昨天有個孩子扯寶寶的頭髮,我想去看看!」

她問過褚管家幼兒園地址,也有老師的電話,但還是要親自去一趟的好,這樣她才能放心。

「好」

韓毅看了一下地址往幼兒園開去。

幼兒園。

做操時間,兩個小傢伙大搖大擺地去了廁所,俊俊在門口放哨,操場響起歡快的音樂,小朋友擺着小手,在跳操,老師笑得燦爛地在前面帶操。

廁所已經打起來。

君君和顧庚打在一起,兩人推搡,互不相讓。

「我打贏了,你要認我做老大。」

顧庚放狠話。

君君「可以,我認你做小弟,你以後天天跟在我屁股後面跑。」

兩人出腳,都想絆倒對方。

外面俊俊很擔心,突然就聽到咚的一聲。

像是摔倒的聲音。

他悄悄地去看,難以置信,哥哥和顧庚滾到地板上了,雖然廁所很乾凈,都是獨立衛生間,可也是廁所啊!

哥好勇敢,顧庚也是!

雖然兩人滾得難捨難分,但他不能去幫忙,哥哥說了,這叫單挑!不能壞規矩。

偷香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褚逸辰垂眸去看她,她笑得眉眼彎彎,無比地明亮,勾得他心痒痒的。

他粗糙的手指觸過她紅唇,碾壓,流連忘返。

「不用你維護,只要我夠強大,就能讓所有人閉嘴!」他根本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他,實力才是唯一能決定一切的標準。

欣芙 李安安誇獎「嗯,知道你最厲害了,但我想讓所有女人羨慕我,我要維持你完美的人設。」

褚逸辰挑眉「你果然喜歡完美的男人!」他語氣有點不屑,還有點生氣。

李安安點頭「嗯嗯,我要求挺高的,還好你都滿足了。」

她打趣,其實騙他的,人怎麼可能完美,只有神能做到,他已經很出色了,不過看他嚴肅的樣子,就想逗逗他,看他還能做到什麼地步。

「當然!」

褚逸辰回答得臉不紅心不跳的,他從小就是個完美的存在,就算使壞,也要壞到極致的那種。

「我要讓你眼裏容不下任何男人。」

他在她唇上重重的按壓一下,看着她飽滿紅唇被碾壓,又彈回到原來的位置,收手。

李安安吃痛,捂著嘴巴。

「說就說,你幹嘛用力。」

她不滿嘟著嘴唇。

褚逸辰眼眸很暗「沒什麼,以後不要亂坐別的男人車。」

他若有所指,上次她上了饒錦的車子,他一直沒忘,而饒錦幾次約他都被拒絕,如果不是他沒做別的,他早就該滾出A市了。

「沒有啊。」

李安安回想,最近她沒有坐別的男人車子。

「真的沒有?」

褚逸辰追問。

在他攝人視線逼視下,李安安想到之前坐過饒錦的車子。

「我就坐過饒錦的車子。」

剛說完就感覺給自己挖了個坑。

她那眼小心去看褚逸辰臉色,他不會知道她去見白菲菲反而被惡整吧。

「就是拍攝的時候遇到的,他送我回去。」

李安安越說越心虛,生怕褚逸追問她為什麼拍攝亂跑。

但褚逸辰臉色很平靜,甚至可以說溫和。

「是嗎?他怎麼邀請你的。」

「哦,他說想討好你,就送我一程。」

對,饒錦是那樣說的,雖然車裏他表情活像自己欠了他千八百萬沒還一樣,但上車前他的確很狗腿。

褚逸辰笑,鬆鬆領帶,李安安被他修長好看的手指吸引,繼續說。

「不過,上車后他看他的手機,我看我的手機,一句話也沒說。」

李安安聲明,她和饒錦上車后真是一句話都沒說。

不過下車她送了一筐葡萄作為車費,這話不能和褚逸辰說,不然一定打翻醋桶。

「原來這樣。」

褚逸辰臉色明顯好了很多,饒錦還知趣!

「嗯,不過我以後不坐他的車了,明明一個現代人,弄得跟個古代人一樣逼格,我不喜歡!」

李安安對饒錦的感覺真不好,雖然看着溫和,但心思很沉,還很壓抑,不過也對,他是個倒霉蛋,一看從小就是爹不疼娘不愛的那種。

褚逸辰嘴角揚起,帶着微微得意「當然,不是任何男人都像我這麼有品位的。」

李安安暗暗鬆口氣,總算把她去見白菲菲的事隱瞞過去了,好險!如果褚逸辰去查,一定知道她偷偷跑齣劇組去做了什麼!

。零點中文網] 第三十五章救人

大約是因為靈泉水回漲的速度很快,因此這一段時間的大公雞也變得很安靜。待在張瑜身邊的時候,也不再像從前那樣高傲又聒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