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面對薇奈特的區別對待,你怎麼可以忍受兩次呢,你決定……】

【任務一:和薇奈特一起疊珈百璃私人衣物,至少完成三件。完成獎勵:冥想法】

【任務二:用拳頭告訴薇奈特,時代變了,男女都一樣。完成獎勵:練體法】

【任務三:回瞪薇奈特一眼,就算了事。完成獎勵:托爾的尾巴肉】

首先是任務三,鬧呢?我想吃托爾的尾巴肉還用做任務,叫幾聲表嫂不就行了。

然後就是練體法,我都可以靠吃飯提升身體素質了,還費勁巴力受那罪幹啥,雖然現在美食不能任我享用,但前景是遠大的,再說了我也打不過…

咳咳…沒什麼好說的,選任務一!

「你別疊了…」

看徐晨還在疊,薇奈特正想直接上手拉開,從進來后就把自己捂在被子里當縮頭烏龜的珈百璃忍不住了。

一把掀開被子,跳了出來,站在床上譴責著徐晨。

「你這個傢伙是怎麼回事!紳士嗎!」

徐晨眼不慌,手不亂,只回了珈百璃一句話。

「電腦是我送的,還有這月房租免了。」

珈百璃頓時滿臉堆笑,大方的說道。

「您隨意,不夠我這裡還有。」

「小珈!」薇奈特生氣的喊到。「不要這樣說話,你可是個女孩子啊!」

然後又直接把徐晨拉開。

「還有,你也別疊了。」

徐晨也不在意,就三件而已,早就疊完了,你不拉我也打算不疊了。

「小珈?」薇奈皺眉,「這才多久,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嘿嘿……」珈百璃嘿笑著,一臉尷尬的撓了撓頭。

而菈菲爾已經看穿了一切,正滿臉愉悅的看著事情的發展。

「一個天使而已…怎麼可能……」薩塔妮亞不敢置信的看了看四周,臉上掛著汗水往後退了兩步,隨後驚訝的說道。

「珈百璃!你竟然做出這麼多的超特級的惡魔行為!這樣可是會被逐出地獄的!」

「嘁,我本來就不是地獄的。」珈百璃撇了撇嘴,一臉不在意的表情。

雪之下雪乃看向徐晨,眼神中有著一絲玩味,好像在說,這就是你和平冢靜當時說的那個比我可愛,比我有人緣的本尊。

真是長見識了!

徐晨假裝沒有看見,默不作聲。

小鳥游六花也因為和珈百璃不熟,沒有說話。

只有一旁的班長真知子不明所以的說道:「珈百璃同學你不是身體不舒服嗎?」

「誒?」珈百璃眨眨眼睛,馬上想起來自己的請假理由,裝出了一副虛弱的樣子。

「咳…沒錯,我是身體不舒服,咳咳,所以家裡才……」

這時電腦里傳來了滴滴滴的聲音。

「小珈,我去吧。」

薇奈特好心的走了過去,幫珈百璃打開了電腦。

珈百璃急忙喊道:「不要!」

可薇奈特的速度要比她更快一點,電腦屏幕已經亮了起來,裡面正是一個網游界面,還不斷的有消息發來。

「哎呀!又是那些胡亂跳出來的網頁遊戲,真是煩人。」珈百璃磕磕絆絆的解釋道。

眾人的目光看了過去,一起無語了,是不是網頁遊戲他們還是分的清的,騙誰呢。

薇奈特沉默的抿了抿嘴唇,隨手動了下滑鼠,一個遊戲人物立馬跟著跑動了起來,打開不斷發出滴滴聲的對話欄。

很快,一大堆信息就浮現在大家眼前。

「喂,我們要重新打一次boss,你還來不來。」

「等我一下,我家門外有人敲門,等我把他們打發走就來。」

「那你快點啊!」

「在不在,還不行嗎?」

「那些麻煩的傢伙還沒有走嗎。」

「你不是說只有網路才是你的最愛嗎,怎麼那麼慢,和他們有什麼聊的。」

「我已經把亂加血的牧師踢出去了,怎麼樣,是不是很開心,我夠不夠朋友。」

「你不來,我就散了啊,正好我女朋友來電話了,說心情不好,要去逛街。」

「喝啤酒,吃炸雞,陪著朋友去開機,不是最配的嗎。」

「就是,組團開黑才是男人的浪漫。」

「你這可惡的恩愛狗,信不信我們單身狗和你拼了,我們狗多勢眾……」

「默默吃狗糧的我,流著眼淚,點了+1。」

「我也在吃狗糧,+2」

「吃狗糧+3」

「狗糧+4」

「…+10086」

「怎麼回事,為什麼歪樓了,討論起狗糧的牌子來了?」

「誒?那個牧師又來了,還說了一句話。」

「***,原來就是你把老娘踢出隊伍的,還逛什麼街,分手!!」

「?」

孤酌旧梦忱 「?」

「這是真的嗎?」

「隊友們,我失戀了,剛交幾天的女朋友沒了,好想打遊戲發泄一下。」

「飛翔的荷蘭豆退出隊伍」

「不自愛的女人退出隊伍」

「黑心老人家退出隊伍」

「………,退游!」

什麼情況?踢個人而已,怎麼就弄成了這個樣子,眾人一頭霧水。

珈百璃也急了,大佬退游,誰來帶我,誰送我裝備,道具,我怎麼氪金啊!

「快把電腦給我,薇奈特!」

「你還是先把這是怎麼回事說出請吧。」

躲過珈百璃想要搶奪電腦的手,空氣中的溫度隨著薇奈特的神情變得更低了。

就連班長真知子也看出了不對勁,看著對電腦戀戀不捨的珈百璃,滿臉的不可思議。

「珈百璃同學,難道一直在家裡玩遊戲嗎?」

珈百璃見搶不到電腦,直接用起了賣萌攻勢,把一隻手蜷成貓爪的樣子,放在頭的旁邊,動了動。

「人家只是偶爾玩玩嗎。」

「那你明天就給我回去上課。」薇奈特扶了扶額頭,沒想到珈百璃變成這個樣子,隨後語氣堅定得說道。

她不能讓珈百璃在這樣下去了!

「不、不行!」珈百璃一臉抗拒的表情。

「又怎麼了?」

「我的身體還沒好,而且我請了兩天病假,還有一天呢!」

「看你現在的樣子不是很健康。」薇奈特一臉無語的看著活蹦亂跳的珈百璃,隨後有些糾結於時間問題。

看珈百璃的樣子,就知道病假時間不用完是不會去上學的,而向老師舉報珈百璃病已經好了的事情,薇奈特又做不出來。

就在薇奈特頭疼的時候,班長真知子說話了。

「其實珈百璃同學是星期一請的假,今天是星期二……」

一聽這話,珈百璃打起了眼淚攻勢和情感攻勢,立馬癱坐在地上假裝抹著眼淚,渾身都散發著頹廢的氣息。

「可、可是我的朋友剛剛失戀,你看他發的信息,正是需要我安慰他的時候,我怎麼能棄他而去呢,只好在多請一天病假了。」

看到這裡,徐晨得出了一個結論——

珈百璃已經變成了他印象中的惰天使!兩個西裝男看到突然來了一個年輕的傢伙,內心咯噔了一下,滿臉的不可思議。

外面的人都說西南軍區人才輩出,老闆才指定找他們支持,誰能想到他們這麼不重視,竟然派出一個弔兒郎當的年輕人,來執行這麼重大的任務。

要是萬一搞砸了,這事怎麼交代?

一個年齡稍大的西裝男實在忍不住了

《基地簽到三年,成為全球特種之父》第1474章:貴重 雖然說一個晚上司南楓也沒有和她說上幾句話,一直到午夜時分送她回家基本上都是沉默不語的多,可王珊妮依然是心樂開了花。本來以為他是一個冷酷無情高傲的傢伙,可今天看來並不是。不單陪她參加聚會,還親自把她送到家,看來他還是關心她的,在意她的感受的,要不怎麼會如此親切友好善待自己呢!不要看她平時大膽潑辣,敢做敢說,對於感情卻從來不馬虎更不會象某些年輕人那樣喜歡玩愛情快餐的遊戲。她來自於小地方的小家小戶的女孩兒,屬於千千萬萬普普通通的一個農村家庭,除了給她溫暖與親情的愛之外,既不能給予她寬裕的生活也無法給予她精神上的支柱。而從小到大就是目標性特別明確的女孩,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麼,努力的方向在那裡。比如說為了脫離父輩們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窮苦生活,打小就知道唯有努力詩書才可以走出大山,走向大城市,靠近自己想要過的城市人的生活,然後她順著自己立下的目標做到了。對愛情的追求也是一樣的,與許多喜歡做夢的女孩兒一樣,希望遇上自己的白馬王子在風花雪月中體會愛情的浪漫與甜蜜,但她卻不會沉迷於盲目的愛情。她對於自己理想的伴侶要求是:人品上乘、事業有成並且在結婚以後可以成為自己可以託付一生的依靠。在現如今審美觀過於膚淺與注重外貌時代,象她那樣美麗的女孩,不管在那裡都會有一大群追求者,然而在沒有了解清楚別人底細之前,輕易地不會與別人交往,偶爾地也許會與別人玩曖昧但決計不會越雷池一步。

而司南猷楓不管是外貌、才華還是人品都屬於上乘,正是她理想中的最佳伴侶。她愛慕了他那樣的久,以往只敢對他投去溫情脈脈或者是火辣辣的熱誠目光來表白內心深處濃濃的愛意。昨晚雖然說是仗著喝了酒之後的氣勢吻了他,一開始她也是有些忐忑不安的,害怕被他拒絕而粗暴的推開,沒有想到他竟然沒有推開自己連責備都沒有!想著他柔軟的唇還有那俊雅的側影,一晚上王珊妮興奮到幾乎難以入睡,就如同有誰不斷地往她心上丟下一顆顆石子,反覆地激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王珊妮在想:要是沒有殷離,那司南猷楓肯定會愛上自己,他必定是屬於自己的。於是越想就越發討厭殷離,覺得殷離就是橫亘在她與司南猷楓之間可惡的障礙物,於是這傢伙開始動歪心眼想著怎麼做才可以讓殷離知難而退。

第二天一大早,王珊妮早早就起床,好好的收拾打扮了一番才出門,心情舒暢時連周圍的事物都是明亮的。對於今天早上的王珊妮來說,花兒全都是明艷艷的漂亮,陽光更是明媚而溫暖的,風也是溫柔如絲稠般在輕撫著她的臉,走在路上的腳步更是輕快而歡愉的。一到醫院就到食堂買了二份早點,喜滋滋的提在手裡拿到科室。換好護士服后一直在護士站假裝工作,可眼睛一直偷偷瞄向科室的門口,好不容易等到差不多八點,才看到司南楓那俊雅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門口。完全感覺不到有異常的司南獻楓換好工作衣走進醫生辦公室坐下來,如平時一樣打開電腦準備一天的工作。很快醫生護士都一起聚到醫生辦公室準備早交.班,王珊妮才及時的從護士站走過,並拿出一大早就準備好的早點放在司南楓的面前,紅著臉扭捏作態說:司南博士,昨晚上謝謝你陪我參加朋友生日聚會還送我回家,這是我幫你帶的早點,趁熱吃吧。她特意連敬語都不用來顯擺自己與司南猷楓的關係匪淺。

眾人是一臉驚訝的看向這倆個人,個個的表情都打了個大大的問號。王珊妮的話讓司南猷楓與大家一樣一臉的懵懂更多的當然是驚訝,不過還算明智趕緊說:謝謝你,我已經吃過早點了。就想把早點推回去給王珊妮,沒有想到王珊妮卻是大膽地直接把手蓋在司南獻楓的手背,親昵的樣子說:沒事,你就留著吧,待會兒上手術后餓了再補充點能量。

王珊妮的手才一碰到司南猷楓,他就好象觸電一般快速的把手縮了回去,身體不受控制一般打了個激靈。不再看向王珊妮,也沒有說話,只是恢復了平時的冷峻不言不語坐在他的坐位上。

而坐在對面的殷離看出了司南猷楓此時此刻的窘態與壓抑的怒火,於是伸手來拿過早點,笑著對王珊妮說:謝謝哦,剛好我今天沒有吃早點就趕著來上班。不等王珊妮說什麼拒絕的話,打開牛奶就喝,邊喝邊說:味道不錯。接著咬了口麵包,還邊吃邊朝王珊妮友好的笑笑表示感謝。

王珊妮看著殷離就那樣無所謂的把早點吃掉,氣得恨不能把殷離給生吞活剝。畢竟是在大家的面前,不管再怎麼憤怒她都不敢此時爆發,只能用惡恨恨的目光看著殷離。殷離那能不知道此時此刻王珊妮的恨意呢,只是一時性急、逞能替司南猷楓出了頭,現在已經沒有時間與機會後悔,只好則直接忽略了王珊妮的眼神,假裝看不見低頭繼續吃著早點。

護長也看到了王珊妮眼裡的怒火,深知她的性格,深怕王珊妮會在下一秒做出什麼失態的事兒趕緊說:時間到了,開始交.班吧。

晨會結束一回到護士站,王珊妮就生氣地把病歷夾往辦公桌上狼狠地一丟,滿臉通紅圓瞪著一雙大眼好想罵人。一眾護士和余露一樣看著一臉爆怒的王珊妮,趕緊閃一邊工作去,深怕會被這場一觸即發的大火燒傷。

呼啦一下子人幾乎都閃光了,只留下護士長與王珊妮。等大家都離開后護士長才柔聲勸王珊妮:小王,司南博士不是一個輕薄的人,你這樣做會適得其反的,我知道你一直喜歡他,可你也要看別人是不是一樣喜歡你才行。

王珊妮生氣地大聲說:你怎麼知道他不喜歡我啊,他要是不喜歡我,為什麼會願意陪我參加朋友生日聚會,還親自送我回家?

護士長繼續語重心長地繼續勸說:那是因為司南博士是一個負責任、重情重義的人,怕你一個女孩兒晚上一個人不安全,才這樣的,並且我想換做任何一個有責任心的男生都會這樣做的。

王珊妮繼續的歪理一大堆:天底下又不是只有我一個女孩兒晚上會外出,他怎麼不去陪別人,不去送別人回家呢,偏偏就是陪著我、送的是我!

護士長看了眼王珊妮她實在不希望她陷入太深,並且昨晚上下班后發生事情時她也有在場,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畢竟她是過來人知道感情上的事是勉強不來的,到最後受傷的也只能是不被愛的那一方,努力勸說:那是因為你誠心誠意地邀請了他,他估計是剛好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需要做才做為同事陪你去的。

王珊妮根本就不理解護士長的苦心,繼續對護士長大喊:你又不是他,你怎麼會知道他是怎麼想的。然後頭也不回地走出護士站,不理在背後還想要對她說道理的護士長。看著王珊妮憤憤離去的背影,護士長無奈地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而這邊醫生辦公室農主任也在責問司南楓:你和王珊妮是怎麼回事?

司南猷楓攤開雙手,一臉的無辜:我哪裡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農主任見司南猷楓心煩還一幅無所謂的樣子,一改以往平易近人的態度,拿出長者、領導的威嚴一臉嚴肅的對他說:在同一個科室,你可不能弄到大家以後連面都沒有辦法見,做為個男人,負責任很重要。

司南獻楓聽主任不分青紅皂白的指責自己,也正是一肚子的悶氣、火氣沒地方發呢,於是一向溫和的人也氣得臉通紅提高嗓音說:我又沒有做什麼,你要我負什麼責任?

看到這倆個頭要吵起來,下邊小的連殷離都是一樣的,趕緊假裝要查房全都帶著自己的病歷夾一個個如魚貫一般離開辦公室,只留下兩個頭繼續他們的爭論。

農主任看到司南猷楓是真的生氣,並且知道他一向對於異性感情上的事特別冷靜,估計必定是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隱情。只好暫時壓下自己心中不滿的情緒,用平和的口吻說:平時雖然我也知道王珊妮對你有意,可一直只停留在心裡有想法,偶爾眼睛火辣辣盯著你看看而已,可今天明擺著就是要公開的意思,都說蒼蠅不盯無的蛋,你要是不惹她,她那裡敢這樣明目張胆地向你示愛呢。

司南猷楓不樂意農主任這樣說:我昨天是陪了她參加朋友聚會活動,是為了陪禮道謙我才陪她去參加活動的,又不可以中途退場,那樣別人不會說我不懂禮貌嗎?並目結束的時候那麼晚,我能不送她回家嗎?要是我放任她一個人回家,路上出點什麼,你還不把我吃啦?到時候肯定非得說我既然是陪別人,為什麼不好人做到底把人送到家,現在這樣你又來責怪我。

農主任不明白:你昨天對她做錯了什麼事了嗎?非要陪禮道謙不可?

司南猷楓也不想農主任誤會他,同時也是希望可以直接撇清關係,就把事情的如未如實陳述:昨天下午下班的時候,剛開始她邀請我參加朋友聚會,當時我正因私事氣在頭上,一點臉面都沒有給她,當著大家的面冷著臉直截了當地拒絕了她,讓大家看她的笑話。

農主任指了指他嘆氣道:你啊,聰明一世,糊塗一時,你要陪她也可以啊,就不會多邀請一二個人同行,以利於撇清關係嗎?看你以後要怎麼做才可以擺脫她。

司南猷楓也感覺到一個頭兩個大:我已經夠頭大啦,你就一要一味的指責我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