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不得不說自己口嗨了,還能有得賺的感覺是真的很不錯了!

。 兩人繼續向前走了一陣,夏媛希又忍不住說道:「上次你說跟我說,你的小說價值百萬,好像沒有吹牛呀,我上網查了一下,你都成了白金作家了,這是網文作家中最厲害的人了。」

她的語氣中帶着幾分崇拜。

以前,她一直以為陳爭就是在吹牛,可是慢慢發現,他說的居然都到了。

寫小說,一年內成了最頂級行列!

回校考研,跨專業都能拿到第一名!

現在居然又被自己學校請來,在學校迎新晚會上唱他的原創歌曲!

就連外在形象,都從一個不修邊幅的土包子,蛻變成乾淨清爽、陽光俊朗的小哥了。

哪怕他現在喜歡開玩笑拿自己開涮,夏媛希也一點都不反感,還覺得挺有意思。

陳爭沒有回頭,輕輕笑了笑,說道:「你現在才知道啊~」

夏媛希想表達出來一點點想法,但又不知道怎麼說,猶豫了很久,鼓足勇氣說道:「我覺得你很努力,也很優秀,值得表揚!」

陳爭覺得她像是自己的老師、長輩,在表揚自己一樣,忍不住伸手撩了撩她頭頂的頭髮,哭笑不得地說道:「小屁孩,居然來點評我了~」

夏媛希惱惱羞地晃頭躲開,哼道:「頭髮都讓你弄亂了。」

雖然有些惱羞,但是並沒有生氣,心理反而產生了一絲異樣的感覺。

願意被陳爭牽手,對他摸頭不反感,下次陳爭抱着她可能都不會生氣了,女孩子的心裏防線就是這麼一點點被突破的。

陳爭倒是沒有考慮那麼縝密,這些行為都是他在和朱亞男、張婷一起的時養成的,是下意識做出來的動作,倒不是他故意想去撩夏媛希。

兩人從露天電影場走了將近二十分鐘才找到那家租衣店。

流行舞可以用自己的衣服搭配,但是民族舞,古典舞,拉丁舞之類的都需要特殊的服裝,一般人不會自備,只能去租來穿。

這家店舞蹈服種類齊全,兩人很快找了一套仙氣飄飄的白色古典衣服,夏媛希拿着衣服去試穿,陳爭在店裏逛了一圈,發現店的牆壁上還有一些面具,其中居然有一個是孫悟空臉譜的。

他拿下面具把玩著,放在臉上試了一下,覺得很有趣。

已經換好衣服的夏媛希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他身後,當陳爭戴着轉過身的時候,兩人四目相對,都嚇了一大跳。

陳爭取下面具,驚訝問道:「你怎麼這麼快就換好了?」

「我沒有換衣服啊,衣服套起來就行了呀,」夏媛希捏著裙擺,轉了一圈,「好看么?」

恬莎 陳爭很滿意地點點頭,說道:「人漂亮穿什麼都好看,不過要是再做一個古典髮型,那就更完美了。」

「我會扎很多髮型,到時候自己扎一個不就行了~」夏媛希饒有興緻地搶過陳爭手裏的面具,放在自己的臉前,笑道,「我覺得你唱《悟空》的時候,就戴上這個面具好了,挺有意思的。」

「有道理!戴上面具還不用擔心觀眾看到自己而怯場放不開了!」陳爭聽完眼睛一亮,覺得戴個面具唱歌,可以!

最終,陳爭租了一套古典舞蹈服和一個悟空面具,開開心心回去了。

第二天下午,陳爭和朱亞男提前來到師大,原本簡陋的露天電影台,已經佈置好了耀眼的霓虹燈和巨大幕布,倒是有點像一個小演唱會現場了。

因為需要提前準備,陳爭與方新遠錄音棚的三個伴奏聚在一起,他們帶來了伴奏的樂器,也應陳爭的要求帶來了一個古箏。

他們在錄音棚和伴奏的幾人已經配合很好了,現場不需要再探討太多注意事項,反而沒看到需要提前好好溝通一番的夏媛希過來。

朱亞男是個觀眾,倒是不好和陳爭去後台,他們過來的時候,露天的階梯座位上已經坐了很多的人,朱亞男只能找了一個還算靠近的邊角位置坐下,旁邊坐着的是今年剛剛幾個入學的女生,嘰嘰喳喳在聊著天。

直到節目快要開場了,他才看到夏媛希和林紫茂兩人匆匆趕過來。

夏媛希梳了一個古代少女才梳的「雙平髻」髮型,頭頂兩邊用髮辮挽成對稱的發環,俏皮輕快,少女感十足。

而且還帶了假睫毛,讓她原本就很長的睫毛更加明顯了,臉上化了妝,鼻子打了高光,口紅也很艷,當着面看似乎有些誇張,但是如果站在強光的舞台上,這些妝容會讓她的五官看起來非常漂亮。

一到現場,夏媛希便沖陳爭俏皮吐了吐舌頭,解釋道:「不好意思,剛剛化妝和做髮型弄了好長時間,穿着這套衣服走路又不太方便,所以~」

「沒事,」陳爭打量她一番,笑着說道,「我覺得你還是素顏看着漂亮些!」

一旁的林紫茂立馬懟他:「你懂啥呀,要是素顏上了舞台,觀眾連她鼻子和嘴巴都分不清楚,你以前上過舞台么?」

陳爭見她又來針對自己,故意朝她擺擺手,面無表情地說道:「那個誰,某些閑雜人等可以先去觀眾席了獃著了~」

林紫茂氣得直想揍陳爭,夏媛希忙拉着她,對陳爭說道:「我今天晚上的妝,都是茂茂幫我畫的,她也算幫了你很大的忙呢。」

陳爭撇撇嘴,不情願地沖林紫茂說道:「好吧,我先謝謝你了!」

林紫茂雙手抱胸,鼻孔朝着陳爭,沒好氣地說道,「哼,誰要你謝啊,我是幫夏媛希又不是幫你!」

陳爭也不知林紫茂每次都看自己不爽,乾脆不搭理她了,拉過夏媛希,跟她溝通等會上台的流程。

畢竟兩人從未排練過,多少要有那麼一點點的安排。

「你放心啦,我昨晚編特意聽着《橋邊姑娘》了一個新舞,今天練了一天的舞蹈呢。」夏媛希朝他甜甜一笑,伸手做了一個「ok」的手勢。

陳爭頓時驚呼道:「你自己排練了一天?」

見陳爭如此震驚,夏媛希得意笑了:「嘻嘻,意外吧?我也是在大舞台跳過舞的,又怎麼可能會毫無準備上台表演呢!」

「希希今天連練了一天,累得都快站不起來了,真是的,要請人家伴舞,多少要也要提前幾天啊!」

林紫茂在一旁為夏媛希抱不平,還狠狠瞪了陳爭一眼。

。從祠堂里出來,玳瑁姑姑、珊瑚姑姑等人已經在外間等候。

一行人到隔壁暖閣伺候她的洗漱,用了一些點心。然後換上新的朝服,戴上簇新奪目的金冠頭飾。披上長及腳踝的墨裘大衣,油亮水滑的毛領子輕軟暖和。

當今皇朝崇尚金紅,狐白裘乃是帝王的禦寒之衣,她穿墨色的無傷大雅。錦衣狐裘,黑金搭配

《一簾風月掛九重》第268回 華笙莫名其妙的被瞪,無措的看向胡郎中,那眼神似乎在問:我是送呢,還是不送呢。

「那就去伺候你主子吧。」胡郎中想到姜荷來來回回這麼多回,身後跟着大黃狗,身上還有各種藥粉防身,也就沒讓華笙送。

「胡老,我,做錯了什麼嗎?什麼時候惹到了姜姑娘?」華笙覺得無辜極了,也覺得十分的茫然,他似乎沒惹到姜姑娘呀?

「找你主子吧。」

胡郎中摸著山羊鬍,一手負在身後,朝着隔壁學堂走去了,今天的心情真真是好呀!

……

「小荷,你這送飯還帶回禮物了?」姜蘭打趣的說着。

「唉。」

姜荷將盒子往桌子上一放,整個人癱軟在椅子上,說:「姐,你救救我吧,我手要斷了。」

她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

「這是什麼?」姜蘭好奇的打開盒子,看到裏面的字帖時,笑到不行了,她不知道嘴的小荷抱怨過多少回,衛夫人的字帖太難練之類的,這會來一盒子,看樣子最少七八本,難怪小荷要崩潰了。

「胡郎中也太狠了,這字帖看樣子都不是普通的字帖。」姜蘭隨手看了看,字帖看着都特別好,特別高檔,就連封面,都讓她有一種小心翼翼摸的感覺,生怕摸壞了。

「師父才沒那麼狠呢,是燕九送的。」姜荷半躺在椅子上,渾身無力,咬牙切齒的說:「姐,你說我跟燕九無仇無恨,還救過他幾回呢,雖然說這次因為救我,傷了手和腿,他為什麼要這麼坑害我啊!」

姜荷的話語之中,滿滿的怨念。

「你呀。」姜蘭無奈的搖了搖頭,伸手戳了戳她的額頭說:「燕少爺願意送你這麼好的字帖,那也是為你着想,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

她記得,以前大伯一本好字帖都買不起,後來,被先生說過之後,特意纏着奶要錢,拿了一兩銀子去買字帖呢。

聽說什麼大儒寫的字帖,反正她當時就覺得貴。

大伯姜貴可寶貝著呢。

盒子裏的字帖,看着比大伯買的,不知道好多少。

「算了吧,誰要這福,誰拿去。」姜荷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

姜秋聽到姜荷的聲音,張開手,朝着她撲了過來,揚起的笑容別提多甜。

「小秋,姐姐想死你了。」姜荷抱着姜秋,一邊說:「小秋,你又沉了,姐姐都抱不動你了。」

「姐姐。」姜秋雙手緊緊攬著姜荷的脖子,生怕被姜荷把他丟下,他這一副害怕的表情,把姜荷逗笑了,原本的鬱悶,在此時,也全部消失不見。

姜荷親了親姜秋的臉蛋,說:「想不想姐姐?」

「想。」姜秋點頭,整個人都緊緊的攬著姜荷,頭埋在她的脖子裏,說:「香香,姐姐香香。」

「癢。」

姜荷扒拉開姜秋的腦袋,姜秋卻像只趕不走的小狗一樣,一直黏在姜荷的身旁。

一直黏着姜荷的除了姜秋,還有大黃狗,大黃狗許久沒見到姜荷,她走哪,大黃狗就去哪,最後,姜荷分了不少骨頭給它,大黃狗才乖乖的呆在院子裏。

夜深人靜。

姜荷把黑葫蘆曬足了月亮,悄悄的就起身了。

她才走到院子,就見一直躺在牆角下的大黃搖著尾巴跟上來了,她朝着它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悄悄說:「大黃,不許說話。」

姜荷繞到後院,有一處地方踩上去,就能翻牆出去了,太久沒有翻牆出去了,姜荷踩滑了一塊石頭,大黃立刻汪汪的叫了兩聲。

姜荷的心都提了起來,她聽到爹娘屋子裏,隱約有聲音傳來,並沒有出來,她輕輕拍了拍大黃狗的腦袋說:「大黃,今兒個,可真是謝謝你啦。」

「來,給你吃糖。」姜荷拿了糖丸給大黃,大黃吃上了糖丸,眼睛都眯了起來,就像是她的小尾巴一樣,一搖一搖的跟在姜荷的身後,一雙眼睛朝着四處張望着,活脫脫的像是幫姜荷把風。

姜荷熟門熟路的進了孫小妹的家,她先用了迷煙,等了一會,才悄悄摸進孫小妹的房間,她能知道孫小妹的房間,還多虧了原主愛聽八卦,再加上,村子裏的屋子少,孫小妹的房間很好找。

一進屋子,姜荷就蹙起了眉頭,孫小妹也太懶了,這屋子亂糟糟的,她藉著月光,確認了孫小妹的臉之後,直接把藥粉灑在了她的臉上和手上。

做完這一切之後,姜荷原路返回,再神不知鬼不覺的回到自家房間躺着。

隔天清早,姜荷剛起床呢,就聽到姜蘭的八卦聲。

「小荷,你知道我今兒個出去,聽到什麼了嗎?」姜蘭一臉八卦的看向姜荷,說:「孫家的孫小妹,就是和隔壁村吳家訂親的那個,她今天早上起來,臉都壞了。」

「壞了?」姜荷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看向姜蘭,疑惑的問:「怎麼會好端端的就爛臉了呢?」

「不知道,大早上的,就鬧着去胡郎中那裏了呢。」

村子就這麼點大,姜蘭今兒個出門的時候,就碰上幾位嬸子說這事了。

「可能是倒霉吧。」姜荷一臉淡定的說着,她想:敢跟她姐搶男人,就讓她爛一個月的臉,也好記住一點教訓。

「小荷,你是不是瞞着我做了什麼?」姜蘭疑惑的看向姜荷,自家妹妹是很喜歡八卦的,今天居然這麼淡定?

姜荷心中一個咯噔,笑道:「姐,我瞞你什麼,我跟孫小妹沒仇沒怨的,姐,你可不能隨便懷疑我。」

姜荷一臉無辜的看向姜蘭,眨了眨眼睛問:「姐,我為什麼要害她呢?」

「也對。」姜蘭笑着說:「小荷,姐不是懷疑你,就是隨口問問。」

「對了,今天早上,我煮了雞蛋面,你送去給燕少爺吧。」姜蘭將準備好的食盒遞給姜荷。

姜荷恨不得重新躺回床上,她說:「姐,要不你去送吧?」

她是真不想看到燕九那張臉,哪怕又俊又帥,但昨天送字帖的氣,她還沒消呢。

「不成,他是你救命恩人,又不是我的。」姜蘭抿著唇,提醒說:「小荷,燕少爺為了救你,連手和腿都傷了,我們別的不能幹,送點吃食,總是理所應當的,不然的話,怎麼報答人家?」

。周一,早飯後,周想吩咐呂晶道:「呂晶,你去謝站長家找謝晨,陪著他去縣裡印製卡片,價格別太高,畫面要卡通,你多指點指點,他太久沒接觸社會了。」

呂晶有些抵觸,「那我直接去把這事辦了得了唄!還要那個生活白痴參與幹嘛?」

周想抿住笑,呂晶姐妹倆雖然變得活潑不少,可還沒有違抗過自己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310章我會小心些的 從喬之言這些話里,靈汐就能夠分析出一些事情。

第一,喬之言這個時候過來,其實是來找靈汐借錢的,沒有辦法,誰叫他窮呢。

第二,因為靈汐跟喬之言關係好,所以他順便來看看靈汐,看她嫁人後過得怎麼樣。

但靈汐覺得,他最大的目的就是想來借錢吧。

「我沒錢。」靈汐直接就拒絕了,她有錢自己用不好嗎,幹嘛要借給別人,而且誰知道他會不會還。

而且,靈汐對於喬之言的身份還是有懷疑的,這個時候來找他,還借錢,誰知道是不是故意找的一個借口,實際上有其他目的。

靈汐並不想跟他有過多的接觸。

「我現在都嫁人了,你找我借錢不合適吧。」靈汐可不想跟莫名其妙的人扯上關係。

喬之言沒想到靈汐竟然這麼果斷的就拒絕了,他還想著要是她拒絕,就多試幾次,反正現在這裡住下來。

沒想到一來靈汐就直接說自己沒有錢,連他要借多少都不問一句。

靈汐實在是太難攻克了,不管喬之言說什麼,靈汐都能淡淡的回過去,而且讓喬之言沒有辦法再繼續說些什麼。

喬之言沒有辦法,終於把目光轉向了俞子舒,「妹夫啊,你幫幫表哥唄。」

俞子舒沒想到他一個看戲的竟然也能被卷進來,不過他並沒有像靈汐那樣一口回絕,總要知道這人到底是做什麼的吧。

「表哥不如先住下來,子舒回去跟娘子商量一下。」

喬之言巴不得住下來,所以俞子舒這麼一說,他就同意了,而且他也不怕被俞子舒聽出來,因為他本就是來借錢的,剛才靈汐拒絕的那麼果斷,現在能夠一絲機會,他開心點也沒有什麼不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