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不過現在時間已經是晚上了,在這黑漆漆的森林裡,根本就什麼都看不到啊。

不過走了兩步穗乃宇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那就是可不可以用偵查術來搜索周圍呢!

既然偵查術可以察看所有人的詳細信息,那麼自己只需要用眼睛掃視一圈,不是人的偵查術不起反應,只要有人就可以輕鬆發現啊。

穗乃宇越想越覺得自己是個天才,居然能想到如此方法。

就在二人往前走的時候,穗乃宇也通過一直使用偵查術發現了藏在不遠處的敵人。

戰鬥力:1000,罪惡值:100

看到這個皇拳寺的拳法家的戰鬥力竟然有一千的時候,穗乃宇也有點小小的驚訝。

不過也只是小小的而已,畢竟自己現在可是1600的戰鬥力。

更何況還有瑪茵在旁邊呢,瑪茵的戰鬥力可是有2000呢。

雖然自己現在比瑪茵的戰力低了一些,但這隻不過是因為自己沒有帝具罷了。

因為瑪茵的戰力基本上就是因為浪漫炮台的原因才有那麼高。

不過沒想到這個人還藏得挺隱蔽的嗎,一般人根本就不會發現,怪不得原劇情中瑪茵和塔茲米一點不對都沒有發現。

不過幸好自己有是有系統的人!

裝作四處亂瞄的穗乃宇看著藏在樹後面的僅僅露出一隻眼睛的黑影,對此人感覺有點可惜。

因為原劇情他還能說個好幾句話,但現在嘛,最多出來「啊!」一聲……都發現你的行蹤了,還能讓你偷襲成功不成?

不過雖然穗乃宇發現了這個皇拳寺的拳法家,卻沒有直接空間移動過去殺了他。

不是說害怕殺不了而讓他逃了,其實就是可憐這位大兄弟,還是讓他出來喊一句「啊」,這樣才有人道主義精神。

畢竟以自己那碾壓他的戰力已經註定要剝奪他原本那說好幾句話的戲份了。

所以抱著這樣的想法,高坂穗乃宇就緊跟著瑪茵繼續往前走,走了十幾秒,二人就走出了樹林。

在二人繼續往中間那顆櫻花樹走的時候,穗乃宇也越來越集中注意力盯著那個拳法家。

雖然自己現在殺他很輕鬆,畢竟是差了600戰鬥力,要知道一個普通成年人的平均戰力才是100,也就是說穗乃宇和這個拳法家之間差了6個人的實力。

但是獅子搏兔亦用全力,何況敵人是個人呢,所以穗乃宇也不會說太輕敵。

就像偉大的太祖說的那樣: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這才是最好滴。

而在二人繼續走的時候,那個拳法家也直接從樹後面跳了出來沖向了瑪茵。

雖然穗乃宇沒有360℃無死角的白眼,或者是熱成像的眼鏡什麼的,但他有耳朵啊!

猛地衝出來的那股氣勢,穗乃宇可是能很清楚的感覺到。

「哼!」

穗乃宇感受到敵人沖了出來,也沒有遲疑,直接算好距離向後空間移動,直接移動到了這個拳法家的背後。

然後快速出劍,一劍戳死了這個曾經當過皇拳寺的代理師範的拳法家。

而這個拳法家跳在半空中本來內心意淫的正舒服,想著等抓到眼前的美少女之後,自己會得到一大堆獎勵等等。

結果突然發現眼前的那個和這個美少女在一起的少年瞬間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

幾乎是在同時,他就感受到了少年的氣息出現在了自己的背後!然後就看到有一把劍從自己的心臟處戳了出來。

怎麼可能會有人有這麼快的速度!怎麼可能!

然後不敢置信的看著從自己心臟處冒出來的劍,心裡唯一的想法就是:我要死了?

可憐這個拳法家了~可以說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可惜他遇到我們的主角穗乃宇了呢,跳出來連「啊」都沒「啊」一下就gg了。可以說是死的那叫一個悲催啊。

而就在這時,瑪茵也意識到不對勁,趕緊轉過了身。

轉過頭的瑪茵眼裡就看到一個神情「兇狠」的大塊頭向著自己沖了過來。

本來正準備將浪漫炮台擋在胸前的瑪茵,突然感覺但有一點不對勁,那就是這個人的胸口有一把劍插著……

順著劍看了過去,瑪茵就看到了在此人背後的穗乃宇。

啪!

屍體和穗乃宇同時落地。要說不同那就是一個是擺成「大」摔下來的,一個是穩穩的站在地上的。

圣光 此情此景,瑪茵也沒有問穗乃宇諸如「這是什麼人?」此類的白痴問題。

畢竟瑪茵已經習慣了,所以很容易就知道是來偷襲他們兩個的敵人,肯定是那五個護衛中的一個。

瑪茵不禁看了一眼穗乃宇,沒想到自己沒有察覺到這個人,穗乃宇竟然能很輕鬆的發現。

這個人挺靠譜的嘛~

不提瑪茵的心裡活動,穗乃宇此時心裡感到有點彆扭。

因為事情的發展與自己剛才的計劃不符啊!這人沒有「啊」←_←

說好了至少要讓他「啊」一下的……沒想到這個人不按套路出牌,你猛地跳出來難道不應該喊一聲嗎?

於是穗乃宇就踢了一腳趴在自己面前的皇拳寺拳法家。

「喂,你能不能『啊』一下?」

「啊!」

然後面前的敵人就死了。隨著系統的提示音,100兌換點到手。

額,沒想到這人這麼配合自己。穗乃宇也有點無語,而如果要是這個拳法家還活著一定會說:你TM的身上插著劍被踢一下試試!看你喊不喊!

不過唯一可惜的是這個人只值100兌換點啊。比歐賈戰鬥力高那麼多才是歐賈的三分之一價值。

這人的罪惡值也太低了,那麼厲害竟然不多犯點事兒。

……

過了沒一會,赤瞳也帶著其餘幾人到達了集合地點。

等到赤瞳到達的時候,瑪茵和穗乃宇正坐在一起聊天。雖然旁邊躺著一具屍體,但也影響不了二人安全完成任務的心情。

這也讓赤瞳懸著的心放了下來,因為赤瞳一組五人是負責擊殺五個護衛的,但只遇到了四個。所以自然擔心穗乃宇和瑪茵的安全。

此時看到穗乃宇和瑪茵相安無事,也十分高興。

。 紫色毒霧瞬間湧起,直接把唐三的藍銀草給腐蝕掉了,「不好,她的蛇毒腐蝕性有點大!鬼影迷蹤!」唐三瞬間靠著鬼影迷蹤飛快的逃避著獨孤雁的蛇毒。

「跑?!哼!有用嗎?」獨孤雁冷笑道,瞬間彈跳起射,靠著蛇尾的力量直奔唐三,唐三剛剛打算掏出暗器就想起來大師不讓他用,「怎麼辦!怎麼辦!」獨孤雁馬上就要靠近他了,已經沒有地方跑了!

戴沐白被玉天恆拖著,小舞被奧斯羅牽制,馬紅俊被御風牽制,這石家兄弟一人保護他們的輔助系魂師另外一個在追小奧。

怎麼辦!怎麼辦!唐三現在有些失去分寸,有些後悔為什麼要因為老師的一個提議就同意帶著大家與皇斗戰隊打,如今寧榮榮重傷,他們已經徹底落入劣勢了,沒有翻盤的機會了啊!

「難不成要用它嗎?」唐三想了想決定了,咔!咔!噗呲!八條像蜘蛛腿一樣的像金屬質感的八蛛魂骨從唐三的後背出現,對於這魂骨的來源唐三還是有些慶幸的,撿了一個便宜。

要不是龍公和蛇婆忙著帶孟依然回家療傷唐三還不一定能夠遇到它,泰坦巨猿原本打算出來找小舞的,但是被一股強大的魂獸氣息給驚呆了,只能偷偷摸摸把小舞喊出來,還是大家注意力在唐三身上,加上已經夜深人靜了小舞才能夠偷偷跑出去凝聚第三魂環。

隱藏在暗中的唐昊有些擔憂,已經隨時準備動手救下唐三,獨孤雁對唐三有殺意,雖然很隱蔽,但是唐昊可是擁有殺神領域的男人,殺氣和殺意在他面前是都藏不住的。

「小丫頭!你要是敢動我兒子一根汗毛我唐昊一定去你爺爺哪裡坐坐!讓他知道知道什麼叫天高地厚!」唐昊在暗中喃喃自語道,突然唐昊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氣息,唐昊猛的看向觀眾席之中,便看見兩個人和他差不多的裝束,都是一身袍子遮掩著。

「阿銀!」唐昊輕輕的呼喚道。

觀眾席之中的軒轅麟月感覺好像有人在叫她,便下意識的看來過去,唐昊見軒轅麟月看過了連忙躲好,「果然!」唐昊笑了,徹徹底底的安心了。

「奇怪!好奇怪啊!」軒轅麟月轉過頭喃喃自語道。

朱竹清有些疑惑道:「怎麼啦麟月?是不是不舒服啊?」

「哦!沒什麼就是感覺有點奇怪!」軒轅麟月搖了搖頭,表示沒事,朱竹清看了看軒轅麟月發現好像真的沒事就繼續看比賽了,突然她有點希望玉天恆誤殺戴沐白,這樣她姐姐和戴沐白的哥哥就不會找她了。

她就能安安心心的跟著軒轅麟月一起,不用擔心因為她會引來她姐姐的追殺就不會讓軒轅麟月和她一起陷入危險。

「戴沐白!原諒我的自私!我也想任性一次!我只想活下去!和我喜歡的人活下去!」朱竹清看著漸漸落入下風的戴沐白心中喃喃自語道。

「伊老真的沒問題嗎?」天夢看著隱隱約約和軒轅麟月融合的那道靈魂問道。

「不會有事的!反而有好處!因為現在還沒有徹底融合所以才會被她影響,有我們在不會有事的!一個不錯的機緣幫那小子抵消一兩次小危險就夠了!那道靈魂已經被吸收了一大半了,而且她只有本能,還是作為植物的本能!不會有害處的!放心吧!」伊萊克斯仔仔細細的再連續檢查三次后才放心。

他可不想因為這一道靈魂本源影響到他徒弟的思想和本能,經過仔細檢查后他發現這道靈魂本源純粹是本能,還是藍銀皇的本能。

一株植物修鍊的靈魂,只有本能沒有任何意識和記憶這樣的東西對於軒轅麟月來說是大補之物,所以伊萊克斯就沒有干涉她們的融合,這樣的融合對軒轅麟月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等等!居然還有一道殘存的意識!居然能夠藏的這麼深不簡單啊!」伊萊克斯突然雙眼露出寒光,死死的盯著那道靈魂質問道:「是你自己出來還是老夫請你出來!」

「尊敬的死亡之神阿銀不是有意隱瞞,但是新的藍銀皇誕生了我已經彌補了藍銀草一族,但是我也是一個母親和妻子,我可以消失但是救救我的孩子好嗎?讓我救救我的孩子!」阿銀連忙祈求道。

伊萊克斯開始有些疑惑但是瞬間明白了,這個時間的死亡之神和自己的氣息差不多,她把自己認成了死亡之神。

「哼!行吧,老夫替你問問,不過你的意識必須得消失!要不然老夫親自動手!」伊萊克斯先是答應隨後危險道。

「麟月,那個前任的藍銀皇想救她的孩子,想借你的身體就他,答不答應,不答應老夫直接滅了她的意識,要不然她的意識殘留下來會對你有影響的!」伊萊克斯的聲音出現在軒轅麟月的腦海之中。

「老師答應她吧,救了以後她如果失諾你再出手!」軒轅麟月想了想還是答應,不過保險一點。

「好!只要她敢有什麼小動作老夫立刻滅了她!」伊萊克斯點了點頭,能夠通過那樣把因果了解了比暴力解決好,不過他的徒弟他寵,軒轅麟月只有一個爺爺,他這個當老師的就得充當一個父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實際上伊萊克斯也是把軒轅麟月當自己的女兒養,徒弟再怎麼說都不是自己的孩子,但是他伊萊克斯和軒轅麟月的情況不一樣啊,他伊萊克斯一直都呆在這裡的,定居了。

「竹清一會我幹什麼你別管,我有些事情還不能給你說,但是我不會傷害你的!」軒轅麟月摸了摸朱竹清的頭,朱竹清就像小貓咪一樣輕輕的蹭了蹭軒轅麟月的手掌心。

「嘿嘿,貓貓!」軒轅麟月瞬間有了擼貓的想法,但是搖了搖頭,竹清只是武魂是貓,和自己不一樣!冷靜冷靜!

「謝謝你!新任藍銀皇!」阿銀的聲音出現在軒轅麟月的腦海之中,「嗯!開始吧!身體的控制權我會交給你一點時間!但是這是比賽!」 在這葉浮生下狠手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這不,這一個一個,頓時就是被他給收拾的那是沒有一點辦法。

這麼的,這是被打得坐在了地上腦瓜子都是疼的,心情瞬間就是變得那是可沉重了,有心想要是改變,也就只能是有心而已,改變不了任何啊。

然後呢,打電話報警,這事情本來也不是葉浮生應該管的,那不就是要打電話報警了么?

這不,隨後就是警察來了將這些人給抓走了。

還是有着幾個在暗處壓根就是沒有露面的人倖免於難了。被抓住的,那都是已經曝光出來的人。

人家組織已經是百分之百的可以確定,這些小閨女被救走,兄弟伙被抓走,那就是這該死的葉浮生的功勞,這件事情,絕對絕對是不會這麼的簡單的就算了。

這筆賬一定是要找葉浮生算。

葉浮生就沒有在乎過對方,首先呢,那是要找酒店,要安頓下來。

要是這麼的盲目找,那是肯定不可能找得到的,所以,葉浮生直接就是拿了出來手機。

現在的酒店為了生意那可是在app上都有登記的,這樣子的話,顧客也方便了,也不用滿大街的去看了,這麼的看看手機,這不,分分鐘的就知道哪個酒店有房間。

這手機還會是根據距離來給你推薦,距離你最近是多少米,有多少房間,這房間的價格又是分別是多少錢等等,推薦得簡直就是清清楚楚,一目了然的。

來到了酒店!

身份證給了對方!

隨後就是辦理了入住。

這兩位編導也是辦理了入住。

因為是旅遊的事情,所以,基本上也不會是發生什麼太過於的嚴重的事情,為了防止這兩個人是會分兵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兩個編導那是足夠了。

如果不是旅遊的話,那就真的是一個人都得三個以上的機位,要不然這精彩的瞬間也不是這麼的容易就能夠是記錄下來的。

言歸正傳!

這不,安頓好了,這是出來晃蕩一下!

四處的走走,呼吸呼吸這裏的新鮮空氣,這裏,那可是帶着熱浪的空氣,別的地方那是完完全全呼吸不到的樣子呢。

這麼的走着走着,這不,這葉浮生就感覺到好像是有人跟蹤自己。

自信一點,這還是好像的事情么?就是有人跟蹤啊。

葉浮生的雙眸盯着這暗處看着,一雙眸子可真的是直勾勾的盯着這對方。

對方呢,那是也察覺到了自己的跟蹤已經是失敗了,在察覺到了已經是失敗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下,那還能夠好,瞬間的功夫,直接就是要將這可怕的攻擊力呈現了出來。

不是跟你鬧着好玩的,要把握住機會搞好了這偷襲,直接就是將你給拿下呢。

對方從暗處走了出來,一步一步的朝着葉浮生靠近了去。

葉浮生呢,嗤之以鼻,嗤笑了一下。

這嗤笑的感覺,簡直就是不將人家給放在眼裏。

幹嘛要將你放在眼裏?幹嘛要將你當做是一回事?

就是這麼的氣人不將你放在眼裏,有毛病么?

對方的怒火,真的是蹭蹭蹭的就起來了,這個該死的,這是還沒有言語呢,一個表情已經是將你給整不會了,這是一個表情足以而就讓你爆發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