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不過眨眼間的功夫,就已經將所有的地方給搜查了一遍。

卻都沒有看到他們的身影。

他順便把其他人也給收拾了一番。

庄塵敏銳的發現,有兩個守衛守候在地下室的入口。

這個時候也根本就沒有發現他的存在。

庄塵利用自己的精神力量,漂浮着他們的身體。

並且控制住他們的嘴巴,不允許他們喊叫出聲。

一個用力就掐斷了他們的脖頸,輕而易舉的將他們的屍首扔在了角落。

庄塵輕手輕腳的往地下室的入口走去,狹窄的樓道裏面就只點了幾盞燈。

微弱的亮光閃爍著,但也能夠看清前方的路。

他往下面走了好幾個樓梯轉角,在走到最後一層樓梯的時候,隱隱的聽到女人的呼救聲音。

庄塵心中大驚,他就知道在地下室一定是別有洞天。

不然就不會派兩個守衛把守於此。

他着急忙慌的三步做兩步的蹦跳下去。

。 這次顧子熠之所以帶沈夢庵出來,是因為這個方案是她提出來的,對方想要看看策劃人是誰。

顧子熠不想帶着除了秦升以外的人,但既然是顧客要求,他也不得不帶着沈夢庵出來辦事。

這一次顧子熠坐在副駕駛座位上,沈夢庵和秦升坐在後座。

「秦經理,因為我是第一次陪你們出來見客戶,能不能幫我拍一張。」沈夢庵找了個合適的理由,對秦升低聲說道,害怕被顧子熠聽到。

秦升覺得不是很過分,也就答應了。照片拍完后,沈夢庵保存下就發到了員工群。

她發完后,還在下邊留言:「這一次方案成功!」

大家沒有覺得沈夢庵這個做法有什麼不妥,只是在心裏邊認為沈夢庵和顧子熠的關係不一般。

顧子熠沒有注意到旁人的目光,徑直地到了辦公室裏邊,和以往一樣認真地工作。

沈夢庵坐在電腦面前,偷偷地竊喜,她的那一點小伎倆,算是弄對了。

……

顏心沫和紀芍音來到購物中心,一樓是一些小的飾品和雜貨,裏邊的商品多的讓人眼花繚亂。

購物中心的佈置豪華,裏邊的商品價格昂貴,富家子弟的首選,顏心沫本來是不打算來這裏的,買些實惠的邀請卡就好,但是考慮到來的有顧子熠的商業合作夥伴,也只能來到這裏了。

因為要佈置很多地方,買的東西也太多,還好這裏都能送貨上門,也就不用擔心了。

到了賣氣球的地方,這裏的氣球五彩繽紛,顏心沫打算將這些氣球和熒光燈一起搭配。

結果到了賀卡店的門前,好巧不巧碰到了顏父。

顏父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在這裏看見顏心沫,臉上有些詫異,但是也陪着笑。

「真晦氣。」紀芍音抱着臂,忍不住說出了口。

聲音很大,但是顏父不在意,正想找要怎麼敲詐錢的他,看見顏心沫來到賀卡店,覺得有些奇怪。

「沫沫,我們去別的店。」紀芍音拉着顏心沫,想要離開。

「不用,憑什麼見到這個人就要離開。」顏心沫拉住了紀芍音,覺得不爽。

顏父本來就是討厭的人,如果還因為他連自己購物都要限制,那簡直不值。

「行。」紀芍音一直站在顏心沫的身邊,害怕顏父上來打擾。

「小沫,你怎麼來這裏了,是最近要辦什麼宴會嗎?」顏父假笑着,想要湊上來說話。

保鏢直接擋在了顏心沫的面前。

卷帘 這是市中心的購物中心,客流量很大,所以顏心沫不想鬧得太難看,只是讓保鏢擋着,不打算趕走顏父。

不然的話等一下顏父又要大鬧,惹得誰都難堪。

「好了,就這些吧。」顏心沫挑了一摞嵌有金色邊框的賀卡,買了整整兩大盒,害怕不夠。

等到顏心沫走後,顏父走了上去查看,發現那邊的賀卡都是生日聚會邀請人用的。

他突然腦袋裏萌生了一個計劃。

「怎麼到哪兒都能碰到他。」一想到那天顏父惹得顏心沫昏倒她就覺得生氣。

「沒事的,我們也快要買完了。」顏心沫輕聲安慰著紀芍音。

紀芍音不想掃了顏心沫的雅興,吐槽了兩句就住嘴了。

兩個人來到了禮服店,因為最近有些升溫,顏心沫也不會擔心冷的問題。

她最後挑了一件魚尾禮服,肚子面前並不會顯腰線,白色顯得她落落大方且優雅。

紀芍音自己也挑了一件,淡藍色的長裙顯得她的活潑。

卷帘 顏心沫還買了一堆的彩色卡紙和一些膠水剪刀。

她打算自己設計邀請卡給一些特別的賓客,這樣子才顯得有誠意,而且最近她太無聊了,得找點事情做。

……

兩個人買完就回到了顧家大宅。

顏心沫和紀芍音一整個下午都在房間里研究邀請卡的設計,總算是確定了下來。吃完晚飯後,顏心沫回到房間繼續弄著那些卡紙,顧子熠在她身後進了房間。

發現桌子上五顏六色的紙,看見顏心沫的手裏還拿着剪刀,他立刻走過去拿了過來。

「沫沫,我來吧,等一下傷到你了。」顧子熠照着顏心沫之前剪好的形狀剪了起來。

「行吧。」顏心沫只好讓給顧子熠。

「辛苦你了,弄這些事情。」顧子熠有些自責,語氣都焉了。

顏心沫笑了一下,抱着他的手臂,「哪有,我最近太無聊了。」

顧子熠突然想到了什麼東西,放下了剪刀,「沫沫你在這裏等我一下。」

顏心沫有些不明所以,坐在床上等著。

等了一會兒,顧子熠拿着一箱東西進來。

「這個是什麼?」顏心沫有些好奇,看着顧子熠抱的紙箱。

「這個,我找人特意從外邊代購進來,國內沒有賣的,說是對預防妊娠紋特別好。」顧子熠拆開了紙箱,拿出了幾瓶精油。

顏心沫有些愣了神,沒想到顧子熠這麼周到。

她沒有考慮這些事情,面前這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居然會想到這些小事。

「沫沫,我知道當媽媽很辛苦,害怕你以後會不開心,我給你買這些不是嫌棄你以後會有妊娠紋,知道嗎?」顧子熠將幾瓶精油放在了顏心沫的床頭櫃。

「這些每天都要抹。」顧子熠說着,打開一瓶精油,倒在手心裏搓熱后,給顏心沫認真塗了起來。

看着他認真的樣子,顏心沫的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珍珠一樣,大顆大顆地往下掉。

顧子熠聽出來顏心沫的哭腔,轉身握著顏心沫的肩膀。

「怎麼了?」顧子熠溫柔的拭去顏心沫臉頰的淚水。

「你對我太好了,你說,下輩子我能不能再碰見你。」顏心沫說着這些話,認真又難過。

顧子熠看着她這樣子,聽着她的話,忍不住笑出了聲。

「下輩子,我一定先去找你,不讓你經歷那麼多不好的事情。」顧子熠抱住顏心沫,揉了揉她的額頭。

房間內燈光熾熱,兩個人緊緊相擁,地上的卡紙雜亂地散著。

「行了,沫沫,不是還要準備邀請卡嗎,抱着我我們怎麼準備。」顧子熠輕聲提醒。

顏心沫立刻鬆開了手,顧子熠給顏心沫坐的地方放了墊子,讓她不要着涼。

顧子熠負責剪卡紙,顏心沫則是在買好的邀請卡上寫邀請語。

時間有些晚了,顧子熠親了一下顏心沫的額頭,叮囑她早點休息。

。 「看什麼看,還等著我喂你?我說你這個人,不能恃寵而驕哦,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朝著他努了努鼻子,沈懷琳埋首苦吃,專心致志。

見狀霍城輕笑一聲,戴上了手套,坐在她的對面,開始剝蝦。

然而剝好的蝦肉,都沒有吃進自己的嘴裡,而是放到了沈懷琳的面前。

看了看眼前紅嫩的蝦肉,又抬頭看了看霍城,沈懷琳眨了眨眼睛。

「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

霍城剛要開口,結果被沈懷琳一擺手,又制止住了。

「跟我較勁兒呢是不是?我說你這人是不是有點兒過分了,我剝蝦給你吃已經很不容易了,你丫的居然明裡暗裡嘲諷我剝的慢?你還是不是個人了?」

霍城:「???」

那一刻,他的腦子裡滿是十萬個為什麼。

這指責來的實在是太突然了,他毫無招架能力。

「霍城,這是生活,不是商場,你沒必要事事較真。吃個夜宵,放輕鬆些好不好呀,弄得我都沒胃口了。」

說著,將霍城剛剝好的蝦肉一股腦全都塞進了嘴裡。

塞得滿滿的,一點兒空隙不剩。

霍城:「……你可真是太謙虛了。」

「唔嘶似話似嗦(我是實話實說)。」

努力分辨了許久,霍城才聽明白她說的是什麼,更是哭笑不得。

連忙擺手認輸:「是我狹隘了,還請沈小姐大人有大量,別跟我一般見識。」

「別叫我沈小姐,聽著怪彆扭。」

沈懷琳好不容易把嘴裡騰出個地方,說話清晰了許多,「叫我沈大神就好。」

「沈大神?!」

聞言霍城眉梢一挑,打量著她,笑意在嘴角瀰漫,「現在已經開展算命的副業了嗎?」

「嗐,你不知道而已,空閑時候我就去天橋下面裝瞎子,掙外快。」

沈懷琳說的煞有其事,像是真的一樣。

霍城聽了,不知該說什麼好了,笑容卻是忍也忍不住。

兩人你一言我一句,邊聊天邊吃東西,不多時,兩大盒的小龍蝦全都進了肚。

當然,主力還是沈懷琳,霍城只有在被她盯著的時候,才會吃一兩口。

吃的不多,但是胃裡已經開始有些灼燒起來。

隱隱作痛。

霍城捂著肚子,面色不顯。

「唉,這才是生活嘛!」

沈懷琳擦著手,笑眯眯的說道,「吃飽了,我回房間了,你也早點兒休息哦。」

「好……」

陪伴亦是友 沈懷琳正要往外走,聽到他語氣似乎有些不對。

皺了皺眉,她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看著霍城。

上下打量一番,發現了他的動作。

「你不舒服嗎?」

「沒事,舊毛病,緩一緩就好了。」霍城面容淡定,看不出什麼異樣。

但是沈懷琳還是覺察出不對勁兒來,上前伸手探了探他的額頭。

觸手濕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