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不過,既然她們都這麼說了,她也沒有多勸,只是說:「既然你不回去,那煉體就要更加重視了。」

至少是一個底牌,可以自保。

樓嫣雪嚴肅的看着她:「我懂,所以,接下來就要麻煩你們了。」

「好說。」穆清璃挑眉,眼裏閃過興奮。

這種事情她最喜歡了。

隨後,應樓嫣雪的要求,穆清璃對她進行了慘無人道的訓練。

奚淺頭皮一麻,每當穆清璃看過來時,她動作十分迅速的跑到一邊。

电台迷音 惹得穆清璃不停的翻白眼。

如此半個月左右,三人從南宮家的地盤離開了,雖然還在東域盤旋,但已經到了唐家的地界。

樓嫣雪被虐得神色萎靡,和穆清璃比起來,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別裝了,準備打架了。」穆清璃沒好氣的白了一眼有氣無力的樓嫣雪。

聽到有架打,樓嫣雪瞬間手不酸了,腳不痛了,精氣神也回來了。

三人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等人追上來。

不過片刻的功夫,烏泱泱的一群人圍了上來。

看到三人氣定神閑的樣子,腳步微微一頓。

「怎麼?想退縮?」穆清璃摸著下巴,興味的看着他們。

奚淺沒說話,眼神幽暗的看了一眼領口有玉蘭花的修士一眼。

隨後收回視線,看向另外一群人。

「華家真的……」越活越回去了。

雖然她話沒說完,但對面的華家人也明白她的意思,面色紛紛變了變。

他們也不清楚,為何少主和老祖要個魔炎宗合作。

還要劫殺明心仙子。

先不說其他,就說明心仙子自己,是那麼好殺的嗎?

元嬰後期就能斬殺化神巔峰,何況人家現在已經是元嬰巔峰。

只會強不會弱。

不僅如此,他們也不怕惹怒她背後的夜擎尊者嗎?

當初的華興宗等人,就是死在夜擎和明明奚淺的手裏,這事華家人都知道。

但這些年,沒人敢去報仇。

就是忌憚夜擎尊者,還有,華家也沒有把握一舉殺了明奚淺。

華家修士眼裏忍不住蔓延起苦澀,想到因為反對而失去生命的弟子,他們心裏一片冰冷。

和華家一起來的,是修羅殿的人。

不錯,容流沒有動用魔炎宗的力量,直接讓修羅殿出手了。

這次修羅殿幾乎傾巢而出。

來了五個化神巔峰,八個元嬰巔峰,金丹修士更是上百。

加上華家的修士,奚淺三人面對的,有七個化神巔峰,十一個元嬰巔峰,還有幾個元嬰修士,無數金丹真人。

「誰都不準退!」修羅殿的魔修看到華家修士有退意,冷喝了一聲。

話落,『唰』的一下看向奚淺三人,手裏突然出現一面漆黑的旗幟,差不多有兩個手掌那麼大。

「魔旗!」

「佈陣!」那人和奚淺同時開口,話落,修羅殿的魔修立刻開始變換隊形。

「不要入陣!」奚淺面色微冷,說了一句后,立刻閃身出現在那人面前。

右手一抬,「覆崑崙——」就拍了下去,她想要把魔旗直接毀滅。

那人冷笑了一聲,手裏再次出現了一個錐形法器,『唰』的一下往後移了幾百米。

聖階魔器?!

還是速度型的,奚淺眉頭微蹙,再次瞬移過去。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對方有備而來,陣法也是早就煉製好的,那面魔旗就是啟動陣法的關鍵所在。

陣法一起,她們瞬間陷入了陣中。

這是九品高級的陣法,裏面的靈氣全部被抽空,佈滿了魔氣。

。 第一百四十四章災禍

沒想到公雞一開口,倒是把張瑜給嚇了一跳,只不過礙於身邊有人,張瑜也不好暴露了公雞的存在。

只能一直耐心等著,等到魏川臉上都已經顯現出了疲累時,才看著對方出門打水洗漱。

等到房門剛一關上,張瑜便皺著眉頭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下雨和明日出門有什麼關係嗎?小遠明日還要去考試。這可是很重要的院試,缺不得!」

公雞在張瑜的空間裡頭蹦躂了一會:「要是真想出門的話也行,我只是推算出了明日的暴雨,可能會帶來災禍。」

「若你們明日一定要出門的話,明日記得往西走,從西邊的檔口繞過去,千萬別往西北方向過去了。」

把這話記了下來,張瑜還想要再追問些什麼,而門外卻已經傳來了腳步聲。

於是,她也只能把剩下的話咽回了肚子里。揣著一肚子的疑惑,收拾了桌上一個字都沒有寫的紙張。

等到第二天。

張瑜心裡頭揣著事情實在睡不著,天剛蒙蒙亮的時候,就打著哈欠坐了起來。

本以為自己已經起的夠早了,可等到張瑜做起來的時候,才發現屋子裡頭本該還是睡著的另一人,卻早早的就已經不見了蹤影。

幾乎是下意識的伸手摸了摸床鋪的另一半,發現隔壁早就已經冰涼一片。

略帶驚訝的從床上坐了起來,換了衣服,洗漱過後,從屋子裡走出去。

這時才發現,魏川和魏遠兩人都在為庭院裡頭,也不知道這父子倆究竟是什麼時候醒過來的。

站在了檐廊下的張瑜下意識地裹緊了自己的衣服,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把公雞的話記在了心裡,廊檐下一陣晨風吹過的時候,帶起了絲絲的涼意,讓人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

雖然從一開始就沒怎麼質疑過公雞的能力,可是,當早點都還沒有準備好的時候,外頭就突然下起了小雨。

多少還是讓張瑜心頭覺得詫異。

等到醒過來的眾人一起在屋子裡頭解決了早點,門外的小雨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瓢潑大雨。

眼看著面前的視線,已經因為大雨而變得霧蒙蒙的,張瑜幾人彼此對視了一眼。

「照現在這個雨勢看來,估計一時半會是停不了了,街道上應該用不了多久就會有積水吧?」

張瑜點了點頭,瞧著一旁說話的人:「今天還有第二場考試,看著這個雨勢,恐怕我們得提前出發了。」

早去晚去,對於魏遠而言都沒什麼太大的區別,無所謂的點了點頭:「考場附近靠近了幾個書院,考試的時候書生本來就多,尤其在下雨天的時候,更是泥濘難行。」

「馬車過往的話,從西北邊的路口過去,可能會方便一些,那邊的街道寬敞,而且不會那麼泥濘,提前往那頭走,倒是可以早些到達了考場。」

本來就因為心裡頭裝著事情,一整晚都沒怎麼休息好,張瑜此時有些無精打採的。

驟然間,在聽到了魏遠說起西北方向的路口時,卻突然一個激靈,猛地就清醒過來:「西北邊的路口?」

魏遠點了點頭:「我們昨日不就走的西北邊的路口嗎?那邊過去還能碰到了一條熱鬧的小吃街,娘是不是忘了?」

張瑜心裡頭咯噔了一下。

此時,公雞的聲音再度從耳邊傳來:「往西邊的檔口繞過去,別忘了我跟你說過的!」

「娘?」

張瑜凝神聽著公雞的叮囑,落到了其他人的眼中就像是在發愣。

等了好一會,都沒等到回應魏遠,好奇的歪著頭看了看,突然就坐在椅子上愣住的張瑜,伸手在他的跟前晃了晃。

「娘是不是沒有休息好啊?」

湊的近,魏遠自然就能看見了張瑜眼瞼下的青黑,看著她總有些無精打採的樣子,便忍不住皺起了眉。

「考試一共有三日,昨日去了以後,對於考場上的情況我也算勉強了解了一些,娘要是沒休息好,不如就留在家裡頭好好的休息吧?」

「我帶著身邊的書童一起過去就可以了。」

張瑜回神,搖了搖頭:「今日還是我跟你一起過去吧,之前就已經答應過你,考試的這三日我都會陪著,哪有說話不算話的道理?」

魏遠心裡頭是隱約期待著她的,聽到了這句話,忍不住喜上眉梢,可心裡頭卻有些小小的糾結,畢竟,張瑜疲累的模樣實在過於明顯。

「等一下坐上馬車以後,我們往西邊的檔口繞一下,正好我有些東西要看。」

看著坐在身旁的小傢伙,張瑜輕笑著拍了拍他的腦袋:「正好咱們可以提前過去,從西邊的檔口繞路也不算太遠。」

魏遠聳了聳肩,既然是提前出門,不管是往哪邊的路口繞一下都無所謂。

跟著一起出門的魏川當然也不會有意見,都是從西邊的方向過去,雖說是從西邊的路口繞路,但實際上,和西北邊的路口差的也不算太遠,無非就是前後腳的功夫。

等著桌上的最後一個小丫頭吃完了早餐,張瑜挨個摸了摸腦袋,最後又叮囑了一下留在家裡的魏方。

這才帶著魏川和魏遠一起走出了門。

門口是早就已經套好的馬車,因為張瑜上車之前的交代,車夫特地帶著裡頭的人在西邊的路口繞了一圈。

儘管走了些遠路,但畢竟是提前出發,倒也沒有耽誤了魏遠的考試。

不同於第一日把人送到以後就匆匆離開的情況,魏川破天荒的留到了魏遠走進考場以後,才轉過身,準備和身邊的人告別。

然而,還沒等魏川把話說出來,突然就聽到了附近有人開始起了騷動。

緊接著便聽到有人驚聲高呼。

「房子塌了!」

「這邊路口的房子塌了!壓掉了好幾個書生呢!」

這一嗓子出來,倒是立刻就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魏川幾乎是下意識的就順著最吵的地方看去。

從西北邊過來的路口,一棟不知道有多少年頭的屋子,在暴雨的傾注下,突然就發生了倒塌。

因為正好是臨近了考試的時間,不少書生為了儘快到達,架著馬車,一個一個的全堵在了西北邊的路口處。

。 方寧他們準備從夏干島離開前往第三個島嶼,可是卻遇到了兩個訓練家放出精靈,去欺負別的訓練家。

「出來吧,艾比郎!」

「出來吧,大針蜂!」

方寧他們剛準備上去去教訓這兩個一看就像混混的訓練家,還沒有走過去,一個帶著黑眼睛的男人朝著這兩個精靈走了過來,看著他們的精靈。

「這隻艾比郎,毛色不光澤一看就是發育不良。」又朝著大針蜂看去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說道:「哎,這隻大針也是發育不良。」

那混混訓練家不樂意了,看著這個眼睛男很是不耐煩的樣子直接罵道:「喂四眼,我們的精靈用不著你來評論。」

眼睛男站了起來對著那兩個混子,搖了搖頭擺擺手說話很是平和:「不,我作為一個精靈觀察家,這是應該做的事情。」用手抬了抬自己的眼睛。

方寧他們朝著眼睛男走了過去,好心對著他提醒道:「這位朋友你得小心,這兩個訓練家一看就是混混。」

「沒事,他們我還沒有放在眼裡。」聽著方寧的好心提醒,根本就沒有把那兩個人當一回事,淡淡得說道。

方寧臉上多了一兩滴冷汗,白了這個眼睛男一眼,他可敢說那別被這兩人打的滿地找牙,就不嘚瑟了。

藍小染卻有了幾分興趣,看著她對著方寧笑了笑說:「我看這麼嘚瑟,倒是想想這個精靈觀察的實力。」

「出來吧,達克萊伊!」眼睛男拿出精靈球直接放出精靈出來對戰,接著又讓起發出絕招對著兩個混混的精靈:「達克萊伊,用黑洞。」

黑洞打中了那兩個混混的艾比郎和大針蜂后,立馬就讓它們睡著了又是一個食夢,這簡直就是單方面完虐呀。

兩個混混看到自己精靈被打敗了,立馬收回精靈立馬邁開腿立馬開溜了。

「想不到呀。你居然收服可達克萊伊。」方寧看著眼睛男的達克萊伊走過去,對著眼睛男笑了笑很是稱讚。

眼睛要跟上謙虛:「運氣,純屬運氣。」

藍小染注意到了眼睛男手腕上的超級進化石,用手碰了碰方寧示意小聲道:「你看,他的手腕上也有超進化石頭,實力那是絕對不一般。」

「沒事,還好不是我們的對手。」方寧拍了拍手,還是很慶幸自己認識是朋友的方式,而不是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