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人家局長還在外面等著呢!

李宏一拍額頭。交代完後幾步跑出院子,帶着衍邑去了李平貴家。

。老祖,我相信域外軍的實力,就算對方整個宇宙來襲,他們也能頂得住的,要知道狗子和貓小妹他們還在,他們可不是吃乾飯的。

「是啊!他們可不吃乾飯那種東西,都是吃的肉,何來的乾飯一說。」

你那兩隻寵物,還真是比人還過得好,現在你都提升他們的廚道修為了,結果還讓你做,他們不像你的寵物,反到你更像是他們的人寵了。

「哈哈哈!老祖不會是吃他們的醋了吧!」

以後老祖要吃什麼,直接過來找我就是,一家人不……

《全職鎮守》第八百一十六章:嚇懵的所有人 夜色漸深,所有人還在睡夢之中,一切安詳到極點,只是身處其中,就讓人感覺到一種別樣的寧靜。

而在這片寧靜之下,卻是蘊藏着驚天的巨浪。

國家食品安全部門已經和M國交涉,對於食品為什麼會產生不合適黴菌這件事情進行了討論研究。

為了得出更加可靠的結論,同一批次同一品種的食物,他們都進行了一一檢測,后得出,出了被送檢的幾個樣品,其餘的食品均為合格。

而這就有些意思了,到底要多『巧合』,送檢的產品正好是有黴菌的產品。

這件事情影響不小譽,所以都不用昭民出手,自然會有人跟進。

而第二天五點鐘,早報出來的第一版,用一整個版面刊登了一則新聞。

——昭民食品有限公司在M國檢測出的黴菌均存在異議。

報紙里將事情的前因後果都說的很清楚,又拿出監督管理局檢驗報告,將裏面不合乎邏輯的點一一指出來,並且在後面。

裏面的配圖,除了官方的一些檢驗數據,還有昭民食品有限公司被百姓圍攻,有人甚至拿轉頭砸碎公司玻璃的配圖。

其中一張便是昭民食品有限公司的董事長鄭邦民被圍在最中間,被人扔爛菜葉子的畫面。

不用過多闡述,就知道這次事件對昭民食品有限公司的影響。

鄭樂樂是看過這則新聞的,字裏行間沒有一句提昭民說好話,但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卻是寫的一清二楚,就連後果都擺的清清楚楚,她當時看的時候,都揪著一顆心,一個良心企業,被坑害成這種程度。

看的淺的,會看到昭民食品有限公司在這件事情中作為受害者所遭遇的不公,能收穫一大批人的同情。

而看的深的,就回去分析事件背後的事情。

這個消息還是從M國傳回來的,陰謀論點的,便能想到這會不會是有人故意為之,不希望華國這個發展中的大國經濟發展。

這,也是鄭樂樂想要的結果。

清晨七點,是大部分人起床的時間,而報紙也分發到了大街小巷,所有人被這一新聞炸的瞬間精神抖擻。

「這明顯不對啊,這不會是有人故意陷害的吧。」

「這不是明白的么,哎呦,上次看到昭民的東西是壞的,我把剛買回來的那一包吃的都扔了,造孽啊,那也老貴了呢。」

「你看,這昭民的吃的,出口到國外的有問題,咱們自己吃的去檢測,就沒問題,這其中明顯有貓膩啊,這事情,有點深意。」

昭民小吃事件引起了廣泛的討論。

而東甌大酒店貴賓套房內,鄭邦安看着報紙上的新聞,臉色鐵青,眼裏蓄積著的怒火尋找著爆發的機會。

宋曲志將咖啡端到鄭邦安面前,鄭邦安抬手將咖啡杯打翻,滾燙的咖啡潑了他滿身,但是他彷彿感覺不到似的。

宋曲志也沒有刻意提醒他,鄭邦安冷冷看向宋曲志。

「這個消息,什麼時候出來的?」

宋曲志一臉茫然,「鄭總,什麼消息?」

鄭邦安見識宋曲志,煩躁的揉了揉額角,「算了,你也不知道,去把財務經理和羅俊祥叫來,你準備準備,立刻回M國。」

收購案不成了,他得儘快把這裏的事情解決一下,趕回M國。

宋曲志點頭,一步步退了出去。

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滾到鄭邦安沙發下面的杯子,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宋曲志看着羅俊祥兩人進去,沒多久裏面就傳出來鄭邦安氣急敗壞的喊叫聲。

「廢物,這點小事都辦不好,讓你早點將公司收購了,哪裏還有這麼多事。」

鄭邦安怒不可遏,他做了這麼多,就差一點帶你就讓鄭邦民一敗塗地,讓鄭家人回到以前該有的狀態。

從小,鄭邦民掙的錢都給李秀蘭,而李秀蘭全部花在他的身上,就算鄭邦民結婚了,他拿他的東西都是理所當然的,鄭邦民就是該給他鄭邦安當牛做馬一輩子的。

可現在,鄭邦民成了高高在上的鄭總,而他,活的人不人,鬼不鬼,好幾次都差點送了命。

憑什麼,他現在所做的一切,也不過是拿回自己的東西而已,這幫蠢貨,沒有一個能成事的。

現在,還給了鄭邦民翻身的機會。

羅俊祥渾身一哆嗦,「鄭總,鄭總,咱們還有機會啊,您別忘了,這樂寶電器廠的事情才是大事件啊,這可是放射性的東西,要是能致癌什麼的,這鄭樂樂不就廢了么,鄭邦民是鄭樂樂的親爸,這鄭樂樂廢了,鄭邦民他們還能好么?」

羅俊祥想起自己是怎麼被帶到鄭邦安面前的,全身就一個哆嗦,立刻老實了。

這人是羅剎,是閻王,惹不起啊。

鄭邦安的表情這才逐漸緩和了下來,坐在沙發上,用手敲打着沙發扶手。

「那這件事情,就你去辦吧。」

羅俊祥見躲過一劫,立刻喜笑顏開。

「是,是,鄭總。」

「這次的事情要是辦的不漂亮,你也不用再來見我了。」

說着揮揮手,讓羅俊祥先離開。

羅俊祥躬身退了出去,鄭邦安才看向一旁的財務經理,聲音下意識的放小了很多。

「事情辦的怎麼樣?」

「之前的五十萬已經通過唐人集團的分公司匯入了您指定的賬戶,剩下的兩百萬,也會在今天下午到賬,您放心。

只是鄭總,這些錢,您是用來買公司的么?」

經理話音剛落,就感覺周遭的空氣瞬間冷了幾度,而鄭邦民的眼裏多了幾分戾氣,淡淡的掃了一眼,就讓他感覺像是有刀子從他身上劃過去似的。

「不該問的,別問。」鄭邦安說完,揮揮手,就讓經理走人。

他站起身轉了一圈,不知道在找什麼,最後,響起通話的聲音。

「那筆錢洗好打過去了,去賣點貨,華國這裏市場挺大的。」

鄭邦安只是說了這麼一句話,但卻讓通過竊聽器將一切聽清的宋曲志渾身一震,等鄭邦安離開,宋曲志才小心翼翼的回了那個房間,從沙發底下將破碎的咖啡杯拿出來,離開現場。

只是那段錄音,卻讓他心裏升起不太好的預感。

鄭邦安準備上飛機準備先回M國,但剛到機場,卻接到一個讓他幾乎發瘋的消息。。 所有的荒帝都在此刻懸浮在了真武城的上空,遙望着徐真所在,他們的內心激動的無以復加。

但他們明白,在徐真沒有出現之前,他們是絕對不能打擾徐真的。

此刻。

忆蓝 真武門中。

徐真的面前,徐妙哉之前的肉身已經被他從無限空間之中釋放出來,靜靜懸浮,彷彿睡著了一樣。

而後,強大的靈魂之力牽引著徐妙哉的靈魂,從生死簿之中緩緩沒入到肉身之中。

大帝強者的手段無法言表。

正如之前紅顏魔帝掌控生死簿以永恆之力瞬間復活諸多戰團成員那樣,萬事俱備之下,徐真復活徐妙哉,輕而易舉。

而且徐真現在掌控的可是大造化之力,比之永恆之力更加玄妙。

數百種不受規則束縛的永恆之力,成就數百種大造化之力,徐真真覺得自己就是仙人,揮手之間生死輪迴,盡在掌握之中。

眼下,在徐妙哉的靈魂沒入肉身的那一刻,徐真甚至還覺不放心,更是催動小宿命之力,驅散了可能發生的一切意外,讓徐妙哉安穩的成功蘇醒。

隨着時間流逝。

徐妙哉的靈魂徹底與肉身契合,生機開始在徐真的大造化之力以及小宿命之力的催動下,從徐妙哉的身體之中蔓延而開。

當心臟跳動,當所有器官開始正常工作,那沉睡了許久的徐妙哉終於緩緩地睜開了雙眼。

亦如初見那般,只這一眼,徐真便覺得世界再無如此動人的容顏,那一抹溫柔的目光,如同末冬臨春的暖陽,讓徐真覺得很溫暖。

似乎是睡了美美地一覺,望着出現在眼前的徐真,徐妙哉嚇了一跳。因為眼前的徐真實在是模樣太過粗狂,百年時間的閉關,他的頭髮他的鬍鬚,幾乎完全遮蓋了他的臉。

徐妙哉只覺得是一個毛怪蹲在自己的身前,露著兩顆黑亮的眼睛。

「妙哉,是我。」

熟悉的聲音出現,徐妙哉臉上的驚慌瞬間轉變為歡喜。她如何不記得,自己當初為了救下徐真,選擇赴死。而如今自己重新復活,可想而知便是徐真以大神通成就了自己。

「徐真,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

歡喜過後,重逢的喜悅之淚從徐妙哉的眼眶溢出。

「妙哉,一切都過去了。以後,誰也不能再傷害我們了。」

徐真的話很溫柔,隨後,徐真的懷裏便闖進一個小人,那樣柔軟的身軀,甚至曾經從未曾攬入懷中的身軀,此刻就在自己的懷中,那獨屬於徐妙哉的體香瞬間沖入徐真的鼻口。

「徐真,你好臭哦。」

徐妙哉的聲音輕輕地響起,徐真這才意識到自己此刻的狀態。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長出來如此長的鬍鬚。

隨後彌雅說明,他此次境界提升經歷了百年之後,他才趕緊將徐妙哉從懷裏放下。

百年時間,雖然未動,那也是積存了百年的灰塵,如何不臭?

心念一動,水屬性靈法從身軀之上一掃而過,那些鬍鬚也是隨之脫落,長發高束,在及腰的地方切斷之後,徐真已經煥然一新,再回昔日妖異俊美的容顏。

「妙哉,你在這裏等一會。我還答應了彌雅,給她打造肉身,助她脫離系統的束縛。」

對於徐真的系統,無論是徐妙哉還是徐曼容等人,都是清楚的,自然也知道彌雅的存在。

眼下,剛剛復活,徐妙哉也同樣需要一些時間適應一下。故而在徐真說明之後,盤膝坐到一旁。

「彌雅,我答應你的事情,自然不會食言。」

【徐真,謝謝你。】

「那謝什麼?如果沒有你,我想我可能走不到今天。」

徐真說着,心神轉動之間,那融入到金丹之中的世界寶樹,便自動脫離出一段適合的寶樹木段。

【以你的靈魂之力雕刻成型,藉助小宿命之力,結合大造化之力讓雕刻成型的寶樹木段成為真正的血肉之軀,我便能夠藉助你的力量脫離出系統,融入新生的肉身之中。】

雕刻成型,對於徐真這個符籙之王而言,輕而易舉。以靈氣做刀,筆走龍蛇,片刻之後,一具栩栩如生地美人雕塑便呈現在徐真眼前。

隨後,徐真釋放小宿命之力結合大造化之力讓眼前的雕塑脫離了木質的軀體,緩緩生出了血肉經脈。

這個過程並未持續太久,因為世界寶樹雖然是以樹木的形態呈現,但實質上它是神州大世界的意志凝聚而成,可以說它本就是活着的存在。

如今被徐真融合,嚴格意義上來說,是徐真的一部分成就了這個新的血肉之軀。

「彌雅,接下來,靠你自己了。」

【徐真,我從未想過有朝一日還能擁有自己的身軀。將你的力量借給我,我強行切斷與系統的聯繫,將所有無限的數據留下,只帶着自己的意識融合肉身之中,這樣對你我都沒有任何傷害。】

【而且,從今天開始,無限系統就是真正屬於你徐真一個人的了。】

彌雅說罷,徐真沒有任何猶豫,將力量灌注在彌雅的體內。

片刻之後。

徐真只覺得,一種極為怪異的感覺突然出現,他的意志之中出現了系統的種種,彷彿他就是系統一般。

而脫離了系統的彌雅,瞬間從徐真的靈海之中閃爍而出,沒入到新生的肉身之中。

隨後伴隨着乳白色的光芒電動,一聲聲輕微地女子聲音緩緩響徹在修鍊室中。

那聲音極致誘惑,讓徐真只覺得有些口舌發乾,望了一眼噙著古怪笑意的徐妙哉,徐真退後幾步,蹲坐到徐妙哉的身邊。

「妙哉,有件事我要跟你說一下。」

「什麼事?」

「我跟婉兒她們成親了。」

出乎徐真預料,聽聞這件事情,徐妙哉的反應很是平靜,只是歪著腦袋想了想:「以前我就說過,我要做大的。現在你們先成了親,那我排第幾?」

徐真此刻,心裏別提多美。徐妙哉能這樣說,那就說明,在她心裏並不反對徐真已經成親的事情。

「我早就說過,強者的身邊不可能只有一個女人。如今的你,我想應該已經足夠強大了吧?若你只有我一個,我還擔心無法好好服侍你呢。」

就在徐真感動的想要給徐妙哉一個大大滴擁抱時,忽然白芒一閃,隨後消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