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他心想,如果自己把女兒打壞了,明天還怎麼帶她去高家見人?

想到這裡,宋瀚海又硬生生的忍住了。

宋秋柔等了很久,都沒有感覺到疼痛。

這個時候,她睜開眼,看著面前的宋瀚海說道:「你不是很喜歡打人嗎?你打呀。」

「哼,以後你就是高家的少夫人了,我是不會打你的。」宋瀚海冷冷的說道。

說完后,宋瀚海又說道:「你今晚早點睡,明天一早跟我去高家見高公子。」

「我不會去的,除非我死了,你找人抬著我去。」宋秋柔十分抗拒的說道。

聽到宋秋柔這麼說,宋瀚海的整個身子,都被氣的微微顫抖了起來。

他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說道:「我養了你二十多年,你就是這麼跟我作對的嗎?」

但就在這個時候,剛才那位管家又過來了。

他小聲的說道:「老爺,外面有人找……」

「找他媽,老子沒空,讓他們滾!」宋瀚海氣呼呼的說道。

「哦哦,好。」管家點了點頭,然後下去了。

彩虹糖的梦 等管家走了后,宋瀚海對宋秋柔說道:「高公子願意花十個億娶你,是你的福分,你要知道珍惜。」

「爸,難道你的眼裡只有錢了嗎?」宋秋柔流著眼淚,非常痛苦的說道。

「在這個世界上,沒有錢是行不通的。」

「你又不是金玉做的,難道還有誰會願意花十個億娶你嗎?」宋瀚海語氣冰冷的說道。

這個時候,一個淡淡的聲音在門口響了起來。

「只要她願意嫁給我,我願意出一百億!」

只見周小碧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大廳里,他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宋秋柔,眼裡露出了悅色。

「你是誰?從哪裡冒出來的?」宋瀚海有些生氣的說道。

管家從外面跑進來,不知所措的尷尬道:「老爺,我們攔不住這傢伙……」

宋秋柔看到周小碧過來了,她臉上露出了驚喜和驚訝。

「你,你怎麼來了?」宋秋柔用手絹擦了擦眼角,紅著臉說道。

周小碧笑著說道:「我要是再不來,你都嫁人了。」

聽到周小碧這麼說,再看到宋秋柔的反應,坐在主位上的宋瀚海像是想到了什麼。

他很大聲的說道:「小子,我們家不歡迎你,快點給我滾出去!」

說完后,宋瀚海怒氣沖沖的對旁邊的管家說道:「你還愣著幹什麼,快點讓人把他給我轟出去!」

。 因為陸安安是新手,她的各種裝備和武器都是最垃圾的。

在比賽里,大家都只能使用裸裝裝備,也就是最原始的武器和戰艦還有裝備,相對來說還算公平。

但軍艦和武器的皮膚都是可以更換的,限定款,史詩款,傳說款,典藏款。

皮膚會讓戰艦和武器看上去不那麼寒酸,除了特效好看,並沒有什麼戰力加持。

當然,還會讓觀看的觀眾大呼人民幣玩家。

彩虹糖的梦 陸安安連續玩了十把,把把都贏,也許是因為她遇到的玩家也是低端玩家。

在比賽開始之前,她會將自己的段位提高,等參加比賽的時候也不會那麼難看。

上午鍛煉了大半天,下午就在寢室裏面度過,沒有任何人打擾,彷彿她已經被這個世界忘記了。

第二天,王芝芝帶人找到了陸安安,非常囂張的道:「陸安安,別忘了我們的約定,今天放學后,體育館等你,是膽小鬼可以不來。」

「放心吧,我一定來。」

陸安安笑了笑。

長肉容易,減肥難,這些天經過陸安安不懈的努力已經減掉了幾斤,但效果並不是特別明顯。

但她不着急,體重這種東西不是一下子能下去的,需要不斷的堅持運動。

如果能一下減下去的體重,估計是身體出了毛病,可能得去醫院裏面檢查檢查了。

王芝芝離開后,易小胖來到了陸安安的身邊,臉色凝重的道:「安安,你不會真的要去吧?」

「當然得去,不然他真以為我好欺負。」

「可是王芝芝她可是跆拳道的副隊長,實力很強的。」

「我知道,可是已經答應了,總不能反悔吧。」

陸安安笑了笑,語氣輕鬆,似乎並沒有將這事情放在心上。

易小胖卻愁的不行,很想幫陸安安,可是他……

學校里大部分的學生都愛知道陸安安跟王芝芝挑戰的事情。

「安安,咱們不跟王芝芝打。」

陸子遠知道這事情后便馬上來勸陸安安,希望陸安安能聽勸。

陸安安怎麼跟王芝芝打?

王芝芝是練跆拳道的,安安可什麼都沒練過。

「七哥,你就放心吧,我會沒事的。」

能夠被人關心,陸安安已經很知足了。

陸子遠根本就勸不住陸安安,果然,陸安安還是那麼倔強。

陸安安和王芝芝的挑戰就要開始,整個體育館都圍着不少人,多半是來看陸安安笑話的。

就陸安安這個死肥婆,還能戰勝王芝芝?

想都不用想,這是不可能的。

「怎麼這麼久還不出現,是不是不敢來了?」

「看來王芝芝被陸安安放鴿子了。」

「那個死肥婆也句嘴上說說吧,哪裏敢真的來這裏比賽?」

王芝芝穿着一身白色的跆拳道服裝,腰上系著黑色腰帶,此時正坐在籃球架下等待着陸安安的出現。

她低頭看了看時間,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三分鐘。

「芝芝姐,等會死肥婆來了之後你可不要手軟。」

「芝芝姐一定贏了,死肥婆到現在還沒出現,一定是害怕了。」

正說着,只見陸安安穿着學校的寬鬆版校服出現在大家的視線中。。 周正再仔細看,發現確實是這樣。

吵鬧的還就是那幾個,因為這幾個人實在太突出,導致一群人都被攪和得亂鬨哄的。

「三根專業桿,魚食多打點。」

周正三人跟着來到租釣魚竿的地方。

峰峪口他以前也來過,第一次還是跟蕭玫來的,不過當時他們並沒沒有在這兒過夜,只是逛逛原始森林,然後吃了頓農家樂就離開了。

「好嘞,您拿好,魚竿都會用吧?」

老闆遞過來三根魚竿問道,配套的小盆小桶都放在一旁。

周正苦笑道:「不太會……」

林媛媛撇撇嘴,插嘴道:「不會就是不會,說什麼不太會,老闆,我們都不會,你告訴我們怎麼做吧!」

對於釣魚,她還是很期待的,最重要的是,如果能釣上來魚,今天就有烤魚吃了。

自己的勞動成果,味道估計都要更加鮮美幾分。

「一條魚,兩條魚,三條魚,魚啊魚……」

「你說什麼?」

蕭玫聽到小綿羊嘟囔,卻沒有聽清她的話,不禁詢問道。

「沒事沒事,我就是在想釣魚應該不難吧。」林媛媛嘟嘟的臉蛋紅潤,白裏透紅,煞是可愛。

周某人看了都說好。

這丫頭就是仗着自身可愛,整天跟周正頂牛,如果換個醜女試試,當天就得被周狼君抽殘廢嘍。

要不然為什麼女神的舔狗那麼多,女神不管做錯任何事,舔舔們都會說無所謂,原因就在這兒,顏值可以決定一切呀。

「你們在使用魚竿的時候,先將堵頭取下,按順序從頭梢起一節節地依次抽出,抽出時注意力量要大小一致,每個竿節的介面要稍稍擰緊,不要留縫隙,這樣可以使竿受力均勻,充分發揮竿的整體彈性,防止竿裂。」

老闆講解得非常細心。

不止周正三人,還有些蕭玫的高中同學也來「聽講」。

「你們釣魚結束后,從手把節開始,從粗到細依次收竿,同理,收竿的時候,手上的力量不要太大,左手握捏上一節,右手握住下一節,分別向兩個不同的方向輕輕一擰即可。」

老闆教給他們的是怎麼拔竿,怎麼合竿,完全就是害怕自己的魚竿被整壞,千叮嚀萬囑咐不行,就直接說是釣魚技巧,有夠雞賊的。

周正算是某清楚他的套路,知道他嘴裏沒多少乾貨,就不再駐足。

「幹嘛,人家老闆講的多仔細,你不聽清楚怎麼釣魚,一會釣不上來魚怎麼辦?」林媛媛有些許的不滿。

自力更生的烤魚,味道肯定很美味……

周正拍拍胸膛說道:「放心,有我在,還能少了你的魚吃?」

他一手攬著蕭玫,一手提着小桶,悠閑自在的模樣,像是走在自家的後花園里。

「動畫片的投放商量出頭緒沒?」

「唉,我估計到時候得親自去京都找關係才行,要不然派別人去也不放心。」

周正說道。

確實是這樣的,上千萬隻為拍一部動畫片,他要是不上心才有鬼。

蕭玫沒好氣道:「你對京都又不熟悉,跟別人有什麼區別?」

周正撇撇嘴道:「至少我努力過了,避免到時候我自己會後悔」

知道他就是個實踐派,蕭玫倒也因此惱怒。

林媛媛眼裏帶着些讚賞,說道:「沒想到你還挺有原則,不容易,不容易……」

「有什麼不容易?」

周正問道。

林媛媛說:「我的意思就是說你能做到這種程度不容易,很多人可沒你這樣親力親為的想法。」

「我們三個的釣位是連着的,不遠,只有兩桿的距離。」

周正把小桶放下,因為三個小桶小盆摞在一起,所以兩人的東西都被他提着。

「哦~」

「開干!」

兩女結果自己的小桶和魚餌,都迫不及待的坐到釣位上開始奮鬥。

他們以前是沒釣過魚,可是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嗎?

拯救全球 簡簡單單的上餌,甩竿,周正很是絲滑地用出,彷彿就是經常釣魚的老客一般。

蕭玫動作不緊不慢,倒有幾分模樣。

小綿羊則是笑鬧百出。

她跟周正學,有模有樣的甩竿,沒想到杆子沒甩好,差點把自己扭進河裏面去,着實讓人感覺可樂。

時間流逝。

大半個小時過去。

小綿羊早就氣呼呼地站起身來,就差沒一把把魚竿扔在地上,自己再用腳踹兩下。

「怎麼回事,我這兒半天都沒一點動靜,周正都收第三次竿了。」

看到周正再次收桿,林媛媛終於做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