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他簡直恨鐵不成鋼。

虞楚一把他推開,力氣大,她若想推,雲止還真不是對手。

當然了,她也手下留情,畢竟有毒在身,算是個傷員吧。

「楚一,不知這事兒你有沒有想過。待我解了毒,我們……成親吧。」

這事兒,從雲止嘴裡說出來,他還有點兒忐忑。

但,又不得不說。

想想以前聞人朝是如何糾纏的?

跟虞楚一要訂婚的傳言都傳的滿天下皆知,那時都以為她是聞人朝的人呢。

這會兒一想,他都來氣。

「成親?我不結婚。」

虞楚一搖頭,結婚這事兒,是這世上最無聊的事兒了。

還挺愚蠢的。

「為什麼?」

「你知道何為不婚主義嗎?或許以前我可能說過訂婚成婚什麼的,但那都是假的。」

也就是說,她若開口答應了結婚,那就是有目的。

而拒絕結婚呢,則代表她實際上是真心。

雲止看著她,計算她話中真假。

「算了,待我解毒了再說這事兒。」

他非得讓她親口答應他不可。

。 「哼!想跑,沒那麼容易!」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楚雲突然從旁邊沖了出來,直接將白少塵攔了下來。

「看來,今天你是要跟我死磕到底了!」白少塵看了看楚雲怒笑道。

「哼!」楚雲看著白少塵冷冷一笑,道:「我這是為民除害,你的花招耍得了他們,可騙不了我,今天我一定要將你碎屍萬段!」

「哎呦我擦,看來你是不撞南牆不回頭啊!」白少塵看著楚雲怒笑道。

「少廢話,看劍!」說著楚雲立刻舉起手中的長劍,直奔白少塵就刺了過來。

白少塵看著楚雲,輕蔑的一笑,道:「好啊,看來今天咱們兩個一定要有一個人死在這裡了!」

「少廢話,受死吧!」

看著楚雲的招數,白少塵對他不禁有些另眼相看,此人看上去有些浮誇,但是他的招式卻一點都不俗套,這一定是經過了刻苦的磨鍊,否則出劍的角度和速度絕對不會這麼刁鑽。

斌伦 說話間,楚雲的長劍就已經到了白少塵的咽喉處。

白少塵看上去毫不在乎,但是內心卻對此人加了幾分小心,只見白少塵輕輕一抬手,直接用右手中指和食指將劍刃夾載了中間:「哼,就憑你,也想動我!」

說著白少塵瞬間提出一腳,直奔楚雲的腹部。

楚雲一看,白少塵竟然如此輕易的將他的劍給鉗住了,而且還只是用了兩根手指而已,也不由的大吃一驚。

但是此時白少塵的腳就已經到了他的面前,他立刻想要撤回手裡的長劍,閃身躲避,但是他拚命的掙了兩下,沒想到那長劍被白少塵架在指尖竟然紋絲未動。

緊急時刻,楚雲只能放棄手裡的長劍,然後立即來了一個鯉魚翻身,匆忙的躲過了白少塵的一腳。

楚雲的這一套動作看起來,輕鬆自如,但是內心的慌張,恐怕只有他自己能夠體會得到。

其實剛才白少塵的腳上只是虛晃一招,目的就是為了奪過楚雲手裡的長劍,然後在狠狠的教訓他一番,否則他身後的那些人肯定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楚雲看著白少塵心中不禁安安吃了一驚,能夠如此輕易的從自己的手裡長兵刃奪走,恐怕對方也不簡單。

但是楚雲又一想,表情不禁又變得輕蔑起來。因為在楚雲看來,如果白少塵真有哪怕那麼一點點本事的話,剛才他絕對不會逃過那一腳,那是多麼好的以此機會啊,倘若對方一腳成功,那麼他現在絕對不會這麼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

「我當你有什麼真本事呢,不過是一個跳樑小丑而已!」

楚雲看著白少塵輕蔑的笑道,說完他一伸手,立刻從旁邊的一名弟子身上又拿過來一把長劍。

白少塵反笑道:「還有什麼話,儘管說來,因為你就要死了,如果現在不說,以後恐怕就沒有機會了!」

「笑話,還真么大言不慚,該死的人應該是你!」

「破曉劍術!」

說著楚雲立刻大喊一聲,然後立刻運轉體內的靈元,然後催將全部靈力灌輸到長劍之上。

在這一瞬間,那手中的長劍瞬間發出一道辰光,那青光猶如公雞破曉一般,席捲起地上的塵土,直奔白少塵迎面撲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所有人立刻驚呼了起來。

此時那青年男子和俊逸男子也終於在驚訝的目光中,停止了爭鬥。

在這一刻所有人不禁對楚雲增添了幾分敬仰。

這「破曉劍術」乃是乾風宗的核心武技,能夠練成的人屈指可數,由此可見這個楚雲絕非泛泛之輩。

就這招的威力看來,楚雲的修為最起碼在匯元七重以上,之前之所以沒有排進神龍幫,恐怕就是為了隱藏實力,然後等待時機一鳴驚人。

但是只可惜,楚雲如此機智過人而且又天賦異稟,但是今天偏偏碰上了處處勝他一籌的白少塵,只能說他選錯了對手。

此處無聲勝有聲,在眾目睽睽之下,周圍的一切都變得安靜了下來,沒有風,沒有蟲鳴,只有那公雞破曉時候的鳴叫聲。

而此時的白少塵自然不甘示弱,他立刻雙手掐訣,那長劍立刻脫手而出,直接懸浮在了白少塵的頭部正前方。

但是此時那長劍在白少塵面前仍然沒有任何的變化,平平無奇。

「這回你就認栽吧!」看著白少塵如此的無動於衷,楚雲大笑道。

說話間,那楚雲的一劍就到了白少塵面前,而就在這個時候,白少塵臉色立刻浮現出一絲冷笑,緊接者雖白少塵的雙手一揮,那面前的長劍之上立刻亮起一道白光,然後直接將向著飛來的雄雞就迎頭劈了出去。

既然雙方已經動手了,那麼以後就只能是敵人,所謂『斬草除根乃立人之本』,向楚雲這種越是有天賦的對手,就越不能給他機會,否則日後他一定會成為自己的勁敵,所以白少塵一出手,便是霸劍訣中第一式:破劍式。

斌伦 「嗡……」

隨著一聲輕吟,那眼看就要得手的雄雞,瞬間就就像豆腐一樣被劈成了左右兩半,然後化成了兩截斷刃掉落在了地上。

「啊……」

眾人一看,都是大跌眼鏡,沒想到如此華麗看上去完美無瑕的破曉劍術,就這麼被一招平平無奇的一劍給破了,這怎麼可能。

看著面前的這些人,白少塵只是淡淡一笑,真是有眼不識金鑲玉,他們哪裡知道這破劍式的厲害。而且因為白少塵的實力有限,連這招破劍式五分之一的威力都沒有發揮出來。否則別說是一把破見了,就算是開山斷流也不在話下。

「這……」楚雲瞪大眼睛一臉震驚的看著白少塵,震驚的竟然說不出話來。

他本來和白少塵一樣希望通過這次試煉展露一下頭角,但是沒有想到他剛露頭,就被白少塵一腳給踩了會去。

「不可能!」

半晌過後,楚雲這才緩過神來,他瞪著大眼睛看著白少塵質問道:「你用根本就不是乾風宗的招數,我在內門苦心鑽研了十餘年,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奇怪的武技,你到底是從哪裡學來的?」

白少塵笑道:「怎麼,我自己帶來的,不行嗎?宗門那條有規定,乾風宗的弟子就必須要修行本門的武技?」

祖纶 楚雲急忙看著白少塵,道:「白少塵,你那招叫什麼?只要你把你剛才施展的那一招交給我,我今天就放你一馬怎麼樣?」 宋立沿和宋知夏兩人氣得飯菜都沒動就走了,留下一桌子的飯菜。

沈初和傅言可不會跟她們客氣,既然菜都上來了,他們也沒必要委屈自己,兩人乾脆優哉游哉地吃了再走。

離開的時候,服務員上前尷尬地看著他們:「先生,您還沒有付賬。」

傅言挑了一下眉,直接拿出卡:「六個0。」

沈初看了一眼身後那桌飯菜:「嘖,看來宋家要垮了,這麼一頓飯宋立沿都捨不得付。」

傅言笑了一下:「可能宋總經濟上有什麼困難吧。」

兩人都說著損人的話,一旁的服務員聽著尷尬。

本來么,這包廂誰的名義訂的,自然是誰付錢的。

宋立沿也算是這臨城有頭有臉的人物了,在酒店也是有賬的,平日有飯局什麼的,一般記在他的賬下就好了,月底一起結算。

原本以為今天也這樣,沒想到那宋小姐找到他們經理說,這頓飯他們不結,讓他們記得找包廂裡面的兩人結。

萬把塊對他們這種人不是什麼錢,合作談不攏就談不攏,沒必要這麼噁心人。

現在聽著傅言和沈初兩人的話,服務員竟也不覺得他們過分。

誰讓這宋家做事,確實是不厚道呢。

「先生,您的卡。」

傅言接了卡,牽著沈初直接就出了包廂。

沈初想到宋立沿臨走前的樣子,不禁問道:「你不怕宋立沿給你使絆子啊?」

「他隨意。」

傅言說得更隨意,顯然壓根就不把宋立沿放在眼裡面。

沈初輕嘖了一聲:「那我就等著看大戲。」

傅言捏了一下她的掌心:「快了。」

兩人出了酒店之後直接就回公寓,傅言升職之後還是挺忙的,沈初自是不用說了。

這周周三,沈初突然收到一張讓人意外的邀請函。

「沈小姐,這是蘇家二小姐的邀請函?」

「蘇家二小姐?」

沈初不是臨城人,對臨城的事情不算特別了解。

蘇家沈初自然是知道的,蘇家二小姐她也是聽說過的,不過在她嫁給薄暮年之前,她就聽說蘇家二小姐蘇琦出國了,之後就沒怎麼聽說過蘇琦的消息了。

沈初看著桌面上的邀請函,不禁挑了一下眉:「我跟這個蘇二小姐,好像,沒見過吧?」

付文佩開口解釋了一句,「這是蘇家二小姐的歸國宴。」

「她舉辦歸國宴就舉報歸國宴,但跟我有什麼關係啊?」

付文佩猶豫了一下,「沈小姐,我聽說,這個蘇二小姐,以前追過薄暮年。」

沈初點了一下桌面:「我明白了,你去忙吧。」

有意思,她都跟薄暮年離婚了,蘇琦還把她當情敵?

晚上下班的時候,沈初把這事情跟傅言說了:「這場鴻門宴,我是不是不應該去啊?」

傅言翻了翻那邀請函,低頭親了她一下:「或者不是鴻門宴呢?」

沈初仰頭看著他,「你這是什麼意思啊?」

傅言笑了一下,抱緊她,「四年前的事情,可是這個蘇二小姐親自策劃出來的。」

沈初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怔了一下,她反應過來,她輕嗤了一聲:「那看來我還真得去了。」

她得去好好感謝這個蘇小姐。

。 劉利民劉蕙茹兄妹上次參加過穆澄園新工廠的開工典禮之後,李新年再也沒有見過他們。

這倒不是他不想結交這對兄妹,而是實在找不到共同話題。

何況劉利民遠在開元縣,劉蕙茹則長居省城,想見一面也不容易。

不過,李新年仍然堅定看好劉利民這隻高性價比的成長股,所以,一聽劉蕙茹大駕光臨,自然要熱情接待了。

通過電話不到二十分鐘劉蕙茹的車就到了穆澄園,簡單交談幾句,李新年就明白劉蕙茹確實是因為萬振良的案子專門趕來吳中縣的。

「范先河不夠意思,問他點事情總是吞吞吐吐的,我從省城大老遠趕過來,可見面不到十幾分鐘他就把我打發了。」劉蕙茹一臉不滿地抱怨道。

李新年賠笑道:「眼下案子畢竟還在調查階段,有些話可能范先河也不好說,實際上我也是剛剛知道那具屍骨就是萬振良,但這個消息並不是范先河親自告訴我的。」

劉蕙茹不滿道:「我又不是馬上要發即時新聞,我跟范先河說的很清楚,只要公安局對這個案子不畫上句號,我就不會發表這篇紀實報道。」

李新年笑道:「既然這樣你急什麼,也許要不了多久案子的真相就會水落石出。」

劉蕙茹若有所思道:「正因為我覺得這個案子的真相很有可能雲山霧繞,所以才對它感興趣,如果真的水落石出,我反倒沒必要寫了。」

李新年猶豫道:「不知道我能幫你什麼忙?我知道的肯定沒范先河多。」

劉蕙茹遲疑道:「可范先河推薦我來找你談談。」

李新年一愣,驚訝道:「怎麼?范先河讓你來找我談萬振良的案子?我能給你提供什麼?」

劉蕙茹擺擺手,說道:「我倒不是想從你這裡得到什麼真相,既然是報告文學,那就有別於新聞報道,雖然也要以事實為根據,但也要注重故事情節。

據范先河介紹,萬振良當年跟你老丈人和丈母娘都有交往,而戴山又是你的連襟,甚至你丈母娘曾經也被捲入騙貸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