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他越發覺得自己讓邱大正和文娟分手是多麼明智。

他文平現在只是小有身家,日後有了蘇坤楠拋來的橄欖枝,他可以想象到,日後文家說不定也能成為真正的富家,他創辦的公司,說不定哪天就能在紐交所成功上市。

在林天成沒有落難的時候,文平把文娟介紹給邱大正,林天成一落難,文平就強制兩人分手。這樣的事情並不是很光彩,文平當然不會細細說。

想通事情的原因,文平一顆心稍稍放下。

這個時候,門鈴聲又響了起來。

文平一顆心又稍稍激烈跳動起來,他有預感,很可能又是什麼大人物過來拜訪自己。

果然,何香蓮開門的時候,外面站著的,竟然是中醫院的院長曾亞林。

何香蓮臉上笑容拘謹,「曾院長。」

文平做藥品生意的,當然認識曾亞林,他以前也想過找曾亞林做生意,曾亞林並不理他。

看見曾亞林親自上門,文平心中忍不住一喜。

他沒有怠慢,立即起身,態度依舊卑謙,但並不受寵若驚了,「曾院長,你怎麼過來了。」

曾亞林的地位和袁規是差不多的,但曾亞林身上的氣場就比袁規強太多了。中醫院是林天成的娘家,他以前和林天成有過一點點恩怨早已經一筆勾銷,昨天還和林天成合影上電視。

縱然邱大正和林天成關係好,但文平只是邱大正的准岳父而已,他今天來完全是給邱大正面子。

曾亞林對文平點了點頭,看見袁規也在,臉上的表情稍稍有些尷尬——昨天袁規的電話他沒有接。

袁規的表情同樣有些尷尬,「曾院長。」

曾亞林點頭致意,臉上露出關切的表情,「袁院長,你氣色看起來不太好,身體不舒服嗎。」

袁規掩飾性地咳嗽了下,「前兩天冷氣開的太足,感冒了。」

曾亞林道,「袁院長要注意身體啊,只有你的身體好了,才能更好地為廣大病患服務。」

袁規心中苦澀,沒有介面。

曾亞林又笑吟吟地看著文平,「文總,前一段時間我比較忙,怠慢了文總,文總不要放在心裡,我這次過來呢,就是想了解一下,文總說的那些藥品具體是什麼情況。」

文平心裡美滋滋,同時也有些感慨。

因为梦见你离开 人這一生要發財,說難也難,說容易也容易,只需要抓住一兩個機會,便足夠了!

文平正打算簡單介紹一下自己公司資質和主打藥品之類的,這個時候,門鈴聲再次響起。

何香蓮滿臉笑容上前開門,看見門外站的是邱大正和一個陌生的年輕人,面色頓時陰冷了下去。

只是,感覺到邱大正身邊的年輕人氣度不凡,再加上家裡還有很重要的客人,何香蓮並沒有立即發作,只是不滿道,「不是說了讓你出去打工嗎,還來我家裡幹什麼。」

邱大正道,「我是來找文娟的。」

文娟聽到了邱大正的聲音,跑了過來,「大正。」

曾亞林和袁規兩人聽到是邱大正來了,同時起身。

文平相當生氣起來。

他正是因為強制邱大正和文娟分手,袁規和曾亞林才會上門,現在邱大正來了,他當然要旗幟鮮明地表明自己的立場。

文平道,「袁院長,曾院長,不好意思,讓你們看笑話了。這個邱大正不學無術,自我膨脹的厲害,我早就看出來他不是一個好東西,已經讓文娟和他和平分手了。」

袁規大吃一驚,增大眼睛看著文平。

曾亞林臉上也露出幾分驚悚。

此時文平已經沒有去看袁規和曾亞林,為了證明自己的態度,他走到門口,對邱大正道,「邱大正,身為一個男人,就應該拿得起放得下,你這樣我只會更加看不起你。」

有文平撐腰,何香蓮也膽大起來,用威脅的目光看著邱大正,「之前和你說過的話忘記了?不想走路了是吧?」

林天成雖不滿文平夫婦的態度,但他看的出來文娟對邱大正還是很好的,便笑了笑,「文總,這和拿得起放得下沒有關係,大正和文娟是真心相愛的。可能是有什麼誤會,能不能給我個面子,大家把話說清楚。」

文平也感覺到林天成氣勢不弱,覺得對方應該是以前跟在林天成身邊的什麼公子哥。

只是,江岸省的天已經變了!

文平道,「年輕人,你還沒有那麼大的面子。」

這個時候,曾亞林的聲音冷不丁的響起,「文總,慎言,當心禍從口出。」

聽到曾亞林語氣不對,文平的心猛然一沉,開始思索林天成的來頭。

曾亞林已經來到林天成面前,滿臉笑容,微微低頭,「林少。」

林少!

聽到這個曾亞林口中這個稱呼,文平如遭五雷轟頂!!!

能夠讓曾亞林這種人物,低頭稱一聲林少的,放眼整個江岸省,除了林天成不會有別人。

這個時候,文平又哪裡還想不明白,袁規和曾亞林先後上門,並不是因為蘇坤楠,而是因為林天成。

文平不過是小福貴之家,在袁規這樣的人眼中也就是一條討飯的狗,林天成,可是江岸第一少啊。

這種身份差距帶來的壓迫力是難以言表的,更何況,剛剛文平還說林天成沒有面子。

只一瞬間,文平的臉色就變的慘白異常。

何香蓮也想到了林天成的身份,身子都在微微哆嗦。

林天成沒有生氣,對曾院長點頭示意,然後目光落在文娟身上,笑道,「你就是文娟吧?你爸媽不歡迎我們,不會連你也不歡迎我們吧,大正聽說你被禁足,心疼的直掉眼淚。」

文娟看著父母已經嚇的面無人色,袁規站在沙發旁邊抖個不停,曾亞林院長也是笑容可掬,文娟同樣有些拘謹起來。

林天成在沙發上坐下,其他人,包括曾亞林在內,在林天成沒有開口之前,都站在一邊。

林天成目光掃視了一下眾人,「都坐下吧,不要拘束。」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最新章節、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甜膩小米粥、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全文閱讀、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txt下載、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免費閱讀、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甜膩小米粥

甜膩小米粥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白蓮花主角受人設崩了、怪物[快穿]、穿成暴君的男妾、我代替我哥娶了那個omega后、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潘中裕深吸了一口氣,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房門在身後關閉。

他捏了捏手心,朝房間里看去。

灰色為主的房間,復古的黑木傢具,以及黑色窗帘……一切,都透著壓抑的氣息。

燕老爺坐在實木的太師椅里,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知道我為什麼叫你過來嗎?」

隨意的語氣,如同閑話家常一般。

潘中裕卻不敢有絲毫大意,把四處亂飄的目光收了回來。

他咧著嘴擠出一個勉強的笑容,謹慎說道:「這……我不敢胡亂揣測,還請燕老明示。」

「那我就給你個提示,我要說的事,和那個叫秦舒的女人有關。」

「她?」

說起秦舒,潘中裕眉頭就下意識地皺緊,心思也活絡起來。

一秒記住https://m.net

他突然想到一件事,立即如實彙報道:「燕老,拍賣會之後我就派人一直盯着秦舒,發現她今天竟然跟沈牧接觸了,兩人在餐館里談了將近一個小時,只是我的人當時沒有靠太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談了些什麼。」

說着,謹慎地詢問燕老爺:「您找我來,是為了這件事么?」

燕老爺沒有回答,低笑了聲,不緊不慢地端起身前的茶,抿了一口。

這個時候,他似乎才想起來潘中裕進門后一直站着的,便抬手示意道:「坐下,繼續說。」

潘中裕一愣,老老實實地坐在了燕老爺對面的椅子上,心裏面卻忍不住暗罵了一聲:裝神弄鬼的老傢伙!

他摸不透對方的心思,只能勉強地維持着一臉苦笑,清了清嗓子,接着剛才的話往下說:「秦舒從餐館出來后,我的人繼續跟蹤她,發現她又去了辛家,至於她去辛家做什麼的,我已經問過辛寶娥了,只是到現在還沒有收到她的回信。」

潘中裕說着,見燕老爺臉上依舊沒什麼表情。

他握了握拳,加重語氣憤憤地說道:「這秦舒前腳見了沈牧,後腳又去辛家,不知道在搞什麼鬼。」

「這個么……我這裏倒是收到了些風聲。」

燕老爺終於開口,一雙老辣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潘中裕,悠悠說道:「秦舒去辛家,是找辛晟來收拾你。」

「這……」

潘中裕錯愕地看着燕老爺臉上那高深莫測的表情,「燕老,您說的,可是真的?」

「你是在懷疑我燕家的消息網?」

「不敢、不敢……」

潘中裕連忙把話打住,懊惱自己竟然會問出這種蠢話。

燕家在京都佈局多年,早已打通各個領域,從燕老爺嘴裏說出來的話,當然是有可靠的消息來源。

不過……秦舒找辛晟來對付自己?

潘中裕現在知道燕老爺找自己是為了這件事情,反倒放鬆下來。

他笑了笑,釋然地說道:「燕老,我隱瞞安若晴的病情被拆穿后,辛家早就把我當仇人了。辛晟要想給他老婆報仇,早就出手了,等不到今天,只要他心裏有顧慮,就不敢那我怎麼樣。」

「是嗎?」

燕老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據我所知,辛晟和秦舒相談甚歡。」

「怎麼可能?」

潘中裕愣住了。

燕老爺沒有理會他的反應,哼笑了一聲,問道:「現在你應該想到,秦舒找沈牧的原因了吧?」 卻聽謝煙客又道:「石莊主夫婦是英雄豪傑,這玄鐵令若教你們得了去,不過叫老夫做一件為難之事,奔波勞碌一番,那也罷了。

但若給無恥小人得了去,竟要老夫自殘肢體,逼得我不死不活,甚至於來求我自殺,我若不想便死,豈不是毀了這『有求必應』四字誓言?

總算老夫運氣不壞,毫不費力的便收回了。哈哈,哈哈!」縱聲大笑,聲震屋瓦。

花萬紫朗聲道:「聽說謝先生當年曾發下毒誓,不論從誰手中接過這塊令牌,都須依彼所求,辦一件事,即令對方是七世的冤家,也不能伸一指加害於他。這令牌是你從這小兄弟手中接過去的,你又怎知他不會出個難題給你?」

謝煙客「呸」的一聲,道:「這小叫化是甚麼東西?我謝煙客去聽這小化子的話,哈哈,那不是笑死人么?」

花萬紫朗聲道:「眾位朋友聽了,謝先生說小化子原來不是人,算不得數。」

她說的若是旁人,餘人不免便笑出聲來,至少雪山派同門必當附和,但此刻四周卻靜無聲息,只怕一枚針落地也能聽見。

賀奇微微搖頭,周圍這麼多英雄豪傑,連一個丫頭片子也不如,豈不是好笑。

謝煙客臉上又是青氣一閃,心道:「這丫頭用言語僵住我,叫人在背後說我謝某言而無信。」

突然心頭一震:「啊喲,不好,莫非這小叫化是他們故意布下的圈套,我既已伸手將令牌搶到,再要退還他也不成了。」

他幾聲冷笑,傲然道:「天下又有甚麼事,能難得倒姓謝的了?小叫化兒,你跟我去,有甚麼事求我,可不與旁人相干。」

花萬紫踏上一步,柔聲道:「小兄弟,你是個好孩子。這位老伯伯最愛殺人,你快求他從今以後,再也別殺——」一句話沒說完,突覺一股勁風撲面而至,下面「一個人」三字登時咽入了腹中,再也說不出口。

原來花萬紫知道謝煙客言出必踐,自己適才挺劍向他臉上刺去,他說記下這筆帳,以後隨時討債,總有一日要被他在自己臉頰刺上一劍,何況六個師兄中,除王萬仞外,誰都欠了他一劍,這筆債還起來,非有人送命不可。

因此她甘冒奇險,不惜觸謝煙客之怒,要那小叫化求他此後不可再殺一人。只須小丐說了這句話,謝煙客不得不從,自己與五位師兄的性命便都能保全了。

不料謝煙客識破她的用意,袍袖拂出,勁風逼得她難以畢辭。只聽他大聲怒喝:「要你這丫頭羅唆甚麼?」又是一股勁風撲至,花萬紫立足不定,便即摔倒。

眾人見謝煙客在丈許外只衣袖一拂,便將花萬紫摔了一交,盡皆駭然。

花萬紫背脊一著地,立即躍起,想再叫嚷時,卻見謝煙客伸手伸手去拉小丐的手。這時花萬紫卻分明瞧見賀奇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她心中大覺奇怪,難道小乞丐也有情緒嗎?

而此時,賀奇單掌豎起,輕描淡寫的向前推去。那謝煙客卻霍然色變,臉色閃出一片濃郁的青色,同樣一掌應來。

「轟!」似一聲驚雷炸響,謝煙客身形倒仰,爆退丈許外站定,青袍似鼓風一樣張開。反觀賀奇,同樣是鬚髮飛揚,第一次將整張臉龐暴露在外。

他臉上的灰塵在掌勁轟鳴中盡數崩飛,露出了一張俊逸的少年臉龐。他劍眉逸飛,雙眸若星辰般奪目,嘴角含笑道:「摩天居士謝煙客,不過如此。」

這一場變故讓所有人目瞪口呆。

隨即,石清也好,雪山派眾人也好,都心下后怕起來。他們隨意來搶奪玄鐵令,卻誰知玄鐵令主人居然是這樣一個決定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