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但毓芳元君幫了,不僅幫了,還幫得毫無痕迹,水到渠成。於是葉棠確定了:毓芳元君是一位能依靠的人。

在這個世界,坤道就是一群異類。

因為只有家中有些家底,還願意讓女兒帶着這些家底的人家才有可能讓女兒出家去做不嫁人的坤道。

但凡想用女兒換取利益的人家,介意周圍人說嘴的人家,會屈從於世俗壓力的人家,哪怕是有百年根基的高門士族,家中女兒上百人也難出上一個坤道。

而坤道作為出家人,大多對談情說愛無甚興趣。女冠子們聚在一起不談男女感情,倒是喜歡談論煉丹冶金與家國大事。

用現代的話來說,這就是一群出身良好、眼界開闊又無心情愛的女知識份子。女知識份子們感興趣的是科研,是政-治,是國際局勢。

葉棠帶木蘭來見毓芳元君等人,就是要為她引薦這些不屈服於世俗眼光,身份不低又關心國家動向的女知識份子們。

——其實每一個時代里,每一個國家中都少不了有這樣一群先進進步的女知識分子們。世人之所以知道花木蘭、秦良玉,卻不知還有毓芳元君這樣的女子存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些女子所取得的成果要麼被人給橫奪豪搶,要麼被人張冠李戴,再要麼就是過高的道德標準讓她們不允許自己染指權利,繼而讓自己的成果便宜了他人。

。 沒有任何人的意志可以主宰世間的一切。

山鬼們覺得高文在這種情況下,大概率會乖乖聽話,為了促成這一點,她們在選擇身份時,還選擇了與高文有過親密關係的人。

為的就是減少高文的『排斥感』和『叛逆心理』。

可面對選擇。

高文的選擇依舊是這般的出人預料。

為什麼?

因為刺激?

天空之上。

見陳玄奘已死,『一塊磚頭』直接從三十三重天上落下。

或者說是一方大印?

本還想找高文麻煩的高翠蘭見狀面色大變。

「走!」

唰!

四道人影不顧四周環繞的仙法,向著四周飛射而去。

跑的最快的是狼朵朵。

最慢的也是她。

主要是在她第一反應跑出去后,又不知怎麼的,居然轉悠了回來。

咬了咬牙,把一臉嬉笑的高文扛到了肩上。

轟隆隆!

四周氣浪掀起。

大地在震動。

狂暴的氣流吹的高文肉身微微刺痛。

耳邊似乎有狼朵朵的『嗚嗚』聲。

「高文高文,你不要死啊,我們能逃出去的,一定能逃出去的」

『狼多多?』

頭有些暈。

四周的一切都變得五光十色,很快又被血色所充斥。

臉上有些濕潤。

血腥味。

刺鼻。

腐臭。

皮膚很痛,內臟也像是被刀攪爛一般的痛。

「咳咳咳」

高文忍不住的咳嗽。

噗嗤。

一聲皮肉穿透的聲音在高文耳邊響起,緊接着是被濺射的液體噴了一臉。

沒有聲音。

發生了什麼?

高文想開口問,可一張口就被撲面而來的狂風給堵了回去。

又過了一會兒,身上的刺痛感開始削弱。

高文耳邊才再次響起狼朵朵的聲音。

「安全了,安全了,高文你怎麼樣?沒有死掉吧?」

高文覺得自己暫時還死不掉。

睜開眼。

看到的是一身是血的銀色巨狼,正一臉關心的看着自己。

目光一凝。

只見巨狼脖頸處有一道一路蔓延到小腹的傷口。

皮肉外翻。

「沒死就好,待會你就該回歸了,不會死在這裏了。」

以狼形態說着話,狼朵朵似乎完全不曾在意身上的傷勢。

慢悠悠的走到高文身邊,把狼頭壓在高文的大腿上。

她沒去追究高文之前為什麼沒有獻祭。

至少沒問。

血流了一會兒,地上形成了一個類似之前陳玄奘身下的血壇。

狼朵朵在高文身上使勁兒的嗅了嗅。

然後道

「好了,你身上的味道我已經記住了,我要離開了。」

千妤 「嗯」

「記得啊,回去后要多給我烤羊腿吃,以後也不要這麼衝動了,不是每次你衝動的時候,都會有人替你收拾爛攤子的」

「」

「還有啊,以後你要對我好一點,能遇到我這樣肯為你拚命的女人,真的很不容易。」

「」

「那麼再見?」

狼朵朵搖了搖自己的大腦袋,見高文還不說話,直徑走入身後的密林中。

樹后。

清風吹過。

狼朵朵的身軀亦隨之散去。

原地。

高文見狀,頗感頭痛的拍了下腦袋。

說不感動是假的。

可是

「這都什麼和什麼啊,這隻山鬼真入戲了?」

「嘿嘿嘿,誰知道呢。」

一旁叢林中,鑽出一顆猴頭。

猴子早在高文動手時就到了!

這也正是高文在亂戰中敢弄死唐三藏的底氣!

本來這一人一猴兒商量著,在番天印落下后,由猴子帶着高文跑路,直接逃離戰場。

可誰想。

化作狼朵朵的山鬼,居然

「大開眼界,大開眼界,獃子,你混的可以啊,居然連敵人都能拼了命的保護你」

「我倒是希望她沒這麼做。」

揉着自己的胸腹位置,高文感覺裏面已經亂成麻花的模樣了。

絞痛。

還想吐。

鬼知道他經歷了什麼!

「大聖,有沒有什麼靈丹妙藥,給我來上一顆。」

「你當靈丹妙藥是量產的?算了,給你個你。」

說着話,似乎是想到自己能回花果山和白晶晶浪上那麼十幾年,心裏開心的猴子又不知從哪兒掏出個丹丸扔給高文。

接到手,看上一眼。

物品???

類別???

品質???

簡介吃吧,吃不死你。

就特么神奇!

大都市這是被玩崩了么?

閉着眼睛把丹藥扔進嘴裏,感覺到一股暖流開始舒緩體內五臟六腑的扭曲,高文長出了一口氣。

「大聖」

「別叫,噓,沒好處給你了,趕緊滾蛋!」

「不是,我就想問問,陳玄奘那傢伙,真就這麼死了?」

「死了,嘿嘿嘿,死了,死的透透的」

一說起這個,猴子可是開心了。

抓耳撓腮。

擠眉弄眼。

然後不知又想到了什麼,垂頭喪氣道

「你別擔心他,他一金仙轉世,想死哪兒那麼容易,不外乎是入了趟輪迴,十幾年後再走上一遭罷了。」

「呃那你剛剛還要我弄死他」

「不一樣,不一樣」

猴子搖頭道「死在給山鬼的獻祭中,等於那和尚轉世歸來變成了山鬼的一部分,死在你個獃子手裏和尚還是和尚。」

這個高文聽不太懂。

有點繞。

不過沒關係。

反正大都市的接引流程已經開始啟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