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何以感震動…」

最後一個音落下,沉浸在歌曲中的眾人還不及拍手鼓掌,就見一道身影,接連幾次旋轉,就到了李皓身邊。

是一個漂亮女人。

是一個身材火辣的漂亮女人。

「你還真是出類拔萃呢。」女人靠在鋼琴師上,附身湊在李皓耳邊道。

李皓看了她一眼,但因為角度的關係,目光不可避免的落在了她蔚為壯觀的胸口上。

也不知道她那套戰甲是用什麼材料做的,竟然可以射出那樣的高溫火焰,卻不傷害到她自己,還真的是厲害啊。

她和鋼牙不同,鋼牙全身機器,已經不能稱為人了,她卻是只是依靠戰衣而已。沈汐禾反應還挺迅速,立即就給了個禮貌地回答——

「沒有,只是鳳老師也不想徒增沒必要的緋聞吧,畢竟我還是新人,如果傳出緋聞,很容易被懷疑是從我這邊想拉着前輩炒作。」

幹啥啥都行,撇清干係更是第一名。

鳳緋池的確不喜歡別人拉着他炒作,因為回應、闢謠都很煩。

不過

《快穿:女主又野翻了》第258章影后她不想傳緋聞(13) 「膽子越發大了,竟然敢跑出來喝酒,不清楚自己的酒量嗎?」

封晏嘴上教訓著,可是手中的動作卻無比的溫柔。

擦拭她嘴角的酒漬,撩開她鬢角亂了的髮絲,眼神里是說不出的繾綣愛意。

白日里要辛苦偽裝,可現在完全不需要。

他恨不得和她耳鬢廝磨,交頸而卧,卿卿我我。

「你滾開……我有老公的……周姐,周姐……」

她呼喚著,可是周圍哪裡還有周姐的身影。

「你有老公?那你還知道你老公是誰嗎?」

「我老公……我老公是封……現在他不是我老公了,嗚嗚……」

她可憐兮兮的說道。

「那你好好看看我是誰。」

「你?」

她茫然地看著,臉頰通紅,眼神迷茫,鮮艷欲滴的唇瓣嬌嫩泛著誘人的光澤,彷彿在告訴別人任君採擷一般。

男人情不自禁的喉結滾動,眸色漸深。

「你是封晏?」她認出了來人,卻又不斷搖頭:「他不會來的,他才不會管我呢。」

「為什麼不管你?」

「我們都已經離婚了,我和他根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很多時候……嗝……」她打了個酒嗝,更加迷糊了:「很多是我們的意見都是不一樣的。」

「我們……我們很矛盾的,他可能意識到,覺得我們是真的不合適……本來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何必強行在一起呢?」

她悲傷的抓起酒杯,又覺得杯子喝得很不痛快,直接拿起酒瓶灌了起來。

其實她骨子裡是自卑不自信的,很早之前就喜歡封晏,卻將感情深深隱藏在心底,不敢表現出分毫。

譚晚晚和自己是那麼多年要好的姐妹,也是很久以後才察覺到她的感情。

她騙到最後,差點連自己都騙進去的啊。

她其實一直不奢求和封晏在一起,只希望他平安快樂,健健康康就好。

也希望他找一個門當戶對,真心喜歡的女孩子。

而她,願意遠遠地看著。

她並不覺得自己可憐。

她也有很多事情要做。

要照顧弟弟,要努力工作。

她和封晏本就生長在不同的環境,何必強行融在一起,兩人的差距久而久之就會顯現出來。

他身居高位,沉穩冷肅,殺伐果斷。

她心思細膩柔軟,很多事都無法狠下心來。

很多原則上的問題,她們有著本質的區別。

這樣的兩個人真的能走到頭嗎?

她能忍,封晏能忍嗎?

他那樣的天之驕子,心高氣傲的人,能容忍身邊的女人優柔寡斷、窩囊無用嗎?

一想到這,唐柒柒的喉嚨里就像是卡了乾澀的棉絮一般,難受至極。

她還要繼續喝,沒想到卻被面前的大手阻攔了。

「你……你搶我的酒幹什麼?」

她懊惱的瞪著,可現在這樣的迷糊媚態根本沒有任何殺傷力。

「別喝了,回家。

「你誰啊,憑什麼管我。」

「我是你老公,我不管你誰管你,床上我慢慢教你。」

他生氣的說道。

他直接把人打橫抱上了車。

唐柒柒坐在副駕駛上,已經神志不清了,這次醉的更加厲害。

上車就睡著了,還在說著醉話。

「封晏……你給我……給我一個孩子吧?」

突然,小人兒吐出這一句話。

龄颖 。 原來對方的偷襲只是迷惑他罷了!

真正的偷襲者早就藏在對方擊碎的石塊中了,等到他真正放鬆才出手偷襲!

可惜他醒悟過來也遲了,就算是四品高手,一旦被斬首,依舊逃不了一死,武者的體魄雖然遠遠超過文士,但是在保命方面還是差了很多,只有達到武尊級別才有再生的能力。

這時候,站在山頂上的賀蒙手中羽扇一揮,無數的土矛從地面上竄出,一些躲閃不及的馮家家丁頓時變成了糖葫蘆,被串成了一串。

而賀蒙一方的眾多中品高手則紛紛從山上掩殺了下去。

本就實力不如賀蒙一方,再加上馮戰這個唯一的四品高手被偷襲死,又有賀蒙這個四品文士在山上牽制,剛一交上手,馮家的高手瞬間陷入了劣勢!

只用了不到一柱香的時間,馮家一方的高手便被紛紛擊斃,有賀蒙這個放開手腳的四品文士在,連馮家的家丁都沒人逃脫。

「各位,先療傷吧,等一下還有一場大戰。」

徐文爵取出了幾瓶丹藥,遞給了賀蒙等人。

接過徐文爵的丹藥,幾人都沒有說什麼,紛紛坐下療傷,雖然靠偷襲先殺了馮戰,但其他人好歹也是中品高手,臨死前的反撲,依舊讓他們受了傷。

「走吧。」

見眾人都恢復得差不多了,徐文爵道:「趁現在馮家的人還沒有收到消息,趁機殺入馮家,滅了他們。」

雖然受傷的都還沒有完全恢復,但也已經恢復了大部分戰力,匯合在揚州城裏的江南商會的高手,滅了馮家應該足夠了。

按照他們收集到的資料,馮家留在揚州城裏的應該不到十八人,現在被他們殺了十個,此時剩下的,最多七八人,只要不給馮家中的家丁佈置軍陣的時間,滅馮家並不難。

江南商會。

「鍾會長,馮家有什麼動靜沒有?」

賀蒙看向鍾漢全,作為揚州城裏唯一的中型家族,鍾家可沒少受馮家壓迫,幸好鍾漢全的兒子是揚州府同知,要不然鍾家早被趕出揚州城了,所以他才會將監視馮家的事情交給鍾漢全。

「賀大人,自從馮戰帶人離開馮府後,馮家便沒有其它動靜。」

鍾漢全拱手道,心中同時有幾分激動,自從他兒子成為揚州府同知后,他們鍾家可沒少被馮家打壓,現在報仇的機會終於到了!

「那就走吧。」

賀蒙笑道:「滅了馮家這顆毒瘤,還揚州百姓一個太平!」

雖然來到揚州城后,有江南商會的幫助,他還能勉強壓制馮家,但是馮家紮根揚州這麼多年,早就根深蒂固,可沒少從民生方面給他找麻煩,要不是他背後的閹黨夠強勢,他早就被擼下去了。

只有滅了馮家,他才是名符其實的知府大人!

馮府。

此時的馮建在書房中坐立不安,自從馮戰帶人離開后,他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可是馮建還是想不通哪裏不對。

至少馮戰帶着七個中品高手還有一千家丁,這股力量在揚州城周圍應該是沒有對手的才是,無論是江南商會還是賀蒙這個揚州知府,都不是馮戰的對手,就算他們雙方合力也不可能瞞得過他們才對。

鐺!

鐺!

鐺!

就在這時候,一陣刺耳的銅鑼聲響了起來。

聽到銅鑼聲,馮建臉色大變,馮家只有出現了特別嚴重的情況才會敲響銅鑼。

馮建剛衝出書房,便看到一個家丁跌跌撞撞地衝到他面前哭喊道:「大族老,賀蒙和鍾漢全帶人殺進來了,五族老已經被殺了。」

聽到家丁的話,馮建頓時如遭雷擊!

完了!

馮家完了!

回過神后,馮建一掌劈死了家丁,整個人猛地沖向城外的方向。

逃!

逃得遠遠的!

此時馮建腦海里只有這一個想法,作為馮家大房族老,馮建並不傻,既然賀蒙和鍾漢全敢殺入馮家,那代表着他們不怕馮家的報復。

可是馮家在南京有十幾個中品高手,馮戰還帶着七位中品高手在揚州城外,賀蒙和鍾漢全憑什麼不怕馮家的報復。

唯一的可能就是馮家的這些高手都沒了!

雖然他不知道馮暉和馮戰是怎麼沒的,但是馮建很清楚,他此時留在揚州城裏只有死路一條!

此時正在馮府前院和馮家高手大戰的賀蒙和鍾漢全也察覺到馮建的氣息衝出了揚州城。

不過兩人都沒有理會他,馮建逃了也就逃了,沒有了馮家龐大的財富氣運,馮建的修為能不跌破到下三品,都算他根基深厚,到那時候,一個六七品的武者在他們面前就是個屁!

馮建這個四品的大房族老逃了,馮府上下的士氣大落,尤其是兩個非馮家族人的外姓高手更是應付了幾招后,便轉身逃離了馮府。

少了幾個中品高手,賀蒙等人的阻力驟減,一個個馮府家丁死在了賀蒙等人手中,沒一會便形成潰逃之勢。

………

宣府。

「總督大人,蒙古人快到張家口了,城外還有很多百姓還沒有進城,該怎麼辦?」

宣府總兵李勇忠看向坐在上位的宣大總督崔景榮。

「讓百姓們各自逃命吧。」

崔景榮有氣無力地擺了擺手道:「蒙古人這次不是為了打草谷,只要不正面撞上蒙古人,蒙古人是不會特意去搜巡百姓的。」

作為宣大總督,他比其他人知道的要多得多,他很清楚這次蒙古人是為何而來的,而且就算蒙古人想打草谷,也會選擇京城那邊,京城周邊可比宣府這些苦寒之地要富庶得多,而且林丹汗那個蠻夷恐怕不只想劫掠,更多的是想效仿前元,入主中原!

想到這裏,崔景榮就不禁想痛罵朱常洵,作為朱家子孫,居然敢勾結蒙古人入侵中原。

那蠢貨就不想想,若是真讓蒙古人重新入主中原,他這個朱家的子孫能有什麼好下場!

當初朱元璋和朱棣父子倆,可是幾乎殺乾淨了蒙古人的黃金家族,林丹汗這個黃金家族殘存的子孫入主中原后,老朱家的子孫不被殺乾淨都是祖宗積德了!

7017k 沈虞臣嚇得直接站了起來,然後說道:「小棲,你冷靜一點,我真的從頭到尾都在吃醋,你要相信我。」

顏所棲聽完之後整個人都笑:「你從頭到尾都在吃醋嗎?你覺得我的眼睛是瞎掉了嗎?我已經暗示的這麼明顯了,你一點反應都沒有。大總裁,你把我當傻子嗎?你現在說啥,我都不信了,因為我正在生氣上。」

顏所棲深呼吸一口氣,「既然你這麼的不在意,那挺好的呀,反正你無所謂,我跟我的好朋友簡向緋秀恩愛,為了滿足所向披靡粉絲,我一定要好好的營業,讓粉絲們開開心心的追星,開開心心的吃瓜,我的票房大賣特賣一切非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