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做夢!

結果就是這樣,四代機的試飛,直接震撼人心,震撼海內外,許多人臉被打紅了。

而相關報道不斷出來,比如楊總師,一下子聲名大噪,成爲很多人的心目中偶像。

秦元清上一世在節目上經常看到殲20戰機,甚至還成軍了,可是現在看,依舊覺得震撼。

要知道這可是四代機,俄國提出研發T50,靠着ppt從三哥那邊騙來一大筆經費,結果十年之後還沒能看到影子,由此可見四代機的技術含量。

然後又想到,華夏的航空事業,從一開始的仿造,不斷地前行,然後殲10是一個里程碑,代表着華夏具備獨立自主研發戰機的能力。

而這纔過去幾年,華夏的四代機就試飛了,這個速度實在太快了!快到讓人震撼,快到讓人難以相信。

而這些,都是無數人才默默在奉獻着。

對於這些爲華夏國防力量建設默默無私奉獻的人,秦元清心中是很佩服的,畢竟如果沒有這些人的付出,那麼華夏人腰桿子就挺不直。

不過每個人有每個人的使命,秦元清堅定不移地推進智能手機領域的研發,去年一年一汽在發動機的發力,近兩千億產值,着實起到了經濟巨大引擎作用,整個東北老工業基地開始煥發出新機,這讓秦元清認識到工業的重要性。

工業強國,那是一點也不誇張。

隨着一汽在發動機上不斷髮力,以華夏出了名的高性價比,那些外廠發動機將會是死路一條,華夏將會再次展現發達國家工業碾壓機的作用。

而根據秦元清說了解,國家也以一汽作爲契機,不斷堅定地推進東北的深化改革,對東北的機制進行手術,意圖激活整個東北的社會經濟,以此營造出東北亞經濟圈。

東北的工業底子是有的,而且東北的受教育程度在全國長期位列第一,完全有可能重新振興起來。

秦元清去了水木大學,再次來到實驗室,這實驗室從一開始秦元清每天都要盯着,到了現在基本上一個禮拜來一次就可以了。

“大佬!恭喜大佬成爲百億富翁!”

秦元清剛剛到了實驗室,就迎來了大家的祝賀了,一個個都很激動,畢竟他們和秦元清這幾個月相處下來,一個個都被秦元清的淵博知識給折服了。

在這實驗室,他們都跟着秦元清學到很多知識,也糾正了他們以往的知識體系,幾個月比他們過去四五年學習進步還要大。

而且秦元清地位高,什麼都很好處理,比如他們的職稱問題,跟着其他導師很難評定職稱,可是在秦元清這裡,一個個職稱都搞定了,比如兩個副教授都評爲了研究員,相當於教授職稱,要是以前他們估計至少還要熬5~10年,博士後也都得以評上副研究員的職稱。

別看職稱好像不重要,可是實際上是非常重要的,既代表着身份地位,也代表着自身息息相關的利益。

因爲實驗室的工資,有一項就是職稱,職稱是可以加工資的。

而且有了職稱,日後哪怕沒有在這裡,他們也很容易就可以找到好的工作。

“大家不用羨慕啊,只要大家拿出成果,那麼將會得到豐厚的獎金,我保證!”秦元清笑着說道。

秦元清一說完,頓時就爆發出熱烈的歡呼聲和熱烈的掌聲,畢竟沒有什麼比錢有更大的激勵作用。

實驗室雖然學校有一小部分股份,但是大頭卻是秦元清,所以說兩個實驗室都是秦元清說的算。

解決了研發過程中遇到的困難後,秦元清則是和徐嘉憶在一塊,有幾份文件需要他簽字,以及還有一些經費的申請,雖然實驗室才建立幾個月,但是經費已經燃燒了一大半,主要是各種研究儀器的購買、服務器等,而工資也是一塊。

“今年春節放假就定在1月27日,農曆十二月二十四,放假通知你等會發一下。”秦元清說道,現在距離春節已經不遠了,學校都進入考試周了,甚至個別院已經考試結束學生開始放假,可是實驗室和學生不一樣,自然不可能那麼早放假。

“還有今年獎金,就多發一個月工資!”秦元清說道。

徐嘉憶暗暗驚訝,大佬的手筆越來越大,這兩個實驗室一個月的工資,可是不少錢啊,不過既然秦元清這麼說,徐嘉憶自然不會反對。

“春節假期結束後,就得着手招一些研究生、博士生,工資這塊你再細化一下。”秦元清說道。

並不是說底盤技術、變速箱研發出來了,就萬事大吉,並不是這樣,而是要繼續優化、進一步研發,比如汽車A6變速箱可以研發其他車輛的,也可以研發A8變速箱,這些都是研發方向。 聽到涼冰的反問,林楊一笑。

「你可以猜猜。」

卡爾突然出聲:「教皇是想讓汐柔取代凱莎,然後掌控天使文明吧。」

「聰明!」

涼冰喃喃自語:「汐柔,汐柔…

我去!你打那些美麗天使多久的主意了?」

「不久,也就三萬年的時間。」

涼冰躺在王座上:「那你們為什麼不在三萬年前就取代凱莎,偏偏要等到這個時候?」

「不划算,如果當時就把你們推下台了,傷亡一定不小。

再說,星靈需要一個擋箭牌,我覺得凱莎就很好。」

「終極恐懼究竟是什麼?讓卡爾害怕也就算了,連你林楊和星靈也要害怕。」

卡爾微笑:「我聲明一下,我並不怕虛空。」

涼冰立即嘲笑:「那你把自己搞成幻體幹嘛!」

卡爾眼神瞬間炙熱:「只有這樣才能更好的接觸虛空,去見證那偉大的一刻。」

「這一點我站在卡爾這邊,現在『怕』這個字,估計已經從他字典里除名了。

還有,星靈也不是怕,這是一種戰術,我們得養精蓄銳。

至於終極恐懼是什麼?把凱莎消滅了之後,你可以自己去研究。」

話落,林楊退出通訊。

藍星外太空

「凱莎女王,已經找到雄兵連的位置!」

「已經定位到銀河之力的位置!」

「已經定位到諾星戰神的位置!」

「已經定位到太陽之光的位置!」

「準備進入大氣層!」

「讓雲層滾起來!」

「凱莎女王駕到!」

星靈母艦內,林楊百無聊賴的坐着,等待的日子就是這麼長久。

汐柔上前:「師父,涼冰已經控制了蕾娜,即將轟炸巨峽號。」

「凱莎她們呢?」

「她們還在大氣層。」

林楊起身看着地面上的巨大火球,吐槽道:「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

然後打開通訊:「涼冰,該你出馬了,不然把凱莎放跑了,那可就怪不到我了。」

「艹!你們兩個得保我,不然老娘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放心,我對鬼沒興趣,但卡爾就不一定了。」

涼冰向夢魘和阿托吩咐道:「弒神計劃開始!」

凱莎停駐的大氣層上空,突然出現了上百個蟲洞,涼冰帶領着惡魔出現。

凱莎看向涼冰:「就你一個人?卡爾和林楊不管你?」

「我一人足以。」

涼冰揮手:「給我上!」

凱莎立即讀取涼冰的暗位面數據,這可不符合涼冰的作風,雖然她倆打了幾萬年的戰,但都是最了解彼此的人。

所以,一定有後手。

突然,凱莎一愣,她讀取不了…

「涼冰,說說看,你背後的人是誰?卡爾還是林楊?」

「哼!」涼冰冷笑,「你不是可以讀取我思想嗎?我就站在這裏,你隨便讀取。」

涼冰手一伸,一根暗夙銀鏈子向凱莎飛去,中途直穿兩個天使戰士的身體。

凱莎手一握,暗夙銀鏈子節節斷裂。

涼冰不由罵道:「碧池!」

「嘖嘖嘖!」凱莎饒有興趣說道,「喲!這根暗夙銀鏈子,你新造的?」

「至少能幹掉你兩個戰士,不是嗎?」

凱莎手一劃,銀翼從蟲洞中解算出來,然後快速向涼冰砍去。

涼冰立即用惡魔之爪抵擋。

在凱莎的攻勢下,涼冰很快出現敗勢,

凱莎看着被銀翼挑起的涼冰,嘆息:「永別了,我愚蠢的妹妹。」

然後手一劃,但意料之中的人頭落地並沒有出現。

凱莎敏銳的向身後看去,但一個骷髏頭直接將她帶走。

近身兵王 天使追注意到這方情況,焦急大喊:「凱莎女王!」

與此同時,所有的天使失去了對凱莎的連接,出現了短暫的…斷線。

涼冰看着殘破的王座,失魂落魄地向前走去。

然後坐在王座上。

「極端…成就了我們的現在,卻摧毀了我們的未來。

姐,卡爾和林楊已經領先我們太多了,如果再不追趕,恐怕我們連末班車也趕不上了。

你死了,也算給那些美麗的天使同胞們,留出了一條活路。」

涼冰抬頭望着萬里晴空:「我好像看到了,無與倫比的未來。」

翡翠星系

凱莎看着超新星面前的蕾娜,注視良久,然後手一抬,一顆小行星出現在他身後,凱莎坐下。

「確實超出了我的理解。

卡爾,你不出來解釋下嗎?」

「他進不來。」林楊和汐柔出現在這片太空。

凱莎看着突然出現的兩人,哂笑:「所以背後主導這一切的是你們師徒?」

「那到不是,我只是替卡爾和涼冰收一下尾。

他們才是主謀,我頂多算一個…幫凶。」

「那我現在是怎麼回事?星靈教皇可以解答一下嗎?」

「卡爾利用大時鐘轉換了空間。」

「所以我理論上還在地球上空?」

「不,如果他真轉換了空間,姑且還可以這麼理解。」

凱莎平靜問道:「所以,你們又幹了什麼?」

汐柔出聲:「我在空間外部設了一個五維空間,所以,我們現在的位置應該在小宇宙里。」

「五維空間?小宇宙?這還是第一次聽說,看起來很嚇人的樣子,我需要時間慢慢消化消化。」

林楊找了一塊小行星坐下:「放心,我們師徒不急,你有的是時間。」

凱莎皺眉:「那你們把蕾娜抓來幹嘛,不就是想要用這顆超新星把我炸碎嗎?」

林楊看了一眼毫無意識的蕾娜。

「蕾娜對於我們,可以說是遠在天邊,也近在眼前。

她只是個讓世人相信,你是被卡爾和涼冰聯手摧毀的假象。

按照卡爾和涼冰的計劃,你應該在外面時間的三十秒后,被這顆超新星炸碎成原子態,然後卡爾用大時鐘把你的原子運輸到已知宇宙的各個角落。

如果你想聚合的話,至少在三億年不會成功。」

「死就是死,為什麼碎了還要聚合呢?」

「但我覺得你還有一種精神之類的保命手段,卡爾和涼冰的計劃,並不能完全把你殺死。

所以我讓汐柔創造了這個,遊離於時間,然後又是摺疊宇宙的五維空間。」

「哼!精神。」凱莎搖頭,然後看向林楊,「我對這個五維空間很感興趣,可以解釋一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