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其餘元老當得知這個狀況,全部陷入了沉默。

不單單是因為巨大的損失,還有深入發掘到龍旗之主的可怕。

之前只是一個絕境視頻並不是很直觀,最大的衝擊也就是一槍秒殺了一個傑齣子弟,除此就沒有其餘的了。

可這次山本勁夫發出的視頻,有着完整的一個戰鬥流程。

數十精英聯合的強大部落力量,兵力達到數百的情況下,還是被直接橫推了,完全沒有抵抗之力。

最主要一點,他們還是沒有看到那個全服戰力最強的男人。

從始至終只有一桿隨風招展的龍旗,除此之外就是底下的下屬,神秘程度讓他們覺得惶恐。

「現在要怎麼辦?」

一個元老發言打破沉默。

「還能怎麼辦,老老實實發展吧,這個仇暫且記下,等未來佔據主動,我們在把這個仇還回去!」

一個元老發言回道,這個事情換一個人他們都絕對報復,哪怕是其餘的大聯盟勢力也是一樣。

可這個事情落在只聞名未見人的存在身上,他們只能選擇君子報仇十年不晚,把這個仇恨硬生生咽了下去。

不是沒有膽子。

島國人的膽子絕對是排在世界前列,野心方面更甚。

此時如此不是因為沒有膽子,而是不敢繼續下去了。

找死不是膽大,而是無腦。

「這個事情是我的責任,從今日起由大元老負責統領聯盟吧,我要修行一段時間,重新積攢力量。」

山本勁夫為自己的失誤買單,把自己掌控者的身份讓了出來。

對此其餘人沒有意見,假意推遲了兩下就接受了這個事情,這個聯盟進入了另外一個時代。

而山本勁夫退出了聊天室,看向遠方久久無言。

「傳聞你組織的拍賣會可能是線下舉行,如果真有這個機會,我一定會去好好看看,你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他呢喃說着,然後朝遠方的樹林走去。

他現在幾乎一無所有了,唯一還存在的就是自身的實力,還有屬於古老世家的傳承底蘊。

他沒有攜帶任何裝備加持戰力,也沒有戰寵跟隨,全身只有一把普通鐵質太刀,但他的戰力排行卻在全服前百之列!

這一切全靠屬性跟技能堆起來的,沒有藉助任何外力去堆砌,實際戰鬥力遠超表現出來的戰鬥力數值。

被打得一無所有的山本勁夫去修鍊了,短時間是沒有辦法去冒頭了,哪怕沒有死也做不了太多的事情。

另一邊的奧托率領着勝利之師,花費了一天的時間回到了部落主城。

林軒正在吃着晚飯,得知這個信息親自出門迎接自己的心腹大將。

「主上!」

奧托看到自己主子親自迎接自己,頓時激動跳下魔狼上前行禮。

「不用如此,這次任務做的很漂亮,對方敢給我們部落搞事,就得做好被全滅的準備。」

林軒開口誇讚道,之前的狀況已經通過通訊令牌了解了,對於奧托的做法沒有覺得有任何不對。

管你是出自什麼原因,敢來搞事情直接全滅了。

「屬下無能,冒犯之首逃了,我大意之下沒能留下他。」

奧托沒有起身,反而雙膝跪下請罪,這並不是什麼演戲,沒有把首腦留下,這個行動可以說是失敗都不為過。

「事情經過我已經知道,你沒有必要自責什麼,傳送符可以直接把人傳送走,你就算不大意也無法留下對方的。」

林軒把對方攙扶起來,傳送符他找小雪了解過,知道這是一種非常高明的手段,傳送速度極其快捷。

只要拿出來激活了,就可以把自己隨機傳送出去,除非有絕強的力量干擾了空間,否則絕對無法阻攔的。

奧托的實力雖然不錯,但想要做到這點顯然是不可能的。

不過這種逆天的傳送符,只能使用一次就報廢了,如果下次再遇上,可就不一定有這麼幸運了。

奧托還想說什麼,但被林軒擺手打斷:「好了,這次你勝利而歸,慶功宴已經準備好了,我們主僕今天好好聚聚。」

「謝主上!」

奧托聞言也沒再糾結,不過內心已經決定,等回去就派遣那些臣服土著去尋找,把逃跑的犯首揪出來。

對於這一點林軒並不知道,他也不在意一個逃跑的玩家,這次跑掉算是幸運,但還敢來搞事他將親自出手。

到時候就算對方還有傳送符,也沒有作用了。

宴席再度安排上。

林軒這裏別的娛樂節目沒多少,但這個吃喝方面絕對是到位,每次有什麼喜事都是宴席安排上。

嬌艷的妖精們做着服務員,斟茶遞水還有烤肉,參加宴席的人享受着帝皇一般的待遇。

作為不死鳥的蛋,蛋蛋這個沒出殼的傢伙,也參加了這個宴席。

不過它沒有辦法吃什麼,只能安靜躺在一張軟椅之上,看着大家一頓吃吃喝喝流口水。

雖然是個小蘿莉,但飛禽對於吃都非常喜歡的,尤其是林軒這裏上宴席的食材,那都是精挑細選出來的。

「娜姐姐,給我也來杯酒水吧。」

初悸少女 不死鳥蛋終究是沒能忍住,用意念對坐在一邊的奧蓮娜說道。

這些天都是奧蓮娜照顧它,這次的宴席也是奧蓮娜擔心它無聊,把它帶過來一起參加的,兩者算是非常熟了。

「你要喝酒?」

奧蓮娜本在小口喝着果汁,此時聞言有些愣了。

鳥蛋喝酒?

這就是神鳥的蛋,也無法逃脫自然規律吧?

但不死鳥蛋卻確認道:「嗯嗯,我要喝酒,娜姐姐給我來一杯。」

「怎麼給你來?澆下去嗎?」

奧蓮娜疑惑問道,這總不能跟澆水一樣來吧?

可不死鳥蛋卻點頭了:「嗯嗯,就是給我澆下來。」

奧蓮娜:「·····」

她也就隨口一說罷了,沒想到對方真的讓自己澆下去。

坐在奧蓮娜旁邊的林軒有着七竅玲瓏心賦予的傾聽之能,兩者的意念交流他也捕抓到了。

一開始他沒有多理會,跟老雷這個糟老頭子拿杯子碰了下,把杯中的魅藍酒直接一口喝了下去。

但當聽到後面直接澆下去的話語,他沒忍住直接把酒噴了出來。

老雷就坐在他的正對面,這一下直接就被噴了一臉。

「我···」

老雷整個人都有些懵了,倒不是在意臉上被噴掉酒,而是不知道自己的主人這是要玩哪樣。

其餘人也疑惑望來。

「咳咳···」

林軒咳嗽了一陣才說道:「不好意思了老雷,剛才一時沒忍住,把酒水噴了你一身,那誰,給咱老雷拿個毛巾過來。」

「好的大人。」

被點名的妖精轉身小跑離開,邊走還邊掩嘴輕笑。

老雷用雙手抹了抹臉上的酒水,未了撓撓頭打量著自己,以為自己哪裏不對勁逗笑自己的主子了。

林軒見此只能解釋了下。

眾人一聽也跟着笑了,紛紛朝不死鳥蛋看了過去。

作為最頂級的神禽後裔,哪怕沒有出世,但眾人對於對方還是蠻尊敬的,尤其聽到對方喊林軒做叔叔的情況下。

可沒想到竟然這麼逗。

還沒有出世就想喝酒,而且還奇葩方式的喝,直接給澆下去,這整的就跟撒尿澆石頭一樣。

「笑什麼笑,沒見過鳥蛋喝酒嗎?一群沒有見識的土鱉!」

不死鳥蛋被笑得惱羞成怒,直接用意念群懟了回去。

其餘人只笑不反駁什麼。

但一直埋頭狂吃的小金不樂意了,金色的眼睛閃過危險光芒,嚇得剛才還囂張無比的不死鳥蛋瞬間慫逼了下來。

它連林軒都不怎麼怕,但對於小金這個死對頭,它是真的怕。

因為它一直都非常清楚,對方到現在都沒有徹底打消清蒸自己的念頭。

這是真心惹不起啊。

林軒見此又是一陣大笑,不死鳥蛋確實是個逗比。

倒是奧蓮娜很關照對方,不單沒有參與這個事情,還真的拿起一杯果酒慢慢朝對方的蛋殼澆了下去。

「還是娜姐姐好。」

不死鳥蛋笑嘻嘻了起來。

酒水落下瞬間,蛋殼亮起一陣陣光芒,真的把倒在蛋殼上的酒給直接吸取了進去。

還沒有出生的鳥真能喝酒!

「真是活久見了!」

林軒看到這一幕嘖嘖稱奇了起來,這真是林子大了什麼蛋都有。

其餘人也是稱奇,覺得是大開眼界了。

就是隱藏在林軒影子中的幽冥,此時也投去了關注的目光。

他遊離在冥界無數歲月,但這種蛋也從來沒有見過。

宴席有不死鳥蛋這個逗比在,氣氛更為歡樂了起來,一直持續到大半夜才散去。

眾人回去休息了。

而林軒帶着奧蓮娜來到了自己的房間,兩人一起坐在床沿上閑聊著。

在此前幽冥非常識趣地離開了,到了門外去守衛。

小金個頭太大,只能在寬敞的觀星台休息,整個房間就兩個人。

林軒今天喝了很多酒,手上的動作毛毛躁躁的,讓奧蓮娜的臉蛋紅得跟個水蜜桃似的。

就這樣過了許久,林軒就回到主題,把之前獲得的生命源液取了出來。

「娜娜,這是從蛋蛋那逗比那裏弄來的神液,富含生命之力,你看下對你的傷勢有沒有作用。」

他拿出乘裝神液的玉瓶,就朝奧蓮娜遞了過去。

「生命源液?!」

奧蓮娜前一刻還紅著臉,但下一刻就被驚住了。

林軒點頭回道:「嗯,正是生命源液,你認識這個神液?」

「自然認識。」

奧蓮娜緩了緩氣開口:「這是生命之樹才能凝結的一種神液,對我的傷勢確實有一定幫助。」

「有幫助就好。」

林軒沒有在意其它的,聽到有幫助直接把玉瓶的塞子拔開,一股濃郁的生命之力就洋溢了出來:「來我喂你喝,早點恢復傷勢,天天拖着傷體相信你也覺得不舒服吧。」

奧蓮娜沒有拒絕,輕輕嗯了聲就微微前傾啟開櫻唇。

林軒本來打算喂神液的,可看到這迷人的櫻唇,還有等君來的誘人姿態,酒勁一下子有些上腦,本來的玉瓶嘴變成了自己的嘴。

下一刻,

兩人的唇連在了一起。

奧蓮娜猛然瞪大了眼睛,俏臉上剛略微恢復的紅暈,一下又紅了起來,跟個熟透的水蜜桃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