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南宮清將手槍遞給宮野志保一把,看着她熟練的組裝上膛也就放下了心,隨後拿出手機,給貝爾摩德發送了一條短訊:

【你這麼做,就不怕BOSS責罰你嗎?】

……

雨晨的清风 叮咚。

信息傳達。

昏暗的房間內一位金髮女郎一手夾着香煙,吞雲吐霧,另一手拿起手機,閱讀信息,歪著頭,滿臉玩味笑容的樣子。

看來,這兩個小傢伙已經逃過了啊。

還察覺到了我的想法。

貝爾摩德吸了一口香煙,回復起南宮清的信息:

【死人沒有任何用處】

BOSS是一個以利益至上的人。

只要宮野志保死了,BOSS就不會責罰她,會直接聯繫其他科學家,請他們幫忙做出藥物。

如果經歷過這次刺殺后,宮野志保能活下來,那她的麻煩可就大了。

緊接着,南宮清的消息傳來:

【那就來戴斯皮爾工廠吧。】

貝爾摩德有些驚訝。

戴斯皮爾工廠是一家私人練鋼企業,早些年間因為流動資金不足,管理層貪腐而破產倒閉,這些年來一直廢棄至今。

裏面早就空無一人,灰塵遍佈。

現在南宮清說出了這個地點……

這是要和自己決一死戰的意思嗎?還是調虎離山?

貝爾摩德沒有多想。

因為無論如何,南宮清和宮野志保都沒有任何辦法能夠逃離出自己的手掌心。

一方是兩個未成年人,另一方是規模龐大的組織精英。

實力差距如此懸殊。

任誰想,都知道是誰贏。

南宮清他們只有乖乖等死,和逃離一段時間后再去死兩個選擇。

因此,她的手指在手機鍵盤上敲打:

【好。】

後續,南宮清並沒有傳來消息,也不知道是幹什麼去了。

貝爾摩德也沒有在意,她撥打了一通電話:「派一批人去戴斯皮爾工廠,然後拿一筆錢給帕羅奧多市的市長,通知他以後可以安享晚年了。」

……

空無一人的街道上,只有一輛汽車正在行駛。

剛剛居住在帕羅奧多市的居民全部收到一條短訊,三個小時內禁止任何居民出門,有人外出抗議,但卻直接被射殺。

他僅僅是站在門口喊了一句。

南宮清知道,這是貝爾摩德做的。

在行進的路程中,他看見了幾名警察,一個人想拿出槍射擊,但卻被另一人阻攔。

這意味着,在帕羅奧多內。

他的這輛車已經被標記上了。

南宮清深吸一口氣,側頭看向駕駛位上的宮野志保,問道:

「你有什麼願望嗎?」

「願望?」

「嗯,此時此刻的願望。」

「……活下去吧。」她沉默片刻,最後答道。

「不錯的願望。」

南宮清誇讚了一句,繼續看向窗外。

他有了一個想法。

一個非常大膽的想法。

宮野志保的車開的很穩,比他要強上不少。

如果換做是他開的話,估計連他自己都會吐出來。

據宮野志保所說,她還會開哈雷摩托,屬實很厲害了。

「你緊張嗎?」南宮清又問。

「當然。」宮野志保白了他一眼,「有這時間問這些無用的問題,你還不如思考對策。」

「對策我早就考慮好了。」南宮清道,「至於你我的安排我也早就思考完畢,至於是什麼,那就不能告訴你了。

「說出來的話,效果會大打折扣的。」

「嗯?什麼意思?」宮野志保沒明白。

現在他們兩個是一根線上的螞蚱,處於同生共死的狀態。

為什麼將解決方法告訴她,效果就會大打折扣?

「放心吧,你會活下來的。」南宮清沒有明說,「就像你的願望一樣。」

「可……」

宮野志保扭捏,但還是沒有說出來。

她的願望是希望南宮清活下去。 聽到這話,陳玄瞳孔一縮,猛地起身怒道:「林錚,你不要血口噴人。」

「我陳玄是頂天立地的人族漢子,此生誓要踏足萬族戰場,滅殺所有膽敢對付人族的異族,你罵我是異族,這是對我最大的侮辱!」

他雖然在儘力扮演一名隱藏在人族中以人族面目現身的異族,但是聽到林錚罵他是異族,還是忍不住的怒不可遏。

可他這番發自內心的反應,看在幾人眼裏,卻是演技好的一種表現。

小貓眼中神采奕奕,心道:「陳玄學弟,你就不要演了,光從萬族語的熟練程度就能斷定你80%的可能是異族身份了,你這演技,我小貓實在是佩服,你可以去秋舞姐的文藝部去客串演員了。」

得知陳玄是異族后,小貓心中非常激動,從此不但多了一個可以真正交心的「自己人」,關鍵是陳玄實在是他見過的最帥的異族,這讓她對兩人的關係產生無限遐想。

其他異族在特別的手段化身為人族身體后,多少帶了一些自身的因素,比如說朱岩就長的跟個白頭猿猴似的,林錚的臉蛋太小五官都快擠到一塊去了,但像陳玄這樣變成人身還能這麼完美的,從沒見過。

她小貓倒是變化不大,只是頭頂兩隻貓耳朵不見了,作為異族卧底中最漂亮的女生,她和陳玄就像是一對金童玉女。

張偉出聲勸解道:「陳玄,你的赤子之心讓人感動,但是朱岩部長也是為了咱們人族考慮,請你配合一下,把事情解釋清楚。」

陳玄面色緩和了一點,仍是道:「我自幼就對萬族語感興趣,一直都在學習,再加上我天資聰穎,天長日久下來,萬族語水平自然就很高了。」

這仍是萬金油的說法。

張偉讓他解釋清楚,他怎麼可能解釋清楚,真解釋清楚了他們還能當他是「自己人」嗎?他們又不是真的要他解釋清楚,只是在逼迫他現出原形而已,這樣他們才能確定他是異族。

大家都在演戲!

都在等他變身了。

只不過對面不能主動露出身份,只能用逼的方式。

陳玄則是在等火候,還不能水到渠成的變身。

朱岩冷笑一聲:「你的解釋不通!現在,請你用萬族通用語翻譯一下這張紙條!」

陳玄接過紙條,上面寫着:「打工這方面,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不可能打工的。」

他朗聲道:「陀苦幾,漲凱頹,孽擠擠。」

幾人一愣,眼中都浮現出不易察覺的驚喜之色。

「是那味,是家鄉的口音!人族,就算是學習一萬年都不可能說出這種純正的萬族通用語。」

「比我說的都溜!這陳玄若是上等異族,應該是沒少往下等異族那裏跑,要知道萬族通用語在下等異族生活的地域使用更廣泛。」

林錚睜大眼睛,厲聲喝道:「陳玄,你還要狡辯什麼,真當我們是小孩子,你絕對是異族姦細!」

一直站在門口的朱岩也站起身,做出一副要動手的姿勢。

張偉搖了搖頭道:「陳玄,沒辦法了,我們只能先將你拿下,交給學校高層來判斷了,大能們自然有辦法甄別你的真實身份的。」

唯有小貓眼中有些不忍。

聽到張偉的話,陳玄眼中閃過一絲驚恐之色,不著痕迹的往後退了退,趕忙道:「要怎麼樣做你們才會相信我?」

林錚道:「現在說什麼都晚了,為了人族的安危,寧可錯殺一千,不能放過一人。朱岩,動手!」

朱岩周身氣勢突然暴漲,猛的抓向陳玄。

見狀,陳玄怒吼一聲:「你們不要逼我!」

他看火候差不多了,厲聲喝道:「人族雜碎,我兔傲天跟你們拼了!為了萬族!」

他瞬間變身兔人,身形突的拔高到兩米五、全身都是強健肌肉的兔人形象,立刻做出戰鬥姿勢迎向朱岩。

「哇,好多肌肉,陳玄學弟,你好壯啊!」小貓的眼中有光。

看到是兔人,張偉等人都是一臉懵逼,他們以眼神交流了一下,好像都不太認識這種異族的樣子。

但無論如何,陳玄是異族已經是千真萬確的了。

啪啪啪!啪啪啪!

他們突然鼓起掌來。

陳玄一愣,有點摸不清頭腦的問道:「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變回來吧,陳玄兄弟!」張偉溫和笑道。

陳玄似乎是想到什麼似的,猛的驚喜道:「你們不抓我了?難道你們也是異族?」

張偉等人紛紛點頭。

小貓喜道:「陳玄學弟,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歡迎你加入異族大家庭。」

在萬族戰場上異族也不是鐵板一塊,但是在人域,他們只有互相扶持才能潛伏下來,關係就親的多了。

陳玄好似很難才回味過來,立刻取消變身,重新坐了下來,滿臉的喜不自禁。

「我真的沒想到啊,在這裏竟然能遇到你們,我一個人潛伏的太久,太辛苦了!」

說着,眼眶已經濕潤了!

「放心吧,兔人小老弟,以後我老朱罩着你。」朱岩拍了拍胸口道。

「陳玄兄弟,恕我眼拙,你是什麼種族?是怎麼混到人域來的?」張偉面露好奇之色的問道。

陳玄心中一凝,答道:「我是來自雲琅域的雲琅兔人兔傲天,至於怎麼混進來等問題,恕我無法回答,否則主子怪罪下來,我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身份和種族自然不能作假,否則可能立刻就被揭穿,至於其他的就推給自己的主族食金獸了,這裏未必有食金**細。

「雲琅域?好像聽說過!」張偉道。

朱岩道:「雲琅域是食金獸的後花園,這小兔人應該是老金負責的。」

「把老金叫過來問問就知道了。」

「食金獸正在謀劃一個通往人族的小世界,老金以援助的名義申請去了小世界,去幫食金獸打探消息了。」

聽到這,陳玄鬆了一口氣。

他沒想到這裏還真有食金獸,萬一食金獸來對質,他可能就要露餡了,還好老金去了小世界。

應該是狼牙小世界吧。

畢竟現在食金獸正在力攻小狼牙小世界,連自己的傲天戰團都給調過去了。

不好,這老金以南瞻學府學生的身份去了狼牙小世界,作為姦細肯定會給食金獸那邊的部隊串通的,人族部隊要倒霉了!

該怎麼想辦法通知下人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