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只見那個越南兵腦漿迸裂,一個後仰,向後倒下。與此同時,手一松,狙擊步槍也掉在地了。

這個敵人至死都沒看到子彈是從哪飛過來的。

。 「這是?怎麼可能?這兩隻嗜血蜂,為何會對骷髏獸出手?」

林衛的一絲精神力,因為附著在骷髏獸的身上,在骷髏獸被殺死之後,便直接消散了。

好在這一絲精神力,十分的微弱,並未對林衛,造成什麼影響,只要他靜修一段時間,便能恢復。

林衛原本盤算著,徹底摸清楚,蜂巢內部的情況,再動手,然而現在看來,偵察這一步,只能提前結束了,剩下的,就是硬剛了。

考慮再三之後,林衛已經制訂行動計劃,並且馬上就實施了。

九百多隻骷髏獸,被林衛派了出去,分別前往蜂巢的各個出口,對那些準備出來采蜜,或者采完蜜,返回的嗜血蜂,下殺手。

這些最底層的工蜂,等級低,實力差,更是沒有什麼智慧,骷髏獸哪怕只是依靠身體攻擊,也能輕易的搞定,擊殺,然後拋屍,而其它嗜血蜂,就好像沒有看到一樣,依舊傻傻的往上靠。

被骷髏獸佔據了九百多個入口,不斷的有嗜血蜂死去,蜂巢下,嗜血蜂的身體,正在緩慢增加。

林衛以這種方式,消減嗜血蜂的數量,雖然耗時較長,但比較穩妥,暫時是沒有什麼危險的。

半個小時后,被骷髏獸佔據的入口,已經沒有外出的嗜血蜂了,剩下的,都是回來交差的嗜血蜂。

時間再次過去一個小時,被骷髏獸佔據的入口,已經變得十分冷清了,很長時間,都沒有嗜血蜂過來,這個時候,骷髏獸們,便轉移了陣地,去佔據其它的入口。

整整一天的時間,到了第二天早上,蜂巢的入口,已經被骷髏獸們,清理了一大半,而嗜血蜂的數量,也已經銳減到了極致。

工蜂的數量減少,所造成的影響,便是血蜜的生產,停歇不前,對此,蜂王終於感覺到了不對勁,派出了中高階的嗜血蜂,出來察看。

因為無法做到,把蜂巢所有入口堵住,骷髏獸們,雖然擊殺了許多外出察看的嗜血蜂,但也有不少的漏網之魚,從沒有被骷髏獸佔據的入口出來。

見到從入口處,出來的嗜血蜂,等級最低都達到了六階,就連七階的嗜血蜂,也有一些,林衛知道,那些高級嗜血蜂,亦或者是蜂王,已經有所覺察,於是便把所有的骷髏獸,召集回來,準備應對接下來的戰鬥。

嗜血蜂的反應速度,十分的快,短短几分鐘的時間,成群的嗜血蜂,便從蜂巢內,飛了出來,開始圍繞著蜂巢。集結隊伍。

不過,這個蜂群嗜血蜂的數量,很明顯,已經不多了,比起第一波,追殺他的嗜血蜂,簡直少得可憐。

看著不停的,從入口飛出,然後集合到一起的嗜血蜂,林衛自然不會傻傻的,等它們集合完畢,直接便指示骷髏獸動手。

突然到來的攻擊,頓時便有許多嗜血蜂,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骷髏獸的天賦技能,直接抹殺。

「嗡嗡嗡~!」

「嗖嗖嗖~!」

在骷髏獸努力擊殺之際,從其它入口,已經飛出來許多嗜血蜂,數量雖然不是很多,但傷害卻是比之前追殺他的那一波,要高出一個檔次,只是一波攻擊,便一下子,擊破了五道防護罩。

汐奕 「嘩啦!」

攻擊過後,頓時就有兩隻五階骷髏獸,被打成了兩堆骨頭,散落在地上,數百隻骷髏獸,受了不同程度的傷勢。

這次的攻擊,完全超出了林衛的預料,因為有之前的經驗,他已經高看了它們,結果還是不夠。

為此,林衛讓剩下的防禦型骷髏獸,除七階之外,全部釋放了防禦技能,數十個光罩,相互交叉疊加在一起,覆蓋了所有的骷髏獸。

好在骷髏獸們,是沒有痛覺的,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繼續釋放技能攻擊,各種屬性的技能攻擊,飛速落向嗜血蜂群。

「嗡嗡嗡~!」

面對骷髏獸們,所發出的攻擊,此次這些嗜血蜂,卻沒有傻傻的迎上去,而是化整為零,從一些技能無法完全覆蓋的縫隙中,穿插了過去,只有一部分,被骷髏獸的攻擊命中。

看著從空中掉落的嗜血蜂,雖然也有好幾百隻,但對於,已經達到了十數萬,並且數量還在增加的嗜血蜂群來說,這些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林衛眉頭瞬間皺起,他再次失算了,他本以為,這些嗜血蜂,在射完尾針之後,會直接衝上來,就像第一波的那群嗜血蜂一樣。

「嗡嗡嗡~!」

當骷髏獸的攻擊,全部消散之後,散落在各處的嗜血蜂,拍打著翅膀,再次匯聚到了一起,並且調整了扇動翅膀的節奏,給林衛一種整齊劃一的感覺。

「瑪德!繼續!我就不信了,今天難道還搞不定你們這群蜜蜂。」看到再次匯聚到一起的嗜血蜂,林衛兩眼一眯,對骷髏獸們,下達的繼續攻擊的指示。

不過,他還是對骷髏獸的攻擊,做出了一些調整,儘可能的,讓骷髏獸們,減少攻擊的間隙,甚至不惜縮小了攻擊範圍。

就在骷髏獸,發動攻擊的同時,對面蜂巢外的嗜血蜂群,也發動了攻擊,它們的尾針,已經再次從體內長了出來,並且直接射了出去,目標自然是骷髏獸,還有躲在最裡面的林衛。

看到如此的的攻擊,林衛頓時感覺壓力,急忙指示剩下的四隻七階骷髏獸,也施展了防護技能。

射完這一波尾針,嗜血蜂群,再次四散開來,而它們的射出來的尾針,密密麻麻的,直接跟骷髏獸的攻擊相撞。

這些尾針,單一的傷害範圍,十分有限,但數量達到一定程度,便會發生改變,無數粉末,從半空中飄向四周,這些都是爆開的尾針殘骸,而有許多尾針,卻是突破了骷髏獸的攻擊,迅速飛向林衛跟骷髏獸們。

這一點,林衛早已知曉,嗜血蜂的尾針,畢竟是由五階到六階,甚至是七階嗜血蜂所發出的,十分的堅硬,跟它們脆弱的防禦,完全是兩個極端,而且還帶有它們獨特的毒性,更具有很強的穿透性。

所以,當骷髏獸的這一波攻擊,迎上密集的尾針,只是堪堪抵消了一部分,剩下的,則全部落在了防護罩上,最外面的一層,由五個防護罩,疊加而成,然而也僅僅半個呼吸不到,便被擊破了。

到了第二層防護罩,因為是由十隻六階骷髏獸,再加上一隻七階骷髏獸的防護技能,所疊加的,防禦能力,強了十倍都不止,雖然依舊被擊破了,但也阻擋了絕大多數的尾針,只有一小部分,落到第三道防護罩上。

剩下這些,失去攻擊性的尾針,面對由三十多隻,各階骷髏獸釋放的防護罩,連一絲波動都沒有,便紛紛彈開,而後掉落下來。

看到這裡,林衛的心中,不由得鬆了一口氣,因為除這一道防護罩外,還有另一道,也是最強的防護罩,並且,就算四道防禦,全部被擊破,林衛身上的戰器,也還有好幾個,是附帶防禦技能的。

當然,真正讓他安心的,是嗜血蜂群的數量,已經不再增加了,因為蜂巢之內,已經有一會,沒有一隻嗜血蜂飛出來。

雖然如此,眼前的的嗜血蜂群的數量,也讓林衛十分頭疼,據他目測,這群嗜血蜂,應該是這個蜂巢,最後的戰力了,大部分都是五階的嗜血蜂,佔了八成左右,也有一小部分五階以下的,大概是半成的樣子,看來他之前,已經把低階的嗜血蜂,清理的差不多了,第二多的,反而是六階的嗜血蜂,有一成左右,只有最後的七階嗜血蜂,看似數量很多,有一千的樣子,但對比其他等級,顯得有些少,至於八階的嗜血蜂,則是一隻都沒有發現。

看著再次匯聚到一起的嗜血蜂,林衛讓骷髏獸們,再次發動了攻擊,結果跟剛才一樣,攻擊全部被抵消,不過這次的攻擊,是林衛有意為之,他已經猜到了結果會如此,只不過是為了做最後的確認。

林衛之前做過試驗,一個嗜血蜂,不管是三階,還是七階,在一定的時間內,只能射出二十根尾針,至於這個時間是多久,他就不知道了。

不過就算如此,拼消耗的話,林衛的骷髏獸,是必輸無疑的,雖然嗜血蜂只能發射二十根尾針攻擊,續航能力很差,然而,骷髏獸的的續航能力,比它們還要差,施展符合自身實力的攻擊,只能施展十次,十次之後,只能憑藉身體戰鬥。

當然,如果降低攻擊所需的能量,也能增加攻擊次數,然而威力減弱的攻擊,在這個時候,反而會敗的越快。

不過在連續三次攻擊之後,林衛終於發現了一絲端倪,那就是,位於蜂群後面的蜂巢,蜂群前面三次的分散躲避,卻都是圍繞著蜂巢,而且這群嗜血蜂,也不像之前那一波,它們只是用尾針攻擊,時刻都保持著,跟蜂巢的距離。。 臨近下午,陽光自落地窗外灑落在地,透過搖動的紗簾,營造出一種朦朦朧朧的美。

鄧子玉打著呵欠,腳步有些虛浮自樓上下來。

他向來溫和的臉上添了幾分疲憊之感,眼睛底下的烏青更是清晰可見。

薛霆見他這樣,不禁啞然,「你這副樣子活脫脫像是被艷鬼采陰補陽了。」

鄧子玉坐在沙發上,喪氣地抬起頭,「我這是被四哥壓榨的,從昨天晚上到現在還沒睡呢。」

那位要是沒有做成小四嫂。

他把頭摘下來給薛霆當凳子。

鄧子玉又忍不住笑了起來,用手肘撞了撞身邊的人,「你說京城裡那些女人鬥來鬥去,連四哥的邊都沒有挨上,要是知道四哥出來一趟給自己找了個老婆,豈不是要氣死?」

薛霆捻了一把並不存在的鬍子,「以我多年的經驗來看,這種事情最好不要讓那些女人知道,否則會苦了葉瓷妹妹的。」

雖然絕大部分的人都會被葉瓷那張嘴巴氣死。

可也保不齊有那麼一兩個沒長腦子的暗地裡害人。

鄧子玉不置可否。

四哥的女人誰敢動?

他直起身子,四下張望,「四哥呢?」

薛霆朝著廚房努了努嘴,「在給葉瓷妹妹做營養餐呢。」

「四哥居然下廚了?」鄧子玉吃驚地瞪大了眼眸,又像是在回味什麼一般,使勁嗅了嗅,「要是有我的一份就好了。」

「做夢吧!」薛霆直截了當地戳破了好友的美夢。

聽到樓上有腳步聲傳來,他抬起頭。

便看見著了一件白色襯衫,底下套了一件深色牛仔褲的小姑娘穿著大一號的拖鞋慵懶地走了下來。

小姑娘原本就身量纖長,那條牛仔褲將她筆直的長腿展露無疑。

白色襯衫上綉了一朵小小的向日葵,倒讓她平白添了幾分往日里沒有的活力。

「醒了?」陸景延手裡端著盤子自廚房裡出來,看到小姑娘,那雙上挑的狐狸眼中莫名多了些暖意。

「嗯。」小姑娘不似平常冷冽,乖乖巧巧地點了點頭。

盤子里裝著精緻的小點,還有糖醋排骨、糖醋魚……

都是些家常菜式,但色香味俱全。

「薛霆你認識的,鄧子玉,一個庸醫。」陸景延把碗筷擺好,對著葉瓷介紹道。

葉瓷沖著兩人緩緩頷首,「你們好,我叫葉瓷。」

「小……葉瓷,我可不算是庸醫,你現在感覺怎麼樣?」鄧子玉一陣心虛,差點就將葉瓷喊成了小四嫂。

「是你幫我止痛的,謝謝。」葉瓷溫聲道謝。

鄧子玉含笑道:

「你是四哥的人……我是說你是四哥帶回來的人,這些是我應該做的,你不用客氣。」

就在兩人寒暄之際。

陸景延把最後一道菜擺在了桌子上,旋即將挽起了袖口的手撐在桌子上,彎腰靠近她的側顏。

「先吃飯,你不是還要出去嗎?」

陸景延將飯盛好遞到了她面前。

骨節分明的手在白色瓷碗的襯托下,越發顯得好看。

「嗯。」

她還要回川城第一醫院去給霍宇看病。

葉瓷掃了眼桌面上豐富的菜式,再看看沙發上快要把眼睛粘到菜上去的兩隻。

「陸哥哥,你們也一起吃吧。」

沙發上的兩個人不住點頭,用那期盼的眼神看著不遠處的男人。

誰料男人薄唇微掀,露出了好看的笑容,用那冷冽低沉的嗓音說:

「不用,我們剛剛吃了午飯,這是給你留的,乖!」

說罷,他揉了揉小姑娘的髮絲,站起身來,對著沙發上的兩個人說:

「跟我來。」

薛霆跟鄧子玉依依不捨地看了眼桌子上的美食。

迫於陸景延的威懾力,跟著他來到了客廳。

到了客廳后,男人雙腿交疊,坐在沙發上。

他那張好看的俊臉上,哪裡有半點面對葉瓷時的溫和,此刻彷彿染上了一層薄冰,令人心生畏懼。

「我讓你們辦的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依舊是低沉醇厚的聲音卻裹挾了戾氣。

震懾得兩人心頭一駭,幾乎是同時點頭應聲,「四哥,辦好了。」

薛霆先將手裡的文件夾遞了出去,「四哥,我查到當年君太太生下葉瓷妹妹后不久,葉瓷妹妹就丟了。君家對外說是被人抱走了,可那君家大小姐當時的行蹤十分可疑。」

。璇風瓑浼氬啀璇.. 「行了,走吧烏木。」

葉棠拍了拍黑色飛龍的頸項。一口龍息就要吐出去的烏木連忙把足以將整個王城化為灰燼的火球咽下去。他感覺自己的肚子里有點燙燙的,就像是人形時吃了卡斯特利翁產的辣椒時一樣。

「可是王后,這些人想要你的命欸……」

烏木不高興地皺著眉頭。

下面的投石車與巨弩炮已經開始攻擊了。只是投石車投出的石頭都不怎麼大——大石頭是需要專門調配的,得到皇太子命令的軍隊沒有時間去籌措巨石,只能拿用於建設貴族區的石料湊數。

這些石料在烏木的面前就跟小石子似的。烏木抬著頭挺著胸,用自己長長的脖子擋住了會砸向葉棠的石頭,他甚至懶得去避讓這些小石子。

巨弩炮射出的鋼叉如果是對付人,那確實可以以一敵百,將敵人串魚一樣穿成一串。可是在烏木的龍鱗面前,鋼叉好似牙籤,piupiu地被龍鱗盡數彈開,半點作用也無。

軍隊這一輪攻擊能傷害到的只有平民。

「我知道。不過沒關係,就是這樣才好。」

葉棠安撫地摸摸烏木頸項上的龍鱗。

她的狗子真可愛,明明是條龍,看起來卻像只藏不住心事的小狗一樣。

「好吧……如果王后這麼說的話。」

狗子烏木垂下了尾巴,葉棠看著他的模樣,幾乎能聽到狗子委屈的「嚶嗚嚶嗚」聲。

巨翼撲扇,烏木如同一片烏雲迅速地遠離了投石車與巨弩炮的攻擊範圍。

皇太子排除的軍隊軍心大振,一時間不少士兵都在歡呼雀躍,認為投石機與巨弩炮嚇跑了飛龍。更老練的將領們卻是一個個面色沉重,如喪考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