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史柱國這一撤,橫在越軍面前的這道障礙算是沒有了。

很快,一大堆越軍,就像是三伏天聞到腥臊味的蒼蠅一樣,嗡嗡叫著,掩蓋過來。

這時候,史柱國根本就不能停下來。一旦停下來,他的地勢已經沒了,不但阻不住敵人,還可能把李森和吳江龍搭進去。

史柱國太明白交替掩護的道理了。此時,他只有儘快鑽進叢林,找個合適地方掩護吳江龍和李森,讓他們也能撤進來。

史柱國大踏步地跑著,身後飛來的子彈,密的如同鐮刀割草一般使蒿草嘩嘩倒地。

這些他是不管了,唯一的目的就是奮身跑進叢林。樹木可不想草叢那麼好對付,既能躲避子彈,又能遮掩敵人視線。所以,史柱國要儘早進去。

史柱國在草叢中穿越,敵人在後面猛追。

突然,一側的吳江龍和李森開槍了。

兩人槍一響,瞬間又有幾個敵人倒地。

那些正向前狂奔,準備追擊史柱國的越軍突然受到這一攻擊,不得不再次把身體埋進草叢。

人一趴在草叢中,雖有子彈過來,但由於沒有了準頭,自然很難傷到人。所以,這部分敵人躲開了吳江龍和李森的火力。

越軍是卧進草叢了,但這並不等於他們停止追擊。這是因為他們還沒弄明白子彈來自於何方。等一旦弄明白了,他們會朝著這個方向不要命地發起攻擊。

在吳江龍和李森的掩護下,史柱國終於進了叢林。一進叢林,眼前的然險就小了許多,雖然是小了,但並不等於沒有。你會鑽叢林,敵人更會。甚至還要高於史柱國他們。

史柱國進入從林后,並沒忙著向里跑。他找了一塊大石頭,把身體依託好后,便朝吳江龍和李森喊,「你們倆快進來。」

李森聽到史柱國在從林方向喊話,立時便明白了他們掩護任務已完成。一拍吳江龍,「吳江龍,連長進去了,咱們也撤。」

這麼撤可撤不掉,只要他們倆一起身,敵人的子彈肯定會一眨眼功夫把他們倆打成篩子眼。

吳江龍從身上摘下一枚手雷。

李森也摘下一枚。不過,他試了試,右臂用不上力,於是把手雷交給吳江龍,「都給你。」

吳江龍叭叭兩下,把兩顆手雷的保險全都打開。隨後便快速地投了出去。

兩顆手雷划著弧線飛向敵人陣地。

轟轟兩聲炸響,頓時便在敵人陣地上升起一團火光,很快又彌滿起一大團煙霧。

手雷一出手,李森和吳江龍縮回頭,便朝史柱國方向跑。

這兩顆手雷不僅炸死了好幾個敵人,而且也炸醒了越軍指揮官。

就你們會扔,難道我們就不會嗎!

只聽到敵人陣地上有人嘰哩哇啦一叫,剎那間,從草叢內便飛出一顆顆黑色物體,如同群鳥下蛋般,直朝李森和吳江龍剛剛離開的那塊陣地飛過去。

「轟轟轟」一連串的爆炸,不亞於一場小規模的炮火準備。如果他們倆不走,肯定是連肉帶骨頭一塊飛上了天。

。 「退下吧。」

楊晨對葉塵又說了一句。

「說完了吧、」

葉塵咧嘴一笑。

楊晨微微皺眉,葉塵這是什麼意思?

「我已經是看在莫成果的面子上才這麼和你客氣說話,你出去打聽一下,得罪我楊晨的人,能有幾個人好好的活着,做人,要懂得感恩戴德。」

「好的。」

葉塵鄭重點頭,退後一步。

後面的楊晨:「開車。「

司機啟動車子。

「草泥馬的。」

葉塵突然罵了一聲,而後,一腳踹車門上。

轟然的一聲巨響。

楊晨的座駕被葉塵這勢大力沉的一腳踢得四腳朝天。

「葉塵。」

「楊公子。」

莫成果雙眼欲裂,葉塵一腳把楊晨座駕踹翻了,這尼瑪什麼腳力啊?

「莫領導你放心,他不會死的。」葉塵回頭看着驚慌失措的莫成果安慰道。

莫成果嚇尿了,楊晨要是出什麼問題,他是第一個摘掉烏紗帽的,趕緊跑過去。

「楊公子,楊公子,你沒事吧。」

莫成果趴在地上,大喊道。

葉塵這個傢伙真的動手啊,雖然楊晨說話是很過分,但也不能隨便動手啊。

楊晨和司機在車裏摔得眼冒金星,尤其是楊晨,因為沒有繫上安全帶,感覺肋骨要斷了。

楊晨臉都黑了。

他一腳把車窗踢碎,狼狽的從車裏爬出來。

保鏢司機也跟着爬出來。

「殺了他。」

楊晨出來后,眼神冰冷,命令道。

他何曾受過如此的侮辱。

「是,楊公子。」

保鏢拔槍而出。

「不愧是牛逼公子哥,連槍都可以弄到,只是,你不知道,除了特定部門,一般人有槍是犯法的。」

葉塵輕蔑一笑,還想拿着來幹掉自己?想多了。

一個閃身,瞬間從原地消失。

保鏢臉色一變,人呢。

「你後面。」

掩映的眉眼 葉塵的話落下,一個手砍刀劈在了保鏢的后脖頸上。

後者,應聲倒地。

「手裏有槍,就有用嗎?」

葉塵鄙夷的眼神,看了一眼懵逼的楊晨;「楊公子哥,你說呢、」

楊晨也是傻眼了,保鏢就這麼倒下了?這可是上過戰場的雇傭兵啊!

「葉塵,你真是很厲害,我低估你了。」

楊晨心裏很慌,但表現足夠鎮定。

他的身份,不能讓他尿褲子。

「這樣吧,你以後當我的司機和保鏢。」楊晨說道,「泰國人那邊,我親自去說明情況。」

「葉塵。」

莫成果見楊晨沒有對葉塵要大開殺戒,反而是很倚重葉塵的樣子,上前說道;「這是一個好機會啊。」

「莫領導,你看我葉塵是當司機保鏢的聊?寄人籬下的角色?」葉塵無語了,這莫成果眼神不好使呢。

「葉塵。『

楊晨緩緩道:「面子,我也給你了,你把握不把握就看你了,這裏是江州,我說了算。」

楊晨真不是再吹牛逼,江州亂不亂他說的算。

葉塵笑了笑,到底是多麼狂妄的人才敢這麼說話。

做人,一定要低調啊!

「我要是拒絕呢、」

葉塵笑嘻嘻的問道。

楊晨:「江州這個地方不容許你這樣的人存在。」

威脅,恐嚇。

這就是楊晨的處理方式。

以往,他有搞不定的事情,也都是這樣的處理方式。

有錢,有人,有權,誰來滅誰。

「我聽說,你爹是在京城當官的、」葉塵問道。

楊晨臉上驕傲自豪:「沒錯。」

可不是一個領導,是大部門的領導。

哪怕是省級的大佬見到父親都很客氣的。

畢竟,那可是天子腳下。

「你爹平日裏應該是不管你,讓你養成這種驕橫跋扈的性格,行吧,我今天也閑着沒事,就幫你爹好好教訓一下你。」

「葉塵,你敢。」

楊晨喝一聲,怒目而視:「你想過後果?我要是出事了,你全家都跟着遭殃。」

「葉塵,別,別動手啊。」

莫成果嚇尿了,敢情葉塵這是要盤楊晨啊。

要冷靜,一定要冷靜!

「你走吧。」

出乎意料,葉塵對楊晨網開一面。

莫成果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松下來,要是葉塵真把楊晨打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啊。

楊晨盯着葉塵看了幾秒鐘,嘴角勾出一抹冷笑的弧度,葉塵這是怕了,很好,葉塵怕了就行。

一個道士也想和他楊大少斗,真是痴人說夢。

「我還是給你一天的時間,我等你來跟我道歉,敬茶道歉。」楊晨自負說道,「不道歉,你走出江州,我說的。」

說完,楊晨就走了。

「我也給你一天的時間,敬茶道歉。」葉塵悠悠在後面來一句。

楊晨也不知道聽到沒有,只是身形停頓了一下,猙獰冷笑。

「葉塵,你趕緊跑吧。」

莫成果擔心道;「不跑來不及了。」江州這個地方,楊晨是真的可以一手遮天的,哪怕是寧大老闆,在楊大少前面,都是要給足面子。

寧合生再有錢,百億身家,很牛逼,很威風可是在有權勢大佬前面,不是檔次對手。

「莫領導,你不會也以為我剛才就是隨口說說而已吧?」葉塵回頭笑着說道。

「葉塵。」莫成果感激道,「我知道你隱忍,不出手,是給我面子,我感激你。可楊晨和其他人不一樣。」

「他不是三頭六臂,也沒有三個蛋蛋,那就沒事。」葉塵正色道。

剛才,葉塵本來是想當場打趴下養成這個狗日的,可莫成果在這裏,總得給當地領導個面子。

以德服人。

莫成果嘴角肌肉抽了幾下,他覺得腦仁疼,疼的厲害。

「我和楊晨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

葉塵淡淡說道:「如果,你因為這個事情掉官職的話,我保你。」

莫成果驚異的看着葉塵,這是葉塵第一次·····如此直接的說出來,葉塵在京城的背後能耐,只怕不低於楊家那個人吧,否則,葉塵也不會輕易說出來。

「葉塵,好吧。」莫成果點頭,話都說到這份子上了,莫成果再說下去的話,就有點煞筆了。

「不過,我還是要說一句,這個楊晨絕對不是一般的公子哥,聽說,他認識一些江湖能人異士,養了不少高手門客,你要當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