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大離在兩劍山那邊,亦埋伏有諜子。所以,離景原也知道很多不為人知的兩劍山隱秘。比如玄平劍聖第二劍的名字,似乎是叫做臨江仙。

當真是好大的口氣啊?

離景原緩緩起身,視線望向北方。當下的玉州戰場,恰似這片枯黃大地。只要給大離足夠的時間,離景原自信絕對可以逐步蠶食整個玉州。不管玉州修士的信仰多麼堅定,他其實仍是有手段解決,無非是更血腥一些罷了。

離景原從來都不怕死人。

但他眼下,最缺的就是時間。

娘娘嶺一戰,天玄宗雖然損失不小,但收穫卻遠大於損失。這就讓離景原不得不去考慮,那個原本最不可能的可能。

原本大離只想過,天玄宗和妖族兩敗俱傷,或者天玄宗被妖族擊潰,繼而妖族長驅直入這兩種可能。但現在看來,若是天玄宗反過來擊潰了妖族呢?

這種可能,現在來看,依然很小,但已經比之前大上無數倍了。

一旦天玄宗真的戰敗了整個妖族,憑着天玄宗大破妖族吞下的海量氣運,衛易便有了證道的可能。

若是衛易真的先一步證道的話,那後果簡直是不堪設想!

離景原痛苦的閉上了雙眼。

當世除了他之外,沒有人知道那個秘密,他也註定不可能和其他人說明。所以,也就只有他知道,一旦衛易先行證道的話,那個結果將會多麼恐怖。

恰在此時,一道身影,緩緩從不遠處的陰影處顯露而出,正是如今影衛的二把手,溫十七。

「有三個消息。」

溫十七如今已是返虛中期修為,雖然比不得離景原這幾個同代之中,最逆天的存在。但若是對比以往的時代,這其實已是最頂尖的層次了。當年號稱一人可守整個咸安城的墨貂寺,年輕時其實也不過如此。

「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珞萌 離景原難得露出一抹笑意。對於這個向來沉默寡言的溫十七,他其實更願意敞開心扉,露出一些自己最真實的性情。

溫微微一愣,隨即正色道:「恐怕都算是壞消息。」

「說吧。」

離景原重新恢復了肅容。從這時開始,他不再是離景原自己,而是高高在上的大離之主。

「第一,妖族四大頂階戰部,已經徹底崩潰了。妖族方面,已經出動了頂尖高手進行救援。按照我們的情報,妖族一共救走了二百四十七位妖族戰將。在營救過程中,九清蟬一族,又折損了一位純陽。天玄宗已經開始合圍,對戰場內的殘餘妖族,進行絞殺。」

「第二,徐崤在娘娘嶺一線,堆了十六座巨大的京觀,直接將娘娘嶺那十六座隘口,以妖屍填滿。」

「第三,妖族後援已經放棄了繼續進攻麗水一線,開始後撤。原本駐守在臨蘭江一線的李虎戰部,開始不斷經由雲道,調往前線。據我們部署在天玄宗內部的諜子探聽,天玄宗後面極有可能會讓李虎主持收復兩族戰場的戰鬥。」

離景原目光凝重。

天玄宗的勝利,比他預料的來的更快。

這也就意味着,留給他的時間,更少了。

「傳令,讓所有兵團以上將領,來帥部開會。」

「一個月之內,我們要兵臨玉州城下。」

……

娘娘嶺一線,十六座高如山嶽般的巨大京觀,在短短數日之內出現。

蔚為大觀。

在修者和妖族的戰鬥歷史當中,似乎還從未有過這樣的戰例。娘娘嶺一線的所有妖族,都已經被堆積在這裏。巨大的京觀,甚至拉平了娘娘嶺山嶺的高度,徹底將十六座隘口全部堵死了。

這是徐崤親自下的命令,讓天玄宗戰部,把所有滅殺的妖族,統一帶到娘娘嶺這邊來,以此來告慰那些戰死的天玄宗修者。

幾個月以前,銀濤真君戰死的時候,徐崤曾暗暗發誓,要堆出一座有史以來最為龐大的京觀,給銀濤真君送行。如今,徐崤終於完成了自己的諾言。十六座巨大京觀之中,尤以葦蒲關那座最高,足可與娘娘嶺主峰齊平。

「後面的戰事,便是對包圍圈內的殘餘妖族,進行絞殺。既然幾支頂階戰部,都已經崩潰。所以後面也就再無任何危險,只需指揮普通戰部,前去進行圍剿就是了。」

在幾支頂階戰部全部崩潰,幾位妖族名將,也全部被救走之後。雲莽戰場上已經註定不可能再有大的戰事。所以,天玄宗幾位名將經過簡單的商議之後,便直接將後面的戰事指揮權,下放給其他戰將。與此同時,徐崤麾下的徐字部主力,被調去臨蘭江一線換防。神力兵團也就此撤回東海。

此時的天玄宗,已經將目光投向了兩族戰場,乃至是更南方。

「虎帥所提的戰鬥方案,想必你也看過了。雖說目前宗門高層對此還有爭議,但我倒是更傾向於這種作戰方案。成了,自然萬事大吉。若是敗了,我們也有後手。」

徐崤不置可否。那個剛剛被宗門高層討論過的作戰方案,他當然看過。而且他知道,這套作戰方案,絕非出自王虎臣之手。王虎臣打仗向來剛猛至極,卻從不行險。而這套方案,從始至終,都是在兵行險著。徐崤知道,這絕對是李虎提出來的。

他更知道,王虎臣以自己的身份提出,是在替李虎背鍋。所以,他就更不可能去說破這件事。

「這套方案,是以天玄宗高手為主力,對妖族進行襲擾。高手數量,亦是我們目前唯一可以和妖族正面一爭長短的地方。若是不利用好這個優勢,確實不大合適。」

雖說之前娘娘嶺一線大勝,但真正通曉前方戰事的人都明白,這其實不過是天玄宗的一步險棋而已。妖族目前有白骨生物牽制,無法大規模送低階獸潮到前線,所以才有了之前的戰鬥。但若是從整體來看,即便妖族這一戰打輸了,在整體軍力上,仍是勝過天玄宗許多。

就算再加上落霞島、兩劍山,乃至原陵曹家,同樣還是要勝過許多。

但在高手數量上,那就截然不同了。天玄宗經過這些年的發展,光是返虛級的戰力,就超過百位。如果再加上兩劍山、落霞島、原陵曹家,甚至還有之前答應衛易的珈藍寺。那麼,天玄宗能夠調集的頂尖高手,就能和整個妖族齊平,甚至反過來壓制妖族!

尤其是之前周玉的那件事情之後,若是天玄宗的返虛,真能肆無忌憚出手的話,那這個優勢就太大了。

「叔,按照周供奉的法子,真能做到肆無忌憚的出手嗎?」

在徐崤提出自己心中最大的疑問后,衛易微微皺眉。這個問題,其實也是目前天玄宗高層爭論的焦點。因為其中一些隱秘,衛易註定不能將其中的細節,告訴所有返虛。至於徐崤,自然也不行。

「若說是肆無忌憚,恐怕不太合適。只能說是付出一些代價,讓返虛以上的存在,可以更多的出手而已。」衛易想了想之後,又道:「這裏面的門道,其實和大離可以撕破和約,突然襲擊玉州差不多。我不能告訴你到底是什麼原因,但我可以告訴你的是,這個代價,其實同樣很大,甚至大到我們以往根本不能承受的地步。但在當下這個特殊的時代,這個代價倒是可以勉強承受。」

「所以,虎帥的作戰方案,完全是可行的。天玄宗的上百位返虛存在,再加上各派前來支援的百位返虛,足可以把整個妖族,攪得天翻地覆。這個過程當中,當然會有很多高手戰死。但只要能夠破壞他們的後方,為我們的主力爭取足夠的時間和機會,這個代價就是值得的。」

「也唯有這樣,我們才能真正將戰火引入妖族腹地。要不然,我們就算重新拿回兩族戰場,還是要在前線面對妖族的主力衝擊,到時候勝算依然很小。」

「可是……」

徐崤仍是有些遲疑。作為一個戰將,對所有未知的事情進行懷疑,是他的本職工作。然而衛易卻搖了搖頭,示意徐崤不必想太多。

「娘娘嶺一戰,你已經做的很好了。後面,交給我。至於太虛金睛猿一族的事情,我們不插手,妖族內部也會插手。趁這個機會把水攪渾,對我們更有好處。」

徐崤終是點頭。

一場大戰才剛落幕,下一場大戰,便已經即將開始。

事關兩族生死,沒有和離,只有看誰能更快將對方打垮!

。 卡伊隊長不是說,讓他們自己找機會動手么?

蘇倫可不會客氣,現在格林街眾人本就處在劣勢,再將開戰的主動權交給敵人,根本就是等死的行為。

就念頭剛起的瞬間,眼底寒芒一閃而沒。

「嘿嘿…」

蘇倫心中獰笑一聲,鬆開了手中的霰彈槍。

這一瞬,彷彿時間放緩了一般,長槍在空中極緩地墜落。

而這時候,他的雙手卻以閃電般的速度摸到了腰間的兩把手槍柄上。

霰彈槍還沒落地,雙槍就已經握在了手裡。

拔槍、瞄準、扣動扳機!

整個動作行雲流水,沒有任何猶豫,快得讓人只看到了一瞬手舞的影子。

就在蒸汽黨那些人還在享受當獵人帶來的樂趣,就在卡伊眾人還在絞盡心思破局無果的時候,突然整個筒子樓就響起了炸雷般的槍聲。

「嘭!」

一聲炸響。

仔細一聽,卻又會發現那是兩聲重疊的槍響。

霰彈槍射程和精度不足以將樓上瞄準自己腦袋的兩個槍手一擊斃命,但大口徑手槍卻可以!

蘇倫的雙手武器精通,讓他精準地同時瞄準了兩個目標。高級的槍械精通,更讓他拔槍的速度快得讓人匪夷所思,甚至快過了那兩個手指已經搭在扳機上的狙擊手。

槍響之後,兩顆人頭應聲爆炸,猩紅一片。

這一瞬,時間彷彿靜止了。

這槍聲來得太突兀了…

以至於整個筒子樓里七八十號人都愣在了那裡。

誰都沒料到,一個「新人」會在這種情況下突然暴起下殺手。

而蘇倫扣動扳機之後,神經反射已經提升到了極致。他手中的雙槍還在噴涌火舌,身體就借著子彈初膛的后坐力,向後倒去。

整個過程,他臉上都掛著近乎麻木的冷靜。

趁著眾人愣神的瞬間,他已經腳下猛一蹬地,就勢一滾,脫離了人群。

而幾乎同一時間,作為職業者的卡伊也反應了過來,他心中一聲疾呼:「好機會!」

沒有任何耽擱,他腿部肌肉突然青筋暴起,整個人像是壓縮極致的彈簧,「嗖」的一聲便彈射了出去。

把開戰主動權握在己方手裡,這也是卡伊的想法!

不過之前絕大部分敵人都盯著,他根本沒有機會先出手。

現在蘇倫這兩槍,不僅打破了僵局,也給卡伊分擔壓力,創造了反擊的機會。只要給他操作空間,短時間內,他就能爆發出敵人調轉槍口都追不上的驚人速度,破開死局!

…….

新人們還沒弄明白髮生了什麼,但下一秒,大戰就被槍聲引爆了。

一時間,雙方近百柄火槍瘋狂對射,像是夏日的雷爆,振聾發聵。

嘭、嘭、嘭、嘭…

火光照亮了筒子樓,劇烈的震蕩震得四周建築碎石雪片下落,地板和承重柱在子彈的密集掃射下,像是豆腐一般炸裂開來…

卡伊突進而去,火力瞬間被吸引走了大半。

但即便如此,格林街眾人面對被居高臨下的敵人掃射,同樣瀕臨絕境。除了幾個老鳥反應及時翻滾躲避著子彈,勉強還有還槍的餘地;新人們幾乎立刻就成了活靶子,身體上炸裂開了一個又一個的血洞,橫屍當場…

如此火力壓制,哪怕是已經在人群數米之外的蘇倫壓力也不小。

他開了第一槍,也吸引了不少火力。饒是他反應迅捷得像是獵豹,也被這陣彈雨逼得狼狽不堪。

就這翻滾的一瞬息,他很清楚地感受到了數枚彈丸從身邊擦身而過的火辣勁風。哪怕他反應如此之快,可依舊有部分散射的彈丸擊中了身體。

但總算是保住了性命。

蘇倫躲到了一根厚實的石柱之後,喘了幾口粗氣。

亂槍之下,再好的身法都沒用,他的後背溢出了一些鐵砂留下的血孔。

不過,既然第一時間沒死,蘇倫眼裡的猙獰就越來越盛。

他握著雙槍,心中在估算著倒計時:「五、四、三…」

果然,沒超過五秒,槍聲突然就消停了大半。

他知道這是重火力槍械第一輪子彈打光的間隙。

蘇倫眸光猛地一凜,心中一聲急喝:「就是現在!」

他毫不猶豫地再次沖了出去!

……

換做其他普通人呢,這種情況肯定想著自保。

但蘇倫卻很清楚,這些蒸汽黨的傢伙不殺光,今天他也不可能活著走出筒子樓!

隊長卡伊雖然很強,對上敵人的兩個職業者,根本沒有勝算。

真要等卡伊一死,蘇倫的結局也是死路一條!

所以,蘇倫沒有抱任何僥倖,哪怕敵人現在的主要目標不是他,他也必須主動出擊。

…….

蘇倫從石柱后直接繞出,看上去幾乎沒有瞄準,雙手便已經交替開槍了。

可就是這看上去像是亂射一樣的槍擊,每一次槍管火舌噴吐,樓上必定有一個敵人中槍,應聲倒地。

如果細心人觀察一下,會發現不僅僅是命中,還幾乎都是致命部位,心臟、頭顱…

此刻的手握雙槍的蘇倫滿臉寒霜,就像是死神降臨,毫不留情地收割著敵人的性命。

兩把左輪一把填彈六枚,一把八枚,在短短2.4秒內,十四枚子彈收割掉了十二三條人命!

聽音辨位,彈道分析判斷敵人位置,這就是神乎其技的「高級槍械精通」。那是一種很神奇的感覺,彷彿槍械是手臂的一部分,而射出去的子彈也牽引著一股無形的絲線…

念之所及,子彈已至。

蘇倫早在之前衝出來的時候,其實就已經判斷出了這十多個槍手的大致位置。目光所及,便已鎖定,根本不需要再次耗時瞄準,開槍也如呼吸般順滑。

不過,子彈畢竟是有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