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天空垂落混沌之氣,源源不斷自頭頂百會進入。

無窮的力量爆發,竟強勢一棍掃開了十二面巨掌。

「咦!」秦廣王驚訝一聲。

而後,瘋瘋癲癲的神志竟也知道趨利避害一般,直接轉頭就走。

飛快往幽冥通道的位置飛去。

「走?」

「哪裏走!」

孫凡一身力量愈發壯大,猛地駕起筋斗雲。

於三百裏外追上了秦廣王,對着他背後就是一棍。

「啊!」

秦廣王回頭一掌,寬大的衣袖頓時寸寸破碎。

7017k 第二天一早醒來,洗漱后又準備開始新的一天錄製。

看到陳卓萱的時候,李程浩還忍不住多打量了她兩眼。

沒想到轉頭她就乘著大家要去田地里捉泥鰍的時候,在隊伍里落後了幾步,跟趙悅她們分開,然後單獨找到了李程浩。

在攝像機下,她自然也不敢靠的太近,但又不好太遠,不然不好說話。

兩個人幾乎並肩走著,而且肩膀也就險險要碰上。

當然,這樣其實也不太會惹人懷疑,因為這條道並不寬,一個人走還好,兩個人一起走的話,為了不踩進旁邊的泥沼里,就必須要走近一些。

而陳卓萱說話的聲音也很小聲,如果不是李程浩夠專心,可能都聽不清楚她在說什麼。

「不好意思啊,昨晚我抽風了,想要跟你開個玩笑,沒想到……」

沒想到我開不起玩笑么?

李程浩笑了笑,說道:「沒事,主要是我對這方面比較敏感,因為你知道的,我這個號碼不會輕易給別人的。」

說是這樣說,但就像是昨天,趙悅說要交換號碼的時候,他總不好說拒絕。

也是想著趙悅看起來是個知道輕重的人,總不至於拿著這個號碼去做什麼,哪想到晚上就出事了。

陳卓萱確實很有眼力勁,顯然讀懂了他的意思,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這跟趙悅沒關係的,是我看到她手機里有個陌生號碼,就在想是不是你的,所以……就問一下試試看。」

李程浩之前也有想過這種可能,所以並不意外,只是奇怪她們關係這麼好,她這樣做就不怕趙悅知道心裡不高興么?

「哎呀……」陳卓萱見他看向自己,連忙悄悄雙手合十拜託道:「我做的事情我肯定是自己扛的,我確實錯了,希望你能原諒我,或者你說我怎麼做你才肯原諒我?」

李程浩有些無語,感覺她開始耍無賴了一樣。

而且瞧這說的,倒好像是自己在挾私報復她一樣。

但他本來就不是什麼心腸很硬的人,而且這也不算什麼很大不了的事情,實際上不用繞圈子這麼麻煩,她自己主動來問的話,自己也一樣會給她電話的。

所以他搖了搖頭說道:「沒事,說什麼原諒不原諒的。不過……你知道我想說什麼的?」

陳卓萱立刻說道:「我知道,我以後沒事的話不會再『騷擾』你的。」

李程浩便笑著點點頭,他就喜歡和聰明人說話。

陳卓萱便也開心起來,結果這一開心得意忘形了,都忘了自己在走小路,沒看著腳下。

後邊跟著的攝像同樣也沒發現,當然也來不及提醒,結果就讓她一腳撞上了前面一塊凸起的石頭。

這一吃痛之下,又是猝不及防,先是驚叫了一聲,接著下意識提起腳來,上半身便立刻不穩了,直接就往旁邊栽倒過去。

旁邊便是水溝,但並不是人工鋪就的,而是挖水渠疏通出來的,邊上還有有一些鬆軟的雜草。

所以她就算倒下去,也應該不至於受傷,不過沾染到泥巴弄個灰頭土臉是肯定地。

好在她不是一個人在這裡,旁邊李程浩也是反應及時,剛好兩人離得也近,他直接伸出一隻手一撈,就把住了她的纖腰。

腰肢的確很細,雖然沒到盈盈不可一握那樣誇張,但能看得出她在身材管理方面下的功夫。

不考慮天生體質的情況下,很多人管不住嘴、不夠自律規範的結果,就會直接體現在腰上、肚子上。

可不只是男人會有大肚腩將軍肚,女人不注意鍛煉和維持的話,也會有小肚腩,這樣就基本告別了腰部的曲線了。

像是同隊的趙悅,還有子楓妹妹,李程浩就看得出她們兩個雖然不算是放縱的,但似乎也不是太注重這方面的,腰部都是有些贅肉的感覺出來的,不算很明顯,如果不是接近了觀察也察覺不出來。

但如果是跟陳卓萱站在一起,對比起來就會比較明顯了。

當然陳卓萱的劣勢也很明顯,明明李程浩這一把撈住以後,兩人幾乎是面對面的貼住,但胸前卻沒有很明顯的感覺。

這方面反倒陳卓萱受到的刺激比李程浩看起來更大,她不是容易害羞的女孩,但這種情形下還是羞紅了臉,尤其是在李程浩低頭看著她,柔聲問道:「你沒事吧?」

這種偶像劇裡面才會出現的場景和台詞,就這樣發生在自己的身上,這不得不讓人有些迷糊。

所以陳卓萱有片刻的時間,都在那裡發懵,眼神茫然,沒有反應過來。

當然,這裡發生的事情也驚動了前後的人,尤其是陳卓萱剛剛那聲驚叫,大家不可能沒聽到。

大家都看了過來,結果從旁觀者的角度看得更清楚。也更顯出一種唯美感。

尤其是在鏡頭裡面的呈現,如果扣除背景裡面那些「觀眾」,那直接說是偶像劇場景也不會有人懷疑。

趙悅和王藝景已經跑過來問道:「怎麼了?」她們就在前面不遠,說悄悄話說地正開心呢。

後面的奕星他們也湊上來關心的問著,不過大家看著已經在眾人的注視下各自放開了的李程浩和陳卓萱,眼神都有些怪異,好像藏著些什麼。

看到剛剛那一幕,實在不得不由得讓人萌生一些想法,所以這也怪不得節目組逇攝像一直在後頭「取景」了。

「沒事……」陳卓萱不好意思的撩撩頭髮,臉色已經慢慢恢復了正常,看來調整能力不錯。

「行了,沒事了,大家繼續走吧,不要耽擱時間。不過要多注意點腳下的路啊,不要像他們那樣不小心了……」前面明宇輕描淡寫的就把這次意外「事故」揭了過去,沒有讓其發酵。

雖然大家肯定有些想法,但這個時候當然也不會說出來,各自繼續往前行了。

不過趙悅和王藝景拖著陳卓萱一起走前面去后,三人卻在竊竊私語,多半也是與這事情有關係,怕是兩個人在圍著陳卓萱「拷問」。

李程浩自己一個人走著,對其他人的目光只能視而不見了。

好在後面的路並不漫長,只再走了半分鐘就到地方了。

「抓泥鰍」其實也是節目里的老項目了,不過這本來也是農村生活里少不了的,哪個農村附近還沒有這樣的泥地呢。

這次據說還是黃小廚自己跟節目組說,他又新學了有關於泥鰍的一道菜式,想做出來,所以節目組乾脆安排他們來抓原材料。

「泥鰍這種生物很靈活的,滑不留手,所以不是那麼容易抓的,而且大家千萬要小心,泥地里也有些危險的,不要摔倒了。」

明宇這主要是針對陳卓萱、趙悅他們這些新來的。

。 「突破了?」

因為這道沉悶的聲音在腦海里炸響,許林的精神猛然一個激靈,旋即下意識得想了起來。

只是他隨後感應了一下,卻是發現,並沒有晉陞。

「本心」依舊還存在著,只有「本心」徹底凝實,然後被打破,才算是真正的突破到了勁氣期。

但是,「本心」現在並沒有被打破。也就意味著,許林依舊還停留在搬勁期。

所以說,剛才的那一聲「嗡」到底是算什麼回事啊?

真的是……

許林此時此刻。心裡有十萬隻草泥馬在奔騰。

不過,自己的境界雖然沒有突破,許林卻是能夠感受到,自己的勁力已經有一部分在開始轉變成勁氣了。

見自己的有一部分勁力已經轉變成勁氣了,這就代表自身的境界已經在穩定上升了。

雖然還沒有突破到勁氣期,但是應付眼前這個拿著刀的傢伙。應該是足夠了。

事實上,眼前這個傢伙,讓許林真的覺得超級超級討厭的!

叮!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又是一道清脆的金屬碰撞聲猛然響起,而後許林的眼神便是驟然變得無比犀利,腳下一動,便是向後倒退而出,緊接著手中抖動,水銀槍就如龍破雲,朝著羅陽飆射而去。

羅陽見狀,臉龐上露出了一抹狂妄的笑容,十分囂張地說道:「你居然還想要跟我硬碰硬?簡直就是在找死!」

說完這句話,羅陽腳下一踏,身體不退反進,同時抬起手掌,手中連環刀就以雷霆萬鈞之勢狠狠的劈下。

伴隨著連環刀的劈下,在刀身的表面上浮現出了一層薄薄的紅色氣芒,宛若火焰在涌動一樣,那副模樣。簡直十足像是玄幻小說的靈氣。

事實上,這種氣,其實也差不多與玄幻小說一樣,只不過不同的是,尋常人是不能夠看得到的,縱然是勁氣期的武道高手,也必須要學會一些技巧才能夠以肉眼看得到。

如果沒有看到的話,這種「勁氣」的力量,可以說是殺人於無形之間。根本容不得別人有任何反抗之力。

不過一般的情況下,一些戰鬥中的武者有著很強烈的本能,他們是能夠感覺到一種非常極致的危險,繼而躲避。

許林就是其中之一。

他看不到羅陽手中連環刀表面上的那一層火紅勁氣,但是卻並不代表他感覺不到其中散發出來的濃烈危險。

沒有任何的猶豫,許林心中念頭一動,體內的勁氣便是順著許林的身體蔓延而出,湧進水銀槍中,當下。水銀槍的表面上就浮現出了一層淡淡的青光,這一會兒,水銀槍所散發出來的氣勢,也是在一瞬間暴增開來。

原本信心十足,覺得十拿九穩可以將許林拿下的羅陽在這個時候突然感受到了許林手中的水銀槍所爆發出來的恐怖氣息,頓時愣了一下。旋即臉色微微一變,但是這個時候,他想要變招已經來不及了。

鐺!

又是再一次的兩兩碰撞,清脆的金屬碰撞聲響徹開來,在整個庭院里回蕩。

這一次,不再是許林被擊退,反而是羅陽,連連後退,足足退出了八步。每一步退出都是散發出了一種絮亂又強猛的力量,將地面都踩出了一個肉眼清晰可見的印痕。

這忽然出現的一幕,讓所有人都是大跌眼鏡。完全感覺到不可思議。

至於在一旁掠陣的孔玄博,他的雙眼也是微微一亮,瞳孔里更是有著一層淡淡的金色氣芒一閃而掠。然後他的嘴角邊就忍不住勾勒起來,饒有興趣地自言自語道:「有趣,有趣。」

至於羅陽,他的臉龐上也是浮現出了一抹驚駭之色,他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被擊退,這簡直就是不科學的事情,要知道,自己可是已經觸摸到了「氣」的門檻啊!

但是在剛剛的那一瞬間,羅陽也是感受到了前者出現了一股跟自己一模一樣的氣息,甚至還要比自己略勝一籌,但是這怎麼可能呢?

一想到這裡,羅陽猶豫了一下。然後深呼吸一口氣,體內有一部分勁氣就飛快的匯聚到他的雙眼上,當下他的雙眼便是浮現出了一層淡淡的火紅色氣芒,在瞳孔里微微跳動,然後他的目光就看到了許林手中的水銀槍上,有著一些青色的氣芒。粘附在上面,正緩緩的消散。

下一秒,羅陽的雙眼就恢復了正常,事實上,對於外人來說,他的眼睛並沒有發生什麼變化,只不過在那一瞬間,所有人看到他的眼睛時,會感覺到一陣心悸。

羅陽看著許林,臉龐上露出了難看的神色,陰冷地出聲說道:「沒有想到你也領悟到了『氣』的門檻,看樣子我之前是小看你了。」

許林剛剛看到羅陽的雙眼散發出了一種讓他覺得十分心悸的氣息,只不過很快又是消失無蹤,緊接著他就聽到了羅陽口中所說的這句話,這讓許林心裡覺得很奇怪。

難道剛剛他並不知道我施展出勁氣嗎?或者說,他剛剛是用了某種技巧窺探到了我的體內?

許林在心裡暗暗想道,但是不管怎麼說,羅陽接觸到勁氣期的時間肯定要比自己更長,說不定掌握勁氣的運用,還要比自己更多,所以,他接下來,必須得小心行事。

他必須爭取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將羅陽擊殺,或者打成重傷,然後立刻逃離此處。

畢竟,一個不過剛剛接觸到勁氣期的傢伙就已經這麼難纏了,那麼那個完全邁進那個領悟的執法者,豈不是更加恐怖得嚇人?

本來,許林是想要將羅家滅掉的,但是現在看起來,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不過,就算你接觸到了『氣』的門檻,那又如何?你終究還不是我的對手!」

就在這時候,羅陽的聲音又是響了起來。

他冷冷地看著許林,微微抬起手中的連環刀,寒聲說道:「是時候,結束這一場無聊的遊戲了!」

伴隨著他的話音說著,他體內的勁氣就瘋狂的湧進連環刀,當下,連環刀的表面上,就散發出了一種熾盛的火紅氣芒,氣勢十足。

。 張言看到這兩位,就感覺頭疼。

上次就是因為偶遇,皇子手下就盯上了自己,還好他們傻乎乎的跑過來耀武耀威的警告了一下。

算是提前給張言打了招呼。

本着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的原則。

張言直接動手,讓這兩位去了幻夢境裏永生。

這次莉莉竟然直接來了。

張言看向她一旁的格洛瑞亞,一下就知道,應該是她暴露了自己的行蹤。

看着兩人走到近前,張言不得不說道:

「準備吃飯完,然後去工作。」

莉莉看着張言手裏的食物,與身邊的格洛瑞亞說道:

「我們也沒吃飯呢,看起來修道院的伙食還不錯嘛。」

張言現在一心想着,怎麼提升實力,他趕忙說道:

「那你們先吃,我回房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