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如今赴關中這虎狼窩,還有比這個更有挑戰性,更刺激的么?

鍾繇是心嚮往之!

說完了鍾繇的事兒。

蔡昭姬又把眼眸望向丫鬟這邊。「我給大喬妹妹、小喬妹妹準備的素紗單衣?你們可準備好了?」

「準備好了!」丫鬟趕忙回答。

素紗單衣是漢代極其珍貴的女衣,以薄如蟬翼、輕若煙霞著稱,說白了就是透。

當然了,大喬、小喬是不是喜歡這素紗單衣,蔡昭姬不在意!

可這一對姐妹穿上,羽弟一定是喜歡的,這就夠了。

只是可惜…

這素紗單衣準備好了,美人也準備好了,唯獨…男主人卻溜走了,可惜,不光可惜,還可氣呢!

這羽弟是越來越不像話了。

許都城通往下邳城的官道上。

「噠噠噠…」

戰馬的馬蹄聲不斷的響徹。

哪怕是星夜兼程,可十一月十一日呂布奇襲小沛的時間還是有些趕不上了。

不過,還可以接受。

劉備沒有那麼菜雞,呂布也沒有強大到一天之內就能吞下劉備。

如今的局勢正好,呂布與劉備陷入戰略相持,呂布幾次攻城,並沒有攻下小沛,雙方的損傷都很大,

而這些,在曹操看來…喜聞樂見。

馬車內有些顛簸,可曹操與陸羽依舊是有說有笑,肆意的聊著什麼。

「陸司農,你方才提到呂布必將眾叛親離?從何見得?」

曹操詢問陸羽…

陸羽則笑著回道:「曹司空多半還不知道呂布與部將最近發生過的這麼一樁事兒吧?」

瑾语 「是有關一份酒肉,可偏偏這一份酒肉,足以使得呂布麾下的將領對他離心離德!」

唔…

一份酒肉?離心離德!

這個話題引出,曹操整個人好奇了起來。「陸司農不妨細細說說,這一份酒肉,如何讓呂布與麾下將領離心離德的?」

這個嘛…

陸羽眨巴了下眼睛,細細的解釋道。「呂布麾下八健將中有一名部將名喚侯成,而侯成有個門客偷了他的十五匹戰馬妄圖獻給劉備,向劉備投誠,侯成發現之後立刻去追,於是連人帶戰馬都追回來了!」

嘿…這不挺好的嘛?

挺正常的一件事兒嘛?

鐵打的陣營流水的兵…軍人好叛,似乎也沒什麼吧?

曹操微微抬眸,不及細想,陸羽的聲音還在繼續,這故事也才剛剛起了個頭。

「馬丟了被找回來了,無論怎麼看,這都該是一件皆大歡喜的事兒,眾將士就都去祝賀侯成,為了感謝大家的好意,侯成自少不得擺酒設宴!可偏偏,下邳城因為糧食的供給不足,呂布下達了禁酒令!」

這…

曹操似乎琢磨出點兒味道來了。

而陸羽的話還在繼續。「大家的好意不能辜負,禁酒令又不敢違背,侯成犯難了,於是他就想了個辦法,親自帶著五斗酒、半頭豬去拜訪呂布,還準備了一大堆說辭,說是托著溫侯的神威才追回了這些丟失的馬匹,大家都來慶賀,可大傢伙兒都不敢飲酒,故而,先把最醇的酒獻給最敬佩的將軍!」

聽到這兒,曹操眼珠子一轉。「如果這事兒發生在我身上,我大手一揮,也就許了侯成這一次,就不是天天喝酒,再加上情有可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兒!」

曹操的語氣頗為豪邁。

誠然,他在大事兒上眼裡揉不得沙子,可在小事兒上從來不叫真兒。

這事兒也算不上啥大事吧?

哪曾想…

陸羽接下來的話直接驚到曹操了。

「曹司空的處理方式就很得當!」

「可呂布嘛,呵呵…曹司空不妨猜猜,呂布是如何處理這樁事的?只是要細細的說起來,得笑掉大牙咯!」

「他呂布似乎極其擅長——自掘墳墓!」

多本 張權從商市直接回到了蜀南,現在商市中的一些情況基本穩定,他已經沒有必要繼續留在哪裏了,至於秦雅則是留在了中芯國際,幫着建設這個新起來的子公司。

劉菲兒也在商市,目前正在和馬雲天獲得聯繫,馬雲天在商市那一塊地界也是很有影響力的,如果說能夠得到馬雲天的支持,或許今後中芯國際的道路會好走一些。

如此,染雲總部這邊,倒是只有張權一個人了。

因為在印國的手機銷售情況已經停滯,所以張立倒是直接回來了,目前張權也將公司的大權交給了張立,這傢伙去了一次印國,回來以後似乎變得更加的沉穩,同時做起事情來似乎也自信了很多。

張權有時候也在偷笑,這或許就是經歷了愛情滋潤后的男人,張立現在的變化,也正好是張權希望看見的。

不過,在染雲集團一切欣欣向榮的時候,張權就接到了蔡明理的電話。

「喂,請問是張總嘛?」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女聲,張權眉頭一皺,這電話是蔡明理的沒有錯啊。

「你好,請問你是……」

張權有些尷尬的說到,不會是蔡明理在哪裏玩女人結果打錯了電話吧,不過似乎也不對勁,這個女人一開口就是叫張權張總,很明顯是得到了蔡明理的授意。

「我是蔡明理先生的秘書,我們蔡董已經到蓉城了,請問您方面出來見一面嘛?」

這個女聲有些心虛的說到,張權微微一笑,他自然知道這個秘書為什麼心虛了。

「蓉城?哦?是嗎?」

張權連連發問,故作驚訝的說到。

其實這也不難猜,畢竟張權已經得到了荷蘭ASML公司的授權,並且和他們建立了長久的合作關係,目前在華夏區域,中芯國際,就是荷蘭ASML公司最好的合作夥伴,至於什麼聯發科,灣機電這些,已經是過去式了,張權一旦等到中芯國際穩定下來,那麼將會加大對光刻機的採購力度,會直接超越灣機電和聯發科,成為華夏,乃至亞洲最大的合作夥伴。

這樣的情況下,聯發科哪裏還有活路,只能夠重新厚著臉皮找上門,請求張權的原諒了。

「這樣吧,你們在蓉城大酒店等我,我會過去的。」

張權淡淡的說到,眼中滿是戲謔的色彩,後世有一句話叫什麼?今天的我你愛答不理,明天的我你高攀不起,現在張權的染雲集團和蔡明理的聯發科,可不就是這樣的一個情況嗎?

……

既然和蔡明理約定好了,張權也沒有放蔡明理的鴿子,直接駕車到了蓉城大酒店,不過因為上一次牛山河鬧出來的事情,現在張權請了一個專門的司機,同時還請了一些退伍的保鏢,專門跟在張權的後面。

人在江湖飄,小心一些總是好的。

到了蓉城大酒店,張權很快就通過大堂經理見到了蔡明理。

「張總,你可算是來了,來來來,咱們今天不醉不歸。」

這時候,包廂中的蔡明理連忙站起身來,拿出了一杯酒遞給張權,兩人彷彿是多年未見的老友一樣,親密無比。

不過誰都知道,現在這兩顆心,可是分開的老遠了。

「蔡董,沒想到今天你竟然親自到了這裏。」

「當初我們染雲集團為了和你們談合作,可是三番五次的跑到灣城,沒想到今天我們之間的位置,竟然也有調換的一天啊。」

張權笑着說道。

蔡明理心中暗自腹誹,什麼三番五次,總共就去了一次,直接就把合作談下來了。

「張總說笑了,以前是我們聯發科做的不夠好,讓張總你寒心了,今天我呢,也是特地來向你請罪的。」

這時候蔡明理笑了笑,直接將杯中的酒水一飲而盡,張權不動聲色,他倒要看看這個蔡明理究竟是有什麼想法。

「張總,聽說你們染雲集團最近在商市建立了一個什麼中芯國際?」

蔡明理這時候直入主題了,看着張權的雙眼說到。

「是有這麼一回事,不過就是搞著玩的,我們染雲就是一個小公司,什麼東西都想着嘗試一下,這不,最近正好秦總給我們談下了一個什麼荷蘭的ASML公司的合作項目,我們就打算直接建立一個晶片工廠玩玩,這不是我們目前染雲手機也沒有晶片用了嘛。」

張權打着馬虎眼,這個蔡明理的目的已經很明顯了。

「這哪能呢?張總,你是不是忘記了,我們聯發科可是你們染雲的合作夥伴,你們沒有晶片,那我們直接就給你們生產嘛,很簡單的事情。」

蔡明理急匆匆的看着張權說到,他根本就不敢含糊,畢竟現在只要得到了張權的原諒,那麼到時候依舊能夠和張權合作,到時候有了染雲撐腰,有了中芯國際的技術支持,他們聯發科,依舊能夠在晶片行業的前沿發光發熱。

「合作夥伴?蔡董,你是不是弄錯了?我們染雲似乎不是你們聯發科的合作夥伴啊。」

這時候張權挑明了說到。

「怎麼會,張總你是不是忘記了,我們一直都是你們染雲的合作夥伴,當初還是你們親自來我們聯發科談的生意,不是嗎?」

蔡明理想要混弄過關,但是張權很明顯就不會讓蔡明理這麼容易糊弄的。

「如今我們染雲沒有晶片,這事情,似乎也是你們聯發科造成的,蔡董,這事情你怎麼忘記了呢?」

張權淡淡的說到,那個秘書一聽這話,頓時臉色都白了不少,連忙給張權倒酒,而蔡明理也是尷尬的夾了一筷子菜。

「張總,過去的事情呢,咱們就讓他過去吧,是,是我們聯發科對不起你們染雲,可是我們也沒有辦法啊,畢竟摩托羅拉公司和三星集團那邊再給我施壓,如果我不按照他們的模式走,那麼我們聯發科很有可能就要倒霉。」

蔡明理悲慘兮兮的說到,這一刻如果不是張權知道蔡明理是個什麼樣的人,恐怕還真就是信了他的邪。

。 第八十四章好戲開場

陸曼妮眼尖的看到了顧心妍胸口戴着的項鏈,伸手就要去拽:

「心妍,這根項鏈怎麼看上去款式那麼眼熟啊?你什麼時候買的,肯定不便宜吧?」

顧心妍心頭一驚。

她連忙背過身去,將項鏈藏好:

「哎呀,媽咪,這個就是一根高仿的項鏈。看着漂亮,其實不值錢的!」

陸曼妮狐疑:

「我不信,你給我看看。」

顧心妍被逼的沒辦法了。

她一把將陸曼妮推遠,有些煩躁的從手提包裏面摸出一張銀行卡:

「媽,我身上攏共就二十萬,還是前陣子爹地給我零花錢呢!你要我就給你,不要的話就算……」

「要,要,當然要!蚊子腿也是肉。」

陸曼妮還沒等顧心妍把話說完,就直接把卡搶了過來。

她琢磨著:

待會兒出門去一趟當鋪,把顧昌明去年生日送給她的項鏈抵押一下,應該能夠湊滿一百萬。

有了這一百萬本金,到時候賺它個盆滿缽滿再回來!

「心妍,你放心,這一次媽咪有百分百的把握,不但可以把欠債還清了,還能贏不少回來。這二十萬就當你借給我的,回頭我雙倍還給你!」

揣著銀行卡,陸曼妮喜滋滋的上樓去了。

直到她的身影徹底消失在二樓,顧心妍這才鬆了一口氣。

她小心翼翼的從衣領裏面掏出了那根藍色的寶石項鏈,輕輕撫摸著:

「差點就被發現了!」

這根項鏈她戴了差不多有半個月時間了。

可是並沒有等到任何失主報案的消息。

那就說明顧兮兮極有可能已經放棄尋找了。

從現在開始,這條項鏈就徹底屬於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