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小可愛趕緊用爪子弄出塞子,將裡面的藥丸倒了出來,又將滿是雪的丹藥推入夜玖的嘴裡。

小可愛眨著一雙亮晶晶的黑眸,趴在夜玖身旁。

……

夜玖醒來的時候,頭痛欲裂,彷彿是幾根針刺進了腦袋一樣。

她撐著身子坐了起來,閉著眼睛,過了一會兒,好多了之後,她睜開眼睛后,便看到了坐在身旁的小白熊,小白熊的身旁還有自己的瓷瓶。

「你救了我?」

夜玖伸手,摸了摸它的耳朵,笑道:「謝謝。」

看見漂亮人類醒了,還誇了自己,小白熊有些飄飄然。

「吼吼!」

看著夜玖站起了身子,正要走時,它咬住了夜玖的衣擺。

「吼吼!」

夜玖一頓,她垂眸:「小白熊,你是要我跟著你?」

「吼吼!」小白熊對著夜玖吼叫了兩聲。

——

「公子,請吧。」

奈何橋旁,單清韻遞給一隻鬼一碗孟婆湯,看著他喝下,又踏上了奈何橋,而銀千柒站在她的身旁。

「你滾一邊去!別給我搗亂!」看著銀千柒把自己擺好的孟婆湯弄得一團亂,單清韻忍無可忍的對他吼了一聲。

銀千柒睜著一雙無辜的眼睛,委屈的看著她,小媳婦似的站在一旁。

「又罵我,我就想幫忙。」他嘀咕著。

單清韻深吸一口氣:「你站好,就是給我最大的幫助。」

「哦。」銀千柒悶悶不樂。

這時,忽然向這邊打過來了一道靈力,銀千柒眼疾手快的拉著單清韻閃到了一邊。

「娘子,你得救我,他們找上門了。」銀千柒默默躲到單清韻身後。

看著來人,單清韻笑著:「各位有何事?」

「人去哪兒了?」君墨寒幽深如寒潭的眼眸盯著單清韻,氣勢恐怖如斯。

銀千柒看著把他們兩人包圍的幾方大佬,忽然覺得夜玖真的是命慘,招惹上了這麼幾個人,還死死追著不放。

本來要過了和孟婆湯,然後入輪迴路的初來乍到的新鬼,看到這副情景,嚇得差點就靈魂消散,一旁的鬼看到他們可憐,索性就把這幾個萌新帶走。

單清韻撫了撫,笑了笑:「各位急什麼啊,小玖身上不是有你們下的醉情嗎,無論如何她都會回到你們身邊的。」

「別擔心她會尋死,我可不會讓她尋死,要不然我也不會在當時小玖醉情發作的時候,將她送給妖王。如果真的解不開醉情了,到時候尋死也不遲啊。」

《我的夫君是絕色》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搜書網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搜書網!

喜歡我的夫君是絕色請大家收藏:()我的夫君是絕色搜書網更新速度最快。 靜!

鴉雀無聲的靜!

包廂中的三位門派掌門,都一臉愕然的看着趙信,有些懷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了問題。

仙域?!

這是不是有些太離譜了?

冗長的沉默后,花曦第一個回過神來大笑不止。

「這麼說着就是仙丹,我豈不是要長生不老了?」聽花曦的語氣就能夠聽的出來,她是在說笑。

「確實是仙丹。」

面對花曦的不相信,趙信的眼神沒有任何變化。

「會不會長生不老我就不清楚了。」

「小弟,太認真了吧。」花曦倒在沙發上低語道,「你的丹藥確實是不錯,可你說它來自仙域是不是就有些太過了。」

「敢問花姐的門派有供奉么?」趙信詢問道。

「供奉?」

「就是供奉的神仙,一般來說門派都會有供奉的仙家吧。」趙信凝眸道,「不知花姐門派供奉的是哪位神仙。」

「你問這些幹嘛?」

趙信說的沒錯。

江湖中的門派、宗族,都會有各自的供奉。哪怕就算是世俗的百姓家中,也會有供奉保家仙,或者是財神、灶神這類的仙家。

天花谷自然也有相應的供奉!

「就是問問嘛,這些應該不是不能說的吧。」

「我們天花谷供奉的是百花仙子。」

百花仙子?

就那個特別能水群的,天天都閑的不行,只要點開群聊必定有她身影的那個百花仙子?

澜然 她也有供奉啊!

趙信還以為門派供奉的都是上仙,三清這類的。

「百花仙子有給你們顯過靈么?」

「怎麼可能?」花曦撇嘴道,「柳言她弟啊,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難道你還信封建迷信那套?」

「也就是說沒有顯靈過?」

「也不能說沒有吧……」花曦沉吟半晌道,「我聽我媽說,我們百花谷剛剛成立的時候,百花仙子曾顯像過。就是那都是幾百年前的事情了,我估計是以訛傳訛。」

「稍等。」

趙信示意花曦稍安勿躁,走到房間的角落取出沒有化形的靈兒。

「柳言,你弟幹嘛啊,神秘兮兮的。」花曦看着站在角落處的趙信微微蹙眉,「他什麼情況啊。」

「不知道。」

柳言微微聳肩,有很多時候她也不是特別理解趙信的某種做法。

趙信要幹嘛?!

他當然是要做大事。

點開群聊……

群內數位神仙正在水群,讓人意外的是百花仙子竟然不在。

趙信:@百花仙子

蟠桃仙子:恭迎仙尊!(撒花撒花)

赤腳大仙:嚯,稀客啊。

電母:仙尊(媚眼)

……

當看到電母的這條消息,趙信就不由自主的想到她那根斑駁的姻緣繩,心裏情不自禁的為雷公默哀三十秒。

想曹操,曹操到!

趙信還正在默哀,雷公就在群內冒泡。

雷神:仙尊在上,請受小仙一拜。

雷神:@百花仙子,仙尊找你,趕快的,幹嘛呢,竟然讓仙尊等,罪該萬死!

雷公是少數知道趙信身份的幾位神仙之一,看到趙信在群內冒泡,他手上的活都不做了,趕忙在群里奉承。

吳剛:哼!

吳剛:他也配當個仙尊,真是有夠好笑的。

李天王:仙尊好。

巨靈神:仙尊好。

九天玄女:仙尊好。

九曜星君:仙尊好。

月老:仙尊好。

……

越來越多的神仙出現冒泡,有不少神仙都是那種幾個月都不可能在群里說一句話,今天齊刷刷的都冒了出來,都給趙信請安。

一時間,群內的不少神仙都懵了!

要說最懵的就是吳剛。

為了嫦娥仙子,他之前曾在群里和趙信大打出手。雖然最後被二郎真君、大聖他們給震懾住沒有再言語,心裏卻一直對趙信懷恨在心。

看到趙信冒泡,他就想着譏諷一番。

沒想到……

打臉來的就是這麼突然。

給趙信請安的,全部都是上仙仙位,都是能夠前往凌霄寶殿參加例行會議的大仙。

旁人就不說。

九曜星君!

自從他來到二群,印象中這還是他第一回冒泡。

一半浑浊的遗憾 冒泡的消息竟然是給趙信請安!

殊不知,更慘的還在後面。

月老:@吳剛,你算老幾啊,你剛才艾特誰呢?需不需要老夫親自為你牽個線,就西城口的老母豬吧,你覺得如何?

增長天王:@吳剛,真是找死,竟然敢對仙尊不敬,也真是有夠好笑呢。

李天王:???

一半浑浊的遗憾 李天王:@吳剛

日游神:嘖嘖嘖,老吳啊,你是覺得自己活膩歪了么?

九曜星君:嚯。

九曜星君:本君是碰到什麼好事兒了?

九曜星君:仙尊以鼠輩為名,那是仙尊低調,還真有不識抬舉的,以為仙尊真就是個鼠輩了?

九曜星君:@無名鼠輩,仙尊,用不用我幫您做了他?

赤腳大仙:這是什麼神仙展開?

赤腳大仙:怎麼往日半年都不出現的上仙都來了。

赤腳大仙:嘶……

赤腳大仙:看來仙尊確實是能人啊。

赤腳大仙:@吳剛,自求多福。

巨靈神:請務必讓我為您效勞,@無名鼠輩,仙尊,請相信我,干仗咱是專業的,只要您一句話,人腦袋給他打成狗腦袋。

九曜星君:@巨靈神,搶活是不是?

一些還在屏幕下潛水,不明所以的神仙們都懵了。

什麼情況?!

過節了?

以往水群的神仙翻來覆去就那麼點,怎麼突然間多出這麼多神仙來冒泡,還都是站在無名仙尊那面的。

之前雖然跟仙尊交好的也都是大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