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就在這時,威廉先生回來了。

威廉先生雖然已經上了年紀,但依舊可以看出年少時的英俊,也沒有發福,身材保持地很好。

聽說了夜司爵是慕夏的朋友后,威廉先生直接給了夜司爵一個大大的擁抱。

夜司爵被抱得有些懵,他不太喜歡別人的親密接觸,但對威廉一家,非但不覺得抵觸,甚至還覺得有些柔軟。

在他心裡,除了慕晚月之外,這兩個人才是他唯一認定的岳父岳母。

至於司徒海?

呵呵。 「劉大人,下一個世家是誰?」秦楓問道。

按照帝都各大世家應當募集的數額,他準備從多到少,逐一上門討要。正好圓了這些世家想讓自己登門造訪的願望。

劉病言迅速翻著賬簿,額頭上沁出細密的汗水。因為他從來沒見過如此暴力的少司空大人。

片刻后,他急忙說道:「啟稟大人,是晏……晏家。」

這話剛說出口,他就後悔了。

「晏家?」

葉寧皺了皺眉頭,說道,「陛下,晏家與梁家結了親的,在帝都頗有威望,貿然動了他們,可能會激怒大司馬。」

「結親?」秦楓露出嫌棄神色,問道,「這大司馬到底跟多少人結了親。上次的十六帝子也說與他結了親吧。」

葉寧啞然失笑。

帝朝的勢力本來就是盤根錯節。

聯姻雖然是最古老的聯合形式,也是較為可靠的形式之一。

「不管是大司馬,還是大司空了。到了時間,湊不齊靈晶,那本王就難逃一死。如此一來,只能死道友,不死貧道咯。」秦楓無所謂道。

眼下,帝都的局勢根本由不得他選擇。

如果他手段不夠強硬的話,那早晚會成為權利鬥爭的犧牲品!

而這時,趙武靈匆匆趕來,一臉緊張地問道:「秦兄,聽說你闖了大禍?」

嗯?

秦楓抖了抖眉頭。

「你抄了賀家?」趙武靈追問道。

「沒有啊,本王只是去討要一些靈晶罷了,為了修繕宗廟之用,相信賀家主就算知道此事,也會慷慨解囊吧。」秦楓笑道。

「你啊!」

趙武靈露出責備之色,說道:「我聽說賀家主已經向府尹狀告了你的魯莽行徑。現在估計他們正帶着人來抓你呢!」

「抓我?」秦楓笑了,「那正好,本王將他們一網打盡!」

說到這裏,他還興奮地搓了搓手。

趙武靈有些無語,說道:「帝都的局勢沒有你想像得這麼簡單啊。唉,算了算了,你先跟我走,去避避風頭吧。」

正說話間,數十道人影破空而至,風聲獵獵作響。

「誰!」

趙武靈冷冷喝道。

秦楓笑了笑,說道:「看來本王沒法跟你走了!」

說罷,他亮出了鳴鴻天刀。

這群來人氣勢洶洶,殺機凜然,肯定絕非善類。

嗖!

倏爾,一道流光劃破長空,似嘯箭響起。

「秦楓,你往哪裏走?」有人冷冷喝道。

秦楓目光微凜,鳴鴻天刀悍然揮出,直指那道流光而去。轟然一聲巨響,氣浪激涌,他直接被推出了四五丈遠。

「保……保護大人!」劉病言急忙喊道。

話未說完,他們就被一群人團團圍住了。

一個肥頭大腦的傢伙衝到近前,喘著粗氣,怒不可遏地吼道:「秦……秦楓,你……你好大的膽子,敢在本家主頭上動土。今天……本家主讓你吃不了的,兜著走!」

「給我上!」

一聲令下,四周人影閃爍,殺向秦楓。

秦楓嘴角揚起,幽幽道:「你應該就是賀家豬吧,果然人如其名!」

說話間,鳴鴻天刀鏗鏘作響,吞吐的血焱光芒激蕩數十丈,強勢將衝上前的修士逼退。

「陣!」

有人輕喝一聲,地面浮現出縱橫交錯的陣法光芒。

「誅!」

一箭劃破長空。

秦楓見識過這一箭的威力,剛才將自己逼退了四五丈遠,不可小覷!

宇級仙術——驚天焱滅!

轟然之間,血焱光芒炸開,熾熱的氣浪洶湧向四方。地面的玉石板高速顫抖起來,嗡嗡作響,片刻之後,化為齏粉。

霸道的血焱之力洶湧那一箭。

箭芒瞬間扭曲,隨即消融於無形。

戰!

海蓝见鲸 刀鋒順勢而上,殺向那個佈陣的人。

剎那間,風雷激涌,天昏地暗。

處於陣中的劉病言等人都嚇得面色煞白,顯然沒有經歷過這種陣仗。不過,這點小風聲,對秦楓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刀鋒與雷霆相撞,剎那間,空間隨之震動起來,扭曲的光芒肆虐向八方。

砰砰!

劉病言等人皆被轟飛出去。

四周圍觀眾人見狀,也嚇得倉皇而逃。

「怎麼回事?」

「這人是誰啊,為什麼會被賀家主當街追殺呢?」

「不知道啊,看得面生,不像是帝都的人。」

「哎,你們還不知道吧,這可是新晉的少司空大人啊。」

「少司空?啊?不可能吧,賀家主膽子這麼大,敢跟他動手?」

「呵呵,你們可別忘了,賀家主的姐夫可是府尹大人啊!」

躲到一旁的看客議論紛紛。

府尹,掌管帝都的秩序,位高權重,尋常人哪能得罪得起啊?

這時,其餘幾人也紛紛出手,靈光洶湧激蕩,氣勢如泉涌,狠狠地威逼向秦楓。

秦楓臉上隱隱有青筋跳動,顯然已經在暴走的邊緣。

而賀家主面如豬肝色,估計暴走了好幾次,再次歇斯底里地吼道:「你們幾個不要顧及,全力出手,殺了人,算本家主的!」

轟!

說話間,秦楓爆發了。

皇級神魔術——地獄蠻皇!

狂暴的黑氣洶湧,墨染八方,模糊了眾人的視線。隱約間,濃郁的黑氣中似有淡淡的金光閃爍,透出恢弘磅礴的氣勢。

殺!

一隻遒勁的手臂驟然探出,一把抓住了那個佈陣的人。

啊!

那人發出一聲慘叫,旋即化作一灘爛泥,跌倒在地,死活不知。

陣法的束縛一消失,狂暴的氣浪瞬間湧向四面八方,轟塌了一大片房屋。

圍觀的看客見狀,只恨自己少生了兩條腿。

而賀家主也嚇得臉上肥肉亂顫:顯然他也沒想到秦楓的實力如此霸道。

很快,第二個修士倒下了。

第三個……

第四個……

賀家主的臉色越來越精彩。他想走,但卻發現怎麼也挪不動腳。

這時,洶湧的黑氣中走出一道人影。

正是秦楓。

他眼神冷峻,充斥着殺機,死死地盯上了賀家主。

賀家主嘴唇直哆嗦:「你……你想要做什麼?」

「你猜!」

秦楓冷冷開口,聲音如同幽冥傳來,透著攝人心魄的寒意。

咯!

賀家主似乎一口氣沒上來,直挺挺地倒在地上。

下一刻,秦楓猛然感覺到一股極為浩瀚的氣勢鋪天蓋地地湧來,將他死死地禁錮在原地。

「帝都重地,不得放肆!」

七轉仙人境強者出現了,聲音若晴天霹靂!

。 在金錢的開路下吉娜的父親很快被安排在了一間單間里。

約翰在門口抽著煙,等待吉娜出來。

在安慰好父親后吉娜就從病房出來了。

約翰示意吉娜跟自己去外面談談。

吉娜聽話的跟在後面。

兩人走到走廊外,約翰用腳踩滅了煙頭對她說到。

「我要去處理一些事情,在我沒有回來之前。你不要亂跑也不要回家。待會兒我會讓人送一些吃的過來。明白嗎?」約翰認真的說到。

「有什麼問題嗎?」吉娜不理解。

「沒什麼問題,只是擔心你父親醒來的時候看不到你,可能會出現怎麼狀況。你也不必擔心醫療費的問題,我預付了一個月的房費和一部分的藥物費用。」約翰表情認真的跟她解釋不要擔憂這些。

「恩。」吉娜聽話的點點頭。

「那很好,記住不要亂跑,你父親醒來后還需要你照顧,至少在我回來之前不要。」約翰說完后摸了摸她的腦門。

接着就轉身朝着醫院外走去。

吉娜看着約翰高大的背影眼中閃過一些莫名神色。

走到醫院門口,馬夫還在等待。

看見約翰出來他笑着迎了上來。

「先生,請問需要去那?」

「你知道匯塔街的酒館么?」約翰問道。

「知道啊,那地方是本地一個黑幫的產業,我的主要生意來源就是在這一帶。」馬夫笑呵呵的說

「先生是要去那邊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