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已經王級第一境界的若風自然會說話了,但是她對江龍的稱呼確實他沒有想到的。

居然是主人!

至今為止,哪個喪屍都沒有這麼叫過他,哦不,現在有了!

至於說貓耳娘喵醬還級別太低了,還不能說話,但江龍猜測,如果她要開口估計也會這麼喊江龍吧。

不過才八階的喵醬,江龍可不準備對她做什麼,等級別再高一點才好。

今天的夜晚,是屬於他和若風的。

於是,偌大的帳篷分成了兩部分。

一部分是童童、可兒子璇她們幾個。

另一部分,則是江龍和若風。

隨後,江龍就摸上了若風的腰。

這個也還很長。

……

第二天早晨,若風就離開了,她一路向著南邊跑去。

她現在身上有著三把屬於喪屍的裝備,還有一把喪屍武器。

她有著一雙急速靴子,還有一個金絲軟甲,以及一對護腕,那裡面還藏著十對極其細小的針,這屬於暗器了。

她的那一把喪屍武器是一把唐刀。並不像唐刀那麼筆直,看上去有那麼一點像武士那樣的刀,但又不全然是。模樣看起來是在這把和唐刀之間的那一種。

已經王級一境的若風,速度已經很快了,在荒野中飛速奔跑,恰如一陣清風刮過一樣。憑藉她的速度,應該用不了很長時間,就能夠抵達南邊。

江龍在空間里看了一會若風,就把帳篷收了起來,放出小狼,讓它馱著自己朝著青峰山飛奔而去。

青峰山和之前相比並沒有什麼不一樣。

上一次江龍就是在青峰山和雷家大打了一架,在那隻虎,也有著不少進化者來到這裡,自然也有不少進化者發現了通向地下的那個甬道,也有進化者進去了,但他們一直向前走了兩三個小時,發現裡面什麼也沒有,除了通道還是通道,就又退了出來。

畢竟,對地下世界感興趣的進化者可不多見。

而且一路黑漆漆的,只有牆壁和無盡的通道,這也沒什麼美景可言,還要走那麼久,這些進化者肯繼續探索才出鬼了!

他們只是想看看江龍當初一個人將雷家干翻的戰場,說不定有什麼東西留下了,但是他們什麼也沒找到,當然什麼也沒有看出來,就了多了一些談資,僅此而已。【諸馬爭槽】

一年後,馬殷上疏中央朝廷,說自己病重,請求把王位傳給兒子馬希聲。

不久之後,馬殷病逝。他的政治遺囑非常詭異,據說他要求兒子們兄終弟及、兄弟相傳,並在祠堂懸掛了一把寶劍,說敢違此命者,格殺勿論。

後唐中央朝廷任命馬希聲為武安軍節度使兼侍中,並未明確「楚王

《五代十國往事》第385章諸馬爭槽 妖極此時坐貪的背上身,徑直飛赴玄雲峰方向。

貪本身就極為擅長風之意志,以她的修為全力趕路那是相當之快的。

饒是這樣,妖極也是足足趕了七天七夜的路才成功抵達玄雲峰。

到了地方之後,妖極便把穀子煜放了出來。

有了三舅哥帶路,妖極在他邊扮做友人毫不費力的登上了玄雲峰。

相傳,穀子煜被邪修圍殺,被神秘人救下,並並闖入三階淵中避禍…

如今玄雲峰的三少爺回來了,自然是引得玄雲峰一片轟動!

三階淵,凶名赫赫,是一個幾近十死無生的絕地,他竟然從那裏闖了出來,這是何等的強大!

穀子煜一路臭屁的回應別人的打招呼,頂着一片讚譽之聲步入了玄雲大殿。

就連他一邊的妖極也是被一片讚譽之聲淹沒,聽的他渾身不自在。

好在他們兩人接近玄雲大殿之後,那些玄雲峰弟子就不敢大聲吵嚷了。

妖極實在是受不了穀子煜的臭屁程度,明明可以躲過這些人,快速的步入玄雲大殿。

可他卻大次次的,哪人多往哪走,就為了聽他們誇讚自己…

終於,妖極在偏殿之中見到了谷宗主。

「穀子煜拜見宗主!」穀子煜上前行禮道。

「晚輩莫情見過谷宗主!」莫情隨後上前行禮。

此時的妖極已經將莫情本體放了出來,並後退半步,站在莫情身後。

「免禮,坐!」谷宗主示意他們落座。

莫情的屁股剛要沾到椅子,忽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谷依兒沒放出來!

現在的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做着把谷依兒放出來顯得太過隨意,而且不太尊重長輩,站着的話,現在已經坐一半了…

谷宗主何等精明,見莫情這樣自然也是曉得了他的尷尬:「莫小友不必拘於禮數。」

莫情聞言,如釋重負:「是小子唐突了…」

說罷,莫情便將谷依兒和鶴兒放了出來。

「爺爺!依兒真是想死你了!」谷依兒一出現,就撲到了谷宗主的懷裏,什麼行禮不行禮的,和她沒關係。

鶴兒倒是乖巧,老老實實的行禮。

「我們的依兒,沒受委屈吧?」谷宗主笑眯眯的調笑道。

「有啊!有啊!依兒可受了大委屈了!」谷依兒直接向自己爺爺告狀。

莫情見狀,連忙把自己的「護身符」放了出來。

「母親,你幹嘛抱着那個老爺爺,你不喜歡父親了嘛~」莫鶴卿拉着莫情的手,滿臉的疑惑。

果然沒有白給莫鶴卿「補課」,上來就點明了莫情和谷依兒現在的關係。

這種話莫情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

老爺子表情一滯,隨後大袖一揮,將幾人捲走,來到了一處小莊園中。

莫情眼前一黑,在等眼前透亮的時候,他猛的一哆嗦,太恐怖了,這等修為,這等速度!

「隨我來。」谷宗主的臉色有些不太好,轉過身去在前方帶路。

谷依兒退到了莫情身邊,一左一右的拉着莫鶴卿的手,跟着谷宗主一起向前走。

Somnus玩笑 如果莫情所料不錯的話,這裏應該是谷依兒的父母,也就是自己的岳母岳母的居所…

穀子煜很沒良心的跟在他爺爺身後,鳥也不鳥莫情。

「父親,您怎麼來了?」一個正在繪畫的中年男人見谷宗主到來,上前引坐。

谷依兒的父親絕非普通人,想是早已發現了什麼端倪,雙目如電直視莫情。

「父親…」谷依兒怯生生的小聲呼道。

「哼!」谷依兒的父親冷哼一聲,轉過身去,顯然是氣的不輕。

父親這個老糊塗!居然真的把依兒搭進去了!

谷書然內心憤懣,卻又不好發作。

「外公~」莫鶴卿鬼精鬼精的,見大人們冷場了,立馬上前叫人。

肉眼可見的,谷書然的身體猛的震了一下,如遭雷擊般。

他好像是掙扎了一下,但是依然沒有回頭。

就在這時,一個中年美婦走了過來,沒好氣的瞪了谷書然一眼:「大人之間的事,你對一個小孩子發什麼脾氣!」

「你叫什麼名字呀?」中年美婦顯然就是谷依兒的母親,莫情的岳母聶雅竹了。

「我叫莫鶴卿!」小傢伙脆生生的回應道。

「依兒,你跟我走。」聶雅竹對谷依兒使了個眼色,讓她安心。

「母親…」谷依兒稍微猶豫了一下,還是跟了上去,一左一右拉着莫鶴卿就要走,鶴兒也是屁顛屁顛的跟了上去。

「父親不跟過來嗎?」小傢伙可是被補過課的,萬一他這張「護身符」丟了,莫情可能會遇到一些不好的事情。

穀子煜這個沒良心的,還在那裏看熱鬧,沒有上前勸誡的意思。

「小鶴卿你就放心吧,外婆給你打包票,他們不會為難你父親的。」聶雅竹露出溫婉的笑容,和煦的對莫鶴卿說道。

「鶴卿,走吧…」谷依兒拉了拉莫鶴卿的手。

「可是父親…」

「那我們就在遠處看着,好不好?」聶雅竹輕聲細語的對莫鶴卿說道。

「好~」莫鶴卿點點頭,終於是挪動了步伐。

……

女人們走遠了,男人之間說話自然就方便了許多。

畢竟在場的人都心知肚明,他們都期待這個孩子的降臨。

但是這種事就跟想讓豬去吃白菜,最後豬吃到白菜后又心疼白菜了一樣。

得到了想到的結果,但是卻沒有想像中那麼開心。

「呼~」谷書然長呼了一口氣,也不管什麼禮不禮數的,直接坐在了谷宗主旁邊。

「子煜,你二十五年前被一群邪修襲殺,被神秘人所救,為了避禍,進入了三階淵,之後又闖了出來,是這樣么?」谷宗主決定先談一些別的事,緩和一下氣氛。

谷書然經過他老爹的提醒這才想起自己兒子被邪修襲殺這件事!

當年的事只傳出了隻言片語,並沒有暴露出什麼關鍵性的消息,哪怕是尋仇也是打殺一些普通邪修來泄憤而已。

「是的,是一些實力強悍的邪修,他們覬覦我這軀體,所幸得他所救,又從三階淵中闖了出來…」穀子煜大略的講述了一下當年的事情。

「【血海噬魂陣】!哼!果然是那群見不得光的老鼠!」谷宗主的眼中殺機崩現。

「之後你便和他一起共闖闖的三階淵嘛?」谷書然詢問道。

「這倒不是,是他自己闖的,我只是在那件空間法器里呆了二十年…」穀子煜在長輩面前規矩得很,沒有一點想要裝嗶的意思,一切從實。【孟昶即位】

意外收穫了山南西道、洋州武定軍之後,孟知祥喜出望外,於是駕臨得賢門,宣佈大赦天下、改元,改「長興五年」為「明德元年」。

公元934年是非常有意思的一年,因為中原王朝在這一年裏換了三個年號。長興五年(李嗣源)、應順元年(李從厚)、清泰元年(李從珂)。

《五代十國往事》第482章孟昶即位 第八百五十八章他們抱在一起

墨錦城不是忘恩負義的人。

甚至可以說,外表冷漠的他,內心卻是無人能及的火熱。

低頭,看著洛梓顏那柔弱的樣子,他終究還是動了惻隱之心。

「……我不會走,你睡吧。」

男人沉沉的開口。

洛梓顏攥緊了他的袖口,小心翼翼的,不敢鬆開,「真的么?」

墨錦城乾脆在床頭坐了下來,「我會等到陸錦墨出現。」

男人一諾千金。

只要是他承諾過的事情,就一定會辦到。

洛梓顏這才安心的閉上了眼睛。

似乎因為太難受了,她雖然睡著了,可卻睡的很淺。

時不時的睜開眼睛,就一定要看到墨錦城在身邊。

所以,墨錦城甚至連中途想要離開的機會都沒有……

***

顧兮兮幾乎是被半軟禁在北郊別墅裡面了。

汪正雖然守在門口,但是卻沒有任何限制她人身自由的行為。

只是顧兮兮她除了貼身小衣服之外,身上就只有一件寬鬆的白襯衫。

就算屋子裡有暖氣,但光著兩條腿晃蕩,還是讓她非常的沒有安全感。

別說穿成這樣逃出去了,就算這個樣子到門口跟汪正說一句話,她都覺得沒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