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庄雅和木婉清二人在卓不群死後,自然是哭得稀里嘩啦,連帶着蓮花等人,他們一起為卓不群在太極學宮之內,舉辦了一個盛大的送別儀式。

而那一天,太極學宮之內來了很多人,這裏面不僅僅是東江行省里的大宗門、大勢力派來的人,還有着東江行省的官府之人,尤其是最後皇族也是派來了人。

皇族之人來的,更不是普通人,而是言侯爺帶着三位皇子!

那三位皇子,便是七皇子、八皇子以及九皇子,這些皇子再次見到蘇銘的時候,都是誠惶誠恐,他們已經從皇帝的口中得知,蘇銘的武力,在這大周王朝之內,是真的頂尖的!

他是有做大周王朝守護神的能力的,而大周皇帝如此為其傾其所有,便是為了拉攏蘇銘,讓其做大周王朝的守護神。

雖然蘇銘並沒有答應做大周王朝的守護神,但他在與皇帝談話的過程中,明確的說他將來會念在皇帝的這份舊情,若是大周王朝陷入危難之際,他會選擇出手,為大周王朝做幾件事情。

而皇帝要的就是這句話,蘇銘既然答應了為大周王朝做幾件事情,那麼他是否答應做守護神,那又有什麼不同呢?!

從那之後的蘇銘,雖然皇帝沒有對其說是自己王朝的守護神,卻是將其的稱號定為了守護之人……這個名稱,沒有守護神那般來的霸道,但卻溫和。

而皇族要的,就是這種溫和的力量。

大周王朝,帝都,玉京城。

皇城之內,在這九五佈局的大院之中,皇帝坐在了養心殿中,在他的身邊,有着一道道的香煙繚繞,而這些煙火,可不是一般的煙火,而是王朝之內最為高端的最名貴木材之煙!

這種煙燒起來之後,是香的,是可以讓人清心養神的,而這種煙的代價自然是極其的高昂,就這麼一炷香的功夫,就會燒掉大周王朝的普通百姓三年的生活費,可是對於皇族來說,這點錢又算得了什麼呢,其也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而燒着這種煙火,對於皇帝來說,其自然是不以未然的,畢竟他坐的床、坐的墊子,同樣都是用最好的木材、最好的料子做的,他靠在那極其舒適的床墊之上,看着底下之人呈上來的奏摺。

這份奏摺,全部都是關於蘇銘以及太極學宮的。

這份奏摺之上,也是將蘇銘的事情,和太極學宮重塑道統的事情給寫的清清楚楚,這是時任東江行省總督的奏章。

看完這個以後,皇帝也是嘆了口氣。

看着皇帝嘆氣,底下跪着的心腹大臣和言侯爺,還有幾位皇子,同樣是誠惶誠恐,頓時跪了下去。

「臣下讓皇帝操勞了!」

畢竟做皇帝的嘆氣了,那肯定是心有顧慮或者憂愁了,他們做皇子的,肯定對其是十分惶恐的,他們個個都是想為皇帝分憂。

那最好的,莫過於想皇帝之所想,急皇帝之所急了。

周皇帝倒是沒有說什麼,他臉色也是一下子凝重了起來,將這奏章放置於一旁的小桌子上之後,皇帝再次是嘆了口氣,他對那幾個皇子和言侯爺、心腹大臣道:「這份奏章,其實你們都看過了是吧……」

聞言,言侯爺等人迅速誠惶誠恐道:「臣下看的是中書省的抄送本,而這份是原本。」

「這我知道。朕就是要讓你們看抄送本,只有你們和朕都看了,咱們才能對這件事情,有一個好好的謀划……」

周皇帝深吸了一口氣,他道:「諸位大人,對這件事怎麼看哪……」

朵梦 他的目光,首先是放在了那個站着的心腹大臣身上,此人可不是一般人,他是尚書房領班內大臣,文淵閣大學士!

此人名叫張朗,在周皇帝身邊已經是待了整整六十年了。

六十年,一個歲月一甲子,而這六十年裏,他是周王朝的大臣之中,最為聰明的一個人,最為睿智的一個,也是最有遠見的一個人,就算是在大周王朝重臣雲集的尚書房,他也是領班大臣,綽號為張相!

他之地位,於大周王朝來說,其實是可以作為相國的!

而張郎在聽皇帝說完之後,其本身就是陷入了沉思了,皇帝看到了張郎的表情,沉吟一聲后,便是道:「我看張相似乎是有什麼話要說,張相請說!」

張郎表情很凝重,他嘆了口氣:「皇帝陛下,那老臣就斗膽進言了。」

他深吸了一口氣后,緩緩道:「從這份奏章,以及朝廷各部門報過來的,關於太極學宮,以及蘇銘本人的事情,這幾日已經是密密麻麻有着太多太多了……對於這些奏章,老臣盡皆是一一看過,而奏章之外的,老臣也派人去做了了解。」

張郎這句話說完后,七皇子等三位皇子盡皆是虎軀一震,身體都顫抖起來,他們如何不知道張郎這句話的分量!

了解!

張郎可以說是他們這些人之中,對於蘇銘最了解的人。

皇帝陛下也對張郎投去了期許的眼神,他是希望這位名震朝野六十年一甲子的一代明相,能就蘇銘的事情,是真真切切的提出些指導性的意見,能為這次參謀蘇銘之事,做出一個準確果斷的判斷,而且這個判斷一定要慎重!

因為蘇銘的武力值太高,甚至比大周王朝的頂尖戰力還要高……

若是放在一般王朝來說,第一反應一定是忌憚……但是大周王朝是沒有資格忌憚的……而這個原因,大周王朝內,只有不超過三個人知道!

這其中一個人是皇帝,另外一個人就是這位名震朝野一甲子的張相,至於那第三個人,自然就是那位巔峰戰力者本人了。

而這個原因,大周王朝內,就是包括言侯爺在內的五位巔峰王侯,他們也是一個個都不知道的,那些皇子雖然深入了奪嫡的核心圈,可他們同樣是不知道的。

有些事情,涉及到王朝生死存亡的秘密,這怎麼能夠說出來呢。

若是說出來,大周王朝這艘看似四平八穩的大船,要是說要覆滅……那也是極其之快的事情,可以說就是在一瞬之間!

張郎沉吟了一會後,其也是表情凝重著對皇帝道:「陛下,請先讓老臣說說,對於蘇銘此人的了解。」

「張相請說……」皇帝深吸了一口氣,他對這個也是極其看重的,而實際上,當他簡單了解了蘇銘之後,他果斷的就去拉攏此人了,但是深層次的了解上,他還是做的不夠的!

故而,他當時第一時間就委託張相去調查,至於言侯爺,此人雖然之前在王朝之內處理幾次事情都處理的不錯,但是最近這些日子,有關於蘇銘的事情,這位言侯爺做的的確是頻繁腦溢血,這種愚蠢的事情,多次發生在了他的頭上。

皇帝陛下,其實早已是很震怒了,而若是不考慮到皇族之間的臉面,皇帝陛下恐怕早已是對這位言侯爺下詔懲罰了。

但他還不能懲罰言侯爺,還能繼續拉攏維護好這段關係,因為大周王朝五大王侯,若是這五大王侯瞬間聯手,不僅僅是可以抗衡他這位皇帝,更是可以瞬間碾壓……

皇帝想的事情是很多的,他要保住自己的位置,那必然是要做合縱連橫的這件事。

畢竟只有皇帝始終和言侯爺站在一起,才能在皇權的巔峰層次上,佔據絕對的主動位置,而同樣的,以張相名震朝廷六十年的威望,早已是收攬了天下的士子之心。

可以說張相那就是一面旗幟,只要他這面旗子不倒,那麼整個大周王朝的天下人士子之心,就都在張相這裏,而張相所能起到的作用,就是一個導向作用!

天下士子之心,去了張相那裏,張相將這些人心,再迅速的歸攏到皇帝這裏,而這也是九五龍氣的重要來源,自古以來,做絕代君王者,自然是要掌握天下人心向背的!

而天下人心都歸攏到一起,君權皇權也勢必是前所未有的強大,如此一來,皇權也才能徹底的穩定。

邊疆四大王侯,朝廷才能震住他們,讓他們繼續為朝廷所用。

大周王朝疆域太大,朝廷的力量不強,就無法鎮住邊疆,而邊疆的力量不強,僅僅依靠朝廷,又如何應付得了這四面八方的四面楚歌呢!

皇帝知道這個事情,所以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加強朝廷的力量,也加強大周王朝的守護者的力量……而蘇銘這裏,是大周朝廷極其重要的一環,甚至都可以用至關重要來形容!

張相道:「蘇銘乃是江東域人士,其十四歲以後進入江東武府修鍊!只是當時的江東武府,卻是不招收此人,這讓的蘇銘的尊嚴和臉面,盡數被放在地上侮辱和踐踏!」

「從那一天開始,此子就公開聲言,若是自己強大起來,必定要將這江東武府踩在腳下!」

「而蘇銘被江東武府趕走以後,其被一個神秘人帶走。而這個神秘人不是他人,正是江東武府過去的小師叔。江東武府……分裂了。」

江東武府的分裂?!

當張相說到這裏的時候,這間屋子裏的人,盡皆都是震驚了,他們還真的沒有想過,蘇銘還有如此的過去,而江東武府……應該是一個極小極小域的武府,雖然這種級別發生的事情,應該都是雞毛蒜皮的,但研究一個人,就要研究他的過去……尤其是要研究他的早期!

而江東武府的分裂,也讓的皇帝陛下幾人都是極其感興趣。

只聽得張相繼續道:「江東武府,早期其實並非是分裂的,而它當年在整個東江行省里,實力也都是首屈一指的事情……只可惜是因為那件事……」

張相的話語,讓的眾人的思緒,似乎是盡皆飄飛著,返回到了二十年前。

而二十年前的江東武府,意氣風發,他們有着八千重甲鐵騎,這是絕對的精銳部隊,而這並非是江東域的軍隊,而是江東武府的私軍。

組成這些私軍的戰士,也並非是士兵,而是江東武府的弟子!

這是很讓人驚詫甚至恐懼的!

因為這麼強大的八千鐵騎,居然是不被朝廷掌控,而是被一個地方勢力所掌控的,而這八千鐵騎最讓人震驚的,都不是他們的數量,而是他們的質量!

八千鐵騎,可以攻殺普通軍隊至少十萬人!而且會形成最狂猛的第一波攻勢,就將那普通軍隊給衝垮、打爛!

東江行省總督府知道了這個事情以後,是極其憂慮的。

而在總督府的控制之下,他們在平時的剿匪之中,刻意的存而不剿,有意無意的放任著這些匪患里,有着其中一支慢慢坐大,越打越強,最後居然達到了二十萬出眾!

張相說到這裏的時候,無論是皇帝,還是言侯爺和那幾位皇子,個個都是震驚了。

「二十萬之眾的匪患,還是一個行省之中……」

這事情的發生,讓他們如何不震驚!

大周王朝畢竟是有着三十四個行省,如果每一個行省都有着二十萬匪患的話,那麼大周王朝一共就會出現將近七百萬的匪患,而這個數字,可以說是比大周王朝的軍隊還要多!

如果敵國大軍聯合這大周王朝之內的匪患的話,恐怕整個王朝都是會被瞬間顛覆!

畢竟,將近七百萬的匪患,尤其還是以張相之前所說的,在血與火之中快速成長起來的,是可以血戰的這支匪患,那戰鬥力恐怕連正規軍都不是對手!

而將近七百萬正規軍都不是對手的匪患,如果瞬間聯合起來,再配合敵國的進攻的話,邊軍系統腹背受敵,自然是會瞬間崩潰!

而一旦大周王朝的四大邊軍系統全部崩潰,敵國大軍和七百萬匪患,必將長驅直入,瞬間攻入大周王朝腹地!

而王朝腹地自然不是什麼重兵把守的地方,按照王朝的佈置,四大邊關是最為堅固的防線,而要想把這個防線變得無比之堅固,首先就需要往這個防線去投送大量的資源,去投送大量的兵力。

而腹地是做什麼用的呢,那都是糧倉和錢庫,可以說腹地供養著天下的四大邊關,此外,朝廷內部,玉京城一帶,所佈置的軍隊,那是不比邊軍弱的,甚至朝廷更是把這個玉京軍隊的實力隱藏了起來。

但哪怕是普通人,一旦開動了腦子,也會想明白,朝廷固然是要花費如此之多的財富,去供養邊軍,從而才能抵禦敵國的大軍,以及清繳邊疆的流寇匪患……可若是一旦讓邊軍的力量變得無比之強呢,那朝廷如何辦?!皇帝如何辦?!

朝野動蕩,皇權更迭!

這是任何一個皇帝都不允許發生的事情!

一時之間,隨着張相對於蘇銘的講述,關於這江東匪患這塊着重講述了起來后,所有人都才明白,恐怕這才是當初那個最為真實的前因後果……

而二十萬的江東匪患,居然是東江行省總督府,一手之力造成的。

「養寇自重!」皇帝腦海中一時間就響起了這句話。

不只是皇帝,言侯爺也是道:「看來天下之大,事情之多,有些若是下面人刻意隱瞞的話,哪怕是我們這些人,也是會被瞞天過海而去啊……」

七皇子和八皇子,聞言是一片木然的,他們平時都是走的遊俠路線,對於這動輒數十萬的大兵團作戰,自然是一竅不通的。

但九皇子,他卻不同,他是指揮過兵團作戰的,他聽到這二十萬匪患之後,他自己都是憂心忡忡了起來。

他怒道:「開玩笑,簡直是開玩笑……」

皇帝陛下看到了九皇子的反應,不動聲色。

「九皇子無禮了,一時氣急導致,還請各位大人恕罪……」九皇子連忙閉嘴,而七皇子和八皇子看到九皇子出醜后的這般窘態,他們兩個人也是竊竊私語了一下,各自給了一個心領神會的眼神。

皇帝陛下自然是將這一幕盡數收到了眼底,但他也是沒有明說什麼的。

只見的張相隨後道:「這二十萬匪患,那一刻,盡數聚攏在東江行省,而在總督府的有意無意之下,這二十萬匪患,雪月馬匪,被趕到了江東域之旁,可以說,若是江東域不加抵抗的話,這二十萬雪月馬匪,瞬間踏平江東域都不是事!」

「到了那個時候,江東域數百萬百姓,將會陷入這等人間煉獄之中……二十萬訓練有素、戰力高強的馬匪,若是願意的話,是可以把數百萬百姓都是殺戮一空的!」

張相嘆了口氣。

皇帝深吸了一口氣,拳頭也是不自覺的攥緊了起來,發出了咯嘣的聲音,而養心殿內的眾人,盡皆是無比憤怒,可是張相隨後又淡淡的說出了一句話。

「其實,當時……東江總督府在將此事是稟報給了老臣的,老臣是知道的。」

張相的一句話,讓的皇帝等人盡皆是愕然。

「張相,你知道?!」皇帝愣了一下。

「對,皇上,臣知道,而臣不僅知道,臣還下了意見,去讓總督府放開手做了。」張相緩緩道。

「為何如此?!又是何等意見?!」皇帝皺起了眉頭,一旁聽着的幾位皇子和言侯爺,也都是一頭霧水,但他們對於這位張相卻是看不透了。

「皇上……既然說到此事,老臣當年自然是擅作主張了。但是,這等命令,皇帝絕對不能下,當時不下這命令也是不行的,而若是要當機立斷的下這命令……一旦造成了任何不可掌控的結果,那自然是讓老臣一人承擔!」

張相咳嗽了一下,用那老態的眼睛,平淡的看着皇帝,緩緩道:「老臣二十年前,所給那總督府的命令是:勿要養寇自重,要以寇……滅寇……」

勿要養寇自重!

要……以寇!滅寇!

張相的話,讓的皇帝一下子明白了過來,他面容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他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讓的眾人都是誠惶誠恐起來,皇帝抿了抿嘴唇,雖然這事情已經過去二十年,早已是風平浪靜,但是那般事情……至今想起來,誰想誰不后怕呢?!

「雖然說是以寇滅寇……而朕也明白你們的意思。是這江東武府已經掌控不了了,而這八千鐵騎,又沒有借口滅掉,只能以寇之手,來滅這江東武府……」

「而這江東武府的八千鐵騎,又是這江東子弟……一旦那雪月馬匪入侵江東域,這八千鐵騎一定是會拚死抵抗的,對嗎?!」皇帝反問道。

張相點了點頭:「回皇帝的話,確實是這樣……這也是老臣當年和東江總督府佈置的局……我們已經認識到了,這雪月馬匪和江東武府已經都逐漸成為了朝廷的心腹大患,他們已經是威脅到了皇權了。而滅掉這兩股勢力,就是讓其狗咬狗,拼的兩敗俱傷……」

「等他們兩敗俱傷之後,朝廷天軍再神兵天降,將他們一舉滅掉!殺的片甲不留……」張相雖然是一代文臣,但他在這一刻,所表現出來的狠辣,讓的所有人都是震驚。

皇帝也是點了點頭,其實張相說的都是在他的心檻上,但是張相有一句話說的同樣是有道理。

這個以寇滅寇的命令,不能皇帝下,應該讓張相自己下,到時候假如出了不可承擔的後果,自然是張相以死謝罪,或者是牢獄謝罪……跟皇帝絕無瓜葛!

而一旦此事和平解決,也是不可說之事,朝廷自當無事發生,一沒有人加官進爵,而沒有人丟烏紗帽,可以說是一招兵行險棋。

九皇子說了一句:「可這個環節里,萬一八千鐵騎沒有打過那二十萬雪月馬匪呢,江東域數百萬人頭,是不是都會落地……」

「而看你們的意思,這整個過程之中,都是只有總督和張相知道,其他人都是這棋盤上的棋子,對嗎……」

九皇子的話,讓的皇帝和張相都是愣了一下,驚嘆這個九皇子不過才這般大小,為何會有如此見識。

九皇子又道:「小九沒有其他意思,小九是存着憐憫百姓之心……畢竟,數百萬人頭的代價……太大了。」

皇帝目光閃爍,張相欲言又止。

就在這個時候,九皇子道:「雖然說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一件事,但這件事……並非是正道,不僅僅是有傷天和,而且有傷王朝九五龍氣!」

並非正道,有傷天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