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很快,無臉男找到了地宮的一個塌陷口,兩人很快就進入了黑暗裏面。

那群魔兵也密密麻麻的湧進了地宮,彷彿這裏面是它們的巢穴!

「接下來呢,陛下!?」

「這邊!」王末開始充當起了嚮導。

只見身後的魔兵不斷的破壞著牆壁朝着兩人逼近。

這時,王末似乎看到了什麼,對着無臉男說道:「看到那個牆壁上的圖案了沒有,去那邊!」

按照王末的命令,無臉男帶着他來到了圖案面前。

與此同時,兩人身後的魔兵也已經追上來了!

(未完待續…..)onclick=”hui” 葉文茵沒給百里粟粟解釋的機會,一把把地上的百里菟菟丟到百里粟粟的背上,這個人自己有預感,他能治傅容博的病。

還沒等百里粟粟叫停,已經一把被葉文茵丟下樓:「看到那個人了嗎?他會接應你們,帶你們到安全的地方。」

百里粟粟跳了下去,接著對方載說:「不用管我,帶他們先走。」

目送方載帶著幾人朝著大街離開,葉文茵才和洛泱跳下來,一瞬間門剛好被踹開被踹開。

一個鬍子拉碴的強壯男子環視了眼四周,房間有打鬥的痕迹,窗戶打開著,並沒有少主和王子的蹤影。

強壯男爬上窗戶,剛巧看到葉文茵的身影。

「追~」強壯男說。

葉文茵特意選了和百里粟粟相反的方向,卻是個衚衕。

洛泱拉著葉文茵奔跑,巷子里一個人都沒有,只要上了大街幾人就對自己一點辦法都沒有,葉文茵這樣想。

可追兵的步伐卻在慢慢逼近,一瞬間葉文茵看到了傅之鶴,身旁還帶著幾名士兵。

「道士,救我。」葉文茵沒來得及多想,一頭鑽到傅之鶴身後。

男子見到傅之鶴,居然沒有掉頭就跑跑反而迎了上來。

「傅大人好巧又見面了。」鬍子拉渣的強壯男子停住腳步走上前。

「這人襲擊了我們的少主,現在我們少主不見了,我要把她帶回去,嚴加拷問。」

傅之鶴皺著眉,看了眼葉文茵:「如果我說不呢?」

鬍子拉渣的強壯男子看了眼傅之鶴身後寥寥無幾的幾個人,又看著自己身後一群雖然身穿便衣,但都是訓練有佳的人說:「傅大人不要忘記了我們的交易,我本不想動手,傷了和氣,你確定要違約?」

傅之鶴望向葉文茵眼神堅定:「什麼都可以,她不行。」

「傅大人記住你今日的選擇,不要後悔。」鬍子拉渣的強壯男子做了個上的收拾,一瞬間便衣男們都暴動起來。

傅之鶴把葉文茵拉在自己身後,輕聲說了句:「別怕。」

強壯男子一記飛腿,踢向本就受傷了的傅之鶴,傅之鶴躲閃不急踢飛在地。

鬍子拉渣的強壯男子皺皺眉:「傅大人受傷了?」

傅之鶴單膝跪在地上,吐了一口老血:「不礙事。」

「我不欺負你,只要你把她交給我。」鬍子拉渣的強壯男子說。

傅之鶴抬起頭,鋒利的眉帶著殺氣:「我說了,誰都可以,她不行。」

男子呵呵一笑:「既然如此,那不要怪我不手下留情。」

說著男子又一記飛腿踢了過來,葉文茵擋在傅之鶴面前,飛腿提到葉文茵的背上。

一瞬間葉文茵感覺自己肺部都要炸裂。

旁人的官兵打的不分上下,洛泱卻紅了眼眶。

洛泱一記飛腿踢過來,男子聽出出的左腳,便向右躲閃,卻沒想到本用左腿踢的洛泱,迅速的換了一條腿,提到了右邊。

鬍子拉渣的強壯男子被踹飛一米遠,可這幅身體實在太弱,造成不了多少傷害。

男子抬起頭呵呵一笑,剛想站起身。

葉文茵突然護在洛泱前面:「我跟你們走…」沿著剛被命名為【遺群嶺】的巨大山脈的外延移動,調查小隊最終在某處風壓最大的區域,找到了可能同樣是古代文明用於停靠飛船的破敗空中港口。

作為一個能在如此海拔生存,且明顯發展的還算不錯的文明,儘管因為不知名原因遭遇了毀滅,但是瓦蘭有理由相信,在這個文明還存續的期間,他們是具備與外界交流

《狩獵,然後吃》第一百四十七章談判破裂?那就吃我一拳吧! 夜裡參會的多達七十餘人。除去劉備陳沖外,有漢軍軍侯、司馬十三人,匈奴本姓王七人、異姓王六人、骨都侯三十七人、白波將帥八人、朔方小帥三人。與會者都刀兵相見,如今卻安處在一帳之內,眾人心中都感嘆說:世間敵友愛恨,都不過是韻味綿長的鐘聲。

人多到這個地步,自然也就不講究什麼主次尊卑了,一人一馬扎坐成四排。陳沖取出一張白布,用炭石現描了兩岸地形,再在南岸標上漢軍分佈,掛在帥帳中央,讓劉備談論現下形勢。

劉備手指沙陵兩岸,沉思少許后說道:「鮮卑人已經攻佔定襄全郡,扼守險要,才逼得我軍在此處對峙。兩軍隔河相望,我軍勢眾,而鮮卑勢寡,看似形勢在我,但卻有三劣。一則我軍人數雖多,但錢糧損耗靡費,不能與敵久持;二則鮮卑坐擁地利,我等需得渡河擊賊,縱使人眾也難以佔優;三則我軍為新成之眾,鮮卑為老成之眾,軍陣配合不可驟成。有此三劣,足以消我人數之眾,我軍卻不得不速戰速決。我心中為此困頓,不知諸君可有解決之法?」

諸人便為此議論了一夜,有築堤開路之言、也有誘敵深入之策。但最得眾心的還是獨孤力微的計謀。他雖在祁縣之戰中敗於劉備,但只是身為副將,且勇力不及關羽呂布而已,並非智謀短淺之過。眾人都聽他闡述道:「既然我軍不得不渡河作戰,就得不懼弓矢持刀爭先,只是渡河之處可以斟酌一二。」

眾人面孔皆露出贊同之色,獨孤力微非常滿意,便繼續說道:「我常駐沙南箕陵,知曉兩岸地形,便在此處向西五里,有沙陵湖位於大河之北,沙陵城之西,南北長達七里,東西寬約四里,又與大河相隔不足二里,我軍可在此處列陣做渡河狀,吸引鮮卑,再分出一支奇兵從沙陵湖渡河,只要佔住險要,敵軍如去救援,我軍便繼而從陣前渡河,敵軍如不去救援,我軍便從沙陵湖渡河,只要我軍成功盡數渡河,鮮卑狗久戰力疲,又勢寡力孤,如何能勝?」

一席話說得眾人連連頷首,劉備思量間也覺得頗為可行,他心想如要先派精銳渡河,還是需要太原郡兵先行,便先徵求漢軍諸將的意見。關羽張飛等人平日刀口舔血,自然是欣然應允,顧益、令狐淵雖說面露難色,但也知曉劉備難處,終究答應下來。

於是劉備做如下部署:以九千太原郡兵為奇兵,移陣至左翼,將二萬鐵弗兵馬移至中軍,隨時支援左翼,而劉備以為其餘匈奴諸部難堪大戰,便將其停在右翼,大作旗鼓以張聲勢,讓鮮卑人誤以為漢軍將在東部渡河,實則待太原郡兵渡河成功,右翼再尾隨中軍最後渡河。

事後劉備問陳沖意見,陳沖頷首贊同他說:「玄德你安排周全,處置得當,排兵布陣都各得其所,若能得計,確能大勝無疑。只是料敵從寬,魁頭能代行鮮卑國政數年,亦是一世之雄,臨時機變不能小覷。不若令我暫領白波之眾,退居三軍之後,若事有急變,還能從容處之。」

劉備莫名奇妙,暗自心想:兩軍隔河對峙,我軍渡河擊之,便是先鋒危急,也是動用前軍左右救援,庭堅你退居三軍之後,濟得甚事?但他素來對陳沖膺服,既然無損前軍攻勢,他也便聽從陳沖意見,讓陳沖離去自與白波將帥協調。

計劃既然定下,漢軍就按照部署運作起來,次日,右日逐王欒提甌脫泉與赫連凡莫、粟籍蒲奴、獨孤力微、宇文器韋等十六部率眾現身河岸,從后軍運來原木桑麻,於河水南岸大肆建造木筏、走舸,又派些許騎士朝北岸鳴鼓示威,引得北岸鮮卑人頗為詫異。

而并州郡兵則按照建制暗地西行,待一部到達地點后,后一部再輕聲開拔,盡量減小聲響,等九千人全部到位后,還需等後方的白波軍製作木筏送來,一切準備就緒后,方可渡河。

大戰之前,劉備頻頻派使者打探北岸的消息:「沙陵湖處鮮卑人幾何?」「區區數千之眾。」「甌脫泉部對岸鮮卑人幾何?」「目力所及,旌旗連野,隱約能見單于麾蓋,約有四萬之數。」「善!善!」

劉備心中大為高興,心想如此情形,只要雲長翼德二人渡河過去,戰事總有七成把握。與信任陳沖的智計一般,他對兩位義弟勇力亦是托以生死,見形勢對己有利,他當即又問說:「關、張二司馬渡河準備如何?」使者回來答說:「今晚便能備齊,明日即可渡河。」

此時已是四月二十二,劉備衡量一番,下定決心對眾將說道:「那便明夜渡河!」決心即下,他又對親隨細細吩咐道:「今夜讓火頭營多做些肉食,送到關司馬他們處去,他二人常能日啖一牛,在沙場上方能所向無敵,將士們皆是如此。這幾日他們偏居山野,不生火,明夜渡河事關勝敗,不能將袍澤失了氣力。」

當夜全軍進行休整,除去少部分哨兵在河岸處放哨監視外,其餘將士都早早入眠,為次日的大戰做最後的準備。

但令劉備意想不到的是,在河水南岸,仍有一支騎兵在穿行,率領他們的正是步度根,在漢軍西行之時,步度根便率領一萬騎士潛行於箕陵之後的山林中,直至單于斥候來信通報說:漢軍已在南岸準備渡河作戰。他當即從箕陵夜渡大河,沙南的匈奴守卒誤以為鮮卑人俱在沙陵對峙,連放哨也鬆懈了,竟讓步度根毫無阻攔地登上西岸。

等所有騎兵登上西岸,步度根強忍下內心的歡呼,他對麾下幾名大人激勵道:「全軍安渡大河,而漢軍安枕不知,當真是天助我也!諸位當與我速戰決之,此戰若勝,西河、朔方、上郡三郡,則盡在我部掌握!闖下如此偉業,諸部定然歸心,兄長復統鮮卑之時,也就在我等眼前了!」

步度根向來以穩重多智聞名於鮮卑,如今他頭戴鐵胄,上面插著白色的雁羽,身披紅繩綁紮的玄甲,外罩黃紅色錦袍,聳起的立領更顯他威武,眾將都見了他激動的神情,心中也為此次戰事行動之大膽所奮揚,都齊聲說:「敢不為大人從命!」

他們高舉黃紅色的奔馬旗幟,忽而高舉起火把,萬人的隊伍驟然在黑暗的大地上形成一條火焰的長龍,他們策馬繞過河岸,徑直向西扎入山壑之中,行得二十里,確認無人識得他們的蹤跡后,步度根率軍提速,驟然向東北奔襲七十里,便在黎明將來未來的時刻,他們正好跨上沙陵渡的西面的最後一道山壑。

待先頭部隊上山,步度根令所有騎士熄滅火光,他在深藍的天空下,眺望兩裡外漢軍的布置,漢軍軍營中一片寂靜,除去在河水沿岸有點點星火游弋,顯然大部分是漢軍都還在睡夢中。

這是絕佳的突襲時機,步度根見狀吩咐諸將,提醒說道:「既然我軍繞到漢軍背翼,正可將漢軍驅逐往河水之畔,用河水盡數掩殺,切不要一時殺得起興,錯過了最佳戰機。」諸將都頷首應是。

於是號令兵便在東側吹響號角,號角聲響徹晨曦,鮮卑的騎士們歡呼著從山頂順坡而下,兩里的路程不過是一刻之間。軍營中的匈奴士卒為角聲吵醒,卻仍然睡眼惺忪不知所以,后營的鹿角又布置薄弱,只有寥寥數百名匈奴守卒,幾乎是一個衝鋒,后營的防禦便被輕鬆突破。

后營是宇文部的駐地,宇文器韋匆匆披了皮甲,拿出長槊,用冷水潑過臉龐后,他騎了大馬,邊呼喚士卒邊尋覓鮮卑人,但顯然為時已晚。鮮卑人已沖入后營深處,距離他不過百步。

率領此處鮮卑騎士的,乃是索頭部大人拓跋詰汾。他是拓跋鄰之子,因處事公正又身材英武而被父親看重,故而拓跋鄰提前遜位於他,兩者都為魁頭所重用,拓跋詰汾看見宇文器韋身形高大,又有不少士卒向其求救,便知曉他是此處的領袖,當即抽刀上前要與其挑戰。

宇文器韋渾沒有想到局勢已是如此敗壞,拓跋詰汾衝來時,他尚未做好廝殺準備,只能轉馬立即向後逃去,但拓跋詰汾早已提起速度,兩人相隔距離愈行愈短,拓跋詰汾見距離足夠,當即向其揮刀,宇文器韋無奈之下只能以槊桿應對,但他倉促之間拿錯了武器,這柄槊桿乃是以松木製成,拓跋詰汾兩劈之下,便將其斷為兩截。

眼看下一刀就要被拓跋詰汾砍死,宇文器韋集中生智,將槊桿砸在拓跋詰汾身上。拓跋詰汾猝不及防,被兩根槊桿砸得眼前一黑,吃力不住時又被宇文器韋在馬上踢了一腳,他跌落在地崴傷了腳。宇文器韋這才得以逃出生天。

但縱然宇文器韋一時得生,整座漢軍的后營都已大亂,士卒無人組織,被鮮卑人圍剿屠殺,營帳被鮮卑人扔擲火把,在漸白的穹幕下燒成一片火海。

河岸的哨兵渾不知后營發生何許事態,眼前的事態已然吸引他們所有注意:北岸的鮮卑單于高舉旗幟,無數將士從營中拖出木筏擺至河面,鮮卑人竟然先要渡河了! 軟軟看到這麼多的包裝盒,也都是驚呆了,「這些是什麼?」

「這是給霄寶買的營養品,」在對待軟軟這個可愛小姑娘的時候,厲墨司的語氣不由自主放柔了許多,又繼續說道:「對了,我還給你買了玩具。」

說着,就拿起了一個包裝盒,給她遞了過去。

軟軟當場打開看了眼,發現這裏面竟然是自己喜歡多時的限量版娃娃,眼睛裏面都亮晶晶的,臉上也都跟着佈滿了燦爛的笑容,毫不吝嗇的吻了一下他的臉頰。

「謝謝厲爹地。」

邁克森瞪大了眼睛,裏面佈滿了濃濃的驚訝,自己認識了軟軟這麼久,可是從來都還沒有被她給親過呢,胸腔裏面瞬時悶得慌,心裏面都跟着不舒服極了。

厲墨司又拿出來了一個小盒子,給另一個方向遞了過去,「這是你的。」

雲琉璃皺緊了眉頭,心裏面是無比抗拒的,是真的不想要和他有所牽扯。

「我不要。」

厲墨司將盒子打開,裏面是一條鑽石項鏈,褶褶生輝,散發着耀眼的光芒,「琉璃,以前的事情都是我的錯,現在重新再給我一次機會,好嗎?」

軟軟也在旁邊附和,說道:「媽咪,厲爹地真的很用心了,你就答應他吧!」

雲琉璃的臉色很冷,沒有絲毫的動搖,而是異常的堅定,看着他的面孔一字一頓冷漠說道:「厲墨司,我之前答應過只給你一個小時的探望時間,現在已經過去二十分鐘了,時間你自己把握。」

飞花万盏 厲墨司的臉色一僵,變得微微有些難堪起來。

邁克森看到了這畫面,心裏面還頗有幾分高興和得意,還好雲琉璃沒有心軟答應了他,立馬快步走了過去,又繼續說道:「對了小璃兒,今天文特森醫生說霄寶的病情有進展了,並且還給他又調整了新的方案和計劃,想要叫你過去看看。」

一聽到這話,雲琉璃立馬打起了精神,答應了下來,「好,我們現在馬上過去看看。」

邁克森輕嗯一聲,答應了下來。

兩個人朝着醫生辦公室的方向走去,只給他們留下了一個背影。

軟軟看着站在原地的厲墨司,稍微有點兒不是滋味,猶豫了幾秒鐘,安慰說道:「厲爹地,你不要太難過了……」

厲墨司回過神,斂去了眼中的落寞,扯了扯唇角,露出了一抹勉強的笑容,「放心,我沒事。」

「那就好,我們現在快進去看看哥哥吧!」

「嗯。」

「……」

兩個人換好了衣服后,就走進了霄寶的病房裏。

霄寶躺在病床上,雖然還在昏迷當中,但是氣色已經比起原先好了一倍不止,臉上也都跟着有了血色,不像是以往那般蒼白無力,且生命體征一切全部都恢復正常值。

厲墨司看到他恢復成這個樣子,心裏面也是不禁替他開心。

軟軟在旁邊托著小臉,認真說道:「哥哥,厲爹地來看你了,你要快快醒來哦,對了,厲爹地和媽咪吵架了,我都沒辦法讓他們和好,我真的很喜歡他們在一起……」

說到後面的時候,她的語氣中多了幾分失落。

厲墨司心軟的一塌糊塗,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腦袋,鄭重說道:「放心,我會把你們媽咪追回來的。」

軟軟點頭,「嗯嗯。」

「……」

負責霄寶病情醫生的人叫做文特森,是M國出名的醫生,名氣很大,獲得了國際上的好幾個獎項,要不是和邁克森是舊友,恐怕是真的不會幫忙診斷的。

文特森將新出下一個階段的治療計劃書給他們看,並在旁邊做了一些講解。

雲琉璃自己也是醫生,也是被他的治療計劃驚艷到了,覺得名醫不愧是名醫,這個方案是真的可行的。

文特森又繼續說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按照這個治療方法,霄寶會在一個月之內醒來的。」

雲琉璃的心中是無比的激動,語氣中更是無比的感激,「文特森醫生,真的是謝謝你。」

文特森穿着白色的大褂,戴着金絲邊框眼鏡,皮膚極其的白皙,眼睛是寶藍色的,像是蔚藍的天空一般乾淨,笑了下說道:「雲女士,你不必謝我,如果實在是要謝的話,就多謝謝我的朋友邁克森吧,要不是他一直糾纏的話,我恐怕還真無緣診治。」

雲琉璃也是明白這個道理的,「嗯。」

邁克森的臉上有些掛不住,「說這些幹什麼。」

「不過我可以問你們一個比較私隱的問題嗎?」

「什麼?」

文特森饒有興趣看着他們,在後面問道:「你們兩個人是情侶嗎?」

此話一出,雲琉差點兒沒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忍不住的咳嗽了起來。

「……不,不是!我們只是關係比較好的朋友。」

「原來是這樣,」文特森扶了下眼鏡,笑了下繼續說道:「因為我和邁克森認識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看到他對一個女孩子這麼上心,所以自然而然就誤會了,抱歉。」

雲琉璃的心中微微複雜,「沒事。」

邁克森察覺到雲琉璃情緒的變化,沒好氣瞪了自己好友一眼,「說這個幹什麼,我和小璃兒——」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響起了一道極其低沉的聲音。

「她是我的老婆!」

空氣彷彿在這一瞬間安靜了下來,他們下意識的朝着那邊的方向望了過去,就看到了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只見厲墨司帶着軟軟,黑著臉走了進來。

文特森愣住,臉上露出了明顯的意外,呃,這關係好像有點複雜……

邁克森的臉色也難看了起來,眸光中充滿了不悅,皺緊眉頭,「厲墨司,一個小時早就已經到了,你現在該離開了!」

他的眉宇上佈滿了陰鷙,「這是我自己的事情,用不着你來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