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我還沒等說完聲音突然又響了起來,而且從洞壁的另一面似乎傳來了有人說話的聲音。

聲音不大,聽不清說的是什麼,可是聽音色好像是一個女人還有一個男人。

鄧三科和鄧雲立刻警惕起來,他們不允許有外人的介入,而後他們開始飛快的尋找,看看這裡是不是有什麼出口。

還沒等兩個人找到,突然在不遠處的牆壁凹陷了下去,而後變成一扇門,那兩個人走了進來。

這兩個人我們並不認識,女的大概四十歲左右,男的也有四五十歲了,臉上魚尾紋遮都遮不住,儘管塗了很濃的妝。

在看到我們的時候,他們兩個也十分驚訝。

而後那女人冷冷地笑了一聲。

「想不到在這裡居然能碰到活人,我以為都是死人骨頭。「」

「碰到都是緣分,我們來各自介紹一下吧,我叫竹心,旁邊這位是我的丈夫,叫郭正。」

男人什麼都沒說,還是對著我們點了點頭,看他這副強壯的樣子,就知道肯定不好對付,說不定是雇傭兵出身。

我之所以會得出這個結論,在於他身上的那些傷疤,這不像是普通人能夠留得下來的。

而且他現在穿的是短袖襯衫,十分的魁梧,胳膊上都是肌肉。

這要是打起來,我肯定不是他的對手,至於鄧三科就更不可能是了。

。 夜長眠帶著林微溪吃完早飯之後十分大膽地在街上走著。

在防空洞裡面的那些人看著夜長眠他們兩個人手牽著手在路上走就覺得害怕。

因為這巨鳥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出現,只有地鐵處和這裡還算安全。

他們兩個不知死活地在這裡走簡直就是不想活了。

防空洞處一下子議論紛紛,有些人帶著玩味的表情看著他們,就像是看戲一樣,等著他們遭殃的時候。

有些人帶著嫌棄,就是閑自己命長了,這特殊期間竟然還這麼正大光明的在街上走著,就是這在街邊沿上走著也不去說他們。

有人把他們兩個人拍了下來,發到了社區的群里,在防空洞里的,在地鐵里社區的人都開始議論這兩個閑命長,不惜命的人。

夜長眠看了一眼社區的那個群之後就沒有在意過了,反正自己是不怕那鸚鵡的,它要是敢來找事那就解決掉就好了。

有能力就是任性,你們這就是羨慕嫉妒恨,不敢在大街上走,因此找些存在感罷了。

所以夜長眠不理會那些人,把社區的群設置了免打擾,安心地陪林微溪在街上走去。

牽著夜長眠在大街上走的林微溪臉上略帶一絲擔憂之色,她是不敢走在街上冒險的。

可是夜長眠一直告訴她沒事的,沒事的,於是在夜長眠的軟磨硬泡之下同意了他。

语笑 在街上走去,這一下子成為了大家的話題,手機里信息也是一直在響,朋友的,親人的。

她們都在勸她感覺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別在街上走來走去實在是太危險了。

「要不我們還是回去了,我媽她們那些人都發信息給我叫我趕緊找個地方躲起來,避免出事情。」林微溪表情有些為難。

「那我們商場逛完以後就找個地方休息吧,反正你開心就好。」夜長眠點了點頭。

聽到夜長眠的回答,林微溪雖然有些無奈但還是跟著夜長眠的話來。

總不能把他一個人落下吧,要是把他落下這關係肯定是回不去了的。

林微溪心裡有些糾結,一面是男朋友,一面是自己的生命安全。

夜長眠說過他會把那個怪鳥解決了的,不用怕那隻怪鳥。

可話是這麼說,實際是不是這樣這誰知道啊?

空口說白話的人多的是,可是現在人都躲在地鐵和防空洞里,不知夜長眠是真不怕還是假不怕。

夜長眠拉著她的手朝著商場的第二層走去,路遇一家奶茶店,夜長眠帶著她走了過去。

「要不要喝點奶茶?」夜長眠問道。

「這店裡都沒人哪來的奶茶。」林微溪有些小疑惑。

北木南森 夜長眠帶著她走了進去,夜長眠開始搗鼓起了店裡的設施設備。

「這裡確實是沒人,但是你想吃我就給你做啊,反正這種東西好做的很。」夜長眠笑著望林微溪。

看著她那憂鬱的小眼神心裡莫名會有一絲心疼,是讓她擔心了。

給了大抵十分鐘左右夜長眠把奶茶都做好了,他一次性做了四杯,因為時間比較多想喝就喝嘛。

夜長眠帶著林微溪在商場里看衣服,看著林微溪穿上一件又一件的衣服出現在眼前。

夜長眠終於知道什麼是有女朋友的快樂了,這四下無人她也大膽起來,衣服的曲風也變換了不少。

看著她身上的衣服,夜長眠臉上都是帶著笑容,不管她穿什麼樣的衣服夜長眠都覺得她好看。

誰讓人臉和身材擺在那裡,就是再土的衣服也遮蓋不住她的美。

夜長眠從店裡拿了不少衣服出去,店裡放錢的地方也付了錢,對著店裡的監控笑了笑。

看著換了身包臀裙的林微溪夜長眠臉上滿是笑容,止也止不住。

夜長眠拎著大包小包和林微溪在商場里走去,商場里一個人都沒有,他們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無拘無束。

「媳婦,我們去邊上坐坐吧,走了這麼久看你也累了。」夜長眠扭頭看向林微溪。

她臉上帶著一絲微笑點了點頭,走到一家店裡休息。

「你剛剛第一句話說的是什麼?再重複一邊給我聽聽。」林微溪看著夜長眠笑地非常開心。

「我有說什麼嗎?我怎麼都不記得了。」夜長眠裝傻充愣道。

「啊!你剛剛自己叫我媳婦的!」林微溪抱住了夜長眠。

「你自己同意了,以後我就這麼叫你了。」夜長眠摸了摸林微溪的秀髮。

抬著頭看著天花板,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他豎起耳朵仔細聽著聲音。

他迷迷糊糊地聽到了商場上空的聲音,雖然隔了很遠,但由於半主宰的身份夜長眠能夠檢索到一些信息。

揮手屏蔽了此處的氣息,擔心是那隻怪鳥出現打擾了此刻的二人世界。

林微溪看著夜長眠嚴肅的表情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臉上略帶擔憂。

「怎麼了嘛?」

「聽到了一些零零碎碎的聲音,不是這個商場裡面的,我怕這附近是有什麼東西。」夜長眠沒有任何隱瞞回答了她。

「是不是那隻怪鳥,它是不是就在附近啊?」林微溪臉上的表情一下子更嚴重了。

夜長眠輕輕的拍打她的後背讓她不要擔心,帶著東西兩個人來到商場的邊緣處。

透過窗戶可以玩看到那一隻巨大的鸚鵡此刻就在這商場的附近,在周邊不斷徘徊。

一看見那隻鸚鵡林微溪的臉上儘是無奈,她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刻,大膽地在街上走肯定會出事情。

這隻怪鳥對人可是很敏感的,雖然它休息的地方和這裡隔了很遠,但它依舊能夠捕捉到你的氣息。

看著那隻巨大的怪異鸚鵡,夜長眠臉上帶著一絲微笑,一點都不在意。

它嗅不到這裡的氣息,它能夠看到的地方都會出現一片白,根本不用擔心。

那隻鸚鵡在原地搖頭看了一遍又一遍,想到找到夜長眠他們兩個人可就是找不到。

這好端端的氣息突然就斷了,根本無從下手。

看著鸚鵡的離去,林微溪也算是放下了揪起來的心,慶幸她們沒有被它發現。

「我們回去的等一下,我怕那隻怪鳥什麼時候就飛回來了。」林微溪擔憂道,那小眼神不住往夜長眠瞟去。

「好好好,你不信我那也沒辦法,我們等會兒就回去。」連續的三好述盡心裡無奈。

明明自己和她說的都是實話,可她一點兒都不相信他,實在是沒辦法,這世界變化得讓人覺得亦真亦假。

突然擁有了奇特的能力,突然出現巨大的怪獸,世界變化太快,讓人一瞬間接受不了。

帶著東西和林微溪走出了商場,林微溪的臉上的表情似乎放鬆了很多。

並沒有像剛才一樣那麼緊張,看著那隻鸚鵡擔心這擔心那的。

「誰的腳步近了,誰的腳步遠了。」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林微看著手上都是東西的夜長眠便拿起了夜長眠的手機一看到是白毅翔的電話就接通了。

「不是,長眠你們這麼這麼大膽呢?這什麼時候了還有閑心在街上走來走去,你不怕什麼時候就被那臭鳥吃了嗎?」白毅翔問道。

「長眠說他不怕那隻鳥放心地跟他在外面走就好了。」林微溪回應道。

「吼,這傢伙是活膩歪了是吧?現在說不怕那隻鳥,他又沒有什麼能力,人家白虞都老老實實的在防空洞里呆著,他就敢在外面閑逛。」白毅翔不屑道。

「愛信不信,你們到時候就會信了的,等鳥出現。」夜長眠掛斷了電話。

在電話那頭的白毅翔罵罵咧咧的,這長眠話也不說清楚就掛斷了,看樣子底氣是非常足。 熟悉的金色紋理!

這些金色的紋理就是來自他的板磚上!

項北飛立即取出了兩塊板磚,二哈原本在美滋滋滴趴在沙發邊一邊看視頻一邊舔雪糕,一看見項北飛拿出板磚,「嗷嗚」一聲,條件反射般跳到了半空中,撞在了天花板上,把天花板都給撞裂了!

「又不搞你,一驚一乍做什麼?」項北飛沒好氣地說道。

「嗷嗚!嗷嗚!」二哈瞪著眼睛忿忿不平。

小黑在旁邊裂著嘴巴,嘲笑二哈膽小鬼。

項北飛懶得去管木麒麟,而是仔細對照著視頻里的那些圖案紋理,他輕輕地把兩塊板磚一碰!

咚!

在板磚相互碰撞在一起的時候,兩塊板磚上面立馬出現了一道道金色的紋理,這些金色紋理也是由縱橫交錯的線條構成的,有些線條就像是一個彎曲的半圓弧,還有些紋理十分地筆直,像是平行線。

但這些紋理不夠完整,大部分紋理蔓延到板磚的邊緣就斷掉了,似乎還需要更多的圖案來補充。

然而這些紋理的樣式和小黑所看到的那些圖案紋理幾乎相差無幾!

項北飛對照了半天,想要看看能不能把板磚上的紋理和那些紋理給連起來,但發現找不到連介面。

「汪汪汪!」

而這個時候,小黑暫停了視頻,飛快地拉近視頻,把地面那些凹槽放大!

在那個凹槽中央,就有一個長方形的缺口。

小黑拿起搬磚,倒豎著示意了下。

項北飛明白了。

他的板磚,可以往那個缺口裡面插。

按照小黑的描述,那個缺口的大小,和板磚,嚴絲無縫地吻合!

「嘀嗒!」

這個時候那男子在倒完最後一滴鮮血后,就開始往回走,離開了這個山洞。

小黑原本是打算留下來查看一番,但考慮到自己沒有那男子是出不去的,加上板磚又在項北飛這裡,所以只能跳到男子的桶上,跟著他再次離開了山洞。

「汪!汪汪!」

小黑手舞足蹈一臉嚴肅地比劃著。

它表示項北飛單單從視頻里無法感受到那股氣息,但是那個山洞的氣息非常怪異,當時它在場,那種感覺非常壓抑強大,說不上的奇怪,就好像在有什麼怪物在說悄悄話。

「怪物的低語?下面是封印什麼東西嗎?」項北飛驚訝道。

項北飛來回地看著視頻,對照著整個山洞的紋理,思考著板磚的來歷。

他到現在也不明白板磚是怎麼一回事,一塊板磚來自爺爺那裡,另一塊板磚被封印在牛宿里,本來兩塊板磚單獨拿來拍人的時候,除了能砸個包外,好像什麼能力都沒有。

偏偏結合在一起,就擁有了把人給定住的能力。

別的不說,在旁邊瞎哼哼的二哈,就被這兩塊拍磚給搞了很多次了,現在它路邊看到板磚就嗷嗚。

「看來什麼時候真的得去那個山洞看看。」

但他也清楚想要混入到不羈的核心基地有點難。畢竟他到現在也不知道子堠到底在什麼地方。

項北飛收起了板磚,又看著小黑拍出來的視頻。

在離開了山洞之後,小黑髮現二哈不見,正在四處尋找二哈的影子,而這個時候,地面開始顫動了起來,視頻的畫面也顯得不安穩。

北木南森 這股震動很猛烈,傳盪出去很遠。

峽谷兩側的懸崖上立馬出現了一大堆人,這些人都是不羈,就像是工蜂一樣,從馬蜂窩裡被驚動了出來,集體躍到了半空中,驚疑不定地看向了一個方向。

「那座山又開始了!大家趕緊撤離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