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接着,天空中神虹沖霄,其他人族通玄境強者接連現身,騰空而起,率先朝妖族一眾妖王發起進攻。

此前萬妖皇主率先趕到,人族一眾通玄境強者無人敢硬掠其鋒,皆四散逃開。

而今陰月聖母降臨,擋住了萬妖皇主,吹響了反攻的號角。

「哼,我妖族還怕你等不成!」紫金天蜈騰空,紫金色的甲殼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散發出濃烈的妖氣。

這一戰,不可避免,且註定難以善了。

陰月聖母對決萬妖皇主,其他級別的強者也要爭鋒,尤其是人族一眾修士,此前懾於萬妖皇主的氣概,落荒而逃,導致許多村莊和城鎮被妖族血洗,屍橫遍野。

而今難得可以放手一搏,無需顧慮萬妖皇主,他們自然想要替死去的人族報仇。

不過,也有一些人在渾水摸魚,悄然退走,不想捲入這場大戰。

這一刻,大戰爆發,玄境強者捨生忘死,元境修士也在拼殺,鮮血染紅了大地。

這是復仇之戰,亦是種族之戰,生存之戰,除卻少數極度自私的人以外,其他人都在征伐,沒有後退,不是敵死就是我亡,沒有第三種選擇和退路。

「這到底要死上多少人啊!」有人殺到癲狂,也有人在驚顫,整片大地都陷入到了戰火之中,彷彿昔日神魔大戰重現,黑暗歲月再度降臨。

「殺啊……」

喊殺聲震天,這一戰的慘烈程度遠超人們想像,因為涉及到的恩怨太多了。

復仇、種族、生存,各種錯綜複雜的恩怨和理由讓他們捨生忘死,不顧一切,誓要殺個天昏地暗。

可想而知,這一戰過後,兩族要死掉多少人馬。

無需多想,這片區域註定會成為絞肉機,不管來上多少人都填不滿,因為殺戮太瘋狂了。

當然,真正決定這場戰爭勝負的,還是陰月聖母和萬妖皇主,一旦兩人分出勝負,也就意味着這場種族大戰分出了勝負。

「吞天噬地!」

戰場上,有王級妖族咆哮,張開血盆大口,將一座山頭連同站在山頭上的修士全部吞下,血腥無比。

「獅子吼!」

一名人族通玄境強者出現,以佛門獅子吼反擊,竟比真正的獅吼還要可怕,一張口便震爆了附近的山頭,將周圍一帶的妖族活生生震爆,血霧瀰漫,屍骨無存。

這一刻,參戰的修士太多了,有來自人族兩大皇朝之人,也有蠻荒走出的妖族,殺到癲狂。

因為,雙方積累的恩怨實在太多了,並非幾十年上百年,而是自種族誕生之日起就一直在爭鋒,祖祖輩輩都死在了對方手上,豈能善了。

而且,這一戰極有可能關乎到兩族未來的族運。

尤其是人族,本就在與妖族的爭鬥中落在下風,若是此戰落敗,必然會有大片的人族疆土淪陷。

到了那時,死去的人只會更多,也許會伏屍百萬,再現昔日神魔大戰的慘劇。

。 來到了第十三層。

此處,碑文寫著,「渡天劫,為天劫!」

「第十二層,為三劫至高神級別的歷練,而這第十三層,直接是天劫至高神歷練。這樣一來,第十四層為聖帝,十五層,十六層,十七層就是聖帝之上的境界!」

楚秦微微一笑,「看來是如此了。」

「但是,度過這不死天塔,成就無上境界,也有些太恐怖了吧。」小犰,有些驚訝道。

「說明,這不死天塔,非同一般!而且,上面的難度,很可能超乎想象。」小綺接著道。

「始帝大人,也沒有提到過不死天塔,這不死天塔,究竟哪裡來的,我也不知道。」古茵說道。

「楚秦,曦娥,那這裡就是我們要渡劫之處了。」雷天帝微微一笑道,「你們先過去吧,在上面,等著我們!」

「當然,我只是開玩笑的!」雷天帝補充道。

「好,小娥,小犰,小綺,阿茵,朱厭,我們走!」楚秦順著,帶著小娥五女,直接沖入了天劫之中。

這一關,為天劫至高神的關卡,但是同為天劫至高神的曦娥,小犰,古茵都差點無法過去。

幸虧,她們憑藉著各自的手段和能力,勉強沖了過來。

而且,眾人發現這不死天塔,竟然和他們想的不一樣,即便死在了歷練之中,也可以重新復活。

也就是說,不死天塔,可以無限歷練的。

此消息很快被楚秦告訴了下面的人,眾人,開始瘋狂的闖塔之旅。

便這樣,五個人來到了第十四層「時魔!」

「第十四層,時魔,渡之半步聖帝!」曦娥,看著那碑文上念到。

「看來,我們猜錯了,還有一層是半步聖帝。」曦娥,恍然大悟道。

「半步聖帝之上是聖帝,往上是半步至高神王,看來,不死天塔最後一層是成為至高神王啊!」古茵說道。

「至高神王?」除了楚秦,曦娥等人皆是一驚道。

「是的,聖帝之上的境界,是傳說中可以主宰宇宙一切的至高神王。」古茵說道,「只是這個境界,太過離譜,所以我沒有告訴之前那些人。」

楚秦更是面色一喜,「那好,我的目標,就是第十七層了,至高神王!」

倘若,能夠晉級至高神王,楚秦就距離青龍,只差一步了!

「楚秦,這不死天塔的歷練,總是比境界高一層,要想成為至高神王,就必須擊敗至高神王,你可要小心啊。」古茵說道。

「對啊,主人,至高神王和聖劫至高神,可不是一個境界的!」朱厭,也補充道。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而且不死天塔是不死的,我不會有事的!」楚秦微笑道,「倒是你們,更要量力而行。」

「嗯嗯,我們會的。」眾女齊齊應道。

「好,那我先去也!」楚秦語罷,沖入了時魔歷練之中。

半步聖劫,這對楚秦來說,是不堪一擊的。

「空域」的空間歷練,一位聖劫境界的至高神,對於楚秦來說,同樣一劍擊殺。

便這樣,楚秦來到了第十六層。

這一層,也就是半步至高神王層次的歷練。

闖過這一層,楚秦便可以突破境界,從聖帝,晉級半步至高神王!

第十六層,眼前一片黑暗,楚秦的真視之眼,都不能窺探。

只能夠感受到天空之中,有滾滾的落雷,這落雷恐怖至極,楚秦相信,即便是聖帝境界的強者,也可能無法承受。

「幽魔禁地,破之可為始祖境!」

楚秦看著那碑文,露出了一抹笑容。

半步至高神王境,應該就是所謂的始祖境!

「來吧,讓我看看,我距離這半步王境,到底差距有多大!」楚秦說著,沖入了幽魔。

一進入此地,天上那漆黑的雷電,便是給楚秦來了一次盛大「洗禮!」

正如楚秦預料的那樣,這雷電之中,蘊藏了可怕的道則之力。

念瑾 不過,對於楚秦來說,這是無效的!

他立刻發動十二字秘法,以身化雷,輕鬆地穿過了雷電洗禮。

而他,來到了一片巨型的空地之上,這裡,空無一物,什麼也沒有。

「鎮守幽魔禁地之人何在!」

楚秦,厲聲大喝道。

楚秦的話音一落,在他的面前,浮現了一道老者的身影,老者此時正以羅漢睡佛的姿態,背對著楚秦,躺在那裡,呼呼大睡著。

此時的楚秦不免有些驚訝,下面的幾層,每一層都是來勢洶洶,一副世間末日來臨,天災地禍的景象,這層,竟然是一個昏睡老者鎮守!

「睡著了?」

楚秦的眉頭微微一皺,一道雷電秘法,攻向了老者的背部。

老者頓時從睡夢之中驚醒,睜開了眼睛。

能夠看到,他的眼睛,竟然是血紅色的。

下一刻,老者的背部,一道紅色的光芒亮起,將楚秦的雷電攔截。

「嗷!」緊接著,老者伸了一個懶腰,慵懶地站起身來,轉過身來,打量了一眼楚秦,「汝乃何人,報上名來,我睚眥不殺無名之輩!」

「你是九大龍子之一,睚眥!」楚秦微微一驚道。

「不錯。」睚眥點了點頭。

「你不是應該和青龍,一同鎮守天門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楚秦,瞳孔微微一縮。

青龍是自己的老婆,那眼前的睚眥,豈不是?

「呦,你還知道天門!難怪能闖到這裡來。我為什麼在這裡,你就不用管了,擊敗我,你就算贏了!」睚眥慵懶地說道。

忽然,睚眥眸中紅光一閃,「等等,你體內,怎麼會有至尊青龍印!」

「青龍給的。」楚秦,很平靜地說道。

「你是龍母傳人!」睚眥明顯臉色一變。

「算是吧。」楚秦,點了點頭。

「好!好!好!有趣!」睚眥幽幽一笑,接著他的頭上,一對猩紅色的龍角出現,一股暴虐的兇殺之氣,從睚眥體內爆發而出,「你叫什麼名字!」

「楚秦。」楚秦平靜地說道。

「好一個楚秦!原本,我就是因為你,被發配來鎮守不死天塔的!」睚眥,暴怒不已道。

「什麼,因為我?」楚秦,為之一驚道。

「不錯!」睚眥說道,「原本我才是青龍傳人,但是至尊青龍印和龍母選擇了你,我被毫不猶豫一腳踢開,鎮守這不死天塔!楚秦,我倒要看看,你們實力將來能掌管天門和聖獸秘境!」

「那或許比你想的要厲害!」楚秦,目光幽幽道。

原來,是他的對手!

有意思!

太有意思了!

「好,楚秦,給你提個醒。」睚眥冷語道,「一旦你我的決鬥開始,便不能停下。而我是不死的,你是會死的!」

「會死?」楚秦,眸子微微一凝。 南宮家這種豪奢莊園一樣的宅邸,自然也有專業的醫療室。

南宮尚聘請的醫生叫詹御,年紀大約也就在三十齣頭的樣子,戴着一副銀絲邊框眼睛,看上去很斯文儒雅。

Linda陪同著蘇溪若和唐曉一起過來,為雙方相互做過介紹后,才微笑着退下去。

詹御看着戴着口罩的蘇溪若,不易察覺的挑了挑眉頭。

這就是南宮尚那瘋子放在心尖上惦記了近二十年的女人?

「直接叫我詹醫生就可以了。」詹御的聲音也屬於很溫柔的類型,他目光落在蘇溪若的口罩上,「不介意的話,我們現在就可以開始了?」

蘇溪若點點頭,主動摘下口罩。

她臉上的傷口主要在兩邊臉頰,是因為毒素的影響讓面部腐爛結痂,看上去就很眼中的樣子。

詹鶴戴上醫療手套,輕輕按壓着蘇溪若臉上腐爛的地方,擰起眉頭問,「能不能感覺到疼痛?」

蘇溪若搖搖頭,「沒有任何感覺。」

這些傷口不痛不癢,導致蘇溪若臉上也不會有任何觸覺。

詹鶴沉聲道,「看來是已經影響到面部神經系統了,我們得先做個細緻檢查。」

蘇溪若點點頭,正好她也想知道自己臉上的毒素到底有多麼嚴重?

之前在鶴平城遇到的那位傅老醫生曾說過這種神經毒素很麻煩,還建議讓她去尋找他的侄孫,也是一名很厲害的醫生。

現在那張聯繫方式都被她好好收藏着呢。

「唐曉,能幫我去照顧一下樂樂嗎?」

做檢查之前,蘇溪若想到還在房間里睡覺的女兒。

雖然南宮家的安全系統很高端的樣子,但昨天晚上陸霆川都能悄無聲息的翻牆潛入,要離開這麼久,蘇溪若還真的不太放心。

唐曉比了個OK的手勢,「好,我這就過去,有我看着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她,放心吧。」

蘇溪若點點頭。

現在她唯一能依靠的也就只有唐曉,能信任的也只有唐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