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文若英立刻覺察到了這枚白玉果的不凡,入口沒多久便化作了汁水,隨後一股股充滿生機的能量傳遍全身,損耗的真氣得到快速彌補,就像平時在望朔期間吐納一般。

「這……這是……」文若英驚訝地說道。

「師姐,是月華能量對不對?」小川很懂地在一旁問道。

文若英點點頭,繼續感應,發現自己的氣血也得到了補充,體內的真氣充盈后,竟然還有一部分多餘,便毫不猶豫地將這些多餘的真氣凝練成了真元,納入丹田中。

她暗自心驚,這一枚看起來這麼小的白玉果竟然有如此強大的功效,比起她千方百計尋找各種藥材,積累了好長一段時間才找人花費大代價煉製而成的「凝華丹」還要好得多,起碼是高級丹藥,不對,甚至高級丹藥中的珍品。

「小川,你……真的找到了世外桃源?」文若英不確定地問道。

小川自豪地說道:「師姐,耳聽為虛,不如眼見為實,不如我背着你去看看如何?」說完便蹲下,示意文若英自己爬上來,剛才他已經發現文若英的傷勢大為好轉,而且精氣神都恢復了一些,不過身體應該還是虛弱的,沒有恢復到自己能走的地步。

文若英點點頭,也不堅持,自己的身體確實還在虛弱期,而且自從跟小川有過那一吻之後,她就覺得跟小川之間的親密距離迅速拉近了好多。如果說以前是亦師亦友的話,現在則是偏向於戀人多一些。

背着文若英,小川步伐輕快,他此時的真氣依然還是充盈的狀態,由於他現在修為是四層中期,自然白玉果對他的補充效果還要更盛一些。

輕車熟路地沿着已經探查清楚的路,文若英抱着小川的脖子,不住打量四周,發現路上的景色在變化,總體來說就是越來越富有生氣。同時也由於天色漸漸暗了下來,一種夜色獨有的魅力慢慢擴散開來。

終於,當小川撥開眼前的雜草,再一次邁入谷中的時候,文若英用無法置信地目光看着眼前的一切。

搖曳的各種植物,多數竟然是藥草,而且是名貴的活生生藥材,並非是風乾處理過的那種,而是新鮮的,極為珍貴。

「藍銀草……天星草……凝霜花……青流果……這些都是市面上價值千金的藥材,更不用說是新鮮的藥材……」文若英像是進入了一個葯谷一般,隨處可見都是各種珍惜藥材。她平時除了修行武功,因為收集藥材的緣故,所以在草藥學這方面也有一定的造詣,不像小川跟個葯盲一樣,視寶山如無物。

小川此時卻沒注意到這些,他看到了前方讓他呼吸都要停止的一幕畫面:「師……師姐……快看前面……」

文若英聽他說話有些顫抖,不禁好奇地往前看去,頓時沉醉在了那裏。

一棵巨大的樹,樹冠極為龐大,垂下萬千絲絛,但關鍵不是這個,而是在夜色下,整個樹身此時通紅無比,大樹垂下的絲絛竟然都會發光,猶如火樹銀花一般。

「這……這是什麼樹?」文若英忍不住問道。

小川自然不知道,隨後他又指著那遠處的天幕說道:「師姐,我有種直覺,這裏的大樹和其他藥草似乎都是受到了明月的精華灌溉洗禮才成長為這個樣子。」

「是啊……為什麼這輪明月看起來這麼大……」文若英有些不解,小川雖然知道一點有關超級月的原理,但是現代科學的知識難以講那麼明白,再說前世科學也講得不清不白的,總之就是人腦的一種錯覺,但這種感官確實極為震撼,古人看到後會膜拜也很正常。

此時,整座山谷在明月升起來的時候,各自散發出光彩,各色光芒隨着夜風起舞,猶如此前小川為文若英慶祝生日那時的畫面,兩者都是文若英此生看到的最美麗景色。

「小川,我真想留在這裏不出去了……」文若英情不自禁地抱緊小川的脖子,將臉貼緊他的毛茸茸臉龐。

小川一邊努力喘氣,一邊享受着師姐的溫柔,扯著嗓子說道:「師姐,不如我們叫它月華谷吧,只屬於我們的世外桃源。」

「月華谷?好……好名字!」文若英頓時興奮起來,她太喜歡這個名字了。

「將來,或許等我們厭倦了江湖,就來到這裏隱居吧……」小川繼續前行,朝着火樹銀花走去,同時試探性地說道。

文若英點了點頭,她覺得這裏便是自己一直要找的「心鄉」。

走了一刻鐘終於來到大樹下,小川拉着文若英靠在樹身上休息,望着包圍兩人的萬千絲絛,兩人心中都是被一種名為「幸福」的氛圍包圍着。

「師姐,剛才我給你吃的兩種果子就是這棵大樹結出來的。」小川指了指上面,文若英仔細看了看,確實如此,只是由於大樹實在太高大,果子又小,加上晚上這棵大樹又會發光,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小川主動盤膝吐納,開始吸收月華之息,文若英也收斂了心神,一起練功。這半年多來,他們一直互相督促對方,從而兩人進步都很快。

都市之超级杀神 月上中天的時候,月華之息的噴涌達到了最大,比起在流雲谷里的朔望噴涌,月華谷的噴涌簡直是井噴一般,令整個山谷的所有植物動物都包括小川和文若英兩人,都獲得了極大的滋養。

等到兩個時辰過去后,月影西沉,兩人這才齊齊收了功,睜開雙眼,彼此都能看到對方都有了進步。小川迅速穩定了四層中期的境界,而文若英則向五層中期邁出了一大步,或許再有個兩三日,便可以突破至中期。

「咕……」兩人的肚子都發出了飢餓的聲音,文若英略微羞澀地低下了腦袋,小川這揉着肚子哈哈大笑。

「師姐,你等著,我給你採摘一些白玉果下來。」說完,提氣上跳,瞬間化作貓形態,抓着樹身往上飛奔,不一會便到達了可以採摘的位置。

大樹結的果子真不少,一條絲絛上可能有數十顆,不過有些太高的,小川覺得沒把握,沒有去採摘。但他有了兩個發現:第一,越是高處結出來的果子個頭越大,香氣也更濃一些;第二,白色果子的數量更多,是橙色果子的三倍,看來橙色果子更不容易結果,畢竟是療傷聖果。

小川到了上面幻化成亞人形態,採好一定數量的果子,放在自己變身後掉落下來的上衣袍子裏兜好,身上只保留一條自己讓文若英給他縫製的貼身短褲,短褲彈性和收縮性都很好,可以適應他在貓形態和亞人形態之間的轉換。

隨後,他便會來到距離地面最近的位置,將袍子扔給文若英。等文若英取完果子后,便又將袍子打結包好扔上去,小川就繼續前往其他未採摘的方向繼續收集,如此這般三四次后,大概總共採摘了十斤左右的果子,其中白玉果有七八斤,橙玉果只有一兩斤的樣子,這才作罷。畢竟再多了兩人也吃不下這麼多。

來到地面,重新將袍子穿上,小川來到文若英身邊,發現她正小心翼翼地將果子整理好了,按照個頭大小和賣相色澤整理成三個等級:上品、中品和下品。

「師姐,不知道這棵大樹結果每年產量如何,如果夠大的話,我們是不是可以通過販賣來賺取大量的財富,然後來改善流雲谷,提升整個宗門的實力,比如將出西蜀郡的通道給治理一番,讓天險變通途,到時新秀杯就可以在我們流雲谷舉辦了。」小川提議道。

文若英想了想搖搖頭,說道:「還不到時候,不是我小氣,現在我們實力還很弱小,如果貿然拿這些天材地寶出去賣會引發江湖各大勢力的覬覦,甚至流雲谷也會讓我們交出整個山谷。我們是流雲谷弟子沒錯,但有一點你要明白,小川,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不是說無私就要犧牲一切,等我們兩人有了足夠強大的實力和名望,乃至手下也聚集起了一批強大的勢力,那時候再來操作此事,就會大不一樣,就沒有多少人敢覬覦月華谷。」

這一刻,文若英顯得極為豪氣,小川也不由得為她心折。

。 「蛇窩?」

小弟聽見這個地方,表情驚訝,他怎麼還不知道這個地方還有蛇窩呢?

靳崤寒注意到這個細節,心下瞭然。

看來簡憚也是新來的,完全不知道蛇窩的存在,所以最後慘死在蟒蛇的口下。

「是嗎?」

鹿喬兒聽見大哥的話,心底存疑,她彼時注意的是他所言關押的二人。

如果說其中一位是她的母親,那麼另一個女人又是誰呢?

「那兩個人是誰?」靳崤寒代替她問出了心底的疑惑,低沉的聲音響起。

「那我就真的不知道了。」大哥的話說得懇切,視線直盯盯的落在鹿喬兒的臉上,生害怕她不相信。

「蛇窩的入口在哪裡?」鹿喬兒毫不猶豫,直接問出了事情的重點。

看來,真相是什麼,還得靠他們自己去尋找。

「這……我不知道。」大哥企圖矇混過關,若是將這個都交代出去了,那他可就是死路一條了啊!

「啊!」

身旁小弟的慘叫聲響起,兩人根本連鹿喬兒的動作都沒有看清,就見到她手中的小刀,狠狠地扎在了小弟的掌心。

鹿喬兒面色清冷,說出來的話毫不留情:「你要是不知道,那我只好先解決你們了。」

她眸底滿是殺意,話語間的威脅意味明顯,慢慢地走在兩人的跟前蹲下。

「我……我……」大哥整個人開始不受控制地顫抖,他沒想到鹿喬兒居然這麼狠?!

他抬眸,視線落在門邊靳崤寒的身上,可他非但沒有阻止的意思,眸底的寵溺都要溢出來了。

這真的不是助紂為虐嗎?!

「我帶你們去。」大哥緩緩地闔上雙眸,無可奈何地說著,他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橫豎都是死,不如拖延一會時間再死。

「早這樣不就好了?」鹿喬兒聽見這話,眸底的得逞意味更甚,她垂下眼睫,瞧著不停捂住自己掌心的小弟。

「放過我……我真的是才來不久。」小弟瞧著她的視線,膽戰心驚,不知道鹿喬兒還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他真的是怕了。

鹿喬兒聞言,嗤笑出聲,沒想到宋斯這邊還有如此貪生怕死的人。

不過,她可沒有多餘的憐憫之心,她瞧著身後的靳崤寒,對方默契的將大哥押住,走向門邊。

「唔。」大哥只聽見小弟的一聲悶哼,他渾身一顫,不敢往身後望去。

鹿喬兒把人殺了嗎……

他的眼眶漸漸變紅,這小子雖說平日里喜歡頂嘴,可他們之間到底是有些感情的。

「帶路吧。」鹿喬兒起身,走到了靳崤寒的旁邊,大哥瞧見了她手中的小刀,鹿喬兒此時正在不急不慢地擦拭著上面的血跡。

他不找痕迹地用餘光打量鹿喬兒,對方的面色清冷,根本沒把剛剛發生的一切當成事。

叫大哥的心底陣陣發寒,徹底認識了眼前人的恐怖。

他不敢再動什麼歪心思,只能老老實實地走在前面帶路,畢竟還有一個靳崤寒站在他身後呢。

「這樓下有一個暗道,可以從下面爬上去。」

他低聲朝著二人說道。

「你是怎麼知道的?」鹿喬兒起疑,視線直直地落在他的臉上,讓他沒有說謊的機會。

「我以前負責送飯的。」大哥見狀,連忙朝著鹿喬兒解釋道,他可不想落得小弟的下場。

靳崤寒見狀,朝著鹿喬兒輕輕點頭,證明他沒有說謊,從他的觀察得知,這人現在是被嚇慘了,根本沒有撒謊的膽量。

「那個房間除了下面,全被蟒蛇環繞嗎?」鹿喬兒蹙眉,只覺得問出這句話時,腦海中冒出來的畫面,都讓她覺得噁心至極。

靳崤寒敏銳地注意到她的情緒,薄唇緊抿,面色不虞。

如果可以,他當真是不想讓鹿喬兒以身犯險。

「對的。」大哥聞言,立即點點頭,恨不得把知道的東西全部說出來,這樣鹿喬兒兩人,說不定還會放他一條活路。

「這人可真是絕。」鹿喬兒不由自主地感嘆道,雖然未曾指名道姓,可靳崤寒知道她說的是宋斯。

鹿喬兒的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隨在靳崤寒的旁邊,三人避開了巡邏的保鏢,順利潛入了地下室……暗道的入口。

「有鎖。」

靳崤寒頓在前方,給鹿喬兒讓開了地方,這下是她表現的時候了。

鹿喬兒見狀,眉峰一挑,熟練的拿出置於腰部的代碼器,安裝在密碼鎖上,動作乾淨利落。

大哥只見到代碼器閃爍著幾個數字,不出一會的時間。

「叮叮叮……」是房門打開的聲音。

他整個人都驚了,瞧著靳崤寒見怪不怪的模樣,眼前人一直都這麼厲害的嗎?!

要知道這個密碼鎖還是專門定製的呢!居然就這麼被鹿喬兒毫不費力地打開了。

「進去吧。」

鹿喬兒想著周圍除了腳下都是蛇,她只覺得噁心,是一刻都不想多呆。

誰知道踏入房間后,只是一眼,就叫她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除了靳崤寒面色如常,他們二人簡直是驚了。

大哥比鹿喬兒的反應更大,簡直是想尖叫出聲,好在靳崤寒動作迅速,一把捂住了他的口鼻,讓他發不出聲響。

「我的天……」鹿喬兒緩過神來,低聲嘟囔著,靳崤寒大掌一抬,扶在她的腦袋上,讓她的視線垂下,看著腳下的地面。

原來這房間除了地下,周圍全是單面鏡,可以清晰地瞧見每一條蟒蛇在玻璃上蠕動。

長時間呆在這樣的環境下,只怕是心理能力過硬的人才能撐住吧。

就連鹿喬兒都覺得噁心到了極點。

「宋斯能夠想到這樣的方法,也是個人才。」靳崤寒低沉的聲音響起,帶著濃濃的不屑。

他從來瞧不起耍這些小手段的人。

「嘔。」

大哥的嘔吐聲響起,他實在是受不住了,靳崤寒見狀,一把放開了對他的束縛。

指尖一個五大三粗的大男人都被這樣的場面嚇得不行,整個人腿軟在地,垂下眼睫,視線根本不敢亂瞟。

「你呆在這吧。」靳崤寒抬眸看著鹿喬兒,擔心她的狀態。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當成易叫出雷龍名字的時候,他明顯愣了一下,然後才緩緩吐出一句話:「是你小子啊!」

「哼,你還認得我啊?」成易脫下了面具,露出本來面目,他將雷龍引到這裏來,就是為了在諸葛昭面前,殺了他!

「裝什麼,快放了諸葛,你小子什麼時候給張青當狗了?」雷龍怒斥道。

「張青?哼,他配嗎?」成易冷笑,臉上滿是不屑,一句話道明了他跟張青的關係。

「不是就行,快把諸葛放了,這麼多年的兄弟情誼,你少在這裏跟我放屁。」雷龍說着,想靠近鐵門,可卻被成易一把攔住了。

「我跟你,不是兄弟。」成易說着,一掌打向了雷龍心口,雷龍連忙後退,冷眼瞪着他。

「你害死了可兒,我要你償命。」成易說道,立刻雙指一掐,置於唇邊念念有詞,頓時幾具屍體從一層沿着鐵欄爬了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