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斯凱勒也沒有強求,畢竟從校級軍官開始,就可以自由選擇服裝搭配,只要你不要在衣服上印個海賊旗,一般情況下海軍是不管的。

當然,正義披風還是得好好穿,海軍內部其實也提供了不少款式的正義披風,這已經是對於正義披風客制化的上限了,不能再花里胡哨。

而甚平挑選的披風,比常規款的要更加簡潔一些,如果說斯凱勒穿的最常規指示的正義披風,其實是一件大衣的話,那麼甚平身上的,就是真正的披風。

沒有衣袖,也沒有紐扣,完全就是披在身上。

而且這種設計,讓正義披風沒有什麼線條感,看起來很肥大,斯凱勒是不願意穿的,倒不是因為看起來肥大,而是影響行動。

但是穿在甚平的身上,卻沒有這種感覺,因為他自身的肥大,完全克住了披風帶來的肥大感,搭配他那不說話時有幾分霸氣的臉,倒是相得益彰。

斯凱勒點了點頭,看向努爾基奇,努爾基奇敬禮,彙報道:「報告長官!斬夜支隊應到人數1025人,實到人數1025人,請指示!」

斯凱勒有一絲恍惚,因為假期之前,努爾基奇的彙報是「應到人數1024人,實到人數996人」,在新世界的巡航,讓斬夜支隊的人數經常出現減員。

但是這一次回到本部,努爾基奇的假期並沒有那麼輕鬆,而是主動去補齊了支隊人員數量,此時又多了甚平,斬夜支隊的規模達到了空前的盛大。

雖說只是增加了一個人,但是四年多沒有變化過的支隊規模,這一點小小的變化,卻是讓斯凱勒都有些失神。

但是她很快回過神來,斬夜支隊的人們也沒有注意到異常,斯凱勒深呼吸,看向那艘刻繪了越來越多名字的軍艦,說道:「登艦!」

遵循着斬夜支隊的傳統,斯凱勒率先躍起,跳上了軍艦甲板,隨後是努爾基奇,甚平愣了一下。

在漢密爾頓等人的眼神催促下,甚平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軍艦與港口中間的那一塊又長又寬的跳板,以及跳板旁兩個無奈的海軍,還是選擇縱身一躍。

雖然甚平還是不明白,為什麼明明有跳板,要選擇這種非常規的登艦方式,那些看起來明知道斬夜支隊的成員不會用跳板的海軍,為何還要架設跳板?

疑惑歸疑惑,但是作為「新人」,甚平還是老老實實的遵守了斬夜支隊這一不成文的「規定」。

他登上軍艦之後,一隊隊的海軍,也在各自隊長的帶領之下,躍上了甲板,回到了自己的職位之上。

等到所有海軍登艦完成,努爾基奇對斯凱勒點了點頭,站在船首像后甲板上的斯凱勒點了點頭,大聲喊道:「揚帆!起航!」

「嗚嗚~」

引擎啟動,從尖銳的鳴叫,逐漸變得低沉,軍艦也完成了快速轉向,朝着紅土大陸而去,甚平有些驚訝,因為斬夜支隊,在效率和協同上,甚至超過了卡普的支隊。

而在馬林梵多的這半個月,甚平也看過了其他支隊,都不及卡普的支隊,雖然卡普的支隊上,看起來有很多的不良人,但是效率和協調性真的高。

反觀其他看起來像是正常人的支隊,卻沒有這麼好的表現,原以為斬夜支隊也是其中之一,沒想到斬夜支隊的表現居然比卡普的支隊都強。

和魚人島龍宮護衛那種自由度極高的護衛隊不同,甚平看得出來,在海軍這裏,好像服從度和統一度越高的隊伍,就越強,起碼整體的軍銜是越高的。

甚平此時才發現,斬夜支隊裏面,軍銜最低的,居然是中士,連一個兵都沒有,全體都是軍官軍銜。

最離譜的就是萊昂這個「廚師長」,居然是個少校,剛剛帶着一堆廚娘,自己穿着正義披風,一臉的正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什麼特殊戰鬥部隊。

不斷刷新著對斬夜支隊認識的甚平,沒有發現軍艦此時已經到達了紅土大陸的上空,斯凱勒看向一臉呆萌的藍胖子,說道:「對了…」

「啊?!哦!長官!」

甚平突然回神,敬了一個特訓了半個月的海軍軍禮,斯凱勒擺了擺手,說道:「一直忘記問了,你當時是怎麼找到哥亞王國去的…」

斯凱勒瞥向努爾基奇,努爾基奇也皺起眉,他聽出了斯凱勒的意思,但他卻十分自信,可以用自己作為海軍的驕傲為擔保,他當初絕對沒有給錯記錄指針!

見努爾基奇如此硬氣,斯凱勒則繼續說道:「是不是努爾基奇給錯記錄指針了?」

說完,她一臉期待的看着甚平,如果努爾基奇真的出錯了,那麼斯凱勒以後就有了嘲笑努爾基奇的理由了,畢竟努爾基奇實在是太穩,從未出錯過。

古村女尸 在斯凱勒期待的眼神下,甚平撓了撓頭,說道:「不是,是我忘記帶記錄指針了,然後只注意躲避海流和海王類,不知道自己偏航了,誤打誤撞到了東海。」

聽到甚平的解釋,努爾基奇心中鬆了一口氣,雖然自己足夠的自信,但是聽到當事人確定,還是讓努爾基奇安心了不少。

斯凱勒倒是一副大失所望的模樣,這讓甚平有些不明白,想不通到底是哪裏有問題,只能感慨自己在斬夜支隊真的是一個新人,還得多學習。

此時,軍艦已經抵達了紅土大陸的另一頭,正準備下降,努爾基奇出聲問道:「長官,我們回到新世界之後,是先返回G-5支部,檢查生活區建造進度?

還是進行巡航,清剿海域內的海賊?」

去年放假之前,漢密爾頓就完成了前期的工作,假期期間,施工隊剛好在G-5支部進行生活區的建設。

這是G-5支部和斬夜支隊全體都期待了許久的一件事,畢竟待在遠離正常人類城鎮的G-5,對於任何人而言都是一種煎熬。

如果能有一個配套正常的生活區,不管是對於在G-5輪值的海軍,還是不斷執行巡航、剿匪任務的斬夜支隊成員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起碼,在緊繃的任務之後,也能有一個休息、調整心態的地方。

斯凱勒想了想,說道:「那就先返回G-5支部吧!反正帶着許多貨物,就算清剿了海賊團,也不知道該將他們關到哪裏。」

努爾基奇點了點頭,回身開始下令調度,雖然還沒真正落入新世界的海面,但是斬夜支隊卻是已經做好了前往G-5支部的籌備。

軍艦入海,駛出紅港的瞬間,引擎咆哮,揚起了高高的海浪,軍艦後方出現了一個三角形的白色區域,那都是被打發的浪花。

從紅土大陸到G-5支部接近二百海里,對於其他船隻而言,是一個不短的距離,但對於巡航航速高達60節,最高航速可達110節的斬夜支隊軍艦而言,完全就是小兒科。

再加上現在剛剛好順風,在兩段偉大航道,想要遇到合適的風向,概率極低,但今天剛剛好,就遇上了。

軍艦快速在海面上航行,不多時,已經能隱隱看到G-5支部那通體白色的建築了。

斯凱勒露出笑容,剛想說什麼,廣播之中突然傳來電話蟲的鈴聲,斯凱勒臉色一黑,說道:「該不會又是天龍人出事了吧?」

努爾基奇也皺起沒有,兩年前香波地群島一事,讓他對天龍人產生了反感,但是…這電話不得不接!

兩人快速來到駕駛室,接通本部打來的電話,戰國的聲音傳來:「斯凱勒中將,請報告斬夜支隊位置!」

斯凱勒挑了挑眉,敷衍道:「G-5支部。」

「G-5支部?你偷偷升級引擎了?這麼快?」

「順風。」

戰國點了點頭,說道:「那就只能麻煩你返航了。」

「什麼事?!」

斯凱勒皺起眉頭,她都已經到G-5支部了,這時候讓她返航?這三個小時白白浪費?

看到斯凱勒的不滿,戰國說道:「瑪麗喬亞有人潛入!薩卡斯基、波魯薩利諾、庫贊三位中將負責偉大航道前半段阻截,你與其他新世界支部中將負責偉大航道後半段的阻截工作!」

「戰國元帥…你在笑嗎?」

看着電話蟲上,咧起大嘴的戰國,斯凱勒問道。

聞言,戰國瞬間變得嚴肅,說道:「沒有的事情!幫助世界政府,服務天龍人,是我們海軍的職責!」

「你就是在笑吧?怎麼,這一次的敵人不是海賊?」

「哈哈哈~我聽說敵人只有一個人,懸賞令上還沒有!世界政府和CP那群廢物,真是笑死老夫了!啊哈哈哈~」

戰國似乎再也憋不住笑,直接哈哈大笑起來,好一會兒,才恢復平靜,說道:「你現在返航了嗎?」

斯凱勒看向駕駛員,駕駛員說道:「報告戰國元帥,軍艦已完成轉向,即將返航!」

「好!」戰國點了點頭,說道:「務必讓天龍人和世界政府看看,誰才是維持秩序與和平之人!」

斯凱勒也是露出笑容,敬禮道:「是!戰國元帥!」

。 唐昊的出場引起了一陣不小的騷動。

十幾年前名震天下的昊天宗雙子星之一,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封號斗羅唐昊。

沒想到竟然連他都來了,並且還給武魂殿作證。

了解一些隱情的眾多勢力代表人已經在思索,昊天宗和武魂殿之間的矛盾是否已經有所緩和。

「那麼請問玉小剛玉大師,武魂殿圖書館可是面向所有武魂殿成員和高階魂師免費開放的,你作為堂堂武魂理論大師為什麼不知道這件事?」

說到這,夏天靈不禁笑了起來。

「哦對,瞧我這記性,又忘記了。我都忘了這一項理論也是在大概十五年前才被收錄進武魂殿圖書館之中供人查閱。而你玉大師,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經被逐出了武魂殿!」

看台上,諸多平民魂師已經逐漸明白過來味兒來。

聽武魂殿聖子這意思,這位玉小剛玉大師,這第一條所謂的理論完全就是在剽竊武魂殿的研究成果!

怪不得他要放在這種場合上來講。

這種行為跟去別人家偷東西之後再據為己有有什麼區別?

也難怪武魂殿的人生氣。

雖然斗羅大陸沒有著作權保護法一類的東西,但是對於偷東西,大夥可是極為痛恨的。

在天斗和星羅帝國之中,犯偷竊罪要被砍去右手。

數額巨大者甚至可以判處死刑!

更何況武魂殿的理論可是一代又一代的魂師前輩們不知道實驗了多少次才總結出來的,你憑啥就這麼明目張膽的據為己有?

連帶着很多人看藍電霸王龍家族代表的眼神都不對了。

你們家族這是出了個什麼玩意?

那代表藍電霸王龍家族代表的臉色由白變紅,由紅變紫,最後都快綠了。

他漲紅了脖子,大聲辯解道:「都特么看我幹什麼,這個廢物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經被我們逐出家族了!」

議論聲四起,玉小剛已經變得面紅耳赤。

夏天靈繼續開口:「關於你所提出的武魂界十大核心競爭力之二【武魂擬態理論】植物武魂未必就一定要吸收植物魂獸的魂環,獸武魂也可以吸收植物魂環……」

這一下,玉小剛又來了些精神,大聲回答。

「這一條我敢肯定是正確的,也不是我從武魂殿中剽竊而來的,是我自己的理論!」

夏天靈不住的點着頭。

「是啊是啊,確實不是從武魂殿裏抄的。可你就沒想過這他嘛還是一條常識嗎?你說的這就是一句廢話。」

「要是獸武魂只能吸收動物魂獸的魂環,植物武魂只能吸收植物武魂的魂環,那七寶琉璃塔武魂的魂師進階難道要靠拆遷?兵器武魂的魂師進階難道要靠砸鐵匠鋪?食物系魂師進階難道要靠大量吃飯?」

「這種明擺着的事情也能算你的理論?不會吧不會吧?」

「你難道就沒有想過,這種明擺着的事為什麼大家不去做嗎?難道是因為大家不懂?錯!因為這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完全沒有意義。」

「你難道不知道魂技的獲取具有不確定性?以及魂環在正常情況下具有不可替代性?」

「絕大多數人不跨系吸收魂環的原因單純就只有一點,技能不適合!」

「就拿荊棘藤這一植物魂獸來說,它的技能只有一個,就是纏繞。你告訴我絕大多數獸武魂魂師怎麼吸收?你能想像出一頭老虎獲得一個纏繞技能的場景有多好笑嗎?」

一番話說下來,玉小剛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反駁。

夏天靈說的每一條都是最淺顯,也完全無可辯駁的事實。

確實,正如夏天靈所說的。

其餘的魂師又不是傻子,怎麼可能只有你玉小剛一個人才能發現這麼淺薄的事情呢?

早在武魂殿剛剛建立的蒙昧時期,魂師這個職業剛剛誕生沒多久,魂師前輩們還只能隨便選擇魂獸,純靠運氣。

那時候人們就發現,有些魂獸的魂環並不適合某些武魂使用。

因此,這才有了許許多多的人去進行總結和歸納,逐步形成了現在魂師界類似於常識性的一些東西。

早在幾萬年前魂師們就已經總結成型並歸納完全的東西,你玉小剛非要說是自己的理論,臉咋那麼大呢?

四周的嘲笑聲就像一把把出鞘的鋼刀,一把又一把的插在他的心口窩上。

沒等他緩過勁來,夏天靈繼續道:「你的武魂十大核心競爭力之三【魂環瓶頸並不能阻止魂師的魂力提升,只不過因為沒有魂環的引導無法進入下一個層次而已】。」

「我覺得這條沒什麼好說的了吧?我不理解,為什麼你總能這麼堂而皇之的把明明是常識的東西說成自己的理論?」

「說真的,玉小剛。做人還是得要點臉,你說的這條我就問問哪個中高級魂師學院不會告訴學生?」

此時此刻的玉小剛已經要爆炸了。

他想反駁,可他完全反駁不了。

因為這本來就是一項魂師圈裏公認的事實,就連許多平民魂師自行摸索都發現了的事。

魂師這一職業不說有着幾萬年的歷史,就單說現在的平民魂師階層。

有許許多多的平民魂師到達了進階的等級,但因為請不起傭兵所以魂環獲取一拖再拖。

如此眾多的基數下來,總會有那麼幾個不信邪繼續修鍊的。

在獲取了魂環之後,他們發現自己的等級直接跳了一級或者兩級。

口口相傳下來,這也就逐漸成為了魂師修鍊的常識之一。

但凡混過幾天傭兵團的都清楚這個事。

玉小剛有些想要轉身逃走。

但四周虎視眈眈的武魂殿守衛們顯然不會滿足他這個願望。

「你的武魂十大核心競爭力之四【武魂異體融合】,即不同武魂的魂師聯合起來也能釋放出武魂融合技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