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於尊嗅了嗅腳底下的一片沾了血跡的草葉,道:「十餘里!」

方成道:「於師哥,這次可能是個棘手的問題了!」

「如何說來?」於尊心神一愣,道。

方程咽了咽口水,略有些膽寒道:「於師哥你難道沒發現不遠處的那座城池?」

於尊晃了晃神,道:「何來的城池?」

方成心底一驚,道:「不會是真的如此罷!」

「師公難道這難挑的膽子真被我大橙子遇到了?」那沮喪的臉上,點染著些許懼意和無奈。

他忽的拉了拉於尊的手,驚懼道:「於師哥,我等還是勿要向前了!」

「哦?為何不能向前了」於尊抿嘴笑道。

方成一個激靈,道:「於師哥,你……你看……你看你」

「哎呀,媽呀,於師哥,你身後,身後啊」方成哭哭咧咧的忽的邁起腳步向遠方跑去。

於尊愣了愣,揉了揉略有些酸疼的雙肩,卻不巧摸到了一根猶如樹根般粗糙之物。

於尊淡淡念道:「難不成真被我遇上這些詭事了?」他倒也未急著回頭,只是他的胸前,卻祭出了一本書《金玉錄》。

他默念些口訣,那《金玉錄》雖僅僅爆出幾分微光,然而卻將周圍照亮個通透,那《金玉錄》封面微微開合著,一縷縷金燦燦的古文字,從那古籍中飄蕩了出來。

长宁帝军 鏘!

那天地間忽的一炸,本是一本秒乎其微的書籍,此刻竟變成了一座書山。

於尊立於那書山的山巔,忽的將身後的枯藤狀的事物向外一甩。

一道霹靂落下,炸得那半天一片盈亮,而那霹靂之下的枯槁的屍骸,亦在那瞬間被轟成了齏粉。

於尊望著遠方那無窮無盡的屍骸,心底略有些痛了,確是想到了陰屍嶺曾經的那一幕,至少那時候,他還有雪琪兒。

「這片脈絡縱橫的荒原究竟是何方地界?」於尊站在那方書山上,忽的揮了揮臂袖,卻聞一片淡淡的墨風,忽的掠起掙扎著向外頭跑的方成。

那方程哭爹喊娘的,「媽呀,要老子命了啊!」「快放我離開啊,我將來還會有妻妾孩童,我可不願死在這裡啊!」

於尊倒不曉得,方成緣何會如此大驚小怪,倒是這密密麻麻的屍骸,雖立著身子向前挪移,卻也未見得有些許威脅性命攸關之處。

於尊無奈地搖了搖頭,拍著方成的肩頭,道:「你這軟弱的男兒,倒是讓人看了些笑話」

方成揉了揉紅通通的鼻尖,道;「於師哥,你有所不知,這個世界並不存在於現實世界!」

「哦?何以道來?」於尊愣了愣,心底提了幾分清醒之意,道。

方成嘆道:「於師哥,我聞聽你曾進過墟!是否有過此事?」

於尊愣了愣,心底一涼道:「難不成這裡便是一處墟?」

方成無奈道:「這裡既非現實世界,也非墟內,而是一處名為耀的聖地」

「哦?既然是耀的聖地,你又緣何如此詭懼?」於尊揉了揉額頭,道。

「於師哥有所不知,這乃是三岔幽羅界的聖地,並非我等人兒所處的聖地!」方成大嘆了一聲,嗚呼哀哉道。

於尊道:「看你這掃興的模樣,難不成進了這方世界,還出不來了?」

方成重重的點了點頭,雙眼通紅,道:「於師哥,可算是被你說中一事了!」

「哦?我倒以為不見得」於尊一邊擺弄著手中的鐵塔,一邊哈哈笑著。

「於師哥可有妙法嗎?」方成精神一振,道。

於尊眯著眼睛,道:「秘法倒是有的,但現在還不好拿出手來」

「哦?於師哥可有什麼美妙主意?」方成愣了愣,表情有些凝滯,道。

於尊哈哈一聲大笑,道:「既然三岔幽羅界的聖地——耀,難道你不想在其中遊玩一番?」

方成瞪大了眸子,道:「於師哥,你不是在開玩笑罷,今天你倒是讓我長了些眼界,若是別人,我還以為那必定是個瘋子罷!」

於尊幽幽道:「既然能誤入耀,其中定有些蹊蹺,再瞧這些漫天飛揚,滿地包裹的屍骸,想必此地定是處窮凶極惡之地,可謂是富貴險中求,我倒有些未解的答案,需這聖地為我解答一番!」

而就在兩人言談之間,那漫天的屍骸中出現了七名手裡擎著玄索的黑衣年輕人,這些年輕人表象倒與凡人無些異同,只是他們的皮膚皆為一片青白,唇齒則一片烏黑,那一雙不大不小的鳳眼,卻始終擒著些許紅色的血跡。

方成愣了愣,突地躲在於尊身後,道:「大師哥,這應是三岔幽羅界的聖人,你看著辦罷,我在一邊等你的好消息!」

說罷,如同一陣煙雲般,閃到了別處,卻不巧一頭撞在了一位聖人身上,大叫道:「媽呀,勿要讓我遇到他呀!」

說罷,又如同一陣狂風一般,又閃到了另一個方向,可惜那聖人似乎最喜歡拿他下手了,砰,一陣頭暈眼花,卻是又撞在了另一位聖人身上。

他哭喪著臉,道:「我又未曾攻擊你等,你等緣何這般仇視我呢?」

那聖人嘶嘶笑道,那沙啞的聲音,聽起來著實讓人生厭,便如沙子與玻璃摩擦一般,「爾等若是甘願投誠,我等自不會愚弄爾等了!」

「甚麼?投誠?」方成雙眼冒星星,找不到北,道。

那七位聖人哈哈一聲大笑,道:「我等即將進入獄界,自需要幾位領路之人,我見爾等倒是些四處征戰之人,不如與我等一同將獄界撕開如何?」

方成心底一滯,轉頭望向於尊,略有些怯懦,道:「大師哥,我兩是該如何是好?」

於尊哈哈一聲大笑,道:「這還需我來詢問嘛?」

方成點了點頭,忽的從身後拔出一柄長刀,那長刀著實的詭異,周身竟覆著些許淡淡的綠芒,自那把長刀拔出來的那一瞬開始,天地間似乎變了些模樣。

他忽的躍上高天,大喝道:「受死罷!」

那一朵朵蓮花開遍蒼穹,那一聲聲禱告將憂悒的心殤趕走,漫天遍地的蓮花,迎著那漫天飛舞的疾風,四處飄搖顫動。

那蓮花極是巨大,一棵竟佔地足有一里方圓,火紅的蓮花,如同些烈火在其中燃燒,冰冷的蓮花,一片幽寒的冰雪如在封凍,那土黃色的蓮花,則捲起一片塵沙,在那一方角落裡疾速旋轉,還有那橙黃色的蓮花,竟有雷霆在其中跳躍。

方成輕聲念著口訣,同時揮下那柄巨刃,只覺天地間忽的一顫,那柄巨刃攜著十餘朵蓮花,一同砸落了下來。

轟!

那火紅的蓮花傾倒出一片火紅的汁液,誰沾染了這汁液,便是上天也無些解救法子,只肯燃燒,不會熄滅。

那幽寒的蓮花傾倒出一片冰寒的冷氣,經這冷氣稍一覆著,便是那紅通通的岩漿,也會即刻被封凍。

還有那土黃色的蓮花,稍一傾倒,便滾出些土石沙子,那漫天遍地的風暴由此開始引爆。

那花心中爍著雷霆的蓮花,更是令人心底一寒,卻聞一聲,鏘!那漫天遍野盡皆是些雷霆,確是詭異至極。

而最重要的是方成手裡的那柄長刀,數座蓮花迅速地圍繞著那長刀搖擺旋轉,不覺一刻,那天地間皆是些雷光閃爍,冰火鑲嵌,風蝕土刻。

他忽的舉起那柄狂刃,大喝道:「去死!」

圍繞著他周身迅速旋轉的百餘朵碩大的蓮花,轟的一聲,爆出些風暴土石霹靂冰寒,而他手中的那柄長刃,則忽閃忽滅。

轟!

天地間一聲炸響,時間在那一刻似被冷藏了一般,變得僵硬無比,那足有數千米之巨的長刃,攜著數百枚蓮花,轟的一聲順著玄天砸落下來。

那天地被那柄狂刃照耀的忽明忽暗,足有數千里方圓的耀,在那一刻似被凝固了一般。

。。 因為轉職成功之後,任務獎勵有一個武器禮盒,所以穗乃宇也就毫無疑問的選擇了長劍,不過也只是高級裝備沒什麼用。

傳奇時代的裝備等級分為:普通,高級,稀有,傳承,神器,傳說,六個等級。所以說這個裝備送的沒什麼意義。

但也聊勝於無,畢竟一轉職就不能帶自己原本的武器了,不買,連武器都沒了。

(隊伍)亞絲娜:玩了兩小時多了,我要下線了。

(隊伍)亞子:明日奈你這麼早就下線了嗎?才玩了兩個小時啊。

(隊伍)亞絲娜:兩個小時已經很多了。拜拜。

亞絲娜:明天繼續來我家門口等我,我下了。

還沒等穗乃宇回復,亞絲娜就下了線。真的是雷厲風行啊~不過也很正常,亞絲娜玩一天遊戲才奇怪呢。

「系統,這個任務要求的知名玩家到底要多知名?」

「就PVP段位排行榜前三或者氪金榜前三就差不多。」

「這樣啊。」

前三嗎?既然如此亞絲娜下線了,那自己也下了吧。反正升級得等着她,升級的比她快了,說不定還得被吐槽。等級升不升也無所謂,只等PVP開放就好。再買一點PK用的裝備。至於氪金榜,衝上前三不太現實,有錢人多了去了。

空白:亞子,你還玩嗎?我也下了。

亞子:你們怎麼都下線了啊。

空白:已經兩個小時了,挺久了吧。而且差不多也到吃飯時間了,吃完飯還有別的事啊。怎麼了?你還要玩嗎?

亞子:對啊,我也不去學校,只有每天玩遊戲。

空白:那好吧,拜拜了。

說完之後,穗乃宇也不等回復,直接關掉了遊戲程序。

看樣子這個玉置亞子還是個重度宅女,已經到了不去學校的程度了。她的父母也不知道多頭疼。當然了這和穗乃宇沒什麼關係,即使穗乃宇成為了玉置亞子的高中班長,但學生不想上學你還能強迫她不成?

關了電腦之後,穗乃宇就繼續鹹魚癱在床上。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歐尼醬,下來吃飯了!」

穗乃宇睡得迷迷糊糊的就聽到了雪穗的聲音。

「啊~」伸了個懶腰,穗乃宇又從床上爬了起來。吃下午飯了啊,自己這一天還過的真的是頹廢。

「下來了,下來了。」穗乃宇隨口應了一聲。然後就走到了一樓客廳。

穗乃宇走下去的時候,除了父母和兩個妹妹,艾斯德斯和saber也在。六人已經坐在了一起正吃着飯。米飯,五個菜。一般般的日常食物。

又不等我,真的是命苦啊!每次吃飯都吃他們吃剩下的,就應該早點叫一下我。

穗乃宇也就坐下來,端起一碗米飯。用筷子夾了點菜。

「對了,我剛才說的最近盛傳的都市傳說,你們覺得是真的嗎?」高坂日香眼神掃視了一圈眾人。

都市傳說?穗乃宇正在吃飯的動作突然一頓。

穗乃宇疑惑的看了一眼高坂日香:「媽,什麼都市傳說?」

高坂日香突然來了興趣:「穗乃宇,你對這個有興趣啊!剛才媽媽給這五個人說,她們每一個人信的,讓我說這種東西還是有可能的。」高坂日香喝了一口水,頓了頓,「就這幾天,我聽到來咱家店裏好幾個顧客都說了。說是東京最近現在經常會出現吸血鬼呢!而且見過吸血鬼的人都被吸乾淨血液而死!怎麼樣,感覺很可怕啊!」

高坂雪穗無奈的笑了笑:「媽,你也說了見過吸血鬼的人都死了,那怎麼知道那是吸血鬼。我才剛上小學六年級就知道這事情不合理。媽,你這麼大人了,還整天相信這種東西。」

「我這不是剛才吃飯突然想到的嘛。」高坂日香嗔怪的看了一眼雪穗,然後又看了看還在吃飯的兒子,「怎麼了,穗乃宇,感覺你心不在焉的,是今天做的飯不好吃嗎?」

「沒有,很好吃。」穗乃宇慢慢的又吃了一口飯,「saber,你最近沒事不要到處亂跑了。就住在這裏,和穗乃果一起吧。這個都市傳說有可能是真的。你們幾個人最近都小心點。」

哎?saber聽到這話很是疑惑的看着穗乃宇,MASTER這是相信這個都市傳說了?讓自己保護家人?與此同時艾斯德斯也感到有點不可思議,這只是一個謠言吧。吸血鬼?怎麼可能?

穗乃宇也知道這些人都不會相信,其實自己也沒親眼見過不能百分百確定,但前世多年的看番經驗告訴穗乃宇,東京的這種類型的都市傳說基本上都是真的。但這種東西也不好解釋,是假的最好,是真的也無所謂,反正saber待在這裏也不浪費什麼。

這種時候,穗乃宇也不好解釋,於是乾脆也就不解釋了。雖然穗乃宇沒有解釋,但六人還是選擇了相信穗乃宇。

七個人吃完飯之後,父母二人就回他們的卧室了,本來平日裏二人的習慣是出門散步的,但穗乃宇那副認真樣,二人最終還是選擇了待在家裏。

艾斯德斯則是選擇了出去四處走走,一邊逛逛東京,一邊準備調查一下這個都市傳說是不是真的。所以很快,客廳就又剩下了四個人。

至於幹什麼自不必猜,肯定是打開電視機看動漫啊。

「為什麼又是這個?」雪穗乖乖的承擔了開電視機的任務,不過一看到畫面,穗乃宇就頭疼。

「哈哈哈,歐尼醬。因為《九龍霸王與千年皇女》本來就是這個時間段播的啊。」雪穗也知道穗乃宇覺得這部動漫很難看。

沒辦法,穗乃宇還是將目光轉移到了電視機。

此刻,《九龍霸王與千年皇女》正好播到了發福利的時候。

男主推開門,看到了女主角優娜正在換衣服。

「為..為什麼正在換衣服!」

「啊!為…為什麼我在房間換衣服的時候,突然有個男人進來。明..明明都沒有被別人看過身體的!這樣下去只能結婚了。」

對,這就是穗乃宇為什麼吐槽這部動漫的原因了。撞見換衣服的老套路這也就算了,關鍵是這個女主角的配音真的不行,全程幾乎發音都是一聲!一點感情都沒有,這個女主角的聲優是怎麼被選上出演動畫的?

穗乃宇好奇的掏出手機搜索了一下這部動漫,找了找關於動漫的網民評論,結果不出穗乃宇的所料,幾乎全部觀眾都在吐槽這個新人聲優。

「潛規則上位?」

「這是什麼糟糕的演技啊!」

「烏丸千歲,如果你也在看着動畫的評論,那麼我想對你說,你真的不適合當聲優。」

怎麼說的都有,看完,穗乃宇發現自己居然對這個新人聲優烏丸千歲產生了一點可憐的感覺。當然,這個新人聲優烏丸千歲配的優娜確實是不行。

。 第二天上午,等到唐輕微買完東西過來時。學院門口早已經聚集著不少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