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星核自動的從葉天傾體內出現,開始圍繞著石碑旋轉。

「這次,怎麼沒有陷入那種獨特的狀態啊。」

「上次得到石碑的時候,我陷入一片灰濛濛的空間當中,展開精神力的對決,可這次……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啊。」

葉天傾皺眉自語。。 兩隻觸手太過用力,急切的想要置言清喬於死地,一時間沒拍到人,發出「啪」的一聲響,撞在了一起。

言清喬被小雞一般拎着,飛到了上方一棵樹木枝丫上,回過頭去看身後的人。

唯浩 陸慎恆天神降臨般從天而降,言清喬靠在他的肩膀旁邊,這個角度里,只能看見他凌厲又緊繃的下巴,散發着生人勿進的寒氣。

脖頸上明顯的喉結,正好就在她的眼前上方。

「黑尾,黑首。」

他微微啟唇,喉結滾動,冷眼喊了兩個人的名字。

黑尾黑首立馬就沖了出來,無需陸慎恆再多說,立刻對着那巨獸圍剿廝殺。

陸慎恆一隻手拎着她的後頸衣服,另一隻手抱着小暑,小暑見言清喬看向了他,抿嘴笑了笑,眼睛都眯成了一道亮閃閃的縫。

「娘親,爹爹聽見這邊聲音就立馬跑過來了,爹爹很擔心娘親呢。」

言清喬:「…」

唯浩 那是在乎她嗎?那是在乎你啊傻孩子,她嗝屁了,去哪裏給你找母蛇放血解毒啊?

下面的八爪魚要比陸慎恆想的難對付,沒有言清喬的符籙加持,黑尾黑首砍掉的巨大觸手不多時又長了出來,如此往複,不厭其煩。

黑尾黑首不至於吃力,但被這些糾纏着,臉色總歸有些不好看,這麼打下去沒完沒了了。

「符紙。」

瞧見言清喬發獃,陸慎恆垂下了頭,靜靜的看她。

講真的,摸著良心講,陸慎恆的皮相真的好,按道理也三十歲的男人了,特別在這樣的朝代里,理應留兩撇八字鬍,逐漸見了蒼老才是。

偏偏,陸慎恆身形高大,面容冷峻,介於少年與大叔氣質的中間,垂眼看過來的時候,那個角度波光瀲灧,光影浮動里,言清喬有一瞬間甚至迷了眼睛。

如果不是這斷情絕愛的屬性,京城多少已婚的未婚的姑娘得前赴後繼…

陸慎恆微微皺眉。

言清喬瞬間驚醒,急忙忙去懷裏掏了七七八八的符紙出來,笑眯眯的露出一口乖巧小米牙,雙手捧給了陸慎恆。

陸慎恆把她放在了樹榦上,又給小暑找了一個妥帖的位置坐着,把手裏的劍扔給了言清喬,看樣子是準備親自上場了。

言清喬抱着劍,正了正神色,揮去了腦子裏被驚艷到了男色,沉下心去捏了口訣施了術法。

陸慎恆接過了劍,言清喬乖巧坐正,捏著小拳頭,連忙拍著馬屁說道:「十一叔,加油!肯定一招就把這玩意打趴下!」

小暑被太陽曬了這一會,學着言清喬的模樣,拳頭捏的緊緊的,沖着前面揮舞,對着陸慎恆也奶聲奶氣的叫了一句。

「爹爹!加油!讓娘親被你迷倒!」

「…」

陸慎恆已經飛了出去。

言清喬撥開樹葉,她所處高地,視線開闊,剛好把路上的情形看的清清楚楚。

見着薛陽已經找到了言猛,扶著人站了起來,看樣子言猛剛剛是被觸手敲暈了過去,這會還能站起來就是死不了。

陸慎恆身若鴻雁,快速的掠了過去,黑首黑尾見到了陸慎恆劍上的符紙,再想到那八爪魚其一條觸手被定在地上一動不動,立馬明白了過來,訓練有素的引開其他的觸手。

言清喬感受到自己所在的這枝丫動了動,回過頭就看見小暑跟個小猴子般,順着樹枝手腳並用的要爬到她的身邊。

「小暑你別動!」

言清喬嚇的魂飛魄散,急急忙忙放下了面前的樹葉,回過身爬到了小暑的身邊。

「小祖宗,你要是掉下去,我十個腦袋也不夠賠給十一叔的。」

「娘親,抱。」

小暑見言清喬到了身邊,雙手一伸,言清喬眉頭直跳,急忙就把圓滾滾小奶球抓住,一手抱住了樹枝,一手攬住了小暑。

小暑咯咯的笑。

「原來娘親也很厲害呀。」

「…」

言清喬不知道自己厲不厲害,反正她知道了,小暑是很厲害。

好不容易找到了靠近樹榦的地方,抱緊了小暑在懷裏,言清喬滿頭大汗。

小暑此時此刻格外貪戀言清喬,也絲毫不覺得這盛夏的溫度熱,緊緊的貼著言清喬,小聲的說道:「還是靠着娘親舒服,娘親香香軟軟的,爹爹那裏是硬的。」

哪裏都是硬的。

言清喬抱着小暑,青天白日裏,莫名就想到了剛剛那個角度看陸慎恆的喉結。

「你爹爹,陽氣太旺盛了。」

言清喬想起來了,陸慎恆那王妃去世了之後,應該是沒再碰過女人了,這種男人,即使是看不見氣運道勢,也該想得出來多大的火。

還是怪自己粗心大意了。

言清喬把小暑往懷裏攬了攬,再抬眼看向路上情形的時候,最後只看見陸慎恆手中捏劍,腳尖一點,迅速的衝到了那八爪魚的頭頂,在兩隻血紅的眼睛中間找到了位置,一劍深深的插了進去!

巨獸怪叫掙扎,除了不能動的那根觸手,其他七條巨大的黑色觸手瘋狂揮舞,痛到毫無章法的亂打,山石震動,即便是言清喬抱着小暑離著這麼遠,也能感覺到腳下隱隱的顫動。

不過也沒有堅持多久,言清喬對自己的符籙術法還算有點自信,只見陸慎恆猛踩了一腳那巨獸腦門,隨意一翻,雨燕般輕輕落地的瞬間,巨獸軟趴趴的摔了下去,死的透透的了。

言清喬咂咂嘴。

真帥啊真帥,拍電視劇一樣…

「這東西再養兩年,怕是要成為地方一霸,為禍百姓了。」

等到陸慎恆波瀾不驚的走近過來,言清喬立馬奉承道:「十一叔英姿颯爽為名除害,清喬佩服的五體投地,恨不得洋洋洒洒寫下萬字長書,用來表彰十一叔今日舉…啊!」

彩虹屁還沒拍完,陸慎恆已經跳了上來,一把講她和小暑拎了下去。

言清喬腳步落地,回過頭怨念的看了一眼陸慎恆,心裏苦。

小暑被抱在懷裏跟個寶貝小寵物似的,怎麼到她這裏,上上下下都跟拎水瓶一樣的姿勢?

她心裏那點,因為陸慎恆太過於有魅力而旖旎的心思徹底消散了。

這麼不解風情!難怪沒有狂蜂浪蝶前赴後繼!呸! 方醒這麼明顯的反應,立即被崔明珠和錢老發覺,兩人不約而同地盯著方醒。

等方醒反應過來,收斂表情,已經有點來不及。

這確實挺尷尬的,自己外公心心念念要找的北京人頭蓋骨化石,現在就落在他手上,這讓他怎麼解釋?

這個鍋,必須讓已經去世的爺爺背。

「你知道北京人頭蓋骨化石?」錢老笑眯眯地問道。

方醒訕訕一笑:「誰不知道呢?那麼出名的化石文物,確證了直立人的存在,使人類進化的序列得以基本確立,也為『從猿到人』的學說提供了最有力的證據。」

這些化石的存在,同樣打臉了那些「人類非洲起源論」的西方學者和專家。

中國,同樣是人類起源地。

很可惜,在抗日戰爭期間,這令世界矚目的極為珍貴的北京人化石卻神秘地失蹤了。

現如今,有四種猜測:

其一,化石運到「哈利遜總統」號輪船,然後運往美國。此次託運的負責人是即將離華赴美的海軍陸戰隊退伍軍醫弗利,兩箱化石就是被混裝在他的27箱行李中被送上火車的。

其二,美國總統尼克松當年訪華時,曾將美方認為的化石下落作為絕密禮物送給了中方,稱化石可能在日本沉船「阿波丸」號上。

這個猜測,也是目前最具有信服力的。

第三種猜測,北京人頭蓋骨化石流落民間。

最後一種,就是北京人頭蓋骨化石根本沒有離開過北平,它被埋在美國駐京公使館的後院里。

其實,說來說去,北京人頭蓋骨的遺失,都跟日本人和美國人脫不了干係。

錢老呵呵一笑:「小方呀!你知道,我們指的不是這些。你家,是不是知道北京人頭蓋骨化石的下落?」

他猜測也是,方家號稱知道天下大部分寶藏信息的家族,沒有人知道,方家是怎麼打探到那些信息的。

但有一點,大家都公認的,方家在打探寶藏信息方面,確實是說第二每人敢稱第一。

方醒故作糾結。

崔明珠和錢老驚了。

這模樣,是真的知道呀!

那件寶物的重要性,絲毫不比《蘭亭集序》差,某種意義上,甚至更重大。這回,錢老都嚴肅起來了。

「小方,這個事非常重要,如果你知道,一定要跟我們說。放心,這裡沒有外人,發生什麼事,我老頭子擔著。」

崔明珠也勸:「是呀!就算消息不準確,也沒關係。」

「咳咳!那玩意,好像在我家裡。」

在你家裡?

錢老和崔明珠頭皮都發麻了。

良久,錢老才回過神來:「你沒開玩笑吧?」

方醒沒回答,反問:「能保得住嗎?」

崔明珠哭笑不得,這時候了,還想保住那件北京人頭蓋骨化石?你外公要知道,估計得氣個半死。

辛辛苦苦找了那麼多年,沒想到,那東西就在自己親家的家裡。

崔明珠還聽說,方老爺子曾經給胡老爺子提供過北京人頭蓋骨化石的信息。這才是最騷的,分明就是在坑人嘛!

錢老安撫方醒:「別擔心,這種瑰寶,反正是交易不了的。只要在國內,無論是公家保管,還是私人珍藏,只要能保證國寶安全,那就無關要緊。

你是想放在自己的博物館展覽吧?」

錢老立即猜到了方醒的意圖。

方醒也不隱瞞,點頭道:「是呀!這不多一件鎮館之寶嘛!最起碼,也得讓我放在博物館展覽個幾年。」

他把自己的最低要求提了出來。

錢老點頭:「這一點,我能替你擔保。現在,你拿出來,我們先鑒定對不對。不管是不是,我向你保證,沒有人會強制收走。」

最重要的是,方醒也不貪,沒有說一定要把握在自己手裡,懂得放手,這是錢老最欣賞方醒的地方。

只是留在自己博物館展覽個幾年,這要求並不高,誰能反對?

「你還是想著怎麼跟你外公解釋吧!」崔明珠想到這一點,就忍不住想笑,太有意思了。

「這關我什麼事?找我爺爺去呀!」方醒很乾脆地將鍋甩給了自己家老頭子,說話有點無辜。

入土的方老爺子也是夠冤的,他知道個屁北京人頭蓋骨化石呀!後面方醒拿出來的寶物,就沒有幾件跟他有關係的。

崔明珠撲哧一下笑出來,再也忍不住。

「您老等等,我去取出來。但也不敢保證那就是。」

孤独背影 剛走進來的趙老,聽到這話,以為方醒又要拿出來什麼寶物,笑問道:「這次,又是什麼寶物?說來聽聽。」

崔明珠冷不丁地說道:「北京人頭蓋骨化石。」

趙老哈哈一笑:「你可真會開玩笑。」

錢老看了他一眼:「小崔沒開玩笑,小方現在去拿出來的,很可能就是北京人頭蓋骨化石。這件寶物,極有可能是方家幾十年前就秘密收藏了。」

啊?

趙老目瞪口呆。

這麼勁爆的消息,震得他完全不敢相信呀!要不是話從錢老口中吐出來,他都懶得去想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可偏偏這是錢老說出來的,可信度極高呀!

「在方家?」他驚疑不定。

崔明珠解釋:「其實,小方也還不確定是不是北京人頭蓋骨化石,所以拿出來給大家鑒定一下。」

趙老深呼吸一口氣:「這方家,到底收藏了多少寶物呀?」

「不管多少,方家一沒偷,二沒搶,三沒騙,珍藏的寶物,來歷都是光明正大的。」錢老一句話,將方醒家的寶物蓋棺定論,算是對方醒的維護。

趙老笑了笑,不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