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暗堡射口凹在一個懸崖處,它的兩側都有突出的岩石護著。上邊是陡峭的崖壁。

「媽的,真不好上。」吳江龍試著想投過去一顆手榴彈,又怕投不進去。正在為難之即,牛強到了身邊。

「來,你拉著我。」

吳江龍一手讓牛強牽著,一手握著手榴彈,身體緊貼石壁,右腳踩著一塊稍微突出的石棱,探出半個身子,把手榴彈丟進暗堡射孔內。

隨著一聲轟響,手榴彈在暗堡內堡炸了。

當小石山上的最後一個暗堡被消滅時,它的表面陣地上的敵人也被消滅光了。到些時,七連完全佔領了小石山。

緊接著,他們又撲向僅貼於小石山前的三星洞。三星洞的北方洞口被徹底封鎖住,就等著七連去瓮中捉鱉。

。 顧輕舟手指微動,一道淡綠色屏障浮現在山谷內。

「小三,你過來。」顧輕舟朝顧青松招了招手。

顧青松咬牙爬起身,一步一步挪移到顧輕舟的身旁。

「把手伸出來。」顧輕舟又道。

顧青松依言伸出右手,一道風刃從他的指尖劃過,鮮紅的鮮血從指尖滴落。

顧輕舟眉目凝重,修長的手指打出一套玄妙的指法,綠色屏障上浮現出她曾在木牌上見過的古篆體——顧字。

那鮮血受到一股神秘力量的牽引,落在「顧」字上,迅速消弭於無形。

與此同時,原本站在顧輕舟旁邊的顧青松也消失了。

這是進族地了?顧微羽心裡才閃過一個念頭,便聽高祖接著將四姐和六哥也依次叫了過去,如法炮製得讓他們進了族地。

「阿羽,你來。」很快,族地外只剩了顧微羽和高祖。

顧微羽緩步走到他身前,也不用高祖說便乖乖伸出了手。

風刃拂過指尖,輕微的刺痛感傳來,一滴鮮血滑落。

顧微羽看著自己的鮮血融進古篆體的「顧」字里,她只覺腦袋一陣眩暈,眼前便是一黑……

待她再次睜開雙眼,便發現面前出現了很多的七彩泡泡,紅、綠、紫、黃……各色都有,其中又以紅綠紫三色泡泡居多。

顧微羽目光落在泡泡上,想起三祖爺爺的話,她仔細感受了一番那些泡泡,發現那些紅綠紫色的泡泡對她的吸引力更大。

特別是其中一個深紫色的泡泡,它正源源不斷得朝她釋放著一種奇特的感覺,吸引她去靠近。

顧微羽決定順應本心,伸出手輕輕碰觸了一下那個紫色泡泡。

她沒有想到的是,那泡泡被她一戳啪的一下便破了,化作淡淡紫色光點沒入她體內。

其他泡泡瞬間消失無蹤,而她眼前場景再度一變,她來到一處大花園裡。

她目光落在她腳下一株植物上,頓時愣住了,那是——紫萱草,而且是擁有上百年年份的!

更令她驚嘆的是,這裡不是一株,而是一小片至少上百株!

再看另一邊,竟然是一小片百年無花果,瞧著也有上百株之多。

極目望去,這哪裡是一個花園,分明是一片葯田!

她的心砰砰跳動起來,這些靈藥她若是採摘回去,不知能夠換取多少貢獻點呢!

她蹲下身子,又站起身來,不對,這靈藥成片生長,顯然並非野生,而是有主的靈藥田。

顧微羽的心漸漸平復下來,被這「意外之喜」砸中丟失的清明也漸漸回復:

紫萱草喜陽,無花果喜陰,這兩種習性截然相反的靈藥,卻和諧得生長在一處,這裡很不對勁!

顧微羽徹底反應過來,她如今正身處族地,哪裡有什麼靈藥田?

面前的靈藥漸漸消散,一條羊腸小道出現在她的面前。

顧微羽心中一凜,若是剛剛她迷失自我,去採摘了那片靈藥,是不是就會直接失去獲得機緣的資格?

她看著面前的羊腸小道,抬腳小心翼翼踏了上去。

順著羊腸小道,她來到一棟房子里,房子里的一切都讓她感到莫名的熟悉。

這是一棟暗灰色的高樓,她正站在大廳內,雨滴大力得擊打在窗戶上,發出噼里啪啦嘈雜的響聲。

有什麼從腦海中蜂擁而出,那些模糊了淡忘了的事物再一次出現了。

顧微羽看向窗外,那落下的雨水,透著詭異的紅,那雨,是酸雨!

外面的雨彷彿永無止境,它不停得下著。

她精神恍惚得走到窗前,從窗戶往下方看:

她所在的這棟樓已經完全泡在了水裡,住在25層高的她透過窗子便可以俯瞰到水已經快蔓延到了20層。

大廳內正在播放的每日播報里講救援隊不日就會過來,那應當快了吧?

因為人類不知節製得污染破壞環境,外面的雨是酸度極高、腐蝕性極強的酸雨,雨天外出對於普通人而言都是一件奢侈的事情。

而作為一個從娘胎里就體弱的人,顧微雨長到十六歲,離開房間的次數屈指可數。

「主人,用餐時間到,用餐時間到……」一道電子音在空曠的房子內響起。

顧微雨從窗前轉身,走到大廳右側的冰箱前,從裡面拿出一管淡粉色的營養劑,拿到微波爐那裡叮了一下。

溫熱的營養劑灌入她的口中,腹內很快便傳來飽腹感。

那味道莫名的熟悉,讓她留戀不舍。

她來到沙發上坐下,看向沙發對面的淡藍色大屏幕,她下意識喚了一聲,「小酥——」

原名編號30108,大名冬瓜酥,小名喚作小酥的家用機器人嘟嘟嘟得從角落裡走到客廳中間。

它又圓又胖的,確實和冬瓜有點像,它的機械眼拉長成圓筒狀,發出一陣藍色幽光,與此同時,在它對面的牆壁上投影出一首MV,開始自動播放。

顧微羽的目光留戀得看著小酥,耳畔響起MV中歌手柔和的嗓音。

而且她知道,只需輕輕一搖頭,屏幕便會自動翻放下一首。

她正聽得入神,整個房間里除了MV發出的聲音外別無其他聲音。

咔擦——咔擦——一聲接一聲的咔擦聲在寂靜的房間里響起,機器人冬瓜酥率先發現不對勁,圓腦袋180度轉向聲音傳來的後方,不過瞬間它發出急促的警報,「主人請注意,有危險!快……」

聲音戛然而止,顧微雨下意識扭頭,便看到她家客廳的窗戶竟然碎了,窗外立時湧入一股紅色巨浪。

靠近窗戶的機器人首當其衝,那巨浪席捲而下將它整個身子砰得一下拍打在牆上,同時,機器人被紅色巨浪腐蝕,瞬間便再也發不出聲音。

「小酥!」顧微雨心裡一痛,小酥自她有記憶以來便一直陪伴在她身旁,已經是她唯一的「家人」了!

顧微羽下意識站起身,快步朝小酥走去。

窗戶的裂口越來越大,洶湧的紅色潮水湧入房間,浪頭一個接一個撲來,顧微羽抱起小酥,鋪天蓋地的紅色巨浪席捲而來,瞬間將她淹沒。

她面前的世界一黑,顧微羽早已淚流滿面,她低頭,懷裡空無一物,小酥——

顧微羽面前的房子早已消失不見。

她呆愣愣站在原地,一時之間她有些分不清,她到底是顧微羽,還是顧微雨? 將黃金之鎧解放,以此來獲得足以弒神的最強一擊!

手中有火,如果說凌淵是將金星的概念握在手中。

此刻的夏安楠彷彿將太陽的概念執握。

「小子,給我好好活下來啊!」

「燃盡一切吧!」

「日輪啊,順從死亡(VasaviShakti)!」

話落

嘭!

空氣直接被點燃,在巨大的爆炸聲中。

一道炎色的彗星朝着天空爆射而去。

「到手了!」

凌淵嘴角掀起一抹笑容,大手一揮。

喊出了寶具的名字。

「山脈震撼明薪之星——!!」

嗤!

粉紅色的箭矢貫摩擦著空間,迎著那徑直爆射上來的炎槍。

不躲不避,硬剛上去!

「嘭!」

巨大的日輪在天空浮現。

白色的眼光淹沒了一切的色彩。

夏苒苒只感覺一陣色盲,連忙伸出手擋住眼睛。

「竟然讓主人使用了弒神一擊…….」

靜靜守護在秘境虛空的鳳凰瞳孔浮現一抹震驚。

嗤!

炎槍衝破塵埃,爆射向天穹!

「凌淵?!」

夏安楠瞳孔一縮,暗道一聲不妙。

嘭!

天空中爆炸出絢麗的煙火。

「嚇死了,嚇死了,大叔,你是真的想要殺了我啊。」就在夏安楠愣神的時候,一道后怕聲響起。

虛數空間打開,凌淵拍著胸口從虛數空間走出,埋怨的道。

「……」

「呼,嚇死我了,差點忘記你小子有空間能力了。」夏安楠吐出了一口濁氣。

「大叔,謝了。」凌淵呵呵一笑。

夏安楠:「???」

謝,謝什麼?

凌淵輕笑一聲,對着虛空一握。

下一秒,火焰浮現,讓夏安楠瞳孔一縮。

「這是……」

光芒分離,迦爾納從夏安楠體內出來,震驚的看着凌淵手中的不滅之刃。

「凌淵,你!」

夏安楠指著凌淵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良久,化作一道嘆息:「好小子,有你的!」

竟然將他的技能給偷過去了。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凌淵呵呵一笑。

夏安楠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最好為你的話負責,不然我拼着地水風火破碎的可能都要讓你付出代價。」

以上,是來自岳父的忠告。

「為了表示我的誠意。」

凌淵伸出手,一道金色的光暈在凌淵背後打開。

在夏安楠詫異的目光中,將一把鎖從裏面拿出,遞給了夏安楠。

「這是什麼?」

「天之鎖,是一種專門用來束縛神明的鎖鏈,神性越高,束縛也就越強。」

「相信對付異域神的時候應該可以派上用場。」

「你竟然還有這種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