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有了身材臃腫的男子帶頭,其餘的人紛紛反應過來,哭喊道:「長官,我在國內還有兩套房子,如果你肯放我過去,我就把那兩套房子送給你。」

「長官,我倒是沒有他們這麼有錢,不過你要是能放我進去,無論我做什麼都可以。」

一時間,那些『難民』紛紛對蘇寒拋出了『誘餌』。

可惜的是,以蘇寒如今的地位,根本看不上這些所謂的『誘餌』。

無論這些『流民』如何許諾,蘇寒臉上沒有任何變化。

他靜靜的站在龍國邊境線以內,彷彿一尊門神一般。

當然,蘇寒此次來邊境,並非為了這幾百個『流民』。

或許是因為蘇寒調動軍隊的緣故,導致邊境上的人數增多。

那些遷移的動物們竟然緩緩的停了下來。

當然,蘇寒也清楚,這種狀態根本持續不了多久。

等到後面的動物增多,那麼前面的動物定然會頂不住壓力,朝著龍國境內衝去。

眼下,最為重要的還是想想,該如何妥善的處理這些遷移的動物?

與此同時,網上流傳出了一個視頻。

視頻的內容則是蘇寒槍擊杜雨竹的場面。

特別是配上視頻『作者』特有的標題,整個龍國一陣嘩然。

《龍國子民不遠萬里回國,等待他們的卻是槍決》

看著這個題目,不少好奇的網民都點了進去。

視頻當中,沒有聲音,有的只是畫面。

畫面上,數百位『流民』快速的朝著邊境線走去。

可是這個時候,蘇寒卻是舉著手槍,射殺了沖在最前面的杜雨竹。

「不會吧,蘇組長竟然是一個如此心狠手辣的人?」

「偶買噶!我的偶像夢破滅了,蘇組長的人設崩了呀。」

「膨脹了,真的是膨脹了!」

「面對國人,竟然也能下如此重的手,這蘇寒的心到底有多黑啊!」

當然,也有少數理智者提出了疑問,為何蘇寒要槍決那些『流民』。

不過這樣的輿論,很快就被淹沒。

現在,網上大部分言論都是要蘇寒站出來,給龍國上下一個交代。

這次可把龍國的高層給急壞了。

現在的蘇寒不僅是天空之城的總工程師,也是龍國高層一致認可的『未來領導人』。

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蘇寒的人設崩了,那可就麻煩了。

龍國一號BOSS辦公室內,傳出一陣咆哮聲:「這視頻是怎麼流傳到網上去的?我龍國的網監是吃屎的嗎?這種視頻也能過審?趕緊通知下去,凡是與該視頻有關的全部給我下架?」

蘇哲等到一號BOSS發泄完畢之後,這才輕聲道:「BOSS,按照我對蘇組長的了解,他不可能犯這種低級錯誤,我想蘇組長這樣做,一定有自己的用意,我看還是先聯繫蘇組長,看他怎麼說吧。」

經過蘇哲這麼一勸,一號BOSS瞬間冷靜了下來。

是啊!

蘇小子不像是那種沒腦子的傢伙,怎麼可能連這種事都想不到。

難道說他是故意讓這個視頻流傳到網上?

或者他早就知道,有人會利用這件事大做文章,所以將計就計。

想到這裡,一號BOSS直接撥通了蘇寒的專線。

龍國邊境上,蘇寒得知自己槍決杜雨竹的視頻已經流落到網上之後。

臉上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聽到陳玄的擴軍計劃,兔雄兔霸都是兩眼冒光,一口氣擴充三千人的軍隊,連兔人王手下也不過幾千的兵力,這麼大的動作讓他們滿腔激昂。

恨不得立刻去選人,帶兵!

接着,陳玄帶着他們來到倉庫,一揮手將三千套武器裝備和上百套的強化裝備丟了出來,各式嶄新的合金裝備散發出冰冷的氣息,幾乎堆滿

《萬族戰場:我有億倍暴擊系統》第二百零八章三千套新裝備 其他幾個女孩兒也都慌了,尤其是黃玲玲,乾脆把臉埋在陳東身上,不敢聽外面的動靜了。

沙土嘩嘩地在往下掉。

一群精壯莽豹的力氣,著實是大。

再這樣下去,房屋確實會頂不住的。

陳東打定主意,便拿起一旁還在散發淡淡湛藍熒光的水母,準備將它拋出去。

「陳東,你幹什麼?很危險。」

韓若翩看著陳東要掀開頂棚,頓時有些疑惑。

「它們很有可能都是沖著這個玩意來的,直接把它丟了一了百了。」

陳東說著,就要掀開頂棚。

其餘幾女聽了陳東的話,也有些震驚。

她們只在想該怎麼辦才能逃過一劫,卻沒有想過這次襲擊的原因是什麼。

雖然不知道陳東是不是真的找到了原因,但是陳東思考的方式,明顯更為有用。

這下,就連平日被譽為高材生的韓若婉,這時心中也不禁大感不如。

同時,也無比佩服陳東的臨危不亂,以及在危機來臨時卻依舊能保持鎮定的思考。

反觀自己,平日里還能好好觀察,甚至還能指點一番,但到了這時卻完全亂了方寸。

「你們幫我觀察一下,等它們都同時往牆壁上撞的時候,我就把這個給丟出去,這樣它們就不會注意到我們頂棚還有開口。」

陳東對幾女道。

幾個女孩兒雖然不大相信這隻熒光水母,就是莽豹群的前來的原因,但是她們相信陳東。

她們很快照陳東說的做了。

陳東也屏住呼吸,仔細地聽著外面的動靜,尋找著最佳的時機。

其實陳東握著熒光水母的手,都已經滿是汗珠。

當時,陳東面對一隻強壯莽豹的時候,都能感覺到生命受到威脅的巨大壓力。

而且當時那隻莽豹,還是跟緊身衣黑長直和雙胞胎妹鬥了好一陣,消耗了很多體力的。

現在陳東要面對的是如潮水一般的精壯莽豹群,說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陳東甚至感覺自己後背都驚出了一身冷汗。

畢竟他接下來的舉動,將會關乎到他們五個人的生死存亡,一個不小心,就會萬劫不復。

「玲玲,先鬆開我,我這樣不方面。」陳東聽著外面陷入了一片寂靜,知道莽豹群可能要發起一輪總攻。

這正好是陳東的機會,發起攻擊的那一方,往往會注意不到其他的東西。

黃玲玲雖然因為害怕而緊緊地抱住了陳東,但此時陳東一說,她便也乖乖地放開了手。

只是在一旁,用水靈靈的大眼看著陳東。

「不用擔心,我想,把水母給它們,它們就會離開了。」陳東先將問題簡單的階段化,至於如果這群莽豹還不離開,那就再想辦法。

再不濟,陳東還能用屋棚中的食物,將它們引開。

陳東聽著外面的突然安靜,估摸著下一波集體攻擊要到來了。

但是他等了很久,卻一直沒有等到莽豹們的行動。

「怎麼回事?」

陳東心中不禁有些發毛。

若是這些莽豹們,還在繼續進攻,陳東倒還有點機會。

但是它們突如其來的反常安靜,卻讓人心中有些摸不著底。

「陳大哥,莽豹們都沒有攻擊了。」韓若婉小聲地對陳東道。

「不會吧?難道它們就這麼放棄了?」

說實話,這群莽豹就這麼走了,反倒不是陳東最期望的結果。

畢竟,他現在還沒有找到莽豹走出森林的原因。

指不定什麼時候,莽豹群又捲土重來了呢。

也許那個時候,打陳東他們一個措手不及,那損失恐怕更加嚴重。

它們的力量,對陳東等人來說,完全是壓倒性的。所以陳東也不可能主動出擊,去對付這些莽豹。

只能放任它們離開,然後一直成為潛在的隱患嗎?

陳東趕緊讓自己的腦袋轉起來。

也許,加固屋棚,或者是建造更大的防禦柵欄,也不失為一個選擇。

單單隻是依靠這一個臨時小屋棚的話,防禦效果確實很一般。

反正,至少現在那群莽豹先離開了,也算是好的了。

不然若是陳東拋水母這一招不奏效的話,那還有點麻煩。

正在陳東這般想著的時候,一旁,一直沒有出聲的柳雪蛾,卻突然道:

「東哥,它們沒有向我們攻過來的原因,是因為來了更大的傢伙……」

「不是吧?」

陳東還以為,是這群莽豹沒了力氣,所以放棄了。畢竟要用肉身來撼動石壘,確實比較容易產生消極情緒,這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但聽柳雪蛾的意思,好像根本不是這個原因。

這下,陳東也不敢貿然行事了。

陳東只好也先找個縫隙,往外看去。

在銀色如水銀般的月光下,數不清的花班莽豹,面朝著森林。

它們一個個弓著身子,一副如臨大敵一般,死死地盯著黝黑的密林。

那森林之中,也靜得可怕,陳東甚至感覺就連蟲鳴都消失了一般。

只見一隻通體黝黑的生物,人立行走,優哉游哉地走出來。

那生物一現身,霎時間,所有的莽豹都豎起了尾巴,渾身顫抖不已。

這明顯是上層獵食者,與被捕食者之間的畫面。

但是,莽豹本應該是叢林最上層的捕食者了,竟然還會有遠高於它級別的存在?

陳東都不禁咽了口唾沫。

咏媱 關鍵,那樣的存在,還是沖著這邊過來的啊!

那生物,陳東估摸著有七八米高,腦袋能達到普通樓房二樓那麼高了。

它的體型,還格外的健碩。

遠遠一看,像是什麼史前生物降臨了一般。

隨著它漸漸走出,月光照在它的身上,陳東終於看清楚了些。

這是一隻像熊一樣的生物,渾身有大片大片黑色毛髮覆蓋,僅僅露出一對銀灰的眼瞳。

明明像熊,明明體積大得可怕,卻竟然能雙腳站立行走。

似乎它的前爪和後腿,是區分開了的。它的後腿如同百年樹榦一般粗壯,它的兩隻前臂短卻有鋒利而尖長的利爪。

它行走在森林中,像是逛自家後院一樣,就這麼晃晃悠悠,大搖大擺地向著陳東的小屋棚走了過來。

。璇風瓑浼氬啀璇.. 南宮凜一走,這場戲也就落幕了。

全程,沈汐禾就說了三句話。

話都讓南宮凜和鳳緋池給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