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有人的地方就有鬥爭,楚岳明的新聞是這兩天熱度最高的,想要在這上面分一杯羹的也不少,這追過來的人遠遠看上去一片烏泱泱。

武城往前走了一步,將幾人擋在後面。

「姐,你們先走,我在這擋着。」

蕭言對着鄭樂樂點點頭,示意她帶着鄭圓圓和楚沫笙先離開。

「我安排了人在外面,現在情況不太樂觀,你先帶着圓圓和楚沫笙回去,我留在這裏,控制場面。」

看現在這個樣子,也只能這樣了。

鄭樂樂點頭,轉頭就要帶楚沫笙離開,卻被楚沫笙制止了。

「我打算留下,他們不是想要新聞么,那我親自告訴他們真相是什麼,免得讓人再斷章取義。」

楚沫笙不退反進,朝着那群記者走了過去。

記者瞬間一擁而上,將楚沫笙團團圍住。

「楚沫笙小姐?對於你的身份,這件事情,您自己知道嗎?」

「楚局長有沒有參與到王素雅的事件當中,您知道多少?」。 雖然被人直接喊了名字,但是李健卻並不在意,因為這只是假名罷了。

涉及到了靈異,凡事都要小心,但凡是與靈異接觸過多的人,有了足夠的經歷,或許是遭遇過了類似的事故之後,都會具備類似的警惕。

從周圍的環境中回過神來,李健思索了片刻,然後道:

「辦法倒是有的,就是看你們舍不捨得了。」

舍不捨得?

什麼意思?

聽到這話,其他的三位信使不約而同都皺起了眉頭。

其中有個留着板寸頭的精瘦漢子開口道:「李健你有話就直說,不要賣關子,大家現在都是拴在同一條繩子上的蚱蜢,這次的送信任務要是不完成,誰也活不下來,有什麼話就直說吧,不用遮遮掩掩的。」

「是啊,現在都在同一條船上,合作是必然,李健你有什麼好的方案可以直接說出來,其他人也是如此,有辦法就說,在這種地方待久了,可不是一件好事,時間一長,肯定會出現意外。」

女人也很肯定的補充了一句,但是有人卻不這麼認為。

比如說第三個信使,他染著黃色的頭髮,鼻子上打着鼻釘,耳朵上有耳釘,嘴唇還有唇釘,風格極為殺馬特,看上去有些不倫不類,

「我我我,我有一個很好的提議!」

「這村子這麼大,光憑我們幾個人,想要在短時間內找到鬼的存在,這肯定不現實,如果真的要找到收信的人……鬼,大家最好就分頭行動。」

「調查是必須的,不過現在這個村子裏的情況我們還一無所知,也不知道這裏有沒有什麼異常,不過以我的能力就算是真碰到了鬼也不可能第一時間死掉,到時候只要一有情況,我們大家可以一起上,村子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集體行動有些慢,要不我們就兩兩組隊吧,先查探清楚再說。」

非主流男人的這種話倒是引來了其他人的不滿。

「哼,方海,你說的倒是輕巧,我知道你的手段很特殊,就算是碰到真正的鬼也能夠保命,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你有這種本事,我們其他人可沒有。」

「在這種鬼地方,大家聚在一起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分開的話,絕對是死路一條,所以你的方案,我不同意。」

「沒錯,我也不同意。」

當即,這剛被提出來的方案就被人否決了。

方海頓時有些氣急,他的狀態有些奇怪,精神方面給人一種異常的感覺,有點像是神經病一樣,但是其他的三人對此都習以為常。

「那你們還有什麼辦法嗎?這鬼村子這麼大,一個個找要找到什麼時候,我告訴你們,我可不打算在這裏待太久,瑤瑤告訴我,這裏很危險,非常的危險,讓我早點離開這裏。」

說到這裏,他忽然一臉病態的從身後的背包里掏出了一個哥特風格的布娃娃,套在了自己的手上。

布娃娃並不大,但整體的服裝卻很陰沉,一身暗紅色的長裙,色澤深沉的有些發黑,看上去就像是用鮮血渲染而成的。

布娃娃的眼睛的部位並沒有眼珠子,只有兩個黑洞洞的窟窿,然而詭異的是,當你看向布娃娃的時候,卻會有種布娃娃也在詭異的盯着你看的感覺。

此刻方海將布娃娃套在了自己的右手上,就像是演玩偶戲一樣,一臉病態的用自己的右手上套著的布娃娃輕柔的撫摸著自己的臉。

同時還用尖利的嗓子給玩偶配音道:「哦~~親愛的~~這裏很危險~~你快走~~瑤瑤要保護你,保護你~~」

「瑤瑤我也愛你!」

「……」

「……」

「……」

無視了已經開始犯病的方海,李健避開了與方海手中的布娃娃直視,那娃娃很詭異,也很可怕。

看着它的時候,就像與一隻鬼對視一樣,這讓他十分忌諱。

要是換作平時,他是絕對不會與方海這種人打交道的,那傢伙被侵蝕的太深了,天知道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但是眼下的情況卻容不得他選擇,紅色的信件一出,所有的信使都得一起行動,根本不容人拒絕。

當然,不送信也可以,前提是你非要能抗的下郵局的詛咒才行。

顯然李健是不認為自己有這種能力的。

「辦法我倒是有一個,就是需要承擔一些風險。」

無視了方海,李健對着其他一男一女兩位信使說道:

「先前我在進行送信任務的時候,曾經在一座老墳上,得到過三炷香,那是種一次性消耗的靈異物品,我將它稱之為引魂香,先前做實驗的時候我用了其中的一根,在完成一次送信的時候也用了一根,現在手上還有一根。」

「它的作用很簡單,就是能夠帶我們找到厲鬼的所在。」

一種能夠找到鬼的香,其實不管怎麼看都覺得怎麼雞叻,但是在特定的情況下,在特定的場合,卻又能發揮出合適的用處。

比方說在此刻,因為找不到收信厲鬼的所在,這種香就派上了用場。

其他兩位信使一聽,頓時精神一振。

這樣一來,完成送信任務的成功率就大上很多了。

「太好了,你有這種辦法應該要早點說啊!」

「別高興的太早了。」

李健平淡的話語,卻給兩人潑了一盆冷水。

「什麼意思?」

「引魂香雖然能夠幫我們找到鬼,但是卻沒辦法分辨我們要找的是什麼樣的厲鬼,我很懷疑,這個村子裏的鬼。並不只有一個,假如找到的鬼並不是我們要找的收信人,那該如何是好?」

「而且很有可能在我們找到鬼的同時,鬼也發現了我們,到時候要是打動了襲擊的話?那又該怎麼辦?」

「所以張小蕙,這次行動我覺得有必要動用你手裏的那盞燈,你覺得如何?」

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很致命的問題。

兩位信使聞言,頓時冷靜了下來。

李健說的沒錯,是他們疏忽了,這是郵局的一個漏洞,只交代了收信人在村子裏,卻並沒有點明收信人是誰?

或者說是那隻鬼。

這是一個很致命的問題。

说谁jian呢 7017k 而自己中途闖進來,破壞了氛圍,也確實是礙眼。

秦舒憋了一天的情緒,早已瀕臨爆發。

此刻,她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理智,胡思亂想起來。

再次看向褚臨沉時,雖然仍維持著面上的冷靜,眼底卻多了一抹怨念。

她微微吸了口氣,開口說道:「不好意思打斷你們一下,我找褚臨沉有點事情。」

說完,不顧旁人好奇的目光,徑直走向褚臨沉。

席雷看看秦舒,又看看褚臨沉,若有所思。

嫂子和沉哥之間的氣氛好像有點不對,為了避免兩人鬧出不必要的誤會,他覺得自己有必要解釋一下。

在秦舒走過來的時候,他自覺地讓開了位置,起身來到兩個女郎中間,然後雙臂一展,一邊攬著一個,「嫂子,這兩個妹妹是我喊過來的,您放心,沉哥連多看她們一眼都沒有,更別提做出什麼對你不忠的事情了。」

褚臨沉冷著臉瞥了他一眼,嗤聲道:「你話真多。」

秦舒則是朝席雷點點頭:「好,我知道了。」

首發網址et

她在褚臨沉面前停下,好整以暇地看著他:「我有些事想跟你單獨談談。」

褚臨沉探究的目光落到她臉上,深邃幽沉。

他沒有立即回應秦舒,而是短暫思索之後,拿起身前的一杯酒,當著她的面一口灌了下去。

玻璃酒杯重重放在桌上,發出清脆聲響。

他帶著紅血絲的雙眸緊盯著眼前的空酒杯,語氣不含任何感情,「我現在不想談任何事情,你先回去。」

他甚至沒有多看秦舒一眼。

這個態度,實在是有點氣人。

秦舒氣惱地一笑,索性冷下臉來,直接問道:「你是不想談,還是不想看到我?」

這句話,成功地換來了褚臨沉的注視。

他深沉的目光凝視著她,薄唇動了動,卻遲遲沒有開口說話。

「你還因為我調查韓夢的事情,跟我鬧脾氣?」

秦舒繼續問道。

今天她就要當著褚臨沉的面,把所有的事情問個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兩人目光相對,異樣的氣氛在整個包廂里蔓延。

席雷給仍舊坐在一旁的陳雲致使了個眼色,洒脫不羈地說道:「雲致,走,一起去放個水?」

陳雲致「嗯」了一聲,站起身來。

席雷順道把兩個女郎也喊走,給秦舒和褚臨沉騰出空間。

隨著幾人離開,包廂門被貼心的關上。

密閉的包廂里,就只剩下了秦舒和褚臨沉。

秦舒直直地看著褚臨沉,怒氣反而漸漸消散了。

她嘆了口氣,說道:「這裡沒有其他人,有什麼話,我們就都在這兒說清楚吧。」

「我沒什麼好說的……」

褚臨沉俊眉皺了下,不著痕迹地偏開了臉。

下一刻,秦舒雙手捧住了他的臉頰。

無視他的不情願,她微傾上身,俯視著坐在沙發里的他,一字一句說道:「褚臨沉,你現在的態度讓我覺得,你是想結束跟我的這段關係。如果你真是這麼想的,那你就給我一句準話,我保證不再問你任何的事情,馬上就走。」

她的語氣決然,清透的眸光中,卻隱約泛著一絲不明顯的濕意。

褚臨沉怔然地看著她,半晌,緩緩抬起手覆在了她的手背上。

他寬厚溫熱的手掌,不經意地輕顫著。

「秦舒,我……好像沒辦法控制自己。」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最新章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全文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txt下載、葉長生的彪悍人生免費閱讀、葉長生的彪悍人生斷魂

斷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一等帝君、陳年邪事、葉長生的彪悍人生、

。 《高原如夢》的劇本很好,不是因為它得過第二屆夏衍電影文學大獎,事實上這個大獎的含金量有待考量,因為那屆夏衍文學獎的其中一位評委正是尚競。

之所以說它是個好劇本,是因為它沒有一點多餘的廢話,只是用事物之間看似偶然實則必然的聯繫告訴觀眾,生活沒有戲謔,沒有荒誕,沒有自以為是和浮誇炫耀,有的只是生與死。

再見和分別就在一線之間,這是高原給予的殘忍,也是高原教會的態度。

………

除了兩支mv,這是楊琛第一次拍戲,算是他的出道作品,所以他給予了足夠的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