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other

朝着夜長眠的方向走了過來,摩拳擦掌似乎想要動手。

夜長眠身上聚集了三十幾隻白鴿,白鴿都快佔滿了他的全身,只見白煙微微一飄。

原本落在夜長眠身上的白鴿在房間里齊齊飛舞,而呆在原地的夜長眠已經消失不見。

王辰砂一臉不可思議地站在那裏,她走到夜長眠消失不見的地方摸了又摸,十分難以置信這好端端的一個人竟然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這就是小妹口中所說的魔術嘛?這也太不可思議了。」王辰砂看着房間四周並沒有發現夜長眠的蹤影。

房門的把手在不停的轉動,但是外面打開不了,站在門外的男人有些着急了。

「妹妹,妹妹,你們在幹什麼?」男人大聲喊道,聲音從門外傳到了屋內。

王辰砂朝着門口走去,打開門去,男人看着王辰砂一臉疑惑。

「你們把門鎖了幹什麼?」

「哥,那人變了魔術,消失不見了。」王辰辰詫異地看着她哥。

「啥,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男人走進屋中看了又看,兩個人把屋子搜了一遍也沒有發現夜長眠蹤影。

夜長眠就是隱身了一樣,憑空從屋中消失了。

男人看着王辰砂,「不是你先跟哥講講為啥他會突然消失不見。」

「他從手裏變出白鴿,白鴿站在他的衣服上,站滿了,然後我朝着他走去,突然一下他的身上冒白煙,隨後就不見了。」王辰砂解釋道。

男人環視一圈,那夜長眠的影子在屋裏是一點都沒有,就是王辰砂剛剛說的白鴿屋子裏也沒有半點蹤影。

「嘿這個人變哪裏去了,難不成是打着魔術的名義來施展魔法不成?這活生生的人竟然會消失不見。」男人疑問道。

「哥,能不能幫我找到他。」王辰砂牽着男人的手,臉上有些眼淚看起來很傷心。

「咚咚咚」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王辰砂立刻跑到門口去開門去,打開門一看一身白色西裝的夜長眠正站在門口。

他拿起了頭頂上的魔術帽看着他們兩個人微微鞠躬,「這一場魔術是否精彩?」

「你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不見了。」王辰砂撲進了夜長眠的懷抱中,雙手抱着夜長眠的脖子。

夜長眠感覺有些尷尬,一隻手抓着帽子,一隻手舉在空中看着屋內的那位大哥露出一個無奈的表情。

屋內的大哥看着夜長眠舉著大拇指,露出佩服的眼神。

「沒事,放手,放手,妹妹別這麼激動,只是一個魔術而已。」

「你下次別這樣消失不見了好不好?我不想看到你這樣。」王辰砂略帶着哭音道。

「行,妹妹放手,我快受不了了。」夜長眠同意道。

王辰砂鬆開了手,夜長眠沒想到她的眼眶竟然哭紅了。

夜長眠一把摟住她,「行了行了別哭了,別哭了,這眼睛才剛剛好,你這樣容易回去,別哭了啊。」

夜長眠十分慌張因為自己一次逃命,把人家剛復明的眼睛給哭瞎了或者整出什麼毛病來。

男人從屋子裏抽了點紙走了過來給王辰砂擦去了眼淚。

夜長眠自己一個人跑了開來。

「哎」王辰砂伸手想要去抓夜長眠,但是夜長眠溜得跟個火箭似的一溜煙就沒影了。

「行了行了,哥知道你看上了人家,就你那小眼神,人家有女朋友人家說了,就把你當成妹妹別為難人家了啊!」男人一邊給她擦淚一邊道。

「可是哥,我真的是好喜歡他那模樣啊!」

「天下帥哥多的是,何必單戀一枝花,咱不要想這些,咱只要知道你啊以後肯定是很多人追,到時候啊從我們這十八號排到一號去。」男人勸道。

王辰砂笑了一下,兩個人離開了夜長眠的房間。

夜長眠出現在房間里,斷了線。

夜長眠坐在靠椅上右手捂著胸口一副揪心的表情,過了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夜長眠拿起桌面上的手機打開來對着屏幕親了又親。

「我想過放棄你,可是遊戲是遊戲生活是生活,我不能把遊戲當成ren生,我可知道其實它就是另一個時空,時間與這裏掛鈎,人家要啥有啥,但我心依舊屬於你。」

夜長眠閉上了眼,他確實這王辰砂有過一點心動的感覺,畢竟人家長得好看。

沒有一個人男人不喜歡漂亮女人的道理,在這個時代大家都喜歡顏值這東西。

追求內心的美,這種人太少了,夜長眠自己也清楚,自己的定力其實還不算行,至少表面功夫做得好。

人家王氏集團的小姐,有顏有錢,啥也不缺,現在唯一缺的那個喜歡的那一個人。

可是人家真正喜歡的是什麼,基德的顏值,從未喜歡過他的內心。

夜長眠嘆了口氣,走到了全身鏡面前打量了一下自己。

基德的樣子確實非常的帥,而且沒有化妝純素顏就已經比那些男明星人的臉好看。

夜長眠看着鏡子裏的模樣搖了搖頭,解除了變身,回歸了原本的自己。

他又看了看鏡子面前的自己,一切都歸為了平庸,也就身材好點,模樣不值一提。

他給自己打了兩耳光了警醒自己,夜長眠重新正視鏡中的自己。

「別想太多了夜長眠,沒有人不會在意顏值,人家看中的是那好看的外表,而你什麼都沒有依靠虛假的變身得來的都是假的,難不成你還要變成別人的模樣生活一輩子嗎?悲不悲哀?」

「像別人臉靠齊的模樣難道不是一種自卑的表現嗎?自己都不願意承認罷了,還有那只是一個遊戲,別把自己的感情投入進去了,你永遠不屬於遊戲的di一關。」

夜長眠嘴角微微上揚,朝着門外走去,「也是活在別人的yin影下真的很累,也活得不像自己,小毛毛我出去一趟。」

正躺在沙發上看着電視里的小毛毛朝着夜長眠走去,「回來了?你到哪裏玩去了?」

夜長眠揮了揮手,「一個很遠的地方見到了很多美女,吶,這是那裏的魚你嘗嘗,我出去一趟晚上的時候我會回來的。」

夜長眠甩過去一條魚,小毛毛笑得十分開心,「記得下次多給我帶回來幾條,謝謝。」

夜長眠走出門去,手中握著一枚遊戲里得到的鐵幣,他看了一眼手機里的那個信息,朝着地點走去。

這林微溪竟然想要見一面,夜長眠現在也正好有空,出去見一面也不是不可以。

「嗨,長眠出來買菜?」附近鄰居玲姐朝着夜長眠打招呼。

「不是,就是和朋友約好出去逛一圈。」夜長眠搖了搖頭。

「那祝你們玩的開心。」

夜長眠看着玲姐臉上出現了笑容,還是自己原本的模樣舒服。

做別人還不如做自己來的快活,至少自己不用那麼用心打扮。 濃密的枝葉後面,似乎有人影在蠕動。

宮弘煦?

秦舒腦子裡一閃而過的想法。

下意識地,走了過去。

靠近之後能夠隱約聽到灌木後傳來男人低聲吸氣的聲音。

秦舒心裡一動,毫不猶豫地上前,撥開了樹枝。

「宮少——」

脫口而出的話,在看到蹲坐在地上抱著粗實小腿的兩百斤重的男人時,戛然而止。

「大江?」秦舒語調一變,有些意外地看著出現在這裡的燕江。

「美女姐姐?」

圓滾滾的燕江看到她,疼得齜牙咧嘴的表情僵在了臉上。

一秒記住https://m.net

秦舒目光隨之落在了他的小腿上。

牛仔褲角被捲起一截,露出了三分之一的小腿及腳腕,肉乎乎的腿上掛了一根藤蔓,藤蔓上有倒刺,扎進了他的肉里。

他兩隻肥嘟嘟的手掌正準備把刺拔出來,沒想到被秦舒突然打斷,只好維持抱著小腿的姿勢,笨拙滑稽。

雙方打完照面,確定了彼此的身份。

燕江這才埋頭繼續去撥弄插進肉里的倒刺。

因為胖,他手前伸就會被肚子上的肉卡住,然後彈回去,根本摸不到自己的腳腕。

反而總是扯到藤蔓,上面的倒刺颳得他又是一陣吸氣。

見狀,秦舒無奈又好笑,「我幫你。」

穿過灌木叢,在他腿邊蹲了下來,三兩下就幫他把腿上帶倒刺的藤蔓給解開,遠遠地丟到了一邊。

「行了。」

「痛死我了……呼呼,謝謝美女姐姐!」

燕江像個孩子一樣,笨拙地從地上爬起來,拍拍身上的泥土,眼睛眯成了一條縫隙,朝秦舒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

秦舒不以為然地擺擺手,隨口問道:「你在這裡幹嘛?」

同時,她的目光隨意地打量了一下這個地方,眉頭卻微微皺了起來。

旁邊不遠處,是一個薔薇花搭成的幾米長的拱形隧道。

在隧道盡頭,是一扇黑色小門,應該是酒店的備用通道之一,那鎖上還有銹跡,應該是平時不怎麼使用的。

但此刻,鎖開著,小門微微打開了一條縫隙。

「你打開的?」秦舒目光回到燕江身上,詢問他。

燕江搖搖頭,又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緊張兮兮地說道:「那是通往邪惡勢力的神秘隧道,不能告訴其他人,不然大家都會從這裡出去,加入邪惡的一方。」

秦舒有些惆悵地看著眼前的這個大傻子。

算了,從他嘴裡也問不出什麼來,不如親自驗證!

這麼想著,她毫不猶豫地走向那扇黑色小門。

燕江慌張追上來,想要拉住她:「美女姐姐,不可以……哎呀,你怎麼進去了?!」

眼睜睜看著秦舒一步從黑色小門跨了出去,燕江急得不行,一咬牙,悶頭也鑽了進去。

「呃、美女姐姐,我、我被卡住了……幫幫我……」

求助的聲音,在秦舒身後響起。 一道妖異美麗的身影出現在羅恩的背後。

那是一隻全長不足十米的美麗眷獸。它上半身酷似人類女性,下半身是魚的形態,背上長著透明的翅膀,指尖是好像猛禽一樣的銳利勾爪。

血霧之中,陰影不斷的涌動著,那個身影似乎像是在血霧之中隱身了一樣,伺機而動。

「哦?這是…十二號的眷獸?奇怪,你明明不是血之從者才對吧!」

「忘卻戰王」有些疑惑的問道,這頭眷獸他當然認得,畢竟最初十二素體的創造他也有參與其中。

「你猜?」

見羅恩沒有想要回答他,「忘卻戰王」聳了聳肩,攤開另一隻手,手臂上的一道紋路閃爍,第二頭眷獸降臨在地獄之中。

一頭狼身鷹翼蛇尾的眷獸落在地上,雙翼展開,背後的蛇尾微微顫動,就像是神話之中的縫合怪「奇美拉」一樣。

「馬加錫亞!上!」

伴隨著「忘卻戰王」的命令,這頭眷獸直直的朝著羅恩撲去。

既然是那精挑細選準備的「燭光的夜伯」十二眷獸,那麼一頭戰力肯定是不太夠的,並且伴隨著第四真祖恢復的程序,理論上來說到最後,一頭眷獸能夠打他十頭,不過現在雖然不知道羅恩怎麼弄來的,但是現在第四真祖連復甦都沒有,兩頭也就差不多夠了。

馬加錫亞四足快速前進,雖然會飛,但是在它看來並無必要,在衝到了一個範圍內的時候,馬加錫亞張開巨口,熾熱的暗紅色烈火從口中噴出,溫度一下超過了百萬攝氏度,並且火焰還如同岩漿般呈現粘稠液態,這是地獄的烈火,是附骨之火,這種火焰一旦沾上一點,就會讓人痛不欲生,被這火焰活活燒死,一般的手段根本就滅不掉。

水瓶之海妖輕輕的煽動翅膀,驚人的寒氣凝成一片白色的氣流朝著前方吹去。

高溫的地獄在瞬間被拉至零度之下,恐怖的寒流輕易的將地獄之火熄滅,連帶著馬加錫亞都被這「絕對零度」的寒冷所凍結。

在馬加錫亞被凍結的瞬間,一直在血霧中遊走,在陰暗處等待機會的格剌西亞拉波斯發起了奇襲,血色的獠牙閃爍著妖異的魔力光彩,朝著水瓶之海妖撕咬而來。

速度奇快,宛若一道幻影。

它的獠牙大大張開,腥臭的血腥氣已經讓羅恩不禁皺眉,獠牙撕咬在了水平之海妖身上,在牙齒與海妖觸碰的瞬間,牙齒蒙上了一層冰霜,隨後寒氣從牙齒快速擴散,直至格剌西亞拉波斯的整個身軀,這頭眷獸也在接觸的瞬間被整個冰封。

這就是絕對零度,即使是分子都無法運動的絕對低溫,即使是由魔力所構成的眷獸,在被這絕對零度接觸的瞬間,也會被直接凍結,必須要通過利用大量魔力來活性化眷獸外表的冰霜,才能夠運動。

而被這東西凍上的眷獸,也根本無法回到吸血鬼的身體中,必須要解凍才行。

「忘卻戰王」嘴角露出了一抹不屑,他可是真祖,是吸血鬼,魔力的再生速度與龐大數量都不是人類能夠抗衡的,即使是十比一的比例消耗,他也完全耗得起。

「能夠將這頭眷獸發揮到這種地步,的確是厲害,不過……終究只是一個人類而已,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歲月積累的力量。」